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26章 再不过来就扑了
    曾泉并不在卧室,而是在会客室里坐着,端着酒苦笑了。

    她开着车子离开了家,他并没有看见,不过他知道她说走就肯定会走的。

    要走就走吧!反正,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长长地叹了口气,曾泉的心,沉了下去。

    他突然觉得自己今晚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她就是那样别扭的一个人,她根本,根本不爱他!

    还说什么“我爱的人只有你”,爱一个人会这样吗?会把他一个人扔下不管吗?在他需要她的时候,她会离开吗?

    可笑的是,她居然还问他爱不爱她,他怎么爱?他,不爱!

    这么想着,他喝掉了杯子里的酒。

    方希悠的车子距离自己的家越来越远,在她离开后没一会儿,孙颖之的车子就开了进来。

    事实上,两个女人的车子在路上擦身而过了,两个人都注意到了对方的车子。可是,两辆车子都没有停下来。

    方希悠的眼里,流出两行泪,她抬起手擦干了。而孙颖之,眼里满满的都是讶异的神情。

    如果说是误会的话,为什么会越来越深呢?

    方希悠的车子开进了胡同,开过了曾家的门口没有停下,一直开到了自家的门前,警卫开了门,她把车子开进去,停在了院子里下了车。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家里的孙阿姨听到门卫那边的电话,就赶紧起床裹着羽绒服出来了。

    “一直在加班。”方希悠对这位在自家工作多年的阿姨微笑道。

    她害怕家里人胡思乱想,不想让别人为她担心。

    “要不要吃点什么?我这就去给你做?”孙阿姨问。

    “不用了,我吃过了,您去休息吧!”方希悠道,“哦,我爸回来了吗?”

    “首长今天不回来。”孙阿姨道。

    方希悠“哦”了一声,自己的婚姻,母亲的婚姻,都是这样啊!

    叹息一声,方希悠跟孙阿姨说了再见就走去了自己的院子。

    看着方希悠的背影,孙阿姨摇头叹了口气。

    这孩子总是这么忙,可怎么有时间来怀孕啊!

    就算是她没回来,屋子里的暖气还是开着的,推门进去就显得格外温暖,可能是外面太冷的缘故吧!

    衣服都没有脱,她只是摘掉手套,躺在床上,木然地盯着房顶。

    阿泉,他和颖之,他们在做什么?

    不想了,不想了,现在让他自己来决定,她不会干涉他,如果他不能全身心爱她,而是继续和别的女人暧昧不清的话,她又何必--

    可是,她怎么放得开他呢?

    翻了个身,她却猛地看见他躺在自己的床上,怎么回事?

    再一看,原来什么都没有!

    是幻觉啊,是她的想象啊!

    不想了不想了,睡觉吧!他想做什么就随便他去,她要睡觉了。

    可是,钻进被窝里,不管被窝再怎么温暖舒适,都不如刚才和他一起躺在床上安心。

    努力闭上眼,强迫自己不去想他,却还是睡不着,干脆打开手机听音乐催眠。

    果真这一招有效,很快就睡着了。

    可是,这个夜,她睡的很不安稳。

    梦里,她又回到了和曾泉的那个家里,她走上楼,推开曾泉卧室的门,却看见床上两具身体纠缠在一起--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她指着床上的人,道。

    正在女人身上的男人起身躺在女人身边,而那个女人拉过被子看着她。

    “你们不是要离婚了吗?还来干什么?”床上的孙颖之道。

    “阿泉,你,你怎么可以--”她不理孙颖之,对曾泉道。

    曾泉躺在那里拿着一支烟,孙颖之给他点上,他抽了一口,然后孙颖之拿过去又抽了口,抽了口烟,却又吻了他一下。

    她简直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这样?他们,他们怎么会--

    “曾泉,你这个混蛋!”她哭着骂道。

    “方希悠,是你自己造成的这一切,怪不得别人。”曾泉也不理她,又趴到孙颖之身上,当着她的面,又继续纠缠在一起了。

    是啊,是她造成了这一切,真的,是她!

    可是,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能做什么呢?

    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她只有看着颖之得到他,只有看着他们--

    “不,不要,不能,不能这样,不能--”她叫着,猛地惊醒了,一下子坐起身,大口喘着气。

    房间里一片漆黑,天还没亮。

    等她呼吸平稳,她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自己家,娘家,而她今晚把丈夫和另一个女人扔在自己的家里--

    难道说,难道说,他们两个,真的,现在,在一起做那种事吗?

    颖之是个很强势的人,从小到大都是,只要是她坚持的她就一定会做成,只要是她想要的就一定会得到,那么,阿泉呢,是她想要的吗?

    是啊,怎么不是呢?颖之对阿泉--

    而今晚,如果他跟颖之说了要离婚的事,而她今晚走的时候他的确是很不高兴,万一,他说了,然后颖之顺水推舟,他们两个,他们两个不就--

    不行,绝对不行,不能--

    她赶紧下床,准备换衣服去找曾泉,可是,衣服还没换上,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彻底呆住了。

    这还是她吗?这样的一个怨妇,一个妒妇,还是她吗?

