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24章 我们重新开始吧
    敲门声还在继续,除了敲门声,还传来他说话的声音--

    “希悠,你睡了吗?”

    “没,没有!”不知怎么的,她连思考都没有就直接回答了,可是,话说出来,她就怪自己了。

    不过已经没有办法了,她没睡,总不能不开门吧!

    只是,现在该怎么办?

    没有时间给她思考,方希悠真是恨自己要死啊!

    走到门口,手放在门把手上,却没有力气去打开。

    “希悠,我们可以谈谈吗?”他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

    谈?谈什么?谈刚才的事?

    是不是他对她失望了?是不是他讨厌她那个样子决定要离婚了?

    明明离婚是自己提出来的,可是方希悠并不希望他进来和她说离婚,真是矛盾又古怪的心情啊!

    门开了,门缝逐渐变宽的过程中,方希悠抬头看见了自己熟悉的那张脸,那张俊逸落拓的脸庞。

    她的心头,不禁一悸。

    “什么事?”她问。

    她感觉自己的声音很怪异,听起来好像是从遥远的时空传来的别人的声音,而不是她自己的。

    “额,我能进来吗?”他低头注视着她,问。

    她没说话。

    他顿了下,便说:“额,要不我们去隔壁的房间,我拿点酒过来。”说完,他就走开了,去楼下取那瓶她和顾希从酒窖拿上来的红酒。

    方希悠的心,慌乱极了,她觉得他要和她说什么重要的事,可是,她害怕那是他的决定,离开她的决定。

    人啊,真是奇怪,自己抛弃被人可以,就是不能被抛弃。要是被抛弃了,那不就是她的失败了吗?

    看着他从楼梯上上来,她拉了下睡裙的衣领,关上卧室门,跟着他走到隔壁的休息室。

    曾泉开了灯,她跟着走了进去。

    “来,我们喝点酒吧!”他把酒瓶放在茶几上,给两个酒杯里各倒了点。

    她坐在一张沙发上,端了一杯过来。

    “谢谢。”她说。

    喝点酒好,应该会好点,会平静点,她这么想。

    “你,没事吗?”她问。

    他看了她一眼,她立刻后悔自己说出这句话,这不就不打自招了吗?不就说明她刚才知道他喝醉的事实吗?

    真是的,方希悠,你脑子脱线了啊!

    看着她那没有掩饰的窘样,苏凡的话突然从曾泉的脑子里冒了出来,“女人在面对自己深爱的男人的时候,往往会不知所措,因为太爱了,就会瞻前顾后,就会变得不像自己”。

    是啊,希悠,她是爱他的,他知道,只是她的表达方式有问题,他,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了。

    苏凡说的对,说的对!

    真是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被苏凡劝到的地步,真是可笑啊!

    方希悠坐的那张沙发,是一张贵妃床,她经常躺在那里晒太阳喝红酒看书,结果习惯性地就坐了过去,也没有多想。

    而猛地,当她身边的位置陷了下去的时候,她惊呆了,看着他。

    他也有些紧张,好像是初次做这样的事一样。

    曾泉笑了下,缓解了自己的紧张。

    “那个--”他开口道。

    “嗯。”她低头。

    “额,我们先喝一杯吧!”他说。

    “嗯。”她依旧是很机械式地回答。

    等他的酒杯和她的碰了下,她才抬起头。

    “抱歉。”她说。

    “我们,好像第一次这样,两个人单独喝酒,是不是?”他说,“额,我是指,结婚后。”

    “嗯,第一次。”她说着,抿了口酒。

    此时,方希悠还是没有想好方案,没有想好一个完美的应对现在这个局面的方案。如果换做别的事,任何事,根本不用这么长时间,她的脑子里会同时出现三套以上的方案,而这三套都是无懈可击的。只是,今晚,怎么回事?脑回路停止工作了吗?

    曾泉也有些紧张,他猛喝了一口,把杯子里的都喝完了。

    她看着他给他自己倒了酒,想劝他少喝点,却没说出来。

    他是要和她说很重要的事,哪怕他还没说到重点,她也能感觉的出来。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感觉自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紧张极了。

    “希悠--”他叫了她一声。

    “什么?”她抬头看着他。

    眼里的他,是一个成熟男人的模样,可是,依旧如她童年少年时的记忆那样,那样的让她心动。

    “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他认真地注视着她,开口道。

    重新,开始?

    方希悠愣住了,盯着他。

    她眼里的意外,他看得出来,可是,他,什么意思?什么是重新开始?

    到了此时,方希悠连一个汉语词组的正确释义都想不到了。

    他的一只手,轻轻拉住她的手,她那颤抖的手。

    抓住的是她的手,可是她感觉他也抓到了她颤抖的心。

    “希悠,我们,重新开始,可以吗?”他重复了一遍,眼神在她的脸上搜寻着她的答案。

    她低下头,久久不语。

    该怎么做?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跟随自己的心意,当你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就跟随自己的心意,不管是对还是错,选择自己最想做的那件事。”霍漱清的话,突然出现在她的脑子里。

    那是那一次,霍漱清劝她去和曾泉好好谈谈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就是这么劝她的。只不过那次,她没有成功而已。

    是啊,跟随自己的心意,做自己最想做的事。

    方希悠,你现在最想做什么?

