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10章 一定是出事了
    和曾泉结婚以前,他们两个倒是经常会一起去看一些展览之类的,只不过并不是每次都是他们两个,总是有别人在场,比如说苏以珩,比如说叶璇、孙颖之她们。结婚后,两个人倒也是会去,只不过总是相视无语。

    她知道他更喜欢出去露营,他更喜欢去攀岩,去冲浪,总之都是一些很冒险的运动,他喜欢那些。唯一在屋子里玩的运动就是击剑,当年,曾泉还在国际青少年击剑大赛上得过奖,只不过用的是另一个名字,玩票去的。什么音乐会和艺术展,对于曾泉来说只不过是应酬而已,他并不喜欢那些。因此,婚后她就不再拉着他去了,而是约上叶璇和其他人去。

    像曾泉这样并不热衷于培养和她同样爱好的男人让她头疼,可是,像叶黎这样事事迎合她的,难道就是她喜欢的吗?

    看着那张邀请函,方希悠想了好多。

    夫人让她回家休息,她就回去好了。

    和秘书交待了一下,她就乘车离开了。

    可是,家里,不想去。

    车子在回家的方向行驶着,她想了想,给自己的瑜伽教练打了个电话,让教练到她家里来。

    说是家里,并不是她父母那边,而是距离父母家比较近的一处住宅,宫城的东南面。那是她和曾泉结婚的时候,苏以珩送给他们的结婚礼物。她一个堂妹告诉她,那套宅子,光是地皮在当时就价值十个亿。至于宅子里的建筑,都是全新的,用材都是极为讲究的,哪怕是一树一草,都极为考究。建筑在设计上仿照了法国的萨伏伊别墅风格,那是方希悠极为喜欢的一种样式。风格简单,样式独特,在周围一片的四合院里别具一格。而设计师,当然是方希悠自己。只不过,她和曾泉结婚后很多时候都住在曾家院子里,极少过去住,偶尔曾泉不在的时候她就过去住几天,更多的时候则是在父母家中。

    冬天的京城,满目都是萧瑟的景色,特别说字这样的雾霾天里,心情就更加不好了。

    家里的仆人每天都把这里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即便是没有主人来住。

    当瑜伽教练来的时候,方希悠已经在瑜伽室里开始运动了。

    “您最近气色有点不好啊,方小姐。”教练笑着说。

    “太久没有运动了。”方希悠道。

    “那我们开始吧!”教练也知道不能太多打听客户私事,便微笑着开始了。

    瑜伽室里,轻柔的音乐响起。

    可是,方希悠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她不禁眉头蹙动,仆人便赶紧把手机拿给了她。

    叶黎?还真是阴魂不散,烦死了。

    心里这么想着,方希悠还是对教练说了一声,走到一旁接了电话。

    “方小姐,抱歉打扰你了。”叶黎道。

    “不用客气,不知道您有什么事?”方希悠道。

    “额,我刚刚去方小姐办公室,听说您回家休息了,是不是我刚才说什么让您不舒服了?”叶黎问道。

    “没有,和您没有关系,我只是有点身体不舒服。”方希悠道。

    “哦,那您注意休息。如果是我的行为让您--”叶黎道。

    “没有,您别介意,我都说了和您没有关系。”方希悠说着,看了一眼瑜伽室里的仆人和教练,“抱歉,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说完,方希悠就直接挂了电话,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仆人和教练都不敢说什么。

    练完瑜伽,方希悠请教练在家里吃东西,随便聊了起来。

    这位教练的客户都是名门闺秀或者贵妇,是叶璇介绍给方希悠的。虽说客户身份非凡,可是教练也是深知这个圈子里的规矩,一个多余的字都不敢说,绝对不会在背后说是非。这一点,也是叶璇推荐给方希悠的理由。

    方希悠不喜欢多嘴的人。

    两个人坐在阳台上喝茶聊了会儿,仆人就报告说“方小姐,有位叶先生来了”。

    方希悠真是搞不明白,这个叶黎怎么回事?

    “请他进来。”方希悠对仆人道。

    “方小姐,那我先告辞了,下次的时间,您方便吗?”教练问。

    “我提前让秘书给你打电话。”方希悠道。

    说着,教练就起身告辞了,仆人领着她从另一道楼梯走了下去。

    方希悠没有换衣服,只是拿了条喀什米尔羊绒披肩裹在肩上,端着茶杯喝着红茶,看着叶黎被仆人领着从院子里走了进来。

    这个男人,刚刚打过电话,现在又跑到家里来做什么?而且,他怎么知道她在这边家里?

