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16章 什么是重点
    苏以珩是知道离婚这件事,他听方希悠这么说,第一个念头就反应到那里去了,也很是担心。

    那就想办法玩到他们明天没有办法去办手续?

    可是,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啊!就算拖过了明天,他们只要想办,总是有时间有机会的。

    不过,首先还是大家在一起玩玩吧,玩着玩着找机会来阻止这件事。现在看来阿泉应该是不想离婚的,现在要劝希悠,劝希悠放弃这个念头就好了。

    唉,还真是够累啊!

    苏以珩心想。

    于是,几人达成了约定,吃完饭去曾泉和方希悠的家里,乘坐顾希的车子去了。

    保镖的车辆前后护送着,车子驶向了曾泉的家。

    到了家里,曾泉和方希悠去换衣服了,苏以珩挽着妻子走到客厅外种着莲花的室内花园边,把曾泉和方希悠离婚的事告诉了她。

    顾希惊呆了。

    “怎么会这样?”顾希道。

    苏以珩摇头叹息,道:“我现在希望还可以挽回。”

    “我们该怎么办?他们两个人,怎么可以离婚呢?希悠姐那么爱我哥的--”顾希道。

    苏以珩不语。

    水池边的地灯发出幽幽的光,照着夫妻两个人。

    “怎么最近会这么多事呢?敏慧和逸飞退婚了,我哥和希悠姐又--怎么会这样呢?”顾希叹道。

    “颖之也离婚了!”苏以珩道。

    顾希盯着丈夫。

    苏以珩的脸上,很意外的有种压力。

    顾希挽住丈夫的手,苏以珩看着她。

    她笑了。

    苏以珩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不如,我们也赶个流行,离个婚?”顾希笑道。

    苏以珩低头,轻咬她的耳垂,狠狠地说了句“你给我试试看”,妻子却抬头看着他笑着。

    而这时,回去换衣服的曾泉和方希悠,各自在自己的更衣室里,可是,没有谁的心情是平静的。

    分开前的那一夜,在曾家那边的那个更衣间里发生的事,突然涌上两人的心头。

    方希悠低头,摸着自己的小腹,苦笑了下。

    结婚这么久,她居然连一次都没有怀上过,她还真是失败啊!

    如果离婚了,能有个他的孩子,她也,也聊以欣慰啊!

    上天,对她果然还是残忍的。

    长长地叹了口气,她开始解开自己的衬衫,镜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她惊呆了!

    曾泉换了家居服,麻灰的条纹桑麻家居服。

    “额--”曾泉说了出来。

    “嗯。”她只是简单应了声。

    他双手插兜,视线从他身上掠过去,看着一旁,却没说出话。

    可是,他没开口,妻子倒是开口了。

    “我想换衣服了,你能不能--”她说。

    “哦。”他说,便转过身。

    方希悠见状,拉上帘子,把自己和他隔开。

    一道帘子隔着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可是,那一夜的场景,在空气里酝酿着,让空气竟然有点暧昧的气氛。

    方希悠的手,颤抖着。

    真的,在颤抖着。

    她闭上眼,双手却突然被另一个人握住了。

    他从身后抱住了她,她知道他是谁。

    两个人静静站着,谁都不动。

    “你,要干什么?”方希悠问。

    他嘴唇动着,良久,才说:“我们,一定要走到这一步吗?”

    她闭上眼。

    “那个叶黎,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他说。

    “你觉得我会和他怎么样吗?”她问。

    “如果你要找,找一个信得过的,那种人--”他说。

    找个信得过的?方希悠闭上眼,泪水在眼里涌动着。

    “你是想给我介绍吗?”方希悠苦笑道。

    “没有。”他说。

    “你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蠢。”她说着,动了下自己的手。

    她的意思是想让曾泉松手,松开她,可是他没有,反倒是更用力了。

    “为什么要这样?”她问。

    “离婚的事,我们还是不要太着急了。”他说。

    她愣了下。

    他什么意思?不想离婚,还是,要拖?

    “我们可以先办手续,不对外公开--”她说。

    “你以为我是想拖吗?”他打断她的话,反问道。

    “不是吗?”她问。

    她不相信他会不愿意离婚!

    “我们,能不能好好谈谈?”他问。

    谈?

    不离婚吗?

    还是说,他要谈条件?

    “我们的财产分割方面,你说了算,我没有意见!”她说道。

    他猛地松开她,好一会儿,话在嘴边却是说不出来。

    方希悠没有转身,在镜子里,她看见了曾泉生气的样子,看见了他在失望或者说伤心。

    她的心,也疼了。

    可是,她该说什么呢?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更衣间里,安静极了。

    方希悠也没有再换衣服,拿着自己要换的走了出去。

    可是,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她要抽回去,却根本不能。

    她盯着他,四目相对。

    许久,两个人谁都没有动。

    “该死!”他松开她的胳膊,说了句。

    她看着他,表情木然。

    “难道这个婚就非要离不可吗?难道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难道你--”他朝着她大声道。

