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49章 何必这样强迫我
    而罗文茵,惊呆了。

    “你是不是觉得当初是我拆散了你和迦因?你是不是觉得在你的眼里,只有迦因才配做曾家的儿媳妇?”曾元进质问道。

    罗文茵的脑子里,瞬时一片空白。

    这,到底,怎么回事?

    “当初的事,已经过去太久了,再追究没有任何意义。的确,那个时候,我是怪您那么做,可是,我没有后悔过,和希悠结婚,我没有后悔过。”曾泉答道。

    “你觉得你用你的婚姻、你的自由,换取了那个叫苏凡的女人的命,是不是?你觉得你是情圣,是不是?你很自豪,是不是?”父亲接连逼问道。

    罗文茵,呆住了。

    曾泉沉默了。

    “你,恨我,恨我让你娶了希悠,所以,你就冷落希悠来报复我是不是?”父亲道。

    曾泉没说话,手里攥着那枚戒指。

    “我让你去榕城,让你去见她,在我得知她是我女儿之后,我让你去见她,我是让你去给她表白心意了吗?让你去祭奠你的爱情了吗?你就,就把这个给她?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曾泉?我这么多年教育你,就是让你去爱你的妹妹的吗?让你用你荒唐、不负责任的行为来报复我的,是吗?”父亲道。

    罗文茵的心,一丝丝,裂开了。

    父亲的话,每一个字,每一个字如同石块一样砸向曾泉。

    而手里的那枚戒指,戒指上的字,戒指里的回忆,如同刀剑一样刺向他的心。

    曾元进怒极,恨不得直接扇儿子耳光,可是,他没有动,静静坐在原地。

    “你恨我,你恨我背叛了你母亲,你恨我让你母亲一生不幸福,所以,你就用这样的手段,用你的婚姻,用你对我女儿不正常的感情来报复我。很好,很好,你,做的很好!你让我曾元进变成了一个笑话,很好!我一心教导你培养你,结果,你就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我为你铺设的所有的未来,所有的道路,在你这里,算是什么?你,爱上你的妹妹,冷落你的妻子,又和颖之不清不楚,这就是你的为人!曾泉,你,不配做我的儿子,你,更加不配做希悠的丈夫!”父亲一挥手,把桌上的茶壶茶具,统统打翻在了地上,茶水和瓷器碎成了一片。

    曾泉看着自己身上的茶渍,闭上眼。

    “很好,你做的很好,你想要离婚,是吗?可以,我不会阻拦你,你想要调离,你想要去边疆,可以,我会派你去,就像上次一样,你可以去,随便你去。你愿意用你的一生来报复我,可以,我,不会强迫你接受什么。我已经强迫你接受了这一桩你并不愿意的婚姻,让希悠那么好的孩子痛苦了这么多年,可以,你很好,你离婚。你不用担心你们离婚以后我和方家会怎样,我告诉你,我们不会有任何问题--”曾元进道。

    “在你的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是吗?”曾泉睁开眼,打断父亲。

    曾元进喘着气,盯着儿子。

    “你,什么时候问过一句,我想要什么?你什么时候问过你给我的,是不是我心里想要的?”曾泉道。

    曾元进闭上眼,不语。

    “是,我和希悠结婚,是为了迦因,是为了苏凡,我喜欢她,可是,如果,如果不是你用你的强权,用你的威权逼迫我接受希悠,我,不会把自己对于这个世上所有自由和美好的想象放在苏凡的身上,我,不会像你所认为的、我自己所认为的那样爱她!我爱她,这一点,你说对了,我是爱她,因为她让我真正觉得我是我自己,我就是曾泉,我不是你曾元进的儿子,不是曾家的什么人,我只是曾泉!我只是作为曾泉活着,作为曾泉去享受我的喜怒哀乐,正常人的喜怒哀乐,而不是被你强加给我的幸福和快乐,强加给我的对于这个世界的定义!”曾泉紧攥着母亲的戒指,盯着父亲,道。

    门口的罗文茵,闭上了双眼,泪水,从眼里涌了出去。

    “你说我报复你,你说我冷落希悠来报复你。的确,在最开始结婚的时候,我是那么做的,我希望你能看到我和希悠在一起并不快乐,她并不是我想要度过一生的人。可是,你不在意,你在意的,只是你所设定的所有的未来,而你那些所有的未来之中,什么都有,多少人的前途未来都有,唯独没有我!在你的眼里,在你的设定里,我只要和希悠结婚,只要让希悠生下一个曾家和方家的继承人,只要我按照你计划的道路去走,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这就是我身为你儿子的价值,我,只不过是你的一颗棋子!”曾泉道。

    “我可以允许你恨我报复我,可是,希悠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伤害她?怎么可以把她的尊严和爱情踩在脚下,你怎么可以无视她对你的付出,无视她的痛苦?难道,希悠她做错什么了吗?她从小爱你,她--”父亲道。

