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41章 因为怨恨吗
    “怎么没有意义?你一直都觉得是她太冷淡,可是你和她认识这么多年,你很清楚她是个什么个性,她就是那样的人,你指望她变成什么样子?你--”苏以珩生气道。

    是啊,那是他爱了多年的希悠啊!那么好的希悠,那么完美的希悠!

    “你见过有女人前一分钟主动在床上和你求欢,下一分钟就冷着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见过这样的女人吗?”曾泉盯着他,道。

    苏以珩愣住了。

    曾泉从来都不会和他说自己和妻子的床事,虽然是好友,可是因为妻子也是好友,这种话题说出来就怪怪的了。今天,曾泉这么说,苏以珩完全惊呆了。

    事实上,苏以珩也是很奇怪,为什么曾泉和方希悠结婚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他甚至还让妻子去跟方希悠聊,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是,曾泉这么说--

    苏以珩不知道该说什么。

    曾泉苦笑了,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你是不是也不可想象?我也是,我不知道现在怎么办了。我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可以让她,让她变得正常一点,我--”

    “那你觉得希悠不正常吗?”苏以珩打断他的话,道。

    曾泉不语。

    “或许,希悠是有点和别人不一样。”苏以珩顿了下,道,“可是,阿泉,她不是那种冷漠的人,她只是在处理事情的方法上有问题,她,她在感情上,还是个孩子,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对于所有的事,不管是她的工作,还是其他的人际关系,她都是游刃有余,从没出过半点差错,可是,唯独在你这里,在面对你的时候,她会表现的不正常,你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曾泉看着他。

    “阿泉,希悠她爱你,这一点,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因为她太爱你,她在面对你的时候,总是会战战兢兢,她会害怕自己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她总是想要在你面前表现的最好,她只是害怕你不喜欢她,害怕你觉得她不好,害怕你对她不满意,害怕失去你。阿泉,你为什么不能设身处地为她想一想,为什么--”苏以珩道。

    曾泉转过头。

    “的确,希悠这样的个性,身为一个妻子,身为一个女人,是很不讨喜的。她可以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一个好女儿,好上司好下属,也是一个好儿媳,可是,她很难是个好妻子。当初,以前,她爱了你那么多年,可是,她从没有表达,只是在默默关注你关心你,在你需要的时候为你做一切你想要的事。当然,我也知道在你们结婚之后,她并没有尽到一个妻子完全的职责,没有很好的照顾到你的心理生理需求,这一点,也许就是造成你们两个走到今天这样地步的原因,可是,那你扪心自问一下,你考虑到多少她的心理和生理的需求?你们刚刚一结婚,你就跑到云南去了,那么远的地方,一个偏僻的乡村,你跑到那边去,几个月不回来,大半年不回家。你知道你这么做,让她承受多大的压力吗?她是一个新婚妻子,却不能像别的新娘一样同丈夫一起生活,而是独守空房,你觉得她是怎么度过那些时日的?”苏以珩质问道。

    曾泉闭上眼。

    “你责备她不能和你在一起,可是,当初,她一个人千里迢迢跑到你工作的地方去看望你的时候,你是怎么对待她的?你自己想过没有?她长这么大,几时吃过那种苦?为了配合你的工作,她走访了多少的乡村学校和医院,你还记得吗?她让基金会给你那边的学校投资做基建,联系云南省方面为那个乡镇派遣老师,甚至还设立基金会为那个镇里的女童提供学杂费和生活费,这些,难道不是她做的,是你做的吗?还有,她联系京里的医院帮扶乡村医院。那个镇上第一家孤儿院,是不是她建的,你说!如果不是为了你,她会跑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去做这些事吗?”苏以珩道。

    曾泉的脑海中,浮现出当初在镇政府大院看见方希悠的情形--

    她从一辆路虎上下来,拎着两个大行李箱,里面装的当然是她的衣服和化妆品。她一到他的宿舍,就占满了他的衣柜。而当时,他质问她为什么要跑到那里去?可她只是笑着说“我来看看你”。

    当时,苏以珩是在的,苏以珩送她去的。

    苏以珩告诉他,他们刚到昆明的时候,她就病了,休息了两天又继续上路,一路颠簸着来到他的这里。长途的跋涉,让她原本就没有痊愈的身体更加虚弱。可是,为了见到他,她还是很认真地化妆,生怕他看出来。

