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18章 一只手就够了
    苏以珩和顾希的车子,开出了大门,曾泉和方希悠站在楼门口看着他们的车子离开。

    冷风吹来,方希悠打了两个喷嚏。

    “我们进去吧!”曾泉道。

    她“嗯”了一声,视线落在他脸上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脸不禁一红,赶紧移开视线,走进了屋里。

    他们并不知道离开的那一对夫妻在车上聊什么。

    “你说,他们两个能和好吗?”顾希问丈夫道。

    “应该可以,你们两个怎么取个酒那么长时间,聊什么呢?”苏以珩开着车,问妻子。

    顾希诡笑着,不语。

    “说啊,聊了什么?”苏以珩问道。

    “干嘛要告诉你,我们女人的话题。”顾希道。

    苏以珩耸耸眉,顾希还是忍不住了,对丈夫道:“其实,我在下面一直劝希悠姐来着。”

    “你劝她什么了?”苏以珩问。

    顾希脸一红,苏以珩就猜出了差不多。

    他伸手摸摸妻子的头顶,笑了,道:“看来咱们两个还真是心有灵犀!”

    “什么?你和我哥--”顾希惊问道。

    “那两个家伙,都是矜持的不得了的,那种事,怎么能矜持呢?要是不敲敲边鼓,他们--”苏以珩道。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在哪儿都能--”顾希道。

    “怎么,你不喜欢?今晚别上我的床。”苏以珩道。

    “谁怕谁啊?我看你能忍还是我能忍!”顾希噘着嘴,道。

    就在顾希这么说的时候,苏以珩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裙子下面,伸向了--

    “哎,你在开车啊!”顾希叫道。

    “一只手就够了啊!”苏以珩道。

    “讨厌!”顾希娇笑着,看着丈夫。

    苏以珩含笑不语。

    “希悠姐也和我说,她好像对这种事没什么欲望--”顾希道。

    “哦?那你和她聊了?”苏以珩问。

    顾希点头,道:“不可想象他们夫妻过的什么日子!”

    “但愿他们会好吧!”苏以珩叹道。

    “哎,你的手,往哪儿放呢?快出去--”顾希叫着。

    车厢里,已经是一片暖色。

    而曾泉和方希悠,两个人坐在客厅里,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坐着。

    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那么坐着。

    直到,两个人的手机都响了。

    是苏以珩和顾希分别给他们发来的信息,内容都是一样的--那是自然的,夫妻两个商量了才发的嘛--

    看过短信,方希悠的心噗通乱跳起来。

    刚刚和顾希在酒窖里聊的那些话,又浮上了她的脑海。

    她,真的,要主动--

    可是,她做不出来啊!她,怎么能,能像顾希说的那样,那样主动去吻,去--

    曾泉看着苏以珩的信息,喉头也不禁一紧,看了眼侧面沙发上坐着看手机的妻子,想了想,道:“你要不要喝点?”

    “啊?”方希悠看着他,又看了眼茶几上放着的酒瓶,“哦,来一点吧!”

    “我去拿杯子!”曾泉说着就起身了。

    方希悠看着他的背影远去,心,噗通通跳着,没了节拍。

    而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看了下,还是顾希的信息。

    “姐姐,好好利用那瓶酒啊!”

    真是的,这个顾希--

    方希悠的脸,有点烫。

    她知道顾希和苏凡,都是在这方面很幸福的人,床事幸福,和丈夫的感情也好,可是她,她怎么能--不行,不行,她,做不到!

    而这时,曾泉已经拿着酒杯过来了。

    两个人一言不发,只是端着酒,默默喝着。

    可是,这样沉默,总归不是个法子,要么就回去睡觉,要么就说点什么,这么干坐着喝酒,的确是很怪异。

    “那个--”两个人看着彼此,同时开口了。

    “你先说吧!”曾泉道。

    方希悠低头,转着酒杯,道:“其实,这些年,我,我也有一些做的,做的不对的地方,你,”说着,她抬头,望着他。

    曾泉不语,起身坐在她身边。

    平生第一次,平生第一次,他认真地注视着她,把她当做自己的爱人一样注视着,良久不语。

    她低头,长发从耳畔垂了下来。

    “希悠--”他叫了她一声。

    她抬头,目光柔柔地注视着他。

    似乎,从她少女时候开始,就是这样的目光在注视他,只是,他一直都在躲避,直到,现在--

    不会再逃避了,是吗?

