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22章 男人也有生理期
    她是失忆了,还是怎么着?

    愣了会儿,曾泉突然觉得心底里一股火窜了出来。

    刚刚那种柔软,那种渴望,那种,那种爱恋,一下子就从脑子里飞走了。

    他,到底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五分钟之前还和他在床上缠绵,转眼就变了个样子?

    是他太不了解她了,还是,还是,怎么回事?

    不管是怎么回事,曾泉完全不想再和她在一个屋子里待下去了。

    折身回房,他立刻穿衣服,很快就把衣服穿好了。

    他不想再和她待下去,一点都不想。

    穿好衣服,他去卧室里面找手机,怎么都找不到。

    算了,不拿了。

    可是,手机响了起来。

    心里生着气,他拿起手机也没有看是谁,就问了句“谁?”

    电话里的人愣了下,明显听出来他在生气,便说:“哥,我是苏凡。”

    苏凡?

    这个声音让曾泉冷静了下来,便问,“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

    “没有没有,我挺好的,就是,”苏凡道,“今天你没打电话,问一下你是不是很忙。”

    “没有,我回家了。”曾泉坐在床边,道,“之前是和以珩他们一起吃饭聊天,就没有给你打。你怎么样?”

    “我挺好的,不过我想下周出院回家了。”苏凡道。

    “这么快?医生同意了吗?”曾泉问。

    “我还没有和医生说,不过我自己感觉挺好的,有好多事要做,可是这边毕竟不是很方便。”苏凡道,“哎,你刚才跟谁生气呢?”

    “没谁。”曾泉说着,起身给自己倒了杯酒。

    “真的?”苏凡问。

    “当然了,我生什么气?没必要。”他说道,喝了杯子里的酒。

    “工作怎么样?我看见最近这些日子雾霾又很厉害。”她说。

    “还是老样子啊!调查、开会,这些,没有办法的事。”他说。

    “停工了?”她问。

    “嗯,雾霾这么严重,要是不停工的话,怎么办?”他说。

    “这种事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不过,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啊!”她说道。

    “什么办法?现在这就是无解的。你哥要事能把这个解决了,所有的诺贝尔奖都该给我了。”曾泉无奈地笑道。

    “我有办法啊,给你支个招!”她说。

    “你?扯吧!”他不禁笑了,道。

    “当然了,我当然有办法了,而且,绝对有效。”她笑着说道。

    “我不信。”他说。

    “切,看你这态度就不诚恳,我才不要和你说呢!让你天天--”苏凡道。

    “好好好,我不想被你诅咒了,说说吧!”曾泉打断她的话,道。

    “你态度不诚恳,我不说。”苏凡故意说道。

    曾泉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很诚恳地请你告诉我--”

    “再说好听点!”苏凡道。

    曾泉摇头叹气。

    苏凡听见了,道:“哎,倒计时啦,说好听的,要不然我不告诉你啦!”

    曾泉也知道苏凡肯定不会有什么好办法,她要是有办法治理雾霾,还不得被请去国务院当高参啊!尽管知道这样,他还是配合地说:“美女妹妹,请你告诉我--”

    苏凡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道:“好吧,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儿上,我就告诉你吧!我的独家秘方,天下只此一处,别无分店--”

    “广告词这么多?哎,我告诉你啊,广告太多的话可要换台的。”他笑着道。

    “切,好吧,我告诉你啊,记清楚了,有没有拿笔?快点拿笔去!”苏凡道。

    “我脑子好的很,你就算现在给我说一千字,我都能背给你。”他说道。

    “吹牛吧你!”苏凡道。

    “吹牛的人是你,这么久了都不说,一看就是咋胡。苏凡同志,我告诉你,牌技可以不好,可是牌品不能不好哦!”曾泉说道。

    “服了你了。好,我告诉你啊--”苏凡往后一靠,道,“你可以坐飞机飞到天上去--”

    “飞到天上去?”他不解,问道。

    “这是第一步,听着,下面还有呢!有点耐心好不好?”苏凡道。

    “好好好,我有耐心,有耐心,你说你说。”曾泉道。

    “这就对了嘛,听好了。”苏凡道,“你坐飞机到天上去,然后呢,打开舱门--”

    “在天上打开舱门?你什么意思?怎么能--”曾泉说道。

    “哎哎,好好听着!”苏凡道。

    “好,我不说话了,你说吧!”曾泉道。

    “打开舱门之后呢,你对着那些雾霾的云吹一口气,要是一口气还吹不散,就多吹几口--”苏凡道。

    “你什么意思?涮我啊?”曾泉道,“我能吹走吗?”

