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46章 不会做出格的事
    “我知道颖之和他是来往很多,而且,颖之的做事风格,你也不是不知道,她那个人就是那么急躁,她,可是,阿泉他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他可能只是没有很好的拒绝颖之--”罗文茵道。

    方希悠依旧摇头,道:“文姨,这件事,我和阿泉已经商量过了,我们自己会好好处理。”

    罗文茵盯着方希悠,良久,她才松开方希悠的手,深深地叹了口气。

    “希悠,你们做什么决定,这是你们的婚姻,你们有你们的自由。可是,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你和阿泉离了婚,颖之她就绝对不是简简单单来家里逛逛这么简单了。”罗文茵道。

    方希悠不语。

    “你和阿泉的感情,这么多年下来,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是局外人,不该在这种事上面多嘴,可是,身为一个过来人,希悠,我想跟你说,世上总有一个人,他就是你活在这个世上的理由,就是你所有感情的归宿,就是世界上所有美好的词语的表达。不管你的这个人是不是阿泉,我都希望你可以慎重对待你的感情。很多人的婚姻看起来是被外面的人破坏的,可是,真正能把你的伴侣推走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你。我说这话,并不是想为自己曾经的行为解释开脱什么的,你是聪明孩子,你知道这个意思。”罗文茵道,方希悠看着她。

    “前几天我还看到一篇文章,应该是一个段子,说,一个鸡蛋,被东西砸破了,就变成了一个破蛋,而要是鸡蛋自己破了,那出来的就是生命。婚姻也是如此。外人的出现会毁了婚姻,而想要让你的婚姻变得牢不可破,就只有升华,只有内部的力量。”罗文茵认真地说,可是方希悠依旧没回答她。

    罗文茵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也不说了,你们自己决定吧!和你们的爸爸们商量商量,别等到最后让外人去告诉他们。”

    说完,罗文茵就起身离开了房间。

    方希悠静静坐在原地。

    罗文茵刚到外面大厅,秘书孙小姐就进来说:“夫人,徐总的夫人派人来了。”

    “去我的书房等等。”罗文茵道。

    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罗文茵的心情真是低落到了极点。

    现在怎么办?事情居然比她想的还要糟糕。

    不行,这是大事情,晚上方希悠的父母过来,万一那两个孩子当着两家父母的面把话挑明了呢?到时候还有什么回旋的余地呢?

    罗文茵想着,思前想后,拿起电话给秘书打了过去,让秘书把人接待后送走,孙小姐领命,罗文茵就赶紧走回了卧室,给丈夫打电话去了。

    曾元进刚好开完会乘车返回办公室,就接到了妻子的电话。

    “怎么了?漱清还在开会没回来。”曾元进以为妻子是打电话问女婿的事情,便直接说。

    “唉,什么漱清啊!是阿泉,阿泉和希悠啊!”罗文茵道。

    曾元进愣住了,问:“他们怎么了?”

    “你能不能提前回来,六点钟慕白大哥他们就过来了,你先回来咱们合计一下?”罗文茵道。

    “究竟什么事?你也不说清楚--”曾元进问。

    “他们可能要离婚了。”罗文茵道。

    离婚?

    曾元进这下是真的惊呆了。

    “你赶紧回来吧,我们好好商量一下,让阿泉也回来。希悠可能就去她爸妈那边了,你赶紧过来。”罗文茵催促道。

    “好,我安排一下。”曾元进说完就挂了电话,对秘书道,“剩下的安排都排到明天去,马上回家。”

    车子立刻调转方向,开向了曾家。

    还没到家,曾元进就赶紧给儿子打电话了。

    “你在哪儿呢?”曾元进问。

    “哦,我和大姑迦因她们在一起呢,等会儿我们就回来了。”曾泉道。

    是曾泉和苏以珩去了一个地方玩了会儿,结果正好接到表哥张政的电话,曾泉就去找了大姑和表嫂了。

    “你先回来,有事情和你说。”父亲道。

    曾泉看了眼试衣间的方向,应了声。

    挂了儿子的电话,曾元进想了想,给霍漱清拨了过去。

    霍漱清刚出访回来,到了theStatecouncil做报告去了,晚上才能结束,而且时间很紧张。

    曾元进电话打过去的时候,霍漱清的秘书接了,曾元进知道霍漱清不可能提前回家,便说“让他等会儿给我回个电话”就挂了。

    车子距离家越来越近,曾元进的心里也是丝毫不能平静。

    与此同时,在设计师的店里,曾泉看着和大姑表嫂聊天的苏凡,心头却有一层乌云散不去。

    上次和妻子谈过颖之的事情之后,他和苏凡也聊过了。事后回到京里,当天他就和颖之见面了,可是,他一看到颖之的时候,真是被惊呆了。以前总是说话没高没低的颖之,那天竟然跟个淑女一样,和他说话的时候,眼里的那种羞涩--虽然颖之也是三十多了,跟了两个男人,离了一次婚,经历也多了,按说也不该有那种羞涩,可是,他看到了--那是恋爱中的女孩子的表情,他见过的,家中姐妹众多,都是给他上过课的。而且,当初在云城,苏凡说到霍漱清的时候,脸上也是那样的表情。他知道,颖之爱他,是真的爱他。结果两个人聊了聊,他原本在心里打好的草稿,却是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第二天,他就离开京城回去上班了,给家里打电话,得知颖之每天都会去他家。昨晚继母和他说了,明确地提起来了,聪明如罗文茵一般的人,怎么会察觉不出异常呢?而罗文茵一旦知道有问题,父亲那边--

