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21章 怎么可以这么冷静
    是吗?只有嫁给最爱的那个人才会幸福啊!

    而那两个让苏以珩夫妇挂念着的人,此时已经结束了第二番战斗。

    曾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转过头,看着旁边的女人,他刚要伸手过去拥住她,手刚刚抬起来,妻子却转过头看向他,他赶紧闭上眼。

    方希悠在这种事上本来就经验很少,她根本不知道这个状态下男人是不会这样比这样睡着的。

    她起身,脸贴在他的胸口。

    曾泉睁开眼,不知怎的,眼睛有点湿润。

    他不是没有感觉的,对她,对和她做这件事,他不是没感觉没冲动的,他,喜欢,真的喜欢。只是,现在才知道,不过,现在才知道好像也不晚啊!他们还年轻,还有很多年,很多年在一起做这件事,把这么多年欠下的,错过的全都补回来。就像以珩说的,在床上待一个月?

    可是,他的手刚刚抬起来,就听见她说:“阿泉,你心里想的,是她,还是我?”

    他愣住了。

    她?是谁?

    “我真是自作多情啊!”她突然叹道。

    曾泉感觉到胸前一点点的冰凉,那是她的泪吗?

    希悠--

    “我居然要在你醉酒的时候才这样,我们居然在这个时候才能做夫妻之间的事,真是,真是--”她苦笑了,抬头看着他,“因为你把我当成了她,你才能这样,这样放得开,是吗?你才能--”

    曾泉真是懵住了,这是,这是什么道理?

    把她当成谁?

    还能有谁?

    他刚想说话,她就起身了。

    当曾泉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捡起地上的睡裙套在身上走了出去。

    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方希悠什么东西沿着她的腿,慢慢往下流。

    和他结婚这么多年,他们从来都没有做过避孕措施。可是,不管是安全期还是危险期,她都没有怀过,一次都没有。此时,当液体的湿润感传入她的耳膜的时候,突然有个念头窜入她的脑子,是不是他们两个有什么问题而没有办法怀孕?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她母亲以前也跟她说过,让她找机会去检查,甚至连妇科医生都给她找了,可是她一直没有去,也许是讳疾忌医吧!她害怕自己没有办法生孩子,没有办法给他生个孩子。每次这个念头窜出来的时候,她就立刻用其他的说法打消了,比如说,一定是他们做的次数太少,或者是他们都在安全期,所以没有办法怀孕。而上次,上次在更衣间那次,那是她的排卵期,她依旧没有怀孕。不是说排卵期一定会怀上吗?为什么她没有呢?

    今天,今天会不会?今天做了两次啊!他们以前都不会一夜做两次的,一次都是很快结束。

    可是,她想不想怀孕呢?今晚,她想不想呢?

    当她的脚步在地毯上踩下去的时候,她的心,却是慌的不得了。这种慌乱,让他不自主加快了步伐。

    曾泉哪里知道妻子心里想的,他坐起身,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看着她关上他的门,看着那扇门。

    他苦笑了。

    不管到何时,他们,都是这样的,尴尬啊!

    躺在自己的床上的时候,方希悠的心里,矛盾极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明天,太该怎么面对他?不知所措,以至于她完全忘记了刚才他是在发烧的,他是喝醉了的。

    不过,她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她很快就想到这件事了。

    对啊,他一直都没有醒来,他不知道她是谁,就算明天他想起来今晚的事,他也不会知道就是她啊!

    这么想虽然有点可悲,可是,可是,至少他们不会尴尬。

    聪明如方希悠,她可以做很多人都做不来的事,可是,唯有夫妻之间的事,她是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的。

    这是小姑方慕卿的评价,方慕卿这么多年就一直为方希悠和曾泉的事担忧,并为此和方希悠说过好多次,也在方希悠母亲跟前提过。可是,直到今天,方希悠和曾泉之间的问题没有得到任何的缓解。

    而这时,方希悠就是完全印证了小姑的评价。连小学都没有毕业的方希悠,这个时候完全走入了一条岔路。

    方慕卿曾经对方希悠的父母说过,方希悠和曾泉的问题,很大程度是方希悠的性格造成的。可是,一个人的性格,哪有那么容易改变呢?很难,不是吗?

    当方希悠躺在床上思考着怎么应对明天的时候,曾泉起身了。

    他感觉到身体已经好多了,发烧没有了,酒也醒了。

    是刚才那么激烈的两场运动的缘故吗?

