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23章 爱不爱都忘记了
    听着曾泉在那边的笑声,苏凡的心,渐渐放了下来。

    她需要人帮助和开解的时候,他就会出现,而现在,她到底有没有帮到他呢?

    “那嫂子呢?明天会不会过来?”苏凡问。

    她?曾泉不知道了。

    之前方希悠是说过要一起去探望苏凡的,可是,经过刚才的事,他现在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她了。

    “额,我不太清楚。”曾泉道,又问,“你想见她了吗?”

    一听曾泉这话,苏凡也猜得出兄嫂之间有问题,便问:“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说了那么多,她也不能再装作不知道而不闻不问了。

    “没有,没吵,有什么可吵的?”他说。

    “真的吗?”苏凡问。

    “嗯,没吵,你觉得她那个人能吵得起来吗?”曾泉道。

    “嫂子的性格,你是最清楚的,可是,”苏凡说着,顿了下,道,“每个人都是有脾气的,如果心里有怨气有难过不发出来的话,是会憋出毛病的。”

    曾泉不语。

    “你们经常分开住,分居两地不能在一起生活,她是一个女人,需要你的关爱,而且,她工作那么忙,工作上的压力,也是很大,你是个大男人,多多体谅她一点,让着她一点--”苏凡耐心地劝道。

    听见手机听筒里传来的叹气声,苏凡的心头也一阵难受。

    “曾泉--”她叫了声。

    “嗯,什么?”他问。

    “不要让一颗心荒芜,女人的心,一旦荒芜了,就再也不能开花了。”苏凡道。

    “那我呢?”他问,“我的心,荒芜了也是没有关系的,是吗?”

    他这么说,苏凡的心头难免刺痛。

    曾泉的性格,她是知道的,他是那么豁达的一个人,可是,越是这样的人,心里对爱的渴望就越是深重。虽然他看着一天到晚大大咧咧,什么都无所谓,其实,这样的人,心真的是很细的。他们只是用这样的行为来包裹自己敏感的心,苏凡明白。

    现在听曾泉这么说,苏凡便说:“你是个大男人啊,先把老婆哄开心了,再让她哄你啊!难道你要比女人还脆弱?”

    曾泉苦笑了。

    是啊,他是个大男人!男人啊!

    “去和嫂子好好聊聊,等她心情好了,等你们没事儿了,你再和她说你的难处,把你的希望告诉她,她那么爱你,又是那么善良,她不会不考虑你的需求的。”苏凡道。

    曾泉不语。

    “总之呢,在女人生气的时候,你不能跟着生气发火,女人哄哄就好了,你那么会哄女生的,去哄哄我嫂子开心不是手到擒来吗?”苏凡劝道。

    曾泉笑了。

    哄哄女人?那也得看是谁了,希悠?能哄得了吗?

    “你是不是不想去啊?”苏凡道。

    “这件事,”曾泉顿了下,“我自己处理。”

    “好,我多嘴了,以后不说了。”苏凡道。

    曾泉笑了,道:“这就生气了?”

    “我多管闲事呗!生什么气?”苏凡道。

    “没有,你没有管闲事。谢谢你和我说这些。”他说。

    苏凡不语。

    “哎,我问你--”曾泉躺在床上,开口道。

    “什么?”她问。

    “你和霍漱清,想过离婚吗?”他问。

    “离婚?”苏凡愣住了,“你们,你们离婚?”

    “你的想象力还真要命!”曾泉道。

    虽然是事实,可是他不想让苏凡担心。

    这家伙,就是喜欢为周围的人和事担心。

    “这跟想象力有什么关系?”苏凡道。

    “怎么没有关系?我问你,你又反过来猜测我,还说不是想象力?”曾泉道。

    苏凡笑了。

    也许真的是她的想象力要命了吧!

    “问你呢,怎么不回答啊?”曾泉道。

    “离婚啊!说过啊!”苏凡道。

    “真的?”曾泉有点不可思议。

    苏凡和霍漱清的感情那不是一般的,就算这几次他们有矛盾,出现了误会,可是也不会到离婚的地步啊!怎么--

    “说过啊,不止一次。”苏凡道。

    曾泉沉默了。

    “有时候生气极了就会说离婚,有时候,额,这次,在医院的时候就和他说过离婚,我,和他提过离婚!”苏凡道。

    “那他怎么说的?”曾泉问。

    “他啊--”苏凡笑了,道,“他就是觉得我在闹,小孩子脾气,不过,当时,真的,很,伤心。”

    曾泉不语。

    “就算他说我是在耍小孩子脾气,说我不讲理,可是没有谁的心里是好受的。”苏凡道。

    “那你为什么要和他离婚?你那么爱他--”曾泉道。

    “不是说不爱了才离婚,有时候,太爱了,对这样的爱情没有把握,也会提出离婚的。”苏凡幽幽地说,“太爱了,就会这样,因为不确信自己会让对方幸福,希望自己爱的人会幸福,所以--”

