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06章 她是无辜的
    听父亲这么问,方晓悠的脸微微泛红,道:“他要怎么样是他的事--”

    “你真的这么想吗?”父亲问。

    方希悠点头。

    父亲叹了口气,道:“如果你真的要和阿泉离婚,就得试着和别人接触接触,除非你是不想再结婚了。”

    女儿抱着水杯子,道:“我和阿泉从小一起长大,结婚了都走到这样的地步,换了别人,我又该用多少年去了解呢?与其最后还是一拍两散,不如,不如就一个人好了。”说着,她苦笑了下,“我觉得一个人也挺好的,您看小姑不是就挺好吗?现在一个人--”

    父亲摇摇头。

    方希悠望着父亲,想了想,道:“爸,您为什么不和我妈离婚呢?”

    方慕白愣住了,看着女儿。

    方希悠苦笑了下,道:“我知道您一直没有办法忘记顾小楠的妈妈,您一直都在爱着她,是不是?您不和我妈离婚,是因为顾小楠妈妈死了,是不是?”

    方慕白沉默了,良久不语。

    “我没有责备您什么,当初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我的确,的确是很,很恨您的。”方希悠接着说,她呼出一口气,“阿泉和我说,您是最痛苦的一个人,所以,我,我没有办法继续恨您。我只是,只是觉得我妈,我妈她,”顿了下,她说,“或许,我应该问我妈为什么不和您离婚吧!您的事,她那么清楚,可她还是,明明没有得到您的心,还是没有--”

    “如果我们离婚了,你会怎么想?”父亲打断女儿的话,道。

    方希悠望着父亲,摇头,道:“我不知道,如果是当时的我,可能,可能会很难过吧,可能,”顿了下,她说,“我不一定会是现在的我,可能会变成另外的我,我,和阿泉不一样,他--”

    “你真的放不下他啊!”父亲打断女儿的话,道。

    “没有,我--”方希悠道,“我只是,只是习惯提--”

    “如果你真的要放下他了,就不会动不动和我提阿泉。”父亲道,“你和他的生命,从很早以前就联系在一起了,或许你说的对,你们用了三十多年来彼此了解,一下子分开,然后重新去接纳另一个陌生的人--”

    见女儿眼神黯淡,方慕白便道:“爸爸尊重你的所有选择,可是爸爸希望你的选择是在深思熟虑之后做的,是不会再后悔的,你明白吗?正如我为什么没有和你母亲离婚,”顿了下,方慕白道,“我们没有离婚,不是因为小楠妈妈去世了,而是,”

    “为了我?”方希悠问,“您不用说这样的话,我不是小孩子,我--您爱着顾小楠妈妈,却,却和我妈在一起,我妈她,”

    顿了下,方希悠苦笑了下,“你们男人都是这样,自以为自己做的很好,自以为没有和心里的那个女人在一起,就算是对得起家庭了,对得起妻子了,可是,”盯着父亲,方希悠接着说,“一个女人渴望的事丈夫完全的爱,如果你做不到,为什么不放开手让妻子去寻找一份完整的爱?”

    “希悠--”父亲道。

    “对不起,爸,我,真的没有办法原谅,没有办法原谅您对我母亲做的事,我宁愿你们离婚了,我宁愿做个单亲家庭的孩子,我也不喜欢看着自己的父母明明心里没有对方,却还要把自己捆绑在毫无温度的婚姻之中。”放下杯子,方希悠起身,望着父亲,“爸,我没有资格说你们的婚姻,可是,我也不会让自己的婚姻继续重蹈你们的覆辙。他的心里没有我,我又为什么非要和他绑在一起?像我妈一样活到这个岁数还是没有办法得到您的心?”

    父亲起身,却没想到自己的遭遇让女儿这样的反应!

    “希悠--”父亲的手轻轻放在方希悠的肩上,方希悠转过脸闭上眼睛。

    “我和小楠母亲的事,我不希望影响你的决定。阿泉和迦因,和我们是不一样的情形--”方慕白道。

    “不一样?我没有看出来哪里不一样,除了顾小楠母亲不在了,而苏凡还活着,还天天在我眼皮底下晃悠,除了这一点,还有哪里不一样吗?”方希悠打断父亲的话,道。

    父亲没有说话,静静注视着女儿。

    方希悠坐在沙发上,双手遮着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过去了这么多年,如今连母亲都接纳了顾小楠,她为什么还要这样,这样执着?突然这样,这样变的不像自己?