    而且,罗文茵的猜测是没有错的,颖之已经明确和他说了,希望和他在一起。他应该拒绝她,可是,他没有说出来。

    他没有拒绝颖之,而方希悠这边,今天早上给他打电话说,晚上想要和双方父母明确说出他们准备离婚的事。方希悠是知道颖之的举动了,所以才这样做的决定。原本,他们的婚姻已经到了悬崖边,不管有没有颖之推动,最终都会跌倒悬崖下面去。

    那么,今晚,就是最后的摊牌了吗?

    曾泉这么想着,心底深深叹了口气。

    苏凡注意到了他的异常,他今天过来陪她们,却极少说话,脸上的表情也很不对劲。经过上次和他聊,早上又在家里看到颖之,苏凡也猜得出他是为什么会这样了。

    他没有和颖之说清楚,苏凡想象的到,毕竟她也经历过那样的事。想要拒绝,谈何容易?

    几个女人定好了衣服,就准备离开了。

    曾泉说他送大姑和表嫂回家,潘蓉拒绝了。

    “今晚你们一家子团聚,肯定有不少事的,你就先陪迦因回去吧!”潘蓉微笑道。

    “是啊,你们两个走,我和蓉儿再去转转。”大姑道。

    于是,曾泉和苏凡就同大姑和表嫂再见,一起乘车回家。

    看着苏凡和曾泉的背影,大姑突然对儿媳妇说:“阿泉和迦因两个,关系还真是好啊!”

    潘蓉不禁笑了,道:“他们是兄妹嘛,关系好是自然的。”

    婆婆看着潘蓉,却又看向远方,叹道:“是吧,兄妹啊!”说着,婆婆转身走向车子,潘蓉回头看了眼苏凡的背影,赶紧跟上了婆婆。

    婆媳两人上了车,婆婆才说:“你有空了就多和迦因她们走动走动,阿泉和希悠结婚这么多年,这样不冷不热的不是个事儿。我跟文茵也说过好多次了,说多了,她那边也为难。我在阿泉面前是做姑姑的,说多了也不好。你是当嫂子的,在一起玩着撮合着一些,别真让他们散了,都是好孩子,要真出了什么岔子,咱们曾家倒是被人笑话了。”

    潘蓉听着婆婆说这话,心里倒是有点不明白了。

    关于曾泉和苏凡的一些过往,潘蓉从丈夫张政那里听到过,据说是曾泉以前和苏凡是同事,关系不错。可是,曾泉对苏凡,就算是有过去的基础在,同事变兄妹,能有多好?可是,曾泉对苏凡简直--

    潘蓉是亲眼见过的,苏凡中枪昏迷那阵子,霍漱清是天天忙着工作,白天不见人,只有晚上和休息日才会出现,而他的工作太过忙碌,休息日又很少,所以,潘蓉等人去探望苏凡的生活,要么碰见覃逸飞,要么就是,曾泉。而且,曾泉只要是回京,就一定是先去医院,在医院待上好久好久才回家。这些,整个曾家的人都知道,而且不止曾家的人知道,这个圈子里几乎都是清楚的。知道苏凡和曾家关系的人一些人认为这是曾家兄妹关系好,可是,这种解释,也只能听听,在这个阴谋论遍地的时代,这种合乎情理的解释,有多少人会相信呢?于是,阴谋和传说也就在圈子里播散开来了。潘蓉,当然是听过的,那么婆婆,怎么会不知道呢?

    现在,婆婆这么说--

    “妈,您觉得阿泉和希悠的事,和迦因有关,是吗?”潘蓉问。

    婆婆叹了口气,道:“希望不是这样就最好了。”

    潘蓉顿了下,安慰道:“妈,您别多心,阿泉做事有分寸,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外面那些人也都是嚼舌根,阿泉和希悠那么多的感情了,怎么会出问题呢?”

    “但愿是我多心了吧!你有空和他们多走动走动,文茵和你小舅那边,我也是不能说什么了。”婆婆道。

    “嗯,我知道,妈,您放心。”潘蓉这么说着,可是心里也不禁担忧了起来。

    然而,上了车的曾泉和苏凡,却是在车上好久都没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