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12章 你忘了你答应过什么吗
    “家里人是不是还不知道?”霍漱清问。

    是啊,一定是不知道的,要不然他不会被苏以珩告诉。

    “希悠没说,看起来是的。”苏以珩说着,赶紧走上了飞机的舷梯,“霍省长,这件事,能不能请您帮帮忙--”

    “我?我不见得可以帮到什么。他们两个如果决定了,我们恐怕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之前我也和他们两个谈过,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一点效果都没有。”霍漱清叹了口气。

    如果方希悠和曾泉离婚了,曾家和方家的关系,多少还是会受到点影响的。

    “我是怕迦因那边--”苏以珩道。

    后面的话,苏以珩没有说下去。

    霍漱清知道他的意思了,便说:“嗯,我知道了,你先去劝劝,等你和曾泉聊完了告诉我情况,我再想办法。”

    “好的,那我就先上飞机了,回头再联络。”苏以珩说完,就挂了电话。

    霍漱清从床上下来,在地上走来走去。

    苏以珩的担心没有错,苏凡要是知道了曾泉和方希悠离婚的事--当然,因为苏凡并不知道曾泉对她的感情,因此她不会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这和逸飞敏慧那件事是不一样的,可是,即便不一样,按照苏凡和曾泉的关系--肯定会影响到她的康复。

    可是,该怎么办呢?

    霍漱清一想起苏凡的状况,一颗心就根本没办法平静。

    他担心她,他太了解她了,她和曾泉之间的感情,与其说是兄妹,更是朋友。他们,从很久以前就是朋友了,而且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曾泉对她有爱意,只不过他从未在她面前表露出来--即便是霍漱清他不知道曾泉和苏凡之间的交流,可是从苏凡对曾泉的态度上就能知道--苏凡并不知道曾泉爱她,因为不知道,她才把他当成了亲密无间的朋友,当成了伙伴,而不是完全的哥哥。

    可是,这样的感情,对于苏凡来说是危险的,至少,在方希悠看来,这种感情就是威胁,对方希悠的威胁。

    他是很感谢方希悠的,也很清楚方希悠做了很多难得的事,那些普通人根本做不到的事。世上有多少个妻子会对丈夫心里的那个女人表达友好呢?会帮助那个女人照看孩子呢?而且从来都不会表露出她的嫉妒和不满呢?

    是的,方希悠是嫉妒苏凡的,对苏凡心有不满的,只不过苏凡不知道。那丫头啊,就是,怎么就那么迟钝呢?

    可是,如果不是她足够迟钝的话,她和曾泉的现状,恐怕就不知道有多尴尬了,这个家里的气氛也会极为的不正常。

    没有人是完美的,没有一种个性是完美或者完全不好的。

    霍漱清走来走去,陷入了深思。

    他该怎么做?

    如果苏凡知道了曾泉离婚的事--那是肯定会影响她的康复的,苏以珩说的对!可是,她不可能不知道,总有不透风的墙,她会知道的。到时候--

    毫无疑问,她会去掺和,这是肯定的,她就是那么一个人,总是喜欢关心别人,见不得身边的人过的不好,她总是喜欢做那种事,哪怕她总是出错。

    这么想着,霍漱清长长地叹了口气。

    没办法,有什么办法呢?

    他爱她,就算她是个迷糊蛋,他也爱她啊!哪怕她做了错事,他也得护着她,替她收拾烂摊子,谁让她是他的老婆呢?是他的迷糊小妻子呢?

    霍漱清这么想着,不禁苦笑着摇摇头。

    不过,也许事情不用那么复杂,曾泉和方希悠不离婚不就可以了吗?

    可是,可以吗?

    现在愁也没用啊!还是等苏以珩那边打听到情况再说。

    想到这里,霍漱清忍不住给苏凡打电话了。

    苏凡正在散步回来,接到霍漱清的电话不禁愣了下,一个小时之前才打过电话啊,他怎么又--

    “怎么了?”她接了电话,笑着问。

    “额,没什么事,就是,问一下你在做什么。”他问。

    苏凡不禁笑了,道:“我记得一小时之前你才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做什么,怎么现在又问?是不是你忘记了啊?”

    听起来她的心情很好,精神也不错,霍漱清的心里也就放松了起来,坐在沙发上。

    “你还没回答我呢?还在散步吗?”他问。

    他不回答,可苏凡也是不回答,继续说:“你是不是想我了?”

    “想你?”他反问。

    “你这个人还真是不坦率啊!想了就说想了啊,干嘛还要忍着不说呢?这一点都不像平常的你哦,霍漱清!”她笑着道。

    他听着她的心情这么好,也笑了出来,道:“好吧,那我说想你了,你有什么奖励给我?”