    曾泉的心,慢慢潮湿了。

    “如果,嫂子和你提了离婚,你不要当真,女人有的时候会这样的,只要不是绝望到了极点,她就算说离婚,也只是换种方式让你疼她,让你注意到她,而不是真的要和你分开。”苏凡认真地说。

    曾泉望着房顶,一言不发。

    “嫂子是个很优秀的人,她做什么事都会做的非常好,可是,她是个女人啊,是个很爱你的小女人。没有谁是完美的,就算她所有的事都会游刃有余,可是,女人在面对自己深爱的男人的时候,往往会不知所措,因为太爱了,就会瞻前顾后,就会变得不像自己。”苏凡道。

    曾泉不语。

    见他不说话,苏凡便说:“哎,我说,你还是不是男人啊!难道真的要让她心死了才去追吗?我告诉你,女人心死了就再也追不回来了。而且,像嫂子那么优秀的人,就算和你离婚了,也有一大票男人喜欢她的,到时候你怎么办?不管你现在在哪里,赶紧出门去找她,就算是下跪,也要把她给劝回来,知不知道?”

    “下跪?”曾泉愣住了。

    “废话,你老婆要是跟人跑了你怎么办?别以为她离了你就没人要,这个时候,尊严什么的,算个屁啊!”苏凡道。

    这话,简直太不苏凡了。

    曾泉心里这么想,可是一点都没有觉得她粗鲁,她就是这样的人,有什么说什么,真实不做作,这就是他喜欢的人的样子。

    而方希悠--

    “你还不去啊?”苏凡又催促道,“你是要我打车过来赶你,还是打电话给爸爸,让他赶着你去?”

    “好好好,我去,我去,我去下跪,我把尊严扔到脚底下,行了吧?”曾泉起身道。

    “把她劝回来是最很重要的,尊严以后去别人身上找,男人在自己老婆孩子面前讲尊严,就是个失败者!”苏凡道。

    “谁说的?”曾泉道。

    “霍漱清啊!他说的!”苏凡说道。

    曾泉叹气摇头道:“唉,我真是被霍漱清给害惨了!等他回来,看我不把他打趴下。”

    “你敢!你动他一指头试试?”苏凡道。

    “哎,你还讲不讲理了?怎么老是偏向他?”曾泉道。

    “废话,他是我男人啊,我不偏心他,偏心谁去?”苏凡道。

    是她的男人啊!

    曾泉苦笑了下,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苏凡放低声音,道:“什么都别说了,你去找她,和她好好谈谈,不管有什么问题,两个人说出来,别跟我和霍漱清一样,什么都窝在心里,憋到憋不住了就--”顿了下,苏凡问了句,“你,爱她吗?”

    他没有回答。

    “你爱我嫂子吗?”苏凡重复道。

    “爱不爱啊!我都忘了。”曾泉叹道。

    “你爱过她吗?她以前是不是也有让你心跳加速的时候?”苏凡问。

    他笑了,眼前浮现出那一天在梅花树下的情形,道:“你居然也变成爱情专家了?”

    “只是比你多闹了几次离婚而已。”苏凡道,“每一次争执之后,总会对自己的爱情和婚姻多一点的认识,哪怕只是一点点。”

    “嗯。”他应声道。

    “那你赶快去找她,我不说了。”苏凡道。

    “你早点休息。”他说。

    说完,苏凡就赶紧挂了电话,她希望曾泉赶紧能去找方希悠,两个人可以好好谈谈。可是,她又不放心,万一曾泉那个笨蛋不去呢?

    怎么都没有办法安心,她在地上走来走去,走了几圈之后,给霍漱清拨了过去。

    此时,霍漱清正好在开会,秘书接了电话,苏凡便说让霍漱清等会儿给她打过来。

    应该没事吧!曾泉他应该会去的吧!

    苏凡想着。

    挂了苏凡的电话,曾泉坐在床边,陷入了深思。

    去找她吗?

    可是刚刚她--

    算了,他是个男人,他不能太计较这些小事的。男人嘛,斤斤计较算什么?他不是向来最讨厌那种斤斤计较的男人吗?他怎么可以成为那样的人呢?

    深呼吸两下,曾泉起身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而这时,方希悠躺在床上没有入眠。

    该怎么办?她,怎么办?

    他会不会觉得她太,太没有教养,会不会--

    还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她就听见房门上传来的一阵清晰的有节奏的敲门声。

    他?他来干什么?

    难道是要质问她吗?

    方希悠的心,很是不安。

    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局面,不知道别的女人都是怎么做的。

    此时的方希悠,才知道自己真的是个白痴啊!什么都不懂。

    怪不得,怪不得他不喜欢她,怪不得她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年,却还是没有换来他的爱,果然,她是活该啊!

    可是,该怎么办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