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29章 爱情没有输赢
    天,亮了。

    方希悠这一夜是没有再睡着过,她应该回去看看,可是她没有回去。她不知道怎么样面对曾泉和孙颖之,如果他要离开她,就算她回去,他也会离开。

    给他时间去思考吧!

    三个月,他们最后的期限。

    早餐的时候,方希悠在餐厅遇到了正在吃早饭看杂志的母亲。

    “你怎么起来了?不是昨晚回来很晚吗?”母亲看了她一眼,道。

    “没事,睡不着。”方希悠道。

    母亲看着她,女儿今天很不一样,头发也有点乱,而且穿着家居服就出来了,女儿从来都不会这样。

    “你怎么了吗?”母亲问。

    “没事啊!”方希悠道。

    母亲深深看着她,女儿却一边吃饭,一边问:“我大姑不是说要约您去海南吗?你们什么时候走?”

    “我们不去了,她昨天感冒了。”母亲道,“迦因怎么样了?”

    “听说好多了。”方希悠道。

    “你什么时候休假去看看她?”母亲问。

    是啊,好像约好要去看苏凡的。可是,昨晚曾泉和孙颖之在一起,恐怕他已经忘记了这回事吧!

    “以珩他们说今天有空的话就去看看她。”方希悠道。

    母亲看着她,有点不放心,道:“你也不是完全不能请假,你跟夫人说一下的话,还是可以休息的。有空去看看迦因,毕竟她是你小姑子,再加上她最近也是事情太多--”

    “妈--”方希悠却打断了母亲的话。

    “什么?”母亲问。

    方希悠看了眼周围,餐厅里还有勤务人员,她便说:“我有些话想跟您单独说。”

    母亲便示意让其他人出去。

    “你是不是和阿泉有什么事?”等餐厅里就剩下母女二人,母亲问道。

    “不是。”方希悠道,顿了下,她说,“妈,您不介意我爸心里一直住着顾小楠妈妈吗?”

    母亲愣了下,道:“我以前很介意。”

    “现在呢?您这是妥协了吗?”女儿问。

    母亲笑了下,叹了口气,道:“算是吧!”

    方希悠不解。

    “我知道顾小楠是个很好的人,从她的身上,我也感觉她妈妈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可是,您--”女儿道。

    母亲摇摇头,打断她的话。

    “这和她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无关。”母亲道。

    “为什么?”

    母亲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女儿智商很高,情商也是不错,处理很多事情也是得心应手、滴水不漏,可是,唯独在这感情的问题上--

    这么多年来,母亲对女儿的婚事一直都是不放心,可是,曾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对她很好,很爱护她,就连罗文茵这个继婆婆也是对女儿好的不得了。母亲毕竟是母亲,不管女儿的婚姻状况看起来有多好,她也觉得是有问题的。

    而每次,母亲想要和女儿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女儿总是岔开问题了,让话题无法继续。

    既然今天有机会--

    “我和你爸的问题,从来都是我们两个的问题,根本在我们自己身上,夏雪只是一个诱发因素而已。”母亲道。

    方希悠不解。

    “你爷爷以前不是经常和你说嘛,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如果夫妻两个人感情好的话,就算外面的女人再怎么吸引人,也不会发展成为恋人,不会影响到你的婚姻,影响你婚姻的,归根结底是你自己。你怎么对待婚姻的态度,最终会导致婚姻怎么对待你。”母亲认真地说。

    方希悠望着母亲。

    “如果我和你爸爸,在对待婚姻的时候可以认真一点,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不过,无可否认,夏雪,是个很不错的女人。”母亲道,“至于你说的妥协,希悠,人活在这个世上,如果不妥协,怎么能活得下去?”

    “可是,妥协才得到的幸福,算是幸福吗?”方希悠问道。

    “怎么不是呢?”母亲含笑问道。

    “可是,我爸心里不会忘记顾小楠妈妈,您知道的--”方希悠道。

    “是的,他不会忘了,可是,如果我一直记着这个,计较这个,我这一辈子只能活在痛苦和怨恨中。只要我心里平静了,我和你爸爸之间关系可以得到改善,对于我来说就够了。我又何必一直去和一个死去的人争风吃醋?除了让自己痛苦,什么都得不到。”母亲道。

    方希悠沉默了。

    “希悠,每一对夫妻,不管他们的感情再好,都会出现问题。可是,为什么有的夫妻会风平浪静度过一生,有的夫妻甚至会经过这样的风波而加深感情,而有的夫妻就因此分道扬镳了呢?”母亲望着女儿,道。