    他抬手,手指,缓缓地伸向她的脸庞,她一动不动,只是那样注视着他。

    当他的手指,第一次,认真地触碰到她的脸庞的时候,方希悠闭上眼,泪水从眼里涌了出来。

    他揽住她的肩,她的头就靠在他的肩头。

    两个人都不说话,偌大的客厅里,只有荷花池里的锦鲤吐泡泡的声音。

    “对不起!”他的声音,轻轻的。

    她不语,任由泪水淹没自己。

    “对不起,希悠!”他说着,他的下巴,在她的发顶轻轻磨蹭着,然后渐渐变成他的唇贴着她的额头。

    她不停地摇头。

    他放下酒杯,轻轻捧着她的脸,方希悠别过脸。

    多少年了,她一直渴望他这样认真地注视自己,渴望他的眼里只有自己,没有别的女人,没有苏凡,什么都没有,只有她,可是,她一直都没有等到,而现在,当他的视线里只有她的时候,她却,逃避了。

    “我,不想听你的对不起,阿泉,你知道的。”她说着,抬起手拨开他的手,擦着自己的泪。

    “你以为我在说你想听的话吗?”他问道。

    “我知道你不会,你不是那样的人,如果你要说我想听的话,我们,怎么会走到这样的地步?”她说话的时候,眼泪已经擦干了。

    曾泉愣愣地看着她。

    她的视线,却躲开了他。

    此时的方希悠并不知道,如果她不是这样生硬地拒绝了他,或许,他们的路,还不至于没有回转的余地。

    可是,方希悠怎么会懂得呢?

    曾泉看着她,看着她端着酒杯喝了口酒,起身从他身边走过去。

    “你到底要怎样?”他闭上眼睛,说了句。

    她停下脚步,道:“我们之间,不是一两句对不起就可以结束的,阿泉。我承认这些年我做了很多错事,我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我太在意你和,你和--”她没有说出苏凡的名字,她不想再提苏凡了,不想再让苏凡成为他们之间的问题,如果继续执着下去的话,她就太蠢了。正如父亲和夫人和她说的,她应该为苏凡是曾泉的妹妹这件事感到庆幸,而现在,她根本庆幸不起来,她只是不想再让自己愚蠢下去了。

    “那我们现在是在讨论谁对谁错,谁错的更多吗?”曾泉道。

    方希悠不语。

    曾泉起身,走到她身边,看着她,道:“我们走到这一步,我是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所以,我不会责备你什么,你所在意的事,起因是我,所以,这一点,是我的错,这么多年,让你陷于那件事,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跟你说清楚,”说着,他看见她闭上了眼睛别过脸。

    他顿了下,接着说:“你为迦因做的事,我很感谢你,这么多年,你为我家里人做的,我,都知道,我应该谢谢你,可是我一直都没有说--”

    “不用客气,都是我应该做的。”她打断他的话,道。

    他感觉到她又在他们中间立起了那道墙,看不见的墙,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着。

    曾泉苦笑了下,或许,自己就应该去办离婚的,而不是,而不是听苏以珩说的,在这里和她缓和关系。

    他们之间,还有余地吗?

    “好,那没什么了!我,没什么要说的了。”他说。

    她看着他。

    “我们约好的,三个月,这三个月,我们都好好冷静冷静,我们,试着在一起相处,如果,如果--”他说。

    “如果我们觉得没必要去离婚,那就继续,继续维持,如果,”她说着,顿了下,“你觉得呢?”

    “我同意。”他说。

    方希悠的心,抽痛着。

    “我回房了,你也早点休息。”说完,他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看着他走上楼梯的背影,方希悠的嘴唇颤抖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可是,”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她。

    她也看向他。

    “这三个月里,我们两个人是否都可以约束一下自己的行为,不要做出一些让别人误会的事。”他说道。

    “约束?误会?”她反问道,“你想说什么?”

    “我说的什么你很清楚。”他说。

    方希悠走向他,道:“我不清楚,我从来没有什么让人误会的行为,我也不需要约束!”

    “不需要?叶黎是怎么回事?”他问道。

    因为曾泉是站在楼梯上的,方希悠是站在下面的,因此,在方希悠看来,自己有种被指责的意味。不对,他的确是在指责她。

    “没有怎么回事!”方希悠答道。

    “那样就最好。”他说。

    说完,他就往楼梯上走了。

    “曾泉--”她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停下脚步,她就走了上来。

    “说到约束行为,什么不要让人误会的举动,那么,你是不是可以解释一下你和颖之之间怎么回事?”方希悠站在他面前,盯着他,道。

    她从来都没有这样和他说过话,在他面前,她向来都是温婉的,什么夫妻争执,在他们这里几乎是不存在的,仅有偶尔的两次,唯有两次,两次都让他们走到了离婚边缘,一次是他提出,一次是她!

    果然,俗话说的没错,经常感冒的人是不会得大病的,从来不生病的人一旦生病都是重病,而经常争吵的夫妻不见得会离婚,相敬如宾的夫妻一旦争吵就会很容易离婚。

    他们两个的经历,完全佐证了这一点。

    “我和颖之?我们能有什么?”曾泉反问道。

    “如果没有什么,她为什么大半夜飞到你那边去?如果没有什么,她为什么离婚后和别人都不说,就只告诉你,喝醉酒找你?”方希悠道。

    这样的方希悠,是曾泉陌生的。

    可是,面对她的质问,他回答不上来。

    这种问题,有必要问吗?颖之来找他,给他打电话,仅此而已,难道他对孙颖之有什么想法吗?

    “如果说约束自己的行为,我想,是你应该约束自己的行为,是你应该考虑清楚你和她的关系。”方希悠道。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质疑他,这样和他对质。

    话说出来了,两个人都感觉到了陌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