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35章 我希望你认真考虑
    “是她啊!上次咱们去榕城,她不是还送了你一个胸针吗?”苏以珩道。

    “哦,对啊,我把这事儿给忘了,我拍了那个胸针的照片,希悠姐,你看看--”说着,顾希打开手机翻出照片,递给方希悠,方希悠接过手机看着。

    “就这个吗?”方希悠问。

    “嗯,她送给我的就是这个!”

    方希悠放大了那张照片,对顾希道:“我倒是很想看看她的作品,呃,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呃,就是那种,呃,让你觉得就是会很特别的样子。她还有其他的吗?她有工作室来做这些销售吗?”

    “工作室倒是有,不过我看她好像也就是做着玩儿的,也没有卖。”顾希道。

    “如果你想要开公司的话,我觉得你可以拉她给你做首饰设计师。”方希悠认真看着照片,道,“她的感觉很对,很能抓到那点感觉。”

    “迦因姐和她熟,等会儿跟迦因姐商量商量?”顾希道。

    和迦因商量?

    方希悠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掉进顾希挖的陷阱里了?顾希问她的意见不是简单的意见,而是另有目的!

    顾希这是要干什么?让她和苏凡和好?

    见顾希盯着自己,方希悠只是笑了下,道:“这件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尽管跟我说。”

    “谢谢希悠姐了。”顾希笑着说。

    车子开出了胡同,顾希看着外面,对曾泉道:“哥,文姨有没有什么要给迦因姐带的?”

    “我打电话说过了,她说改天她自己去。”曾泉道。

    顾希笑了下,没说话,靠在丈夫的肩膀上。

    可是,对面的这一对夫妻,始终没有话说。

    这局面顾希和苏以珩很是无语,这样的尴尬,让他们两个也有点无措。可是,几个人不能这么干坐着,去机场,然后乘飞机过去也得好一阵子呢,总得找点事做。

    顾希看了丈夫一眼,使了个颜色,苏以珩心里叹息一声,对两个好友说道:“咱们四个打牌吧,怎么样?好久没和你们打牌了。”

    曾泉和方希悠都没说话。

    顾希赶紧说:“是啊是啊,好久没打了。呃,不如我们直接在飞机上打麻将好了,怎么样?”

    曾泉看了方希悠一眼,便说:“好啊,好久没打了。”

    “好啊,那我们直接从璃宫那边走吧,怎么样?”顾希问丈夫。

    “行,从那边飞吧!我打个电话安排一下。”苏以珩说着,就掏出手机给助理打了过去,让助理给空管那边联系,他要在半个小时后起飞前往疗养院方向。

    “希悠姐,你觉得我应该找个什么样的设计师?服装设计方面,我是打算做一个全套的品牌,从礼服、饰品到香水,你给我一点建议,以珩说你在这方面感觉非常好的。”顾希道。

    这也是没话找话了。

    方希悠也不是不知道顾希的目的,便接着和顾希聊了起来,顾希干脆就坐到了方希悠身边,把曾泉赶到苏以珩那里去了。曾泉只好起身,和苏以珩坐到了并排。

    “你没想过调动一下吗?你那边现在工作不好开展。”苏以珩对曾泉道。

    “我也想过,我爸说让我先等等,现在河北这边风声太紧,暂时不能动。”曾泉道。

    方希悠听曾泉这么说着,看了他一眼,曾泉也看了她一眼,只不过两人都没说话。

    苏以珩注意到了,便说:“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调到京里来,看看哪个部门有好位置先过渡一下--”

    “我有点想回去云南那边。”曾泉笑了下,道。

    车里的几个人都愣住了,方希悠也是。

    “哥,你怎么又想去云南?”顾希道。

    方希悠只是苦笑了下,不语。

    云南,又是云南!

    “或者是去西藏,我想找个地方好好锻炼一下自己,我觉得我,很多地方都做的不好。”他说。

    “可是,那你也没必要去云南和西藏啊!去华东省,或者霍省长那边都可以啊!是不是覃书记快要调到京里来了,你过去不是挺好的吗?华东省经济发展好,你在那边随便都能干出成绩,去云南西藏--”顾希道。

    “越是偏僻的地方越是可以锻炼一个人,上一届不是去西藏好多年嘛!人家能去,我怎么就不能去呢?而且我还很年轻,身体也吃得消--”曾泉道。

    “你现在是年轻没错,可是上一届去了一趟西藏待了几年,回来一身的高原病,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你也那样--”顾希打断了哥哥的话,道。

    “事情总得有人做的。”曾泉平静地笑了下,道。

    顾希说不出话来,苏以珩也是。

    苏以珩知道曾泉要调动,当初把他调到也是考虑到他的家庭和事业兼顾的问题,可是这么多年,河北那边的工作也是挺不好做,这几年又老是处在风口浪尖。

    可是,即便如此,曾泉怎么会想着去那么远的地方呢?方希悠是肯定不会去的,难道他们就真的过不下去了吗?