    方希悠望着母亲。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完美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完美的。我们爱上一个人的时候,爱上的是我们想爱的那一些特质,那些吸引我们的特质,不管是优点还是缺点。可是,人是会变的,不管是谁,我们在不同的阶段会对那个人的需求和要求发生变化。你没有得到他的时候,就会想着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好了,哪怕他不是像你爱他那样的爱你,你只要他。当你们结婚,你得到他成为他的妻子的时候,你就会想彻底完全占有他,甚至是你在结婚之前没有占有过的那些,你也要得到。这是很正常的,这不是错,因为你和他是共同体,你们结婚了就要一起承担风雨,承担一个家庭甚至家族的兴衰,他的发达就是你的发达,他的衰落就是你的衰落,你们是分不开的。可是,有的人,他不喜欢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对方,比如说,你爸爸,也比如说你公公,还有,阿泉,还有你小姑夫,很多人,都是这个样子--”母亲道。

    方希悠愣住了。

    难道母亲也知道曾泉和苏凡的--

    母亲说着,深深叹了口气:“别人的事,我就不说了,说说我和你爸。当初,发生了夏雪那件事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我对你爸那么好,事事都顺着他,他还要喜欢别的女人呢?你爸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他在男女这种事上和你公公不一样,他没那么--”说着,母亲顿了下。

    方希悠也明白母亲的意思,曾元进以前的确是比父亲要风流的,而罗文茵,也不是曾元进出轨的第一个女人,只不过是最后得到了他的一个而已。而父亲--

    “你爸爸他喜欢读书,他性子很闷的,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和他说什么,所以,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对那么样的一个女人动心呢?男人啊,出去外面招惹女人没什么,那都是男人的天性,他玩够了自然会回到家里来,可是一旦心走出去了,就回不来了。像你爸啊,就是心走了回不来的。后来我去拜祭你婆婆的时候,我就想,如果不是夏雪死了,可能我就和你婆婆一个样子,早就到那个世界去了。”母亲叹了口气,道。

    方希悠不语。

    “不过,我也会想,如果把你公公婆婆的事换在我和你爸身上,我会不会和你婆婆一样,接受罗文茵呢?我是不会的。因为你婆婆太爱你公公,而我,就算是爱你爸,我也做不了那种事。所以每次这样想的时候,我就会觉得我赢了,至少我得到了你爸,哪怕他心里不爱我,我也没关系,他爱的那个女人怎么样呢?还不是死了?这辈子还不是没有机会和你爸在一起?”母亲道。

    “您,真的觉得赢了吗?”女儿问。

    母亲摇头。

    “在这种事上,没有谁输谁赢,除非像你公公和罗文茵那样修成正果的,其他的,都是让大家都伤的不行的。谁赢了呢?我赢了还是夏雪赢了?有时候我觉得是我赢了,因为方慕白的夫人是我,而不是夏雪。可是,有时候看着你爸沉思的时候,我就总是觉得他在想夏雪,也许他不一定在想,可是我就会那么怀疑,那是我的心结。”母亲道。

    母亲这句话,和方希悠多年的心态是一样的,每次看着曾泉在无声沉思的时候,她就会觉得他是不是在想苏凡,她甚至想要问他在想什么,可是她问不出来,那样的话,不就显得她太没度量了吗?问不出来,结果时间越长,心结越来越结实,根本解不开。

    “希悠,只要得到你想要的,就算是妥协了又怎么样呢?”母亲望着她,道。

    方希悠陷入了深思。

    “如果我不妥协,和你爸闹离婚,当然,我也可以离。可是,离了之后呢?我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我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你要知道,两个人一旦离婚,就很难,很难再一次走在一起,你会有更多的选择,而忘记了当初的感觉。”母亲道。

    方希悠点头。

    “可是,您和我爸没有离婚,我爸也没有--”方希悠道。

    她想说的是,方慕白也没有爱上母亲,或者说像爱夏雪那样的爱母亲。

    母亲笑了下。

    “对不起,妈。”方希悠道。

    “是啊,我没有成功,可是,我也没有失败。现在,我和你爸之间虽然不如你公公和罗文茵的感情,可是,我们还过的下去,不是吗?如果我们离婚了--”母亲道。

    “如果离婚了,您或许还能遇到一个真心爱您的人。”方希悠道。

    “那样的几率能有多少呢?”母亲道,“的确有些人在离婚后遇到了真爱,可是更多的人呢?婚姻就变成了凑活过日子而已。而且,你想过没有呢,一个和你在一起生活很多年的人,你都没有把握完全了解他让他爱上你,你怎么就有把握和另一个人了解呢?感情啊,是最伤人的。每一次谈恋爱,都跟剥了一层皮一样,剥了皮很痛,可是痛过之后能不能变美丽,谁知道呢?一切都是未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