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15章 需要新的机会吗
    好,就这么办!

    他只是为了保护希悠而已,而不是,不是吃醋,不是妒忌!

    他曾泉怎么会妒忌别人?开玩笑!

    他曾经唯一妒忌过的就是霍漱清了,而霍漱清又是他的妹夫--只不过是好老的妹夫了。

    于是,曾泉大步追上了苏以珩。

    事实上,苏以珩知道曾泉这会儿肯定还在心里墨迹着。虽说曾泉已经是处在吃醋的状态,可是,真的让他冲到叶黎面前,把希悠给抢回来,恐怕还是有难度的。

    因此上,苏以珩走的很慢,他慢慢走着,给了曾泉来追自己的时间,要不然他一个人上去算怎么回事?又或者,他在这里等着曾泉又算怎么回事?曾泉肯定会难堪的啊!

    事到如今了,活儿要干好,可还要让当事人不难受,这还真是不容易啊!

    苏以珩想着,苦笑着摇摇头。

    当曾泉追上他的时候,苏以珩别的都没说,只是笑了下,道:“等会儿你先还是我先?”

    “走吧!”曾泉并没有回答,往前走。

    “哎,你还不知道是哪儿呢!”这下是苏以珩追上了他。

    两人走到餐厅门口,苏以珩的保镖雷默就走了过来。

    “来了?”苏以珩问雷默。

    雷默点头,跟苏以珩说了桌位。

    曾泉就直接往前走了。

    可是,还没走到方希悠那里,曾泉就停下了脚步。

    怎么,是方希悠和,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而且,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是--

    “哥,你来啦!我和希悠姐等你们好久了。”年轻女子笑着就站起了身。

    方希悠没有动,依旧坐在原地,背对着他。

    曾泉说不出话来,顾希朝着他走来。

    与此同时,苏以珩也笑着走了过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曾泉问。

    苏以珩揽住妻子的腰身,笑着道:“我们四个人好久没聚了,约你们吃个饭怎么了?还得那么远绑你回来,我们容易吗?”

    顾希也点头笑着,见曾泉和方希悠都不动,便赶紧拉着推着曾泉往方希悠旁边的位置去了,曾泉也明白了,这是苏以珩和顾希夫妻两个刻意安排的吗?

    这个,以珩!

    想想刚才一路被苏以珩说的那些造成的心烦意乱,曾泉简直有种要痛扁苏以珩的冲动。

    坐在妻子身边,可是妻子一直都没和他说话,也没看他。

    “你不是去出差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方希悠问坐在对面的苏以珩道。

    “那边的事儿一时半会儿也谈不拢,所以就先回来了。”苏以珩道。

    “刚才我和希悠姐聊说想去看看迦因姐呢,咱们什么时候去?要不明天?”苏以珩妻子顾希问苏以珩道。

    说到迦因,曾泉和方希悠的心里都有点异样的感觉,苏以珩咯噔了一下。

    “可以啊!明天去看看她吧!”苏以珩对妻子微笑道。

    “我正好还有事儿要和她讨论呢!”顾希道。

    “你的那个品牌做的怎么样了?”曾泉问顾希道。

    “正是为了那件事去找她,我的那个设计师,感觉总是不对劲儿。我想着还是迦因姐的作品我更喜欢一点。”顾希道。

    “可是她做的是婚纱,你--”曾泉道。

    “要不,明天我们和你们一起去北戴河?我也好些日子没见她了,自从她去了那边,就再没见过。反正明天也是休假。”方希悠对苏以珩和顾希道。

    “没问题啊,没问题!”顾希笑着应道,看了眼身边的丈夫。

    苏以珩忙说:“阿泉呢?你明天可以吗?霍省长还要过阵子才回来,那边没人照顾她。”

    “她现在挺好的,好像在那边还挺开心。”曾泉道。

    方希悠的心,丝丝痛了。

    可曾泉不知道。

    “不如我们继续点菜吧?饿扁了。”顾希看着对面坐着的互相不理的曾泉和方希悠,赶紧笑着道。

    曾泉没说话,只是看了方希悠一眼。

    顾希好像没有看到这一幕,赶紧按下呼叫器让服务员过来点菜了。

    点完菜,顾希给苏以珩使了个眼色,苏以珩便对曾泉和方希悠说:“顾希她,额,有点事儿,我去那边陪她处理一下。”

    说完,夫妻两个就先离开了餐桌。

    今晚餐厅里没有别的客人,此时曾泉和方希悠一看这样子,就已经猜到这一切都是苏以珩和顾希特意给他们安排的了。

    两个人沉默不语,明明有那么多的话想说,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方希悠放在桌子下的手,不禁捏紧了。

    曾泉端起酒杯,喝了口红酒,在放下杯子的说,终于开口了。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他问。

    “没有,挺好的,”方希悠说着,看了他一眼。

    她的语速有点快,因为她不想让他知道其实她的内心很慌乱,今天一直,或者说,从和他要离婚的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很慌乱。距离办手续的日子越近,这份慌乱就越甚了。因此,她必须用语速来遮盖自己的心情。

    “只是,额,夫人说我最近有点太忙了,休息两天,然后准备那个大会的一些事宜。”方希悠接着说。

    曾泉微微点头。

    她不是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吃饭,他是不是该感到欣慰呢?至少说明,她的心里,可能对那个男人不是很感兴趣。

    可是,如果不感兴趣的话,怎么会让那个人去他们家里?

