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38章 跟别的男人飞了?
    “那件事也怪不得你,何况你也帮了以珩哥很多。”苏凡道。

    “可是,再多,我也没办法把死了的人给他带回来。”顾希道。

    苏凡拥住顾希,顾希的头趴在苏凡的肩上,良久不语。

    每个人的婚姻都有或多或少的问题,以为别人过的幸福,以为别人的婚姻美满,只是因为没有看到那些婚姻里的伤痕和眼泪吧!苏凡这么想着。

    顾希和苏以珩想要跨越彼此之间的生死恩怨,两个人都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和他们相比,苏凡却又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幸运了,至少她和霍漱清之间没有那么多的恩怨--当然有霍漱清父亲去世那件事的存在,可是那件事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婚姻,甚至连他们的结婚,甚至连婆媳关系都没有受到那件事的影响--而且,他们的婚姻,虽然从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得到世人的祝福,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他们经过了那么多的艰辛和挫折,不是一样走到现在了吗?她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就像曾泉曾经说过的,如果霍漱清要选江采囡,当年就不会和孙蔓离婚了。

    于是,苏凡叹了口气,顾希轻轻抬起身,看着苏凡笑了。

    苏凡也笑了,道:“我们其实都是很幸福的女人啊!还有顾小楠,我们,都是很幸运的人!”

    顾希点头,道:“所以你就别再胡思乱想了,小心你这么想着想着,事情真的变成你想的那样可怎么办?”

    “怎么会?”苏凡道。

    “你可别不信,很多时候都是‘怕什么来什么’,你越是害怕你配不上霍省长,觉得你比不了江采囡,搞不好霍省长还真的会觉得你配不上他,然后找个别的女人,你怎么办?”顾希道。

    苏凡笑了。

    “你可别不信,我跟你说,迦因姐,女人啊,一定要有自信,你心里有自信了,你脸上就会有光彩,你的举手投足都会表现出来,你整个人的气质和精神状态都会不一样。你身边的人,不敢是朋友还是男人,都会感觉到的。自信的女人最美丽,你知道吗?你对自己有自信了,你自己变美丽了,霍省长也会再度爱上你也说不定呢!”顾希笑着说。

    “就你爱贫嘴。”苏凡道。

    顾希笑着。

    “我们都这么多年了--”苏凡叹道。

    “是不是还感觉跟昨天一样?”顾希问。

    苏凡点头,看着顾希笑了,道:“你也是吧?”

    顾希却摇头笑了,道:“我和他的事,没你和霍省长那么浪漫,所以,不值得再说了。倒是希悠姐和泉哥的事,让人真是不知道怎么办。”

    “回头我去问问哥哥,看看他是怎么回事,嫂子那边,你多想想办法。我们两边下手,希望能让他们和好吧!毕竟他们是那样的青梅竹马--”苏凡道。

    “你可千万别提青梅竹马了,要不然我还怕苏以珩插一脚抽不回来。”顾希笑着打断苏凡的话。

    苏凡笑了,道:“你还怕他抽不回来?”

    “怎么不怕啊?希悠姐是那么优秀的人,我也是很有压力啊!我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苏以珩觉得我怎么都不如希悠姐,然后--”顾希道,“谁知道他会不会后悔娶我呢?毕竟希悠姐在他的心目中是女神一样的存在。”

    “你就放心吧!以珩哥要是会后悔,当初也就不会娶你了。”苏凡劝道。

    顾希看着她,笑道:“咦,你怎么说起我们的事就这么清楚了?自己的事情就那么迷糊?”

    苏凡笑了下,道:“可能这就是旁观者清吧!当初哥哥也这么说过我,可是没想到--”

    “我们在看待别人的事情的时候都是专家,都会有很多的建议,可是轮到自己这里的时候就--”顾希叹道。

    苏凡点头。

    两个女人看着对方,突然笑了。

    “好了,我们还是干正事吧!”顾希笑着说。

    “都把正事忘掉了。”苏凡笑着道。

    顾希看着苏凡,沉思片刻,道:“迦因姐,有件事,我要是问了,你别生气,可以吗?”

    苏凡看着顾希。

    “你,要不要和覃逸飞联手?以珩和我说,覃逸飞在全国各地寻找一个适合种花做香水研究的地方--”顾希道,苏凡惊呆了。

    顾希认真地观察着苏凡的表情,继续说:“我想他的心里还是想要帮你做点什么事的吧!那你要不要--抱歉,迦因姐,我不该问这件事的,只是,我想起来--”

    苏凡摇头,道:“没事,我不会怪你说什么,只是这件事--”

    顾希看着苏凡。

    “我和逸飞,这辈子,还是尽量不要再牵扯了。”苏凡幽幽地说。

    “为什么?因为霍书记,还是敏慧?”顾希问。

    “逸飞他是个非常非常好的人,如果我再和他纠缠下去,我只会害了他,也同样害了霍漱清,还有敏慧。”苏凡道。

    “可是他那个样子,应该也是不想和你彻底断绝来往吧!”顾希道。

    苏凡苦笑了,叹道:“每次想起来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太对不起他,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想来想去,好像也只能不再联系不再见面,不再--”

    “是啊,好像也只能这样了。”顾希叹道。

    苏凡看着顾希,顾希对她一笑,道:“迦因姐你桃花这么旺,霍省长是不是一天很有压力啊?”

