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43章 如果是真爱
    苏凡笑了,道:“抱歉,我比你多一个家,幸福吧?”

    曾泉靠着沙发,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你就一天到晚这么招恨吧!”

    苏凡笑着,道:“你还真是小心眼儿,谁不知道你是被多少人宠着的?叶家曾家,又是方家的孙女婿,全国有几个人比你耀眼的?”

    曾泉苦笑了。

    “来,喝点茶,咱们慢慢聊吧!欢迎你加入我的八卦队。”苏凡端着茶壶,坐在他身边。

    曾泉看着她,道:“你还有八卦队?你和小希?”

    “没,你和我!”苏凡说着,笑了。

    曾泉无奈摇头,道:“我真是被你给打败了。”

    苏凡笑着。

    “好吧,那我加入,作为唯一的男性!”他笑着道,“那现在打算八卦什么?”

    苏凡却没有笑,望着他,许久,才说道:“我和嫂子谈了。”

    他盯着她。

    他不该意外的,她肯定会找希悠,她是那么关心他的事。

    “嗯,所以呢?”他给自己倒了杯茶,道。

    “我只是和她说你爱她,你们不要分开--”她说。

    “你为什么说我爱她?”他打断她的话,盯着她,道。

    苏凡愣住了。

    难道不是吗?

    如果换做别人,他肯定会发火了,他最讨厌别人干涉他的事,特别是背着他替他做主。可是,因为是她,是她做的,他就没办法发火,他也发不出来火。

    “我--”苏凡说不出话来。

    “其实,连我自己都有点搞不清楚了,我和她走到今天的地步,我也搞不清楚--”他说着,端着茶碗喝了一口茶,一饮而尽。

    苏凡看着他,见他说不出话来,接过他的茶碗放在茶几上,提起茶壶开始往里面加水。

    “是因为觉得是一种习惯吗?”她说着,看了他一眼,“和她在一起是一种习惯,是吗?”

    他看着她。

    苏凡给自己也倒了杯茶,静静望着前方,道:“这些年,和逸飞,认识这些年,其实,有时候,我也搞不清是不是爱他,还是--”

    曾泉愣住了,一下子就坐正了身体,盯着她。

    苏凡知道自己说出这话,会有什么结果,毕竟她从没和任何人说过这件事,现在曾泉听到了,肯定不会无动于衷。

    她看着他,有点尴尬的笑了,道:“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曾泉不语。

    “我也奇怪,我也觉得自己不该这样,我不该,不该想自己是不是爱他这种事,对不起霍漱清,是不是?”苏凡道。

    曾泉不说话,只是端起茶碗喝了口茶。

    “可是,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怪。就像你之前和我说的,逸飞在我最需要帮忙的时候,在我最孤独无助的时候,他在我身边帮了我。是他帮我找到了自信,是他让念卿在一开始出生的时候就有了父爱的关心。如果没有他,我不可能是今天的我,我--”她说着,看着曾泉给她递过来茶碗,她接过来。

    “有时候,和霍漱清在一起的时候,我也不是没有回想过曾经,想过当初在榕城的日子,那个时候为了展销会赶婚纱,一个人在工厂里猜缝纫机,逸飞给我送饭,在我旁边陪着我。好像有他在身边,我也不会害怕,不会觉得自己做不来什么,就会努力去做,什么都不去想。可是,这样的感觉,在和霍漱清一起的时候--”她说着,顿了下来。

    “和霍漱清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这样的感觉吗?”他问。

    苏凡点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和霍漱清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很差劲,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我没有办法应付他的生活,没有办法做好他的妻子,总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

    “因为这样才想离婚,是吗?”曾泉问。

    “嗯。我,我配不上他,我怎么能做他的妻子呢?难道让他不停地忍让,让他宠着我,不管我做错什么事,他都无限制的包容我,这就是我的生活我的人生吗?”她说着,看着曾泉。

    “在他的身边找不到自信,可是,和逸飞在一起的时候,你就会有自信,是吗?”曾泉道。

    苏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是啊!是这样啊!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很配不上他的爱,配不上他对我那么好,我觉得自己太差劲,什么都做不好,所以,江采囡的事情出来后,我就,就--”

    “所以,你就会觉得和逸飞在一起更开心,是吗?所以就会去找他,是吗?”曾泉问。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苏凡道。

    “所以,你就分不清和逸飞在一起是一种习惯,还是因为你也爱逸飞,是不是?”曾泉道。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苏凡没有回答他,却说。

    “结果呢?”曾泉问。

    “可能,习惯更多一点吧!与其说是习惯,不如说是我的惰性吧,总是想要身边有个人在,让自己可以有勇气度过艰难,不管那个人做什么,好像有个人就是,就是会,踏实一些,就会,不害怕!”苏凡道。

    曾泉不语。

    “感觉很对不起逸飞,真的,很对不起他!”苏凡叹道。

    曾泉看着她。

    “没有一点爱吗?还是有的吧?”曾泉道。

    苏凡苦笑了,道:“这样不是会让大家都很尴尬吗?”