    她是方希悠,是方家的希悠啊!

    她怎么可以变成这个样子?怎么可以--

    可是,她真的就变成了一个怨妇,自从结婚以来就是个怨妇,怨恨着偷走了他的心的苏凡,怨恨着他的冷漠,怨恨着--可是,她怎么可以这样呢?怨恨给她带来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她现在有的,有的就是这空空的床,这冷寂的房间,这,一腔思念。

    一下子,她坐在更衣室的凳子上,一动不动。

    与此同时,曾泉的家里--

    孙颖之一来就直接对他说:“我看见希悠走了,你们是不是因为我吵架了?”

    “没有,她家里有点事过去了,和你没关系。”他说道。

    “真的?”孙颖之看着他,坐在沙发上。

    “希悠没那么小心眼。”他叹道。

    她没说话,头靠着他的肩。

    “真的,离婚了?”他问。

    她点头,叹了口气,道:“我妈今天骂了我一顿。”

    “她只是担心你。”他说。

    孙颖之苦笑着摇头,道:“你知道我妈说什么?她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是这个样子,哪像希悠--”说着,她看着曾泉,“你娶了那么好的老婆,怎么还不开心?我告诉你,你不稀罕她,多少人都排队接手呢!”

    曾泉笑了,道:“是啊,我知道很多人在等着接手,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

    孙颖之望着他。

    “我知道希悠很好,真的,颖之,我知道她特别好,我不是不爱她,只是--”他说着,孙颖之愣住了,打断了他的话。

    “你说你爱她?”

    曾泉好像有点尴尬,当着妻子的面,不管是他醉的时候,还是清醒的时候,妻子一遍遍追问,他都没有说出来,而现在,面对着孙颖之,他怎么就这么说了呢?

    话说出来,他好像也觉得有点奇怪。

    “好像,说错了。”他补充道。

    “说错了?你不爱她?”孙颖之问。

    “额,”他想了想,看着孙颖之,道,“你们女人怎么这么在意这个?语言就那么重要吗?”

    “废话!”孙颖之道。

    “可,她是希悠啊,她不是普通女人,她怎么会--”曾泉道。

    孙颖之没等他说完,直接抓起沙发靠垫就砸向他脑袋,曾泉赶紧起身躲远了。

    “什么叫不是普通女人啊!你不知道女人有多在意这些的吗?”孙颖之道。

    曾泉耸耸眉。

    “你以前不是挺会来事儿的吗?跟那些个小姑娘调情,面不改色的,怎么到了正经该调的时候就变这模样,就怂了?”孙颖之道。

    “谁怂了?”曾泉反驳道。

    “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孙颖之道。

    曾泉不语。

    “姑奶奶什么时候怂过?”孙颖之说道。

    “是,你是没怂过,比爷们儿还爷们儿!”他说道。

    “知道就好,过来,爷们儿跟你谈谈。”孙颖之道。

    “得了吧你,说你胖还真喘上了?”曾泉道。

    “坐过来!”孙颖之不理他,拍着自己旁边的位置,道,“你再不过来我就扑你身上了啊!”

    “你现在这么饥不择食了?”他笑道,起身坐在孙颖之旁边。

    “是啊,我刚离婚,饿着呢!要不,吃了你垫垫肚子?”孙颖之揽住他的脖子,一条腿直接搭在他的腿上,笑道。

    “我不是你的菜,你要想吃,我去给你打食儿!”说着,曾泉推开她的腿。

    “切,看你那样子,是不是当和尚有瘾了?这年头,和尚都比你瘾大!”孙颖之道。

    曾泉笑笑,不语。

    “得,不说这个了,我跟你说,女人是很在乎这个口头保证的,你跟党怎么保证,就得跟老婆怎么保证,要不然,老婆不信你。”孙颖之道。

    “这有什么意义?难道说了就是爱了,不说就是不爱?”他问道。

    “对于女人来说就是!”孙颖之道,“别的不说,你看看以珩,那么嘴巴紧的人,还不是一口一口爱爱爱挂在嘴上,把你妹儿哄的跟啥一样?”

    “他们两个又不是以珩嘴上说的--”曾泉道,见孙颖之指着自己,他便点点头,道,“好,你说的有一点道理。”

    “承认就好,我这爱情专家不是白当的!”孙颖之道。

    曾泉笑了。

    “就你,还专家--”他说道。

    “当然了!”孙颖之道,“医不自治听过没?再说了,我这也是在不断地战斗中积累下来的经验。”

    曾泉笑而不语。

    “去,把你家的好酒拿来,没酒怎么聊天?”说着,孙颖之直接踢掉脚上的高跟鞋,抬脚蹬着曾泉。

    “你都喝成这样了,还喝?”曾泉道。

    “滚,我喝成哪样儿了?小气鬼,快去拿,你要不拿,我就去砸了啊!”孙颖之说着,两只脚踩着曾泉的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