    她深呼吸一下,抬头望着他。

    曾泉的眼里,依旧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冷静的方希悠。

    “阿泉,谢谢你和我这么说。”她开口道。

    曾泉一愣,她也感觉到他的手动了下。

    “只是,阿泉--”她注视着他。

    只是什么?

    曾泉的心里也有点懵了。

    “阿泉--”她叫了他一声。

    “嗯。”

    “对不起,这么多年,我,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她低头,曾泉拥住她。

    两人都沉默了。

    “我爱你,阿泉,我,爱你,这辈子,唯一爱着的人就是你!”她流泪道。

    “对不起,希悠!”他紧紧拥住她,“这么多年,我也,我做了很多错事,我--”

    多年的过往,恩怨的纠葛,是非对错,早就说不清了,不是吗?

    她却摇头,抬头望着他,道:“阿泉,我们,我--”

    他捧着她的脸,抬手轻轻擦去她的泪,她闭上眼睛。

    “我们,还有机会吗?”她轻声问道。

    “你觉得没有了吗?”他反问道。

    她苦笑了下,转过脸,望向侧面,道:“这么多年,我一直纠结于你对迦因的感情。的确,这一点,是我的错,我不该那么小心眼,我不该,不该不体谅你的难过,”说着,她望着他,“可是,阿泉,我,真的,没有信心,我,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我不知道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是不是心里想着她,我--”

    他没有说话,她顿了下。

    “对不起,阿泉,我,对不起!”她低头道。

    良久,曾泉不语,她也不说话。

    这算是什么?他来恳请她重新开始,而她依旧纠结于苏凡的存在?

    “我不会强迫你接受什么。”他打破了这一片静默,方希悠依旧没有抬头。

    “迦因的事,的确,这些年对我们有影响,可是,你很清楚,迦因不是我们之间的症结--”他继续说,可是话被她打断了。

    “那么,我们之间的症结,是什么?”她抬头望着他,道。

    “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想,如果我们当初不要结婚,是不是现在大家在一起不会这么尴尬,或许我们就会像你和以珩一样,大家很轻松地继续维持着我们的友谊。可是,事实上,我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了,不是吗?我们的婚姻,早就铸成。而这样的婚姻,显然不是我们两个人想要的。”他说着,她认真看着他。

    这是结婚这么多年来,两个人第一次如此坦诚地交谈。

    “可是,我不想离婚,希悠,这是我的底线,我不会和你离婚。我们的婚姻,你很清楚意味着什么,而现在我们周围的局势是怎样的,你也很清楚。如果我们离婚,你觉得不会影响到眼下的局面吗?不可能,这些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至于叶黎,”他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顿了下。

    然而,方希悠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没有因为心虚而有什么变化,她不会心虚,没必要心虚,她又没对叶黎动心,有什么好心虚的呢?

    “他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他绕着你飞来飞去的目的是什么你也很清楚。至于那些传言,我可以不在意,可是,我们的家里人,他们不会不在意,下面的人不会不在意。你的行为,传递着什么样的信号,你是明白的。”曾泉道。

    “你觉得是我不够慎重吗?”她问道。

    “没有,有人追求你欣赏你,这不是你的错,而你的处理,也是没有什么过错。”他说。

    他是个很理智的人,她知道。

    而她也同样知道他不会因为叶黎吃醋,叶黎那样的人,在曾泉面前是不会有什么影响力的。即便她从未想过利用叶黎来试探曾泉,可是,曾泉这样的反应,这样的冷静,未免也让她心里有些落败。

    他是不会吃醋的,她猜的也没错。如果他吃醋了,也就不是曾泉了。

    这么想着,方希悠的心里,深深叹息一下。

    “那么,你想说什么呢?”她问,“你的底线是不离婚,那么,我们就要继续像过去一样的生活吗?”

    “重新开始,希悠,我们,重新开始吧!”他拉住她的手,认真注视着她的双眸。

    她苦笑了,摇摇头,道:“我们的婚姻是什么,你说的很对。可是,我没有办法继续让自己在这样的婚姻中怀疑自己,没有办法让自己继续活在对你的当相思之中,没有办法--”说着,她顿了下,看着他,“阿泉,如果,你不能给我我想要的爱,我们,又何必继续捆绑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们两个人,没有谁是开心的,分开,分开的话,至少还有机会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爱情,至少--”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给你你想要爱?你怎么知道我们分开了就会找到想要的爱情?”他打断她的话。

    她愣住了,盯着他。

    “既然你不知道,那就何必分开?重新开始,重新开始,我们,一切,重新开始!”他的神情和语气那么认真,她却说不出话来。

    四目相对,久久的,谁都没有继续开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