    “怎么可能,有压力的人是我自己。”苏凡道。

    “你啊,怎么又这么说自己呢?”顾希笑着道,揽住苏凡的肩,道,“不过,想想,如果有霍省长那么一个老公,我也会有压力。”

    “切,你怎么可能?”苏凡道,“这身材,这脸蛋,还有这脑袋,你还有压力?”

    顾希笑着,不语。

    “难道你是想说以珩哥不行?”苏凡道。

    “怎么会啊?他还马马虎虎啦!而且,姐,我要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能说男人不行。”顾希道。

    苏凡盯着顾希,看着她眼里的神情,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错了,以珩哥很行的。”苏凡笑着道。

    顾希脸红了,捶了苏凡一下,道:“好了好了,我们还是商量正事吧!连迦因姐都这么色的,这世道真是变了。”

    苏凡笑了,道:“那我就不能说这样的话了?”

    “能啊,只是觉得比较奇怪。因为迦因姐你呢,虽然和希悠姐不一样,可是还是觉得不会开这方面的玩笑,所以就--”顾希道。

    苏凡笑着。

    可能真的是霍漱清改变了她啊!

    两个人继续讨论开公司的事,聊着聊着,苏凡的手机就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霍漱清打来的,嘴角露出笑容。

    顾希一看她的样子,就笑着说:“赶紧接吧!霍省长可是在打越洋长途呢!”

    苏凡看了她一眼,就笑着接了电话。

    顾希就起身了,和她做了个手势,悄声离开了房间。

    霍漱清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在干嘛呢?”他问。

    苏凡看着顾希诡笑着从门里出去,脸颊绯红,没说话,直到顾希离开,她才开口说:“今天我哥和以珩哥还有我嫂子、顾希他们都来看我了。”

    “那你有没有替我谢谢他们?”霍漱清道。

    “忘记了。”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道:“你这丫头啊!”

    “抱歉,我好像在这方面还是--”苏凡道。

    “有什么抱歉的?”霍漱清道,“没关系的,只不过,我们是夫妻,有些时候你也得替我说点什么道谢的话,这样才比较好。”

    “嗯,我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苏凡道,“我妈好像以前也说过这样的话,也提醒过我,呃,她好像说,遇上这种事的话,一定要把说到前面。她说我爸也总是会把她说在前面,让别人领她的情。”

    霍漱清笑了。

    罗文茵这个岳母,在这方面真的是很精明,做的滴水不漏,可是苏凡--

    “没关系,你不用和你妈妈一样的,你只要稍微注意一点就好了。毕竟我们是夫妻,我们是一体的。”霍漱清道。

    苏凡坐在沙发上,沉默了片刻,才说:“我是不是太笨了?”

    “是,你这个小笨蛋。”霍漱清笑道。

    苏凡撅着嘴。

    霍漱清几乎可以想象到她此刻的表情,笑了,道:“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个小笨蛋,这总可以了吧?”

    “切,你这口味还真重,居然喜欢笨蛋。”苏凡道。

    手机里,传来那个熟悉的笑声,虽然很轻,却是那么熟悉。

    苏凡的心颤抖着,良久,才说:“你什么时候回来?”

    “想我了吗?”他问。

    “嗯。”她说。

    他不禁微微笑了,道:“很快了,再过几天就回来了,你乖乖等着我。”

    “切,瞧你说的,我不乖乖等着你还能干吗?跟别的男人飞了?”苏凡故意说道。

    “好啊,死丫头,敢跟我抬杠了?”霍漱清道。

    “那是你说的,再这么说,我还真准备去--”苏凡道。

    “你敢!”霍漱清道。

    她几乎可以知道他说这两个字的时候的表情,那是咬着牙的样子,那是要把她吞到肚子里的样子。

    只要想到那个场景,她的心就不自觉地快速跳了起来。

    “讨厌。”她咬着嘴唇,道。

    霍漱清的呼吸,开始加重了,他也看得见她说这话的时候的表情,心神荡漾不已。

    “死丫头,再怎么撩我,等我回来,让你一个星期都起不了床。”他压低声音,道。

    苏凡的脸颊滚烫不已,她真的好想他回来啊,好想和他在一起啊!

    “一星期?你不上班?”她却问道。

    “班可以不用上,可是老婆必须要--”他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