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57章 突来的变故
    他关掉卧室的灯,拿着手机走进了客厅,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开始翻看。

    是《安娜卡列尼娜》!

    这本书他都看过好多遍了,现在再度翻阅起来,似乎有些感觉,和过去不一样了。

    安娜和丈夫的关系,何止是那个时代的俄国夫妻,即便是现如今的中国,也是很普遍的。那样的一个环境下,安娜遇到一个对情爱和女人了如指掌的渥伦斯基,自然会难以自拔。可是,现在让他感触的不是安娜,而是列文和基蒂。即便是现在,翻开书的时候,他还能记得列文第一次见到安娜时的样子--

    合上了书,他给自己点了一支烟,闭上眼睛坐在沙发上。

    列文见过安娜后,就深深地记住了安娜,以至于对那个贤惠的未婚妻基蒂完全没有办法心生爱意。基蒂看着列文看安娜那如痴如醉的眼神,她知道丈夫心里爱着的人就是安娜,哪怕安娜只是列文心里一抹倩影,可那抹影子重来都没有办法从列文的心里飘走。

    那么,逸飞呢?曾泉呢?

    他们两个看苏凡,不也就是列文看安娜的样子的吗?没有得到,没有表白,却根本无法忘记那个女人的存在,以至于让那个女人在不知不觉间影响了自己的生活。

    基蒂也许是幸运的吧!她最终还是得到了丈夫的真爱,毕竟那个时代的男人,特别是像列文那样的一个地位,毕竟还是现实的。而不像曾泉和逸飞--

    列文爱慕安娜是没有错的,可是,一个人的心就那么大,装了一个人,怎么还能放的进去另一个人?不管是逸飞,还是曾泉,似乎都是这样。只不过,曾泉比逸飞好点,曾泉毕竟是苏凡的哥哥,他就算是再怎么对苏凡有感情,他们都是兄妹,曾泉是很清楚的。关于这一点,霍漱清也很清楚。这些年,曾泉对苏凡的感情,虽然不完全是兄妹之情,可是曾泉很好的克制了,将这样的感情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没有让大家尴尬,没有让苏凡难堪--

    是啊,曾泉他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要是苏凡知道曾泉对她并非单纯的兄妹,恐怕,那个打击会比逸飞退婚的事更大。

    不行,不能在这里待了,在曾泉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前,他要把苏凡带走,带回洛城去。在那里,至少苏凡不会见到一些相关的人,不会有机会听到曾泉这件事,那样就安全了,就不会再出问题了。他不能让苏凡再出事,绝对,不能!

    她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她要是知道自己影响到了兄嫂的婚姻,她--

    这么想着,霍漱清立刻就做了决定,明天就走,天亮就走!

    即便,他很清楚,知道曾泉和苏凡这件事的人没有几个,曾泉和方希悠,还有曾元进和方慕白可能都是知道的,可是,这件事瞒了这么多年已经很不容易了--之所以能一直瞒下来,是因为曾泉和方希悠的矛盾没有到今天这个地步--当初方希悠不是还对苏凡说过曾泉心里有喜欢的人么?虽然他很相信这些人的修养,可是,人,毕竟是人,没有完美的人,没有任何人是完美的、没有仇恨的。

    方希悠就如同基蒂,看着自己的丈夫对另一个女人好,却只能默默忍着。基蒂可以一直忍下去,是因为她的思想,基蒂是传统的女人。而方希悠不是,方希悠再怎么完美再怎么好,她是个现代女性,而且是个知识女性,她不会继续隐忍下去的。

    至于叶敏慧--

    想想苏凡这次遭遇的意外,霍漱清就没办法镇定了。

    不管苏凡有千般不好万般不是,那也是他的老婆,他娶的女人,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他怎么可能看着她遭受伤害?何况她已经够苦了。

    她没有办法处理好这些感情的事,是因为她太善良。也正是因为她善良,她遇上的这些男人都不愿意伤害她。不管是他,还是曾泉还是逸飞,大家都小心翼翼呵护着她,让她生活在他们的羽翼之下,如同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而事实上,她真的是不谙世事!

    既然她没有办法处理,那他就来处理!

    他知道逸飞去了翔水,去了苏凡的养父母家里,可能是和苏子杰去谈种花做香水的事情了。逸飞在华东省的好几个地方都有大片的土地,那些地方都是风景非常好的,很适合种花,是逸飞这几年先后买下的地皮。除了华东省,就连隔壁的省份,逸飞都买了地。这些事,他都知道。逸飞是为了苏凡,在苏凡准备做香水之前,逸飞老早就在为她筹划了。

    到了今天看来,还是逸飞最了解苏凡,逸飞很清楚苏凡想要什么,这一点,他是怎么都没办法比的。为什么呢?是他不够爱她吗?是他不比逸飞那么爱她么?