    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霍漱清和她说话的时候就会忍不住甜言蜜语出来了。

    “你想要什么奖励啊?”她问。

    她的笑声传到了他的耳朵,霍漱清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他咬咬牙,沉声道:“我要吃了你!”

    听他这么说,苏凡的脸也突然烫了起来。

    “讨厌!”她低声道。

    霍漱清笑了。

    “好了啦,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说这种话吗?”苏凡赶紧转移话题。

    “我只是问问你在做什么,只是,额,想你了。”他说。

    苏凡笑着,不说话。

    “我也没别的事了,你照顾好自己。”霍漱清道。

    苏凡点点头,微笑道:“嗯,你也是,早点休息。”

    霍漱清笑着,好像她就在自己面前。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他猛地说。

    “额?什么事?”她问。

    风吹乱了她的头发。

    “你还记得吗?有一次我在南京,你跑来找我--”他微笑道。

    苏凡笑了,道:“我现在不可能飞那么远去找你啊!”

    “我只是,场景重现而已。”霍漱清道。

    “好了,你赶紧去休息吧!别再聊了。”苏凡笑着道。

    “嗯。”霍漱清说着,苏凡就挂了电话。

    这丫头,怎么,这么着急呢?他还想和她再说几句呢!

    想着想着,霍漱清摇头笑了。

    很快的,苏以珩的飞机降落在了曾泉所在城市的机场。

    下了飞机,苏以珩赶紧给曾泉打电话,问他在哪里,却是秘书接的电话。

    “是苏总啊?曾市长还在开会。”秘书道。

    “他在哪里开会?我去找他。”苏以珩一边上车,一边说。

    秘书也不知道苏以珩找曾市长有什么事,可是苏总和曾市长的关系谁都知道,那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苏总问的话,自然就立刻告诉了地址。

    苏以珩的车子,在城市里穿梭着,过了一个小时才到达曾泉开会的地方。

    曾泉的秘书告诉他苏以珩来找他的事,曾泉眉头蹙动着。

    就算是苏以珩没有说什么事来找他,曾泉现在也猜得出来。

    苏以珩明明在马来西亚谈一个项目,可是突然飞回来,除了方希悠说离婚那件事之外,还能是什么呢?

    “曾市长,刚才苏总的秘书打电话说他们大概有十五分钟就到了。”秘书提醒曾泉道。

    会议快要结束了,现在正是市环保局局长在讲话,曾泉低声对秘书道:“你打电话给以珩,让他在家里等我,我等会儿就回去。”

    秘书点头领命,小心地离开了会议室。

    曾泉的家里,保姆大姐还没有离开,在做清洁,苏以珩去的时候,家里就只有保姆大姐一个人。

    苏以珩看着这冷清清的房子,明明有暖气,可是给人的感觉跟院子里一样的冷寂。

    这就是他要离婚的理由吗?

    苏以珩心想。

    很多时候,苏以珩都觉得自己挺不能相信曾泉可以一个人过这么多年,毕竟他们当初都是那么喜欢玩喜欢热闹的人,而现在--

    坐了一会儿,曾泉的车子就开进了院子里。

    苏以珩的下属在院子里跟他问候,曾泉就走进了楼里。

    “你怎么来了?正好,我马上要回家去了。”曾泉对苏以珩道,“我乘你的飞机去?更快一点。”

    苏以珩看着他脸上的倦容,原本要责备他的话,现在也说不出来。

    “你现在有时间吗?”苏以珩问。

    “如果我自己坐车回去的话,现在就没时间,乘你飞机的话,那就有很多时间。”曾泉笑道,“我们上楼去谈吧!”

    说着,他就跟秘书交待泡咖啡端到楼上会客室去。

    苏以珩跟着他上了楼。

    “你的项目谈的怎么样了?”曾泉问道。

    “还是老样子。”苏以珩道。

    曾泉“哦”了一声。

    秘书端着咖啡进来,放在茶几上就退了出去。

    “你找我,什么事?”曾泉问。

    “我接到希悠的电话--”苏以珩道。

    “你都知道了?”曾泉问道。

    “为什么呢?阿泉?你为什么要离婚?”苏以珩问道。

    “为什么?”曾泉笑了下,“我们不合适,就离婚好了,还需要别的理由吗?”

    “你知道的。”苏以珩道。

    曾泉端起咖啡喝了口,道:“以珩,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们,我们自己处理。”

    “阿泉,你忘了你当初答应过白叔什么吗?”苏以珩问道。

    “那你忘了你当初答应过我什么?”曾泉反问道。

    苏以珩愣愣地盯着曾泉。

    “那么多年,你一直都爱她,可是,为什么你不把她娶走,以珩?”曾泉道。

    “我--”苏以珩没有说出来,曾泉也没有给他机会。

    “当初你说过什么,你还记得吗?你说你会一辈子等着她。可是呢?你等了她多久?”曾泉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