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45章 就是放心不下
    说完,苏子杰看着覃逸飞。

    覃逸飞也看着他,却没有直接回答。

    “对不起,逸飞哥,你--”苏子杰道。

    “没什么,我辞职是因为别的事,不过现在,我是想给你姐打工的。”覃逸飞说着,不禁微微笑了下。

    苏子杰望着覃逸飞,却是说不出话来。

    很多事,真的是不用说,说出来大家都会尴尬,这点,苏子杰是很明白的。

    “没问题,我和你一起去看,不过,做香水这种细致活,我怕我还是不行。”苏子杰道,“我也只能看看哪里适合种,其他的也做不了。”

    “没事,我已经在聘请专业人员了。”覃逸飞道,“但是你应该知道,香水最重要的是花,而这个源头,我和你姐都不是专业,你要多费心了。”

    “这没问题,我姐的事,我怎么能袖手旁观?”苏子杰道。

    覃逸飞点点头。

    苏子杰看着覃逸飞,想起自己那个姐夫,不由得叹气了。

    姐姐的桃花运啊,怎么这么旺?

    而苏凡,根本不知道这一切,她没有和覃逸飞通过电话,和弟弟打电话的时候,弟弟也没有和她说过这些。

    时间,快速的飞跑着,苏凡离开疗养院的时候,霍漱清也出访回来了。

    苏凡回家的这一天,是曾泉和苏以珩去接的,罗文茵一大早就在家里安排的勤务人员打扫苏凡的房间,把所有的床品都换了新的,被子也都除菌整理。巧的是,苏凡中午到家,霍漱清下午就来了,罗文茵给丈夫打电话,让他晚上一定要回家吃饭,不管什么应酬都要推掉。曾元进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女儿出院女婿回家,这是家里的大事,怎么能缺席?就连身在外地的曾泉都回来了,至于方希悠,自然也是接到了罗文茵的电话。

    虽然没有人把曾泉和方希悠的状况告诉罗文茵,可是,罗文茵也是知道一些的,趁着女儿女婿回家、全家团圆的契机,赶紧把方希悠的父母一起请到了家里。

    于是,今天的晚饭,就是曾家和方家的聚会。罗文茵从心底里祈祷着,但愿孩子们都可以平安健康,能够快乐!

    方希悠来到家里的时候,罗文茵正在曾泉母亲叶瑾之的灵前静静站着。

    曾家院里,正好就是罗文茵和曾元进住的那个院子里,有个房间里专门供奉着叶瑾之的灵位和遗像。虽然曾元进身居高位,而且和罗文茵结婚多年,可是叶瑾之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家。而且,每到忌日或者什么节日,罗文茵都会亲自做吃的去祭奠叶瑾之。这些事,凡是知道曾元进和罗文茵的人都知道,叶家对于这个,也是根本说不出话来。虽然过了这么多年,罗文茵依旧这样坚持着。今天是苏凡回来,一家人团聚的日子,罗文茵也去了叶瑾之的灵前拜祭祷告,为孩子们祈祷。

    门推开了,罗文茵回头。

    “是希悠啊!”罗文茵道。

    “嗯,文姨,我爸妈要晚点过来。”方希悠道。

    “你最近忙不忙?”罗文茵问。

    “还好,老样子。不过后天要出差几天了。”方希悠站在婆婆遗像前,鞠了个躬。

    罗文茵看着方希悠,良久,才说:“希悠,你和阿泉,怎么样?你也好阵子没有回家住了。”

    方希悠看着罗文茵,不语。

    罗文茵看了一眼桌子上叶瑾之的遗像,对方希悠道:“咱们出去说吧!”

    方希悠“嗯”了一声,就跟着罗文茵走了出去。

    虽然是无神论者,可是罗文茵也觉得在叶瑾之的灵前说这些事,会让逝者不安。

    方希悠跟着罗文茵走进了罗文茵的会客室,就给两个人泡了茶,毕竟罗文茵是长辈。

    “这几天,颖之老来家里。”罗文茵对方希悠道。

    方希悠愣了下,却没有怎么意外,孙颖之喜欢曾泉,现在已经开始心动了,那么来曾家,就是必然的。虽然曾家经常是罗文茵自己,可是毕竟罗文茵和曾泉的关系在那儿摆着,孙颖之还是希望和罗文茵处的好一点的。

    在为人处世这方面,孙颖之比方希悠要强很多,这一点,罗文茵也是很清楚的。而孙颖之到曾家来,虽然嘴上没有说自己的目的,可毕竟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什么猜不到呢?