    “对不起,希悠,我知道这件事对你影响很大,可是,我不想这件事让你对你的婚姻轻率做出决定。”良久之后,父亲道。

    方希悠苦笑了下,道:“是啊,我不能让您这件事影响到我,我,不该。”

    “我也不想为阿泉解释什么,只是我很清楚他的心情,我也看得出来他的努力,你要让他完全把迦因和小雨同等看待是不可能的,可是,你也不能因为他对迦因更好一点,你就觉得他心里还爱着迦因。”父亲道。

    方希悠沉默不语。

    “不管你要怎么做,你都应该和他针对这件事好好谈谈,让这件事完全过去。”父亲道。

    “他肯定不会承认--”方希悠道。

    “或许吧,可是,你们的事,你们两个都还没有做过任何的努力就这样轻言放弃,等到将来,假如你们离婚了,阿泉又娶了别人,你会不会心平气和同他们打招呼呢?你们不可能不见面的。而你,心里装着他的事,又怎么全身心和你未来或许会嫁的男人一起生活呢?”父亲认真地注视着女儿,道,“希悠,一个人,一生可以爱很多人,可是,真正在你心里刻下烙印的,只有一个人。如果你不能彻底忘记阿泉,就不能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在你做好这样的准备之前,又何必真的置气离婚呢?这一步一旦踏出去,就没有办法再收回了。”

    方希悠不语。

    “我不想改变你的决定,或者左右你的决定,我还是那句话,你所做的一切决定,是发自你内心的,而你,要为你的决定承担后果,没有人会为你分担。等你真正想好了,想清楚了,再去行动。”父亲道,“爸爸相信你不会一时冲动。”

    夜色深深,曾泉接到了岳父的电话。

    曾泉和岳父之间的关系算是翁婿中亲密的了,即便是在他和方希悠结婚之前,他和方慕白之间的关系也是很亲近的。方慕白为人和善,和曾元进相比,对曾泉没那么严厉,毕竟不是父子嘛!

    因此,在岳父面前,曾泉也是心态很平和的,对待方慕白如同生父一般,一直如此。

    “爸,您怎么还没睡?”曾泉接到电话,问。

    “阿泉,有件事,我想和你谈谈,你现在有时间吗?”岳父问。

    “可以可以,爸,您说吧!”曾泉道。

    方慕白顿了下,道:“你们要离婚了吗?”

    曾泉愣住了,方希悠不是说等办完手续再和家里人说吗?怎么现在就--

    而且,这件事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被人还不知道啊!不是他说的,那就是方希悠自己说的。可是,方希悠怎么会跟岳父说这件事呢?难道她不知道岳父并不会同意他们离婚吗?和岳父说这件事,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离婚是她提的啊,而且他这几天已经在让自己适应现状,适应离婚后的局面了,怎么现在又--

    “是的,爸。”曾泉应声道。

    “你是怎么考虑的?这件事,是希悠提出来的吧!”方慕白问。

    “我尊重她的决定!”曾泉道。

    “那也就是说,你也是愿意离婚的?”岳父问。

    “我不想勉强她和我继续生活,希悠是个好女孩,她值得更好的人去爱--”曾泉道。

    他甚至感觉自己同岳父说的这些话如同背书一般。

    “你是决定放弃了?”岳父道。

    “爸,对不起,我们的事让您担心了。这件事,我们走到今天的局面,是我的责任更多一些--”曾泉道。

    “因为还是放不下迦因吗?”岳父说出了这个方希悠最关心的问题。

    曾泉愣住了,不过,他不该觉得意外,不是吗?父亲很清楚他和苏凡的过往,岳父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么多年了,岳父从来都没有提过这件事,现在提起来,在离婚的这个节骨眼上,那是有特殊意义的,曾泉不是不懂。

    作为岳父,还有父亲,他们听到这个离婚的消息,难免会把这件事和苏凡扯到一起,他怎么可以继续让苏凡被无辜牵扯呢?这个罪名,她怎么背负的起?明明是和她无关的事啊!

    “爸,我和希悠的事,和迦因无关。”曾泉道。

    “是吗?”岳父反问道,“阿泉,我不想指责你什么,人的感情是最不受控制的,就算--”

    “爸,迦因是我妹妹,这一点,我们大家都很清楚。”曾泉打断岳父的话,方慕白沉默了。

    “是的,过去,我是,对她有特殊的感情,可是,现在,自从她从苏凡变成了曾迦因的那一刻起,她就是我的妹妹。”他的情绪,微微有点激动,可是他知道这样不对,他便顿了下深呼吸两下,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爸,对不起,我只是想说,我对迦因,的确是,有些地方,可能做的有点,有点太过关心。我知道希悠也是因为这个觉得是迦因影响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可是,在这一点上,迦因是无辜的,她没有做过任何事影响我和希悠的关系。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要责备的人,不是她,而是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