    “是的,她是无辜的,那么我呢?我是活该,是不是?我是活该跳到这个坑里,是不是?”曾泉打断父亲的话。

    父亲没有回答。

    “你说,她爱我,所以,我不能伤害她,不管我内心里想的什么,只要她爱我只要她做了我的妻子,我就该爱她,用同样的爱回报她!那么,你当初,是这么对我妈吗?你是不是也用同样爱去爱她,你是不是把她的爱情当做你的爱情?你是不是看到了她为你的付出,看到了她的痛苦?”曾泉反问道。

    曾元进说不出话来。

    “你们的事,你们的感情,我没有权利去指责,这么多年,我也从来都没想过去怨恨你,因为你选择了文姨而背叛我妈,我没有因为这个怨恨你。每个人,都有选择爱情的权利,选择和自己爱的人生活的权利,而爱,是双向的,不是说一个人爱你,你就必须要去爱她,爱是没有办法强迫的,这些,我都知道,我很清楚。所以,我没有怨恨过你,因为我妈多少年的孤独和眼泪而怨恨你。我理解你,在这一点上,我理解你,可是,你理解过我吗?希悠爱我,我就必须要爱她?她爱我吗?她不爱我,她只是,只是活在她多少年的一厢情愿的幻想里,是你们,你们给了她这种幻想。是你们所有人让她觉得她爱我,可是,她根本不爱,她爱的,只有她想象的爱,而不是我!”他的声音,黯淡了下来。

    曾元进说不出话来,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父子之间,自从妻子去世之后,从没这样交谈过,从来,都没有这样谈过。

    门口的罗文茵,正在落泪的罗文茵,擦去眼泪,却在余光里,看见了方希悠,还有她的父母。

    罗文茵呆住了,赶紧走向了方希悠,明明方希悠只是在她一步之外。

    她刚要解释,刚要问候,却发现方希悠的眼里,泪花闪闪。

    方希悠的母亲江敏揽着女儿的肩,沉默不语,而她父亲方慕白,对罗文茵摇摇头,罗文茵沉默了。

    “是的,在我和她的婚姻中,我错的更多,是我把她拖入了这个深渊,让她重走了我妈以前的路,是我的错。她也努力了,她为了我们这个家做了很多,我都知道,可是,我该怎么爱她?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我只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想要我的自由,想要有个人可以和我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有个人可以接受我的另外一面,想要有个人可以让我放松,而不是面对着她的时候,我想到的只有曾家!”曾泉道。

    “那么,谁让你这样自由?迦因,还是,颖之?”父亲问。

    曾泉不语。

    “我知道我和你妈的事,给了你很大的打击,让你对这种联姻极为反感。事实上,我年轻的时候,我和你妈结婚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想法。我和你妈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读书,我们一起下乡做知青,如果,如果我和她不结婚,或许,我们会是很要好的朋友,就像你和希悠一样。可是,我们结婚了,就像你和希悠。她爱我,可我,想要你想要的自由,你现在想的一切,你想要的一切,都是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渴望过的--”父亲道。

    “既然你和我一样,何必这样强迫我?”曾泉道。

    “因为我知道什么才是对你最好的!你所有的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对你来说,根本没用!你是我的儿子,你需要有更好的前途,你要为我们曾家创造更好的前途,而不是让我们这个家族在未来的政坛上销声匿迹,让我们在历史中消失!”父亲道。

    曾泉苦笑着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难道这样的事,你还看的少吗?一旦你被甩出了这个圈子,管你的爷爷曾经得到过多少的功勋,管你做出过多少的贡献,你得到的,只是一个革命后代的名字,而你,永远都无法让你的家族成为书写历史的人。不能掌控现在,就不能书写历史,你能做的,只是在胡同口、前门下面做个遗老遗少。你所有的抱负,你对未来所有的设想,就只能变成你的幻想。难道,你要让我们曾家变成那个样子吗?让我们再也回不到中心,让我们成为一颗流星消失吗?”父亲盯着他,道。

    曾泉,沉默了。

    “我不想给你讲什么大道理,大道理,我已经给你讲了太多了。想要怎么做,是你的自由。你要甘心放弃现在的一切,放弃未来的一切,我,不会强迫你。既然你觉得你这一辈子都是在我的强权之下活着,我不会再强迫你。只要你觉得你的选择,是你内心里想要的,我不会再强迫你。不管是你的婚姻,还是你的事业。你想要离婚,这件事,说到底,是你和希悠自己的事。就算是你们离婚了,我和你白叔自有应对的办法。你想要调离,你可以调离,我也不会再拦着你!这么多年,我们身为父子的恩恩怨怨,也总得有个了结。我,不会再逼你,这就是我给你的答复。”父亲道。

    曾泉看着父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