    孙颖之往来曾家频繁,昨晚曾泉到家,今天早上孙颖之就来了,原本是要陪着曾泉一起去接苏凡的,可是也没去,就在家里帮罗文茵做准备工作,等着苏凡到来。这一切,罗文茵怎么会不知道孙颖之的目的?而且,罗文茵看得出来,现在的孙颖之和以前真是变了太多太多,和曾泉说话的时候,那个语气和眼神,真是--恋爱中的少女模样!这就是罗文茵的感觉。

    颖之和阿泉--

    罗文茵的心头,笼上了一层烟雾。

    昨晚曾泉来的时候,罗文茵只是随口和他说了句“颖之昨天给我送了个胸针,我看着很不错”,曾泉当时就愣了下,却只是“哦”了一声,没有说别的。

    家里其他人都不在,晚饭的时候也就罗文茵和曾泉,还有念卿,罗文茵这么说了句,曾泉也没说什么,她就不提了。

    可是,这件事总是心里的一根刺,罗文茵根本睡不着觉。想和别人说吧,又不知道和谁说,毕竟曾泉和方希悠的婚事牵扯太多,现在再加进来一个孙颖之,事情就更加复杂了,和别人说了也只会惹事。而唯一能让她说的,就是丈夫曾元进了,可曾元进也不见得老回家。

    事情压在罗文茵的心里,就变成了病,结果昨晚上她根本睡不着。然后今天早上孙颖之又来了,罗文茵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一样。好在罗文茵是个很老练的人,即便是心里怀疑着什么,她也不会主动开口去问,毕竟颖之和她没有希悠那么熟--尽管她和希悠也不是正常的婆媳,没有那么熟悉,可至少算是要熟悉的一家人。于是,一早上,大半天,罗文茵就一直忍着什么都没说,没有把话题带偏。而孙颖之也很识趣,在苏凡来了,大家一起吃了午饭后就借口有事离开了。而苏凡,在休息了一阵后,曾家大姑带着儿媳妇潘蓉一起来了曾家,苏凡就和潘蓉一起陪着大姑出去了。大姑要做衣服,罗文茵让苏凡也做几套新衣服,毕竟也快过年了,改变一个造型,人也精神点,再者就是去掉晦气的意思。

    原本罗文茵也是要去的,只不过今晚的晚宴对于这个家来说很关键,罗文茵就留在家中亲自督查了,再加上下午还会有客人过来,罗文茵就让苏凡跟着大姑和表嫂去了。

    心情极为复杂又说不出的罗文茵,等到下午四点多方希悠回来的时候,总算是开始问了。

    “你和阿泉的事,希悠,是怎么了吗?”罗文茵问方希悠,方希悠坐在沙发上,不语。

    “按说,我是不该过问你们的事,毕竟我和阿泉的关系在这儿,你们的事,我问多了也不合适。可是,阿泉那孩子这么多年对我那么好,我没有办法再看着你们这样不问,要是他妈妈还活着,也不会不担心这事儿。”罗文茵望着方希悠,道,“希悠,你就当是看着阿泉叫了我二十几年文姨的份儿上,和我说说实情,可以吗?”

    方希悠望着罗文茵。

    罗文茵的眼神诚恳真挚,看起来真的是一个为了儿女的婚事而操心的母亲,尽管事实上就是如此,方希悠很明白,她很清楚罗文茵和曾泉的感情。

    “阿泉是个善良的好孩子,这个,你我都清楚。善良是优点,可是有些时候,太过善良,就会做出伤害身边人的事,这个,你明白的,对不对?”罗文茵道,“你,还有颖之,是不是这样?”

    方希悠没说话。

    “颖之心里想的什么,我很清楚,那孩子对阿泉的情意,这么多年,我也不是不明白。可是,你是阿泉的妻子,是我们曾家明媒正娶的儿媳妇,这件事,你难道就没有一个想法,没有一个意见?难道你就要看着颖之这样把事情坐实?”罗文茵道。

    “文姨--”方希悠终于开口了。

    罗文茵看着她。

    “文姨,谢谢您这么关心我和阿泉的事,您刚才说您和阿泉的关系,其实,这么多年,阿泉没有把您当外人,我也没有,即便您不是生了阿泉的母亲,可是,在瑾姨去世的这么多年里,您为阿泉为爸爸付出的一切,希悠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很多时候,希悠自己也想,如果换做是我,把您换做是我,我能不能做到您这样,可是,我知道我很难做到。所以,我一直都很敬重您,阿泉也是敬重您。”方希悠道。

    罗文茵泪花闪闪。

    “除了这个,我也谢谢您和我说这件事。”方希悠说着,拉着罗文茵的手。

    罗文茵看着她。

    “文姨,不管我和阿泉走到什么样的地步,我不会忘记您这么多年对我的关心,真的。”方希悠道。

    话外之音,罗文茵已经听了出来,她一下子就抓住方希悠的手,道:“希悠,你这是,这是要做什么?”

    方希悠轻轻摇头,良久,才说:“我和阿泉,这么多年下来,可能,有些坎,我们,没有办法,没有办法迈过去,没有--”

    罗文茵盯着她。

    “对不起,文姨。”方希悠道,“可能今天,是我最后一次作为您的儿媳妇在家里吃饭了。”

    “希悠,你,你怎么了?是不是你误会阿泉什么了?”罗文茵忙问。

    方希悠摇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