    “阿泉,这个世上,没有谁是完美的。希悠是有她的毛病,可是,你自己又做对了多少?你把自己对父亲的不满,加注在她的身上,用婚姻来惩罚她,那么,你又算是什么,曾泉?”苏以珩盯着曾泉道。

    曾泉不语,依旧闭着眼。

    苏以珩比他更了解方希悠,以珩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他不在家的时候,她有什么事,一般都是以珩在处理。而他和她的过往,以珩最清楚。

    “好,你这次又说要去边疆,我不清楚你这个决定当中有多大的成分是出于公心,多大成分是因为逃避因为怨恨她?”苏以珩道,“如果,你是出于公心,没什么问题。可是,如果是为了逃避眼下的状况,因为怨恨她,那么,我觉得在你走之前,你还是和她办了离婚手续再走,你既然不想和她继续生活,就不要再用那一纸契约来牵绊她,你很清楚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旦和你做了约定,她就不会轻易背弃。你们这次离婚,我不会再劝什么,一个字都不会再说。如果你不愿意珍惜她,就给她一个机会去接受别人的怜爱疼惜!虽然她很难接受另一个男人,可是,那种可能性又不是没有。她已经赔上了她的青春,难道你要让她把一辈子都赔掉吗?”

    曾泉沉默,一言不发。

    方希悠坐在机舱里看着苏凡和顾希聊天,偶尔对她们笑一下,心里却是说不出的苦涩。

    她并不知道苏以珩和曾泉在聊什么。

    虽然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可方希悠的视线,总是会时不时地飘向苏以珩和曾泉离开的方向,心中忐忑不安。

    顾希见状,她也猜得出方希悠是在担心什么,却笑着说:“我哥和以珩两个人,总是这样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

    苏凡笑了,方希悠也是淡淡地笑了下。

    “有时候我还真是有点受不了他们两个,以前呢,我还真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不正常。”顾希笑着道。

    “你啊,想什么呢?”方希悠微笑道。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希悠姐没好奇过吗?”顾希问。

    方希悠摇头:“他们两个从小就是关系比别的人好点。”

    “可是,我哥和以珩哥性格差很多。”苏凡道。

    方希悠陷入了深思,是啊,两个人的个性是差了很多。以珩看起来是那种很强硬的人,可是内心很温柔。而曾泉--

    想到此,方希悠不禁笑了。

    顾希看着方希悠好像是沉浸在了以前的回忆里,心里也不禁难受了。她真想知道,如果可以回头,方希悠当初还会和曾泉结婚吗?

    方希悠发现苏凡和顾希看着自己,微微笑了下,起身道:“你们两个继续聊,我去看看他们。”

    说完,她就离开了,朝着苏以珩和曾泉那边走了过去。

    等到方希悠离开,顾希才小声问苏凡“你和哥哥谈了吗?”

    苏凡点头,顾希忙问:“哥哥怎么说的?”

    “我觉得我说的可能没什么用,他也许还是会离开。”苏凡叹了口气。

    顾希沉默了。

    “我和嫂子也说了,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苏凡道。

    两个人同时看向方希悠的方向,发现她拉开了门进去了。

    “希悠?”苏以珩惊讶道。

    “你怎么来了?”曾泉问。

    “我过来看看你们,在聊什么吗?”方希悠笑了下,看着他们两个,道。

    曾泉不语,苏以珩看了他们夫妻一眼,道:“呃,我先出去一下。”

    说完,苏以珩就走了出去。

    舱里只剩下他们两个的时候,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两个人都有些尴尬,特别是方希悠,她本来就是不善于在他面前表现什么,没办法放开,就像苏以珩说的那样。

    曾泉也注意到了,想想苏以珩刚才和他聊的那些,他的心里也--

    方希悠转过头看着另一侧,看向舷窗,外面的天空那样的蓝,蓝的透亮。

    可她的脑子里,想的是苏凡和她说的那些话--

    “你真的要放弃他吗?”

    真的要放弃他吗?

    方希悠也不知道了。

    突然间,传来了他的轻轻咳嗽,方希悠看向他,却也只是匆匆一眼,就赶紧低下头。

    “呃,那个--”曾泉道。

    方希悠看着他。

    “关于离职的事,你有没有什么意见给我?”他开口道。

    方希悠愣住了。

    他在跟她,商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