    这么想着,方希悠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悦,却依旧静静坐着。

    “方小姐--”叶黎的声音传了过来。

    方希悠转过头对他笑了下。

    她的长发盘了起来,在头顶随意扎成了一个小发髻,就是时下很流行的丸子头。

    叶黎不是没见过大场面的人,什么明星嫩模,在他这里也是一抓一大把,风月场合的老手,却被方希悠这么随意的打扮给惊艳到了,愣了好一会儿。

    她的随性,是他陌生的,却也让他的心头颤抖着。

    颤抖着的心,也不禁漏跳了半拍。

    “您这是,刚刚运动去了?”叶黎微笑道。

    “刚刚做了个瑜伽。叶先生请坐。”方希悠礼貌道,让仆人给叶黎泡茶去了。

    叶黎坐在她对面,也就是刚刚瑜伽教练坐过的位置。

    向来运筹帷幄的叶黎,居然在面对着这个身穿瑜伽服、扎着丸子头的方希悠面前,心神不定起来,一时间忘记了要说什么了。

    “方小姐的家里,果然风景不错。”叶黎只好朝着阳台外看去。

    虽然是个雾霾天,可是从方希悠的家里看过去的景色,还是很特别的,这景色也是极配她的身份的。

    “谢谢,叶先生的家里看到的风景应该比我家更好才是。”方希悠道。

    “如果方小姐有兴趣的话,改天不如去我家喝茶看看?”叶黎望着她,道。

    方希悠笑了下,道:“谢谢叶先生邀请。”

    叶黎刚想说,能不能不要老是叫他叶先生,叫他的名字就好,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仆人就送茶来了。

    方希悠便问:“叶先生来家里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额,我听说你回家休息了,就想过来看看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我让方小姐心烦了。”叶黎道。

    方希悠怎么会听不出叶黎话里的话?她只是笑了下,道:“多谢叶先生来探望,不过我没什么事,只是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和叶先生没有关系。”

    叶黎却没有说话,望向窗外那京城的冬色。

    方希悠刚想和他说什么,手机就响了,是罗文茵打来的。

    “文姨,什么事?”方希悠问。

    “阿泉说晚上要回来,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回家吃个饭?你好一阵子没在家里吃饭了。”罗文茵道。

    曾泉,要回来了吗?

    哦,是啊,明天,要办离婚了,他今晚回来--

    这么一想,方希悠的心头一阵刺痛,拿着手机的手也不禁用力了。

    “不了,文姨,晚上我还有事,可能来不了。抱歉,文姨。”方希悠道。

    叶黎是什么人,即便是听不见电话那边的人说什么,仅是方希悠的几句话,他就猜得出此时的状况。

    打电话来的是曾泉的继母罗文茵,罗文茵应该是叫方希悠回家吃饭的,可是,方希悠明明今天在休息,却还是拒绝了罗文茵。

    罗文茵和方希悠的婆媳关系--虽说不是亲婆媳--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好,一来是罗文茵对方希悠如同亲女儿一般,家里家外都说方希悠好,从来都是笑脸相迎,而方希悠也是很尊重罗文茵的,从来都没有把罗文茵当做后妈来看待。两个人一起出现的时候,从来都是手挽着手,好像很习惯了一样。

    可是,这样的方希悠居然拒绝了回曾家吃饭--

    一定是出事了!

    而这个事,一定和方希悠的婚姻有关系。

    方希悠是个非常注意维护家庭关系和颜面的人,如果不是婚姻出了问题,方希悠绝对不会这样和罗文茵说话。

    婚姻?

    方希悠和曾泉的婚姻状况,圈子里早就有传说了,他们俩虽然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看起来是政治联姻,可事实上两个人是感情很好的。然而,这样的一段婚姻,被圈子里传为佳话之后就开始有了杂音。

    曾泉常年在外工作,而方希悠经常在京城,曾泉也是极少回京,夫妻两人几乎是分居状态。这是很不正常的,不是吗?新婚夫妻,青梅出马,常年分居,婚后多年又没有孩子,如果这都是正常的,那还有什么是不正常的?

    尽管方希悠表现的是个好儿媳,可是,常年的夫妻分居,想让别人不说闲话,那是不可能的。

    莫非,他们有了婚变?

    叶黎的脑子,快速运转着。

    方希悠对曾泉的感情,圈子里无人不知,也正是因为这份感情,让那么多仰慕方希悠的男人都望而却步。原本是方希悠和曾泉、苏以珩的三人行,结果变成了苏以珩的退出,曾泉和方希悠结婚。连苏以珩都没有办法得到方希悠的心,别人还怎么可能?

    叶黎深知如此,可是,现在,似乎他不用这么想了。

    这些日子,他和方希悠经常在工作上接触。其实很多事他不用亲自出面的,可每次只要是涉及到项目的讨论,他总会亲自去红墙里见方希悠,哪怕是被方希悠的严厉作风给打击的不行,可他还是忍不住见她。

    但是,方希悠每次都是和他保持着距离,好像大家之间隔着一堵墙,看不见的透明的墙,看不见却是真实存在的。方希悠总是把别人拒于心门外,让他想要靠近都近不得。

    当然,他在方希悠这方面的积极,也被圈子里传开了。他并不感觉到有什么尴尬什么的,也不害怕曾泉听见,甚至,他很想让曾泉知道,想看看曾泉会怎么办。可是,曾泉好像一点动静都没有。倒是苏以珩,每次看见他的眼神都不对劲,虽然没有提及方希悠,可那眼神,真是要差点吃了他的样子。

    那么现在,机会来了,不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