    更衣间的门是关着的,他的声音在封闭的空间里更加的响亮,声音也更加的放大了他的情绪。

    “你觉得我是讨厌你才离婚吗,曾泉?”她打断他的话,盯着他反问道。

    “因为迦因是不是?说到底,你还是觉得我爱她,是不是?”他问道。

    “你自己清楚!”她说道。

    “是,我清楚,我他妈在你眼里就是个变态,一心爱着自己妹妹的变态是不是?”他说道。

    她的心,一阵阵抽痛着,转过头看着前方。

    “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变态,如果真是如此,方希悠,我会离婚,你如果一直这样认为,我不想要改变你的想法,你要坚持,那你可以继续坚持你的想法--”

    可是,他的话被她打断了。

    “如果你不是这样的想法,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我问你这个问题的时候,你为什么,为什么一直都不能正面回答?”方希悠道。

    “我怎么回答你?你告诉我一个正确答案?”曾泉反问道。

    “这很难吗,曾泉,这很难吗?”妻子问道。

    “是,不难,这很简单,可是,世上有多少妻子问自己的丈夫‘你是不是喜欢你妹妹’,方希悠,你知道有多少吗?”曾泉道。

    方希悠的嘴巴张着,又合上。

    曾泉看着她,苦笑了,仰头长长地叹了口气。

    “希悠,我希望你能再理智一点对待我们离婚的事,我们,再好好谈谈--”曾泉道。

    “你想谈什么?”方希悠苦笑了,望着他,“这么多年,我们从来都没有好好谈谈,你觉得现在,到了这个时候谈,能--”

    能改变什么吗?她心里是这样想的。

    如果可以改变,他们怎么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虽然这样想,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期盼的。她也想告诉曾泉,她不想离婚,她想和他在一起,可是,她怎么说得出口?

    这么多年,她在他面前已经够卑微了,要是再在这种时候挽留他,以后,她还怎么,怎么在他面前立足?

    “我们之间是有问题,这些问题,我们两个人都有责任,所以,”曾泉说着,伸出双手拉住她的手。

    方希悠抬头,注视着他。

    在她的眼里,他永远都是她熟悉的模样,她爱的模样。

    一想到爱,怎么能不叫人心酸?

    “给我们一个机会,可以吗,希悠?”曾泉认真地说。

    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她低下头,嘴唇颤抖着。

    给我们一个机会吗?

    她的内心里,好想拥住他,好想紧紧抱住他,告诉他,我爱你,我那么爱你,从来都是那么爱你,我想要和你在一起,可是--

    可是,她说不出口!

    她低头,连同双肩都在颤抖。

    曾泉拥住她,方希悠无声落泪着。

    更衣室里,良久都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阿泉--”她叫了他一声。

    曾泉松开她。

    方希悠擦去脸上的泪,看着他,道:“你,爱我吗?”

    他怔怔地盯着她。

    “抱歉,你说的对,是我做的不好,是我错了,这么多年一直纠结着迦因的事,的确,是我的问题,她是你的妹妹,我,不该再那么,那么固执地揪着你们过去的那些事不放。而她,在这件事上是无辜的,她没做错什么,我不该这样继续,继续下去了,我们之间,也不应该让迦因成为我们的问题。”方希悠望着他,道。

    他点头。

    她是很明智的一个人,很明白事理,就算是错了,她只要发现了错误就会立刻反应过来,然后修正。

    “如果你说的,你说的我们应该谈一谈的话,我们,”方希悠接着说,“我们就该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

    曾泉点头。

    “那么,我想问你,阿泉,你爱我吗?”方希悠道。

    曾泉的嘴巴微微张开,却又合上。

    “你爱我吗?我爱你,阿泉,我,一直都爱你,真的,真的没有办法,没有办法不爱你,我不知道不爱你该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做才能不爱你,我做不到。可是,”她抓着曾泉的衣襟,“阿泉,你,爱我吗?”

    曾泉,却说不出话来。

    “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了,也不该再纠结这个问题,不该抓着这个问题不放。婚姻,我们的婚姻,不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可是,我们两个人,才是这一场婚姻的重点,不是吗?而爱情,不就是我们婚姻的重点吗?”方希悠道。

    曾泉转过头,看着侧面。

    方希悠望着他,道:“这个问题,是应该在我们当初结婚的时候才关注的,可是,”她顿了下,“可是当初,我太想和你在一起,我怕失去你,我怕你选择颖之或者迦因,而不是我,没有了你,我不知道该怎么生活。阿泉,对不起,我不该这样绑架你,可是,我,我真的--”

    说着,她抓着他的衣襟,泪水又涌了出来。

    更衣室里,她那低低的啜泣声,在曾泉的耳边。

    他怎么会不知道她是爱他的呢?

    曾泉拥住她,妻子的脸贴在他的胸前。

    那么,现在呢?

    曾泉,你爱她吗?你爱你眼前的这个人吗?

    在当初结婚的时候,在婚礼之前,你就该回答这个问题了,可是当时,谁都没有问也没有人关心这个问题,现在,现在,问题又来了,你没有办法回避了。

    欠下的债总要还,而没有了结的感情,总会有浮现出来回答的一天。

    你,爱她吗?

    爱又是什么呢?

    他没有回答,方希悠的心里,陡然生出一阵深深的悲戚。

    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在他面前敞露心迹了啊!而这也是,她最想要听到的,回答!

    她轻轻从他怀里离开,摇头苦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