    “哦,那你多注意休息。迦因那边,你就别去了,我和以珩顾希去。迦因呢,也挺好的,她一直都在学习,”说着,曾泉看了妻子一眼,道,“她说她准备去做香水儿了。”

    方希悠很不喜欢曾泉在自己面前说起苏凡,而且,从他说的这些情况来看,他和苏凡好像经常在通话一样。事实也是如此,可是她,还是没办法平静的听着他说这些。

    只是,不舒服,和震惊相比,此刻她内心的震惊占据了上风。

    “香水?她,她怎么--”方希悠问道。

    是啊,她怎么要去做香水呢?逸飞和敏慧退婚,不就是和这个有关系吗,她,怎么回事?难道她真的不在意霍漱清怎么想?她要铁了心和逸飞--

    “她最近在学习一些基础的东西,她养父母家里不是养花的吗?她说她那边的弟弟要和她一起做,加工他们家的玫瑰花。”曾泉道。

    “这样啊!这样倒是,倒是挺好的。”方希悠说道,“她从小生活的那个环境,也是给了她一些相关的基础知识,应该是比较容易入手的。”

    方希悠是认真说这番话的,曾泉听得出来。

    “那,我们,明天--”曾泉问道。

    “明天--”方希悠没说下去,她不知道是不是该去按照计划办手续,她,说不出来。

    许久,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直到最后,依旧是曾泉先开口了。

    “我觉得咱们还是--”他说着,方希悠转过头盯着他。

    是去办手续,还是,不办了?

    会吗?他会说,不办手续吗?

    然而,曾泉后面的话没说出来,顾希和苏以珩就笑着走了过来,曾泉和方希悠被顾希的笑声给吸引了。

    “哥--”顾希笑着对曾泉道。

    “怎么了?”曾泉问。

    “不如你辞职了,我们一起干吧?”顾希笑着道。

    “怎么可能?”曾泉道。

    “哎呀,你那工作,又劳心又劳力的,咱们一起干就--”顾希道。

    “进叔听到这话会怒的。”苏以珩笑道。

    方希悠含笑不语。

    苏以珩看着自己这两个好友的样子,丝毫不知道刚刚这会儿他们聊的怎么样,更加不知道自己刚刚打断了两位好友关键的事。

    四个人,谁都没有再提离婚的事,聊着其他。

    “敏慧怎么样了?”曾泉问顾希。

    “和她朋友去塞舌尔玩了。”顾希道。

    “她现在怎么样了?”方希悠问。

    顾希看了曾泉一眼,笑着对方希悠道:“应该没什么,她自己也玩的挺开心的。”

    方希悠点点头,当着曾泉的面,她也不好提苏凡,既然要离婚了,那就好好离了吧,何必再提?

    “阿泉,之前,有件事--”苏以珩望着曾泉,又看了眼方希悠,“敏慧在榕城对迦因,有点,”顿了下,苏以珩道,“抱歉,阿泉。”

    方希悠看着曾泉,她不知道曾泉听见这件事会不会生气,毕竟苏凡是曾泉珍视的人。

    可是,曾泉摇摇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而且,敏慧的脾气,也是--”

    如果不是敏慧去闹,苏凡也不会赶到京城来见覃逸飞,也不会自杀--

    只是,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也不是说怪怨谁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迦因现在状态挺好,没什么了。”曾泉道。

    大家都不语。

    曾泉笑了下,道:“她恢复的快。”

    “那就好,挺好。”苏以珩道。

    看着顾希放下了餐具,曾泉笑道:“不敢吃了?”

    “下个月要去走秀,还是要注意一点啊!我也不想最后一年的秀场搞砸了。”顾希笑着说。

    “那你能舍得离开?”方希悠含笑问道,“你不是一直都喜欢吗?”

    “再怎么喜欢也不可能一直干下去啊!人总得有选择啊!只有放弃了才能开始新的生活!”顾希笑着说。

    此时的顾希,并不知道明天曾泉和方希悠要去办手续的事,苏以珩只让她去把方希悠约出来吃饭,并没有告诉她离婚的事,因此,顾希并不知道自己这句无心之语在两个即将离婚的人面前有什么效果。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向来就是如此。

    只有放弃了才能开始新的生活,才能有新的机会啊!

    方希悠在心里长长呼出一口气,也许,真的是这样吧!

    可是,她是需要新的机会吗?和曾泉分开,她就有找到新的真爱的机会吗?

    其实,一切都是未定吧!

    苏以珩考虑到要给曾泉和方希悠留点时间来单独交流,总不能各自回家,然后各自睡一觉到大天亮了跑去直接办手续吧!还是让他们好好待待,谈一谈,把明天的事最好给推了。

    可是,万一这两个家伙不能谈好呢?

    苏以珩很是不放心曾泉和方希悠,这两个家伙都是很倔强的,万一哪一个都不低头,那不就再也没机会了吗?

    不行,必须保证他们俩不能离婚,不管想什么办法!

    苏以珩是何人?这种事情怎么会难倒他呢?

    “我们好久没在一起玩了,不如,”说着,苏以珩含笑看着身边的三个人,“咱们去你们那边,还是我们那边玩儿?”

    “玩儿?”方希悠不解。

    “是啊,咱们一起玩儿吧!额,去璃宫好了。”顾希赶紧响应丈夫的号召,虽然她完全不知道丈夫的目的。

    璃宫是苏以珩和顾希的家。

    “还是算了吧,去我们家好了。”曾泉道。

    “嗯,去我们家吧,明天还有事儿,要不然来不及。”方希悠道。

    这句话一说出来,曾泉的心里突然被什么很重的东西压住了,有点喘不过气。

    她是要跟他离婚的啊,看样子是一定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