    不管是不是那件事让他不再发烧,并且醒酒了,可是他知道他现在通体舒畅,简直舒爽极了。而且,他现在还想和她来一次,不,两次三次,一直到天亮。

    他才三十多岁,他经常锻炼身体,他精神很好,一晚上不睡觉的干都能办到,只是没有人让他那么做而已。而今天妻子的主动,燃起了他内心里压抑已久的渴望。

    当她离开的时候,他恨不得立刻就起床,冲到她的床上--

    他还是起身了,可是,起身后,妻子刚才说的那些话,在他的脑子里怎么抹不去。

    她,到底在想什么啊?

    到底在想什么呢?这个脑子--

    他不知道要不要去找她,坐在床上好一会儿都没有动。

    可是,她的那些话,让她魔咒一样在他的脑子里绕着。

    他下床,走进浴室,打开冷水使劲冲着。

    这是冬天,虽然房子里温度适宜,可是毕竟是冬天冲冷水啊!冲了一会儿,他就觉得冷了,赶紧擦干净身体穿上浴袍走了出去。

    可是,他们是夫妻啊,做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这不是正常的事情吗?为什么他要在这里想来想去的?他想要,她也不见得不想啊!那就,那就直接做就行了,还有什么好想的?

    于是,曾泉拉开门走了出去,走向了她的卧室。

    然而,他还没走到她的门口,她就已经走了出来。

    她穿着一件象牙白的丝质睡裙,睡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的曲线,那乌黑的长发披了下来,脸颊微红,别有韵味。

    曾泉看着她,居然觉得她是那么陌生,那么,性感。

    可是,她看着他的时候,眼里闪过那么一丝的羞涩,随即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虽然说不清,却绝对不是羞涩或者爱。

    曾泉的心,一下子就冷了,那个刚刚即使洗冷水澡都没办法冷却的物件,瞬间就软了下去。

    “我要去喝点东西。”她匆匆看了他一眼,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曾泉愣在原地。

    这,算是怎么回事?

    难道刚才他妈的都是做戏?

    他无奈地回头,看着她的背影笑了下。

    这就是他娶的老婆啊!

    他下楼了,只不过是去酒柜拿了一瓶xO,又一瓶。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她正好从厨房走了出来,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走上了楼。

    曾泉拿着酒上了楼,走过她门口的时候,还是停下了脚步。

    或许,那就是她的性格,她就是那样的人,他不该这样拒绝她,不该计较的。

    而且,今晚是她主动的,说明她的心里还是,还是想和他在一起,说明他们的婚姻还是有的救的。

    是她跨出了第一步,他不该因为她的冷漠而退缩,现在是他该走出他的那一步了。

    于是,他抬手去敲她的门。

    方希悠坐在卧室里,手里端着那瓶酸奶,心里却是丝毫不能平静。

    他这么快就醒来了,那么,是不是他知道刚才就是她?

    她该怎么办呢?

    他要是知道是她主动爬上他的床和他做那件事,他会不会觉得她很,很,很低俗,没教养?他会不会把她当成是那种低贱的女人?那种低贱又无耻的女人?

    不能,绝对不能那样,她绝对不能在他的心里成为那样的女人,绝对不行!她是方希悠,她是有教养的,她不能那样,那样的,没有羞耻心!

    可是,就在这时,敲门声传来了。

    她一下子惊恐地盯着那扇门。

    是他,是他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万一他提到刚才的事怎么办?她该怎么说?

    绝对不能承认,绝对,不能承认,就让他以为那是一场梦,以为那是他发烧后做的梦好了。

    对,就这样!

    平静了一下呼吸,方希悠起身去开门。

    门开了,四目相对。

    曾泉还没开口,她就先说了。

    “你找我什么事?”她说。

    她的声音不够平静,谁都听得出来。

    方希悠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可是,她,骂不出来。

    “要不要喝几杯?”他问。

    “你,醒了?”她看着他,问。

    他看着她。

    “刚才,额,我看见你发烧了,你现在,好了没?”她赶紧说。

    “好了,谢谢你--”他说。

    他要说谢谢你用那样的方法,可是,他还没说出来,她就打断了他,她害怕他说到那件事。

    “不用客气,你没事就好。不过,时间不早了,我想休息了,你也别喝了,早点睡吧!”说完,她就关门了。

    曾泉愣愣地盯着那扇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

    完全是,莫名其妙啊!这个人,怎么会,这样?

    曾泉呆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