    不会,怎么可能?绝对不是。

    可是,不管是怎么回事,他要和逸飞好好把这件事了结了,不能继续这样下去--这件事,不管是了结还是不了结,或者说怎么了结,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

    夜色,越来越深。

    整个院子里,寂静无声。

    曾元进去开会了还没有回来,罗文茵是不会等的,而霍漱清,却依旧在等待覃春明的电话。

    过了十二点,一直到了一点半,手机才响了起来。

    霍漱清赶紧拿起来一看,果真是覃春明。

    “覃叔叔--”他叫了声。

    “漱清,你方便吗?到我这里来一下,我等会儿就到家。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覃春明道。

    霍漱清看了下时间,道:“可以,我马上出门。”

    挂了覃春明的电话,霍漱清赶紧换衣服。

    穿衬衫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你看这件可以吗?你要不穿这件衣服出去?”

    他回头,是苏凡。

    “你怎么起来了?是不是我电话吵到你了?”他忙走到她身边,问。

    苏凡摇头,道:“没有,我睡不踏实,就醒过来了。这些日子总是睡不好。”

    是因为曾泉的事吗?还有逸飞的--

    “没事,我就去一下覃叔叔那边,谈完事就回来了,你不用等我,好好睡吧!睡不着也要睡,明白吗?”他说。

    苏凡点头,道:“你走了我再睡。”

    他轻轻吻了下她的唇角,什么都没有说,赶紧穿上了衣服。

    等他走到了前院去乘车,曾元进的车子就进来了。

    霍漱清看着曾元进下车,走到他的车边。

    “您回来了?”霍漱清问。

    “嗯,你要出去?”曾元进问。

    “嗯,出去一下。”霍漱清道。

    曾元进看了他一眼,道:“那你路上当心点。”说完,就让警卫护送霍漱清过去。

    即便都不说,彼此也都很清楚霍漱清要去哪里。

    等霍漱清上车,曾元进突然说了句“你回来到我那边来一下,我等你”,说完,曾元进就转身走了,霍漱清看向岳父。

    看来,今晚有大事!

    车子,从曾家开向了覃家,只是两分钟的事。

    霍漱清下了车,跟护送的警卫说让他们先回去,自己就进了覃家的门。

    一进院子,覃春明的秘书就赶紧迎了过来,说:“赶紧走,老爷子在等你。”

    到了覃春明的书房,看见覃春明坐在书桌前看着什么东西,书桌上的台灯亮着。

    “漱清来了?你先坐一下,我就过来。”覃春明说着,又让秘书给霍漱清泡了杯茶。

    霍漱清和覃春明的秘书聊了几句,覃春明起身过来,秘书就出去了。

    “你过来的时候碰到你岳父了?”覃春明问霍漱清。

    “嗯,他刚到家。”霍漱清答道。

    覃春明便示意霍漱清坐在沙发上,道:“我可能要调动一下,你觉得我现在去哪里比较合适?”

    霍漱清望着覃春明。

    “刚刚开了个会,出了些事儿,现在要把人员变动一下。再说了,不是马上就过年开人代会了么,上面的意思是尽快定下来。”覃春明道。

    “给您什么选项了吗?”霍漱清问。

    “中央、沪城、还有就是华南省,就这三个地方。”覃春明道。

    “如果是这三个地方的话,我觉得去沪城会好一点。”霍漱清道。

    “我也这么想。只是,不管去哪里,华东省空下来,也得有个安排。”覃春明望着霍漱清,“我想和上面说,把你调到华东省,接替我。”

    霍漱清愣住了。

    “你在榕城当过市委书记,你也从小在榕城长大,对华东省的情况的了解程度和感情,比其他人是要深的。”覃春明道,“至于沪城呢,就算我过去,估计也是干不了多少事的。我就想着,要么你去华东省接替我,要么你跟着我去沪城。”

    霍漱清陷入了沉思。

    书房里,安静极了,霍漱清没有想到是这件事。

    突如其来的人员调动,在这个时间点,的确是不容小觑的。而且,还是覃春明这样的调动。

    只是,霍漱清该怎么办?他在松江省才没两年,一年多的时间,各项工作还都在稳定推进。现在整个国家出口受到重创,东部地区经济疲软,需要拉动中西部的发展来推动经济的增长。而他调到松江省之后做的也就是这方面的探索,目前已经看到了一些希望。可是,突然之间让他放下手里的工作调去别处--

    在离开榕城之前,他也是在榕城做了很多的规划,即便是现在,榕城的发展基本上还是按照他当初设计的那样在进行。现在让他离开松江省--松江省的情况和当初榕城是截然不同的。就像覃春明所说,他在榕城长大,对榕城的情况很熟悉,甚至是整个华东省,可是,现在让他离开--

    见霍漱清良久不语,覃春明道:“我理解你的犹豫,你是想做点事再离开那个位置。可是,你要知道,机会不是经常有的。”

    “我明白,覃叔叔。”霍漱清道,“曾泉可能要离开现在的位置,他说想要去边疆。”

    覃春明点点头,看着霍漱清:“你的意思是让曾泉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