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42章 哲理和读书没关系
    好一会儿,方希悠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曾泉望着她。

    “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是和我们一家的事,所以,还是商量一下比较好,你说呢?”他继续说。

    “呃--”她开口道。

    曾泉认真地看着她。

    “现在那边的确是比较缺人,可是那边的工作很复杂,你要做事也很难,当然首先最重要的是维持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只是--”方希悠认真地说,“单纯只是为了稳定而稳定,也根本很难达到你的目的。”

    曾泉点头,道:“所以,最关键的还是要让老百姓富起来,他们忙着去赚钱了,也就不会胡思乱想搞其他的事情了。”

    “是这样,只不过,话虽然简单,要做起来怎么会容易?你要真是过去的话,工作很难开展。但是,如果你做的好了,那地方也是容易出成绩,也会很锻炼人。”方希悠道。

    曾泉知道,她对于这些政务的看法极为通透,处理问题也是各方面照顾的很周全。而她说的也很正确,那地方,真是机遇和挑战并存。

    到底有多大的麻烦,有多少的发展,曾泉也是很清楚的。

    “不过--”方希悠看着他,他也望着她。

    她的表情很严肃,道:“不过,这件事,我觉得你应该和爸爸还有我爸他们好好商量一下,你的事是大家的事,他们对你有安排计划,我知道你是想要做点事,可是,你还是和他们商量之后再做决定。这件事,有利有弊。你现在去了那边,的确是会给你的仕途加分,可是,如果你的身体在那里出了问题--你应该很清楚,会直接影响你的未来,没有人会想要一个身体不好的领导人。”

    曾泉不语,只是看着她,良久,才说:“那,你呢?”

    “我?”她盯着他,片刻之后,她明白了,他的意思是,她要怎么做。

    她转过头,看向别处。

    “我说过,不管我做什么选择,都是事关我们这个家庭,不是我们的家族,而是,我们的家庭,你和我,或者,”他走到她身边,脑子里想起过去的种种,想起,那一天,他在红墙的花园里看到她伸手去摘梅花花瓣时、那被温柔阳光包围着的她的笑靥,那是世间最美的笑容最美的景致,哪怕那个景致只出现过一次,短暂到让他在以后的生命里怀疑是不是曾经看见过那样的美好。

    他轻轻挽起她放手,轻柔,方希悠也有种错觉,他也有种错觉。

    “还有,我们,未来的家庭。”他注视着她,道。

    未来的家庭?

    方希悠怔住了。

    他苦笑了下,道:“我不知道会怎样,不知道我们会怎么样,不过,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起面对,因为,这不仅是我的事,也不仅是你的事,我们两个人的任何决定,关于我们的未来的决定,都会影响到我们的家庭,这一点,你很清楚。所以,我们认真考虑一下,好吗,希悠?”

    方希悠愣住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知道--

    “那颖之呢?她怎么办?”她抬起头,盯着他。

    “颖之?”他问,“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你很清楚她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很清楚她为你做了什么,你很清楚她想要什么--”方希悠道。

    他转过头,良久不语。

    方希悠苦笑了,道:“其实,我知道她爱你,她一直都爱你,她为了你牺牲了很多,为了你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想让你爱上她,想和你尽可能久的在一起,哪怕,哪怕是作为你的朋友。”

    曾泉不语。

    “这样爱一个人有多苦,我很清楚,有多累,我也很清楚,她为了你这么做了,做了这么多年,不管你,不管你现在怎么想,不管你将来要做什么,在这些之前,在你做决定之前,最好,和她好好谈谈。如果你想要我一起来参与我们家庭的决定,和你一起决定我们的未来,那么,请你首先,处理好她的事。我不希望你伤害她,可是,我也不想这样继续下去。在你搞清楚,你真正搞清楚你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的时候,我们,再谈我们的未来。”方希悠说完,推开他的手。

    曾泉看着她离开,看着她突然转过身亲了下他的唇,他愣住了,她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想清楚要什么?曾泉静静站在那里。

    飞机,很快就飞到了疗养院,方希悠接到电话要赶回去处理紧急公务,曾泉就让苏以珩和顾希陪着方希悠回去了,自己则送苏凡回了疗养院。

    在路上,苏凡看着曾泉那一言不发的样子,不禁问道:“你干嘛不陪嫂子回去啊?”

    “她自己回去就好了,何况还有以珩和小希呢!”曾泉道。

    苏凡盯着他,良久,才说:“男人总是要主动一点,要不然就不是男子汉了哦!”

    曾泉看着她,道:“那霍漱清总是的吗?”