    是啊,真是太尴尬了,尴尬,也难堪。

    苏凡心想。

    曾泉不语,静静端着茶碗坐着。

    “你是怎么了?难道有一个,呃,一样的?”苏凡问。

    曾泉看着她,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好像问太多了。”苏凡赶紧笑着掩饰道。

    曾泉摇头,端着茶杯望着前方,良久,才说:“是颖之。”

    苏凡惊呆了,盯着他。

    “她,呃,她昨晚和我说,说她喜欢我,从小到大都是,她--”曾泉说不下去了,苏凡呆呆地盯着他。

    他苦笑了下,道:“不可思议是不是?我也觉得,我也,没有想到,那么多年,我以为她只是把我当做兄弟,我--”

    “男女之间,没有单纯的友谊,是不是?”苏凡道。

    “是啊,看起来是这样没错。”曾泉叹道。

    “你,和她说什么了吗?”苏凡问。

    曾泉摇头,道:“我,其实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和我说,她把自己变成一个男孩子的样子,就是想要和多一点机会相处,她--”他说着,顿了下,“说实在的,我不知道一个人为了爱另一个人,可以做出那么大的改变,付出那么多。她和我说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她是在说我,我甚至感觉她说的是,是别人,而我只是一个听众。”

    苏凡也沉默了。

    曾泉看着她,看着她那样沉默不语的样子。

    为了爱一个人而改变了自己的样子,只想和那个人多一点机会相处?

    颖之是这样,难道他不是吗?

    明知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妹妹,可是,在那么多年里,他始终,始终--他不是也改编了很多吗?为了,为了可以多一点机会和她相处而不让她难堪?

    颖之--

    看着苏凡,曾泉也渐渐明白了孙颖之。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苏凡问。

    “我,呃,和她好好谈谈--”曾泉道。

    “怕是谈不通的吧!”苏凡叹了口气,道。

    曾泉看着她,道:“你和逸飞也是好好谈了?”

    苏凡点头,道:“他和敏慧订婚前我去榕城和他好好谈了下,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我不要去榕城会更好,他就会和敏慧好好订婚了,他们就会在一起生活下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这样让大家都痛苦。”

    “你觉得逸飞和敏慧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的错误吗?”曾泉问。

    “难道不是吗?”苏凡看着曾泉,道。

    “任何东西,不管是武力还是金钱,都没有办法带来爱情,也没有办法带走爱情,如果是真爱的话。”曾泉道。

    苏凡不语,低头看着碗里的茶。

    “逸飞这敏慧这件事,并不完全是你的错--”曾泉道。

    苏凡笑了下,看着他,道:“还是有我的错,不管多少,如果我不去见他的话,事情就不会成今天这个样子。”

    “你明知道逸飞并不是真的爱敏慧,他只是被逼到了这个婚姻里头,难道你就想看着他困在自己并不愿意真心接受的婚姻里痛苦一辈子?”曾泉看着她,道。

    苏凡说不出话来。

    “如果他不在走进婚姻之前拒绝,那么,他和敏慧结婚之后,只会是让两个人更加痛苦。没有办法强迫一个人不爱另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强迫他去爱。”曾泉叹道。

    苏凡看着他,不语。

    “其实,你那次去找他,让他可以看清楚自己的内心,从而拒绝了和敏慧的婚事,其实也不是坏事。”曾泉说着,看着她。

    苏凡说不出话来。

    他很想说,如果当初有个人可以劝我放弃婚约的话,我也会感谢他,只是--

    “不过,我不会后悔现在的选择!”曾泉苦笑了下,道。

    苏凡并不明白他的苦涩笑容背后隐藏的秘密,那是他永远都不会说出来的秘密。

    “嫂子呢,她知道这件事吗?”苏凡问。

    曾泉点头。

    “到了我这个年纪,却还是为这种事在这里纠结,好像,真的很不,很不成熟,有点丢人。”曾泉苦笑着叹道,“可是,好像人啊,这辈子有些事情总是会搞不清楚,迟早,都要搞清楚的。”

    苏凡不语,想着她和覃逸飞,还有霍漱清的过往,陷入了沉思。

    “你有没有想过和逸飞在一起会怎么样?”曾泉看着她,问。

    “想过。”苏凡道。

    两个人都知道,这话也只有在面对彼此的时候才能说出来,兄妹又是朋友,才可以这样无间,不用担心背叛,不用担心被人猜忌,不用担心被嘲笑。

    “你呢?”苏凡看着他,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