    苏以珩心里叹息着,可方希悠的心里,意外又难受。

    她没有想到曾泉会那么想远离她。他去那么远的地方,不是远离她又是什么缘故呢?可是,远离她又为什么连颖之都远离呢?还是说,颖之会和他一起去?

    到底怎么回事?

    “还没定,我只是自己这么想的,有没有位置还不知道。”曾泉笑了下,道。

    “这件事,我觉得你和进叔好好商量一下,他未必愿意你去那么远的地方。”苏以珩对曾泉道。

    “嗯,等他回来我就和他讲,看机会吧!”曾泉道。

    谁都不说话了,这下真是冷场的。

    幸好冷场了没多久,车子就到了璃宫,技师已经检修飞机完毕,苏以珩的助理也联系好了空管确定了线路,飞机可以随时起飞。

    苏以珩和顾希先走向了飞机,曾泉和方希悠跟在后面。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方希悠在他身后说。

    曾泉停下脚步,道:“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们分开远一点,大家更冷静一些,可以更好的去思考--”

    方希悠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盯着他:“那样远的地方,你怎么可以去,你怎么--”

    说着,她的情绪有些激动,泪花在眼里闪动着。

    走在前面的顾希和苏以珩注意到那夫妻俩在说话,因为方希悠声音很低,他们根本听不到,可是也猜得出应该是刚才曾泉在车上说的事。

    也好,让他们先说一说,也省得两个人什么都不说憋着。

    顾希和苏以珩心有灵犀地朝着他们夫妻喊了一声--

    “哥,我去找麻将,你们别急,稍微等我们一下。”顾希喊道,然后就拉着苏以珩快步走向了那幢白色的小楼。

    是啊,麻将!

    曾泉和方希悠并非不知道那夫妻两个的意图,却没有说破,依旧站在原地。

    冷风吹着方希悠的长发和裙角,她的眼里泪花闪闪,注视着他。

    “你去那么远的地方怎么办?万一,万一你身体出问题了怎么办?你想换地方,可以到京里来,中央那么多部门,哪里会找不到一个给你的位置,你--”方希悠道。

    “我回来不回来,你觉得有区别吗?”他看着她,道。

    方希悠松开手。

    她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

    他转过头,看向远处,道:“希悠,昨晚我说的话是认真的,我希望你可以认真考虑。我们的婚姻,如果有继续的必要,还是尽量继续,如果不能,我不会再勉强。”

    方希悠愣住了。

    他现在和昨晚的态度怎么会差这么多?他为什么现在会这样的平静?是因为颖之的缘故吗?

    只要想到孙颖之,方希悠的心莫名的一阵不舒服,可是,她还是很快就调整了心态,眼眶里的泪也很快就消失了。

    “我知道了,我会认真考虑你的话。”她的声音,又是恢复了他熟悉的冷静。

    他什么都没说,继续往机库走。

    “阿泉--”她叫了声,他停住了脚步。

    “我会考虑你昨晚说的话,可是,我也希望你可以认真考虑一下你的未来。”方希悠走到他身边,抬头看着他,“你想要去边疆,这的确会锻炼你的执政能力,对你未来的发展很有好处,可是,就像顾希说的,那边的环境对你身体的影响,特别是西藏。假如你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

    她说话的时候,曾泉也看着她。

    “你应该知道你的未来不会停止在那里,你有更远的位置,你很清楚。一个好的身体对你有多重要,你很清楚。你如果执意要去,我也不会说什么,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慎重考虑,我不希望你是因为我的态度或者我的做法而让你有了这样的念头。”她说道。

    “你觉得我在逃避,是吗?”他问道。

    “我怎么想并不重要,你做什么决定,最有资格发言的是你。”方希悠道。

    他苦笑了下,摇摇头,从她身边走开了。

    方希悠看着他,他这样的无言,却是让她心里最不安的。她多么希望这只是他的一时想法,而不是他对未来的设计。如果他真的去了边疆,就像当初一样,她又该怎么办?她不可能辞职跟着他走,如果她不走,那么颖之呢?

    可是,她是了解曾泉的,一旦曾泉决定了什么,别人很难改变。而且这些年来边疆急需人才,不管是普通的工作人员还是高级领导都是急缺。一旦现在曾泉跟曾元进或者上面大领导提出派遣去边疆工作,未必不会被领导层派去。到那时候,万一他真的走了怎么办?

    方希悠的心,忐忑不安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