    “怎么吹不走?你刚才气那么大,怎么会吹不走呢?”苏凡道。

    曾泉这才明白苏凡的意思,默不作声。

    听不到他的回答,苏凡才觉得是不是开玩笑过头了,便小心地问:“哎,你没事吧?”

    他还是没有说话。

    “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我开玩笑的,我只是想逗逗你的,你没事儿吧?”苏凡忙追问。

    听筒里传来他的叹气声。

    “哎,我开玩笑的,你别生气啊!我只是--”苏凡道。

    “又拿我来开涮了,说明你这次疗养院之行很有成果啊!”曾泉道。

    “你要是生气了我就不说了。”苏凡道。

    “我干嘛要生气?你说的对,我是不该生气。”曾泉叹道。

    “那么,你刚才是怎么了?”苏凡问。

    他是她的哥哥,是她最好的朋友之一,她从没听见他生气过,而刚才他那语气,让她不禁有些担心。

    曾泉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的心情怎么样,妻子从来都不会关心。她也不会和他开玩笑,不会像苏凡这样逗他,不会,不会对他的幽默产生共鸣,不会--

    好不容易两个人有了点感觉开始交流,可她马上把他拒到门外。这样的妻子,他怎么--

    如果,苏凡不是他的妹妹,就好了!可是,她就是他的妹妹啊!事实没有办法改变!

    这么想着,他的心里不禁一阵悲凉。

    “哎--”苏凡叫了声。

    “哦,我没事,没事。”曾泉道。

    “是不是有什么事?如果是国家机密的话就不要跟我说了,如果不是,说出来听听,就算我帮不了你,你说出来也会心情好点的。”苏凡道。

    曾泉不禁笑了,道:“我能有什么国家机密?只是--”他顿了下。

    还是算了吧,别让苏凡跟着他不开心了。这件事,谁都没有办法的。苏凡的身体又不好,眼看着恢复了一些,还是别让她再难过了。

    “只是什么?”听不到他的回答,苏凡问。

    “只是,我生理周期了。”他说道。

    “啊?”苏凡简直大跌眼镜。

    “生理期啊!你们女人生理期的时候不是会性情大变啊什么的吗?我也,也是--”他说。

    “你一个大男人也生理期?你也说是女人啊!从没听说过男人也生理期。”苏凡打断他的话,道。

    “男人怎么没有?男人只不过是没有流血而已。”曾泉道。

    “打住,不和你说这个话题了,恶心死了。”苏凡道。

    曾泉笑了,喝了口酒。

    “不过,不管什么事,都别往坏处想,条条大路通罗马呢!是不是?”苏凡劝道。

    “嗯,你说的对!”他说。

    “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生气是最不值当的,气坏了自己的身体,还不会解决问题。”她说。

    “嗯,我知道了。”他应声道。

    “那你现在在干嘛?”苏凡问。

    “我?喝酒啊!准备等会儿睡觉。”他说。

    “你这么晚还喝酒?”

    “嗯,喝了酒好睡觉。”他说。

    苏凡本来想劝他的,可是转念一想,他刚才说他回家了,那么,回家了的意思是--他和嫂子在一起?还是,不在一起?生气是不是和嫂子有关系?是不是他们夫妻吵架了?

    想到这里,苏凡问了句“嫂子,是不是不在家?”

    曾泉一愣,她怎么会猜到这方面去的?

    可是,他不想让她担心啊!

    覃逸飞和敏慧退婚,她都变成那个样子了,他怎么能让他的事影响到她呢?

    “没事,她,额,她在加班呢!她不在家。”曾泉道,“和她没关系,是工作的事,其实就是,工作的事。”

    “哦,这样啊!”苏凡道。

    “嗯,她很忙,没有回家,我就是被工作的事给气的,你说的对,我是生气了,刚才,挺生气的。”他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了。”苏凡很诚实的说。

    “没事,我现在已经好多了。”曾泉微微笑道。

    “真的吗?”苏凡问。

    曾泉点头,道:“嗯,真的,真的。你别担心,我没事。”

    苏凡没说话。

    “我真是没用啊,居然被妹妹说气大到要去吹雾霾!”曾泉笑着说。

    苏凡不语。

    “你好像真的是好多了,原来我以为那疗养院一点用处都没有,现在看来我错了啊!”曾泉笑道。

    “是啊,你当然错了。”苏凡说。

    曾泉笑了,道:“哦,对了,以珩说明天一起来看你。”

    “啊?不是吧!看来我得打扮漂亮点才行,顾希是不是也来?”苏凡问。

    “嗯。”

    “完了,和超模面对面,压力好大啊!”苏凡道。

    曾泉在那边无声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