    苏凡笑了,摇摇头。

    “那你还说我?”曾泉道。

    “可是,霍漱清总会为我想,他会想着我要怎样,我需要什么--”她说。

    曾泉笑着,摇头。

    “你啊,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不然,以后可怎么办?”苏凡道。

    “是啊,以后可怎么办?”曾泉叹道。

    “看清楚自己的心,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很多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不知道自己能得到什么,所以总会犯错,不停地犯错。”苏凡道。

    “我觉得霍漱清是个例外吧,至少他在你心里是个例外。”他说。

    “那当然,只不过,他也犯过错,他和我说的,他犯了错,我们,都犯了错。可是,未来不想再犯错了,不想再伤害彼此,伤害其他人。”她看着曾泉,道。

    曾泉苦笑了,道:“那覃逸飞呢?你打算把他干什么?”

    苏凡沉默了。

    “有个人爱了你那么多年,在你最需要帮助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你身边--”曾泉道。

    “是啊,我该怎么办?”苏凡叹道。

    “人啊,这辈子,最欠不起的就是情了。”曾泉叹了口气,道。

    “那你呢?这么感叹的,是有人也这样爱着你?”苏凡道,“你也遇到了不知道怎么处理的问题?”

    曾泉点头,道:“我现在才体会到你在覃逸飞这件事上的为难了。”

    苏凡看着他。

    曾泉笑了下,道:“没什么,没什么要紧的,你不用担心。”

    “没有谁不会比我更不会处理这种事了。”苏凡笑了下,道。

    “不去伤害别人,是没有办法处理好的。可是,被伤害的那个人又--”曾泉道。

    苏凡看着他,道:“一颗真心对你的心,又怎么能轻易说的出那种狠话呢?”

    “那覃逸飞呢?你们真就打算再也不见了?”曾泉问。

    苏凡点头,道:“他也该开始他的生活,如果我们继续像过去一样的见面,他可怎么继续生活下去?而我,”说着,苏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如果不彻底断了联系,和霍漱清吵架或者和他闹别扭的时候,就会想着如果是逸飞的话就不会这样--”

    “你和霍漱清吵架闹别扭?除了这次还有吵过?”曾泉惊讶地问。

    “当然啊,怎么会没有?只不过次数比较少就是了。”苏凡道,“以前啊,呃,我小的时候,看着我爸妈,”她看了他一眼,曾泉做了个表情示意他知道她的意思,她便接着说,“他们经常吵架,为了钱,为了赡养我奶奶,每次都是我妈赢了。”

    “你不喜欢那样的生活,是吗?”曾泉道。

    苏凡点头,道:“很不喜欢啊!可是,那时候就感觉好像周围的父母都是那样的,我爸妈还算好的,起码不打,我爸不会打我妈,不管被我妈气成什么样子都不会动手,可是周围的那些夫妻,打架的真是太多了。我一个表姐,姑姑的女儿,被她老公打的都成了精神病。有一次我妈带着我去姑姑家的时候,那个表姐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看见有男人进来就吓得躲,要么就是自己打自己耳光。”

    曾泉不语。

    “看了周围的那种样子,我是真的不喜欢夫妻吵架这种事。我记得我还和我爸说,我说将来我要是结婚了就不会和老公吵架,你知道我爸说什么吗?”苏凡道。

    “什么?”曾泉问。

    “他说,经常吵架的夫妻不会出大事,那种一句话不说一句都不吵的夫妻,一吵就是大吵,一出事就是离婚。”苏凡道。

    曾泉笑了下,道:“没想到你爸爸还这么有哲理。”

    “他没读过多少书。”苏凡道。

    “这个哲理和读书多少没有直接关系,生活经验也会出来很多的这里的。”曾泉道。

    “要是我爸听到你这么说,肯定会很高兴的。”苏凡笑着道。

    曾泉看着她,道:“本来就是,你爸说的一点都没错。爸和我妈就从来都没吵过架,至少我没见他们吵过。结果,最终就是--”说着,曾泉苦笑了下,苏凡望着他。

    “没事,和你妈没关系,就算没有你妈出现,爸还是会和我妈分开的,即便是我妈或者,即便他们不离婚。”曾泉道,说着,他叹了口气,“一个人要是心里没有另一个人的位置,是很难假装有的。”

    那么,他和方希悠呢?

    “哎,我问你,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他看着她,问。

    苏凡愣了下,想想他和方希悠的现状,道:“你,不爱她吗?”

    “我不知道,我连爱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知道爱不爱她呢?”曾泉道。

    车子停在了苏凡住的院子里,苏凡和曾泉下了车,曾泉跟司机说让司机等会儿再送他回京,他要在这边待一会儿,苏凡就领着他一起去了她住的房子。

    “想喝点什么?”苏凡知道他想和她聊,便问。

    “呃,你这里有什么?”他问。

    “我请你喝我家的玫瑰花茶吧!”她说。

    “你家的?你家的不是我家的?”曾泉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