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65章 我诅咒她不得好死
    苏凡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房间的,更加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睡了多久,直到看见了窗帘缝隙里照进来的阳光。

    一切,都好像是在梦里,一个乱糟糟的梦,全都是曾泉。云城和他初识,和他一起去送救灾物资,和他在路上说说笑笑,后来和他一起在商场碰到郑翰,后来他说去了云南,后来他说要带她私奔--

    一直到昨晚,曾雨说“他心里就是你”!

    而到最后,在她脑子里回荡的,始终都是曾泉的笑声,是他说的那句“苏凡,你一定要幸福!”

    是啊,她要幸福,她--

    “醒了吗?”身边,一个熟悉的声音飘了过来。

    她就算不看,也知道那个声音是霍漱清。

    “我怎么又在医院了?”她问。

    “没事,你昨晚晕了,医生已经检查了是血糖太低的缘故,别担心。”霍漱清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顶,他的视线,也是那样的温柔。

    苏凡转过头望着他,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不是说今天早上要走的吗?现在几点了?是不是错过飞机了?”苏凡问。

    “不要紧,晚几天也没事的。”霍漱清道。

    “那怎么行,你的工作--”苏凡忙说。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她说“我不想拖累你”。

    “傻瓜,什么拖累不拖累的?我们是夫妻,夫妻本来就是要同甘共苦的,明白吗?”他注意到她眼神的涣散,心里不禁有些担忧,却还是微笑着对她说。

    苏凡却没有笑,不禁叹了口气。

    “你想吃点什么?”他问。

    “没胃口。”苏凡转过身,背对着他,道。

    霍漱清看着这个背影,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没胃口也得吃啊!低血糖要好好吃东西的,要不然会越来越严重。”

    “我没事。”苏凡道。

    “乖--”霍漱清说着,轻轻去扳她的肩,她却一下子就坐起来,盯着他。

    可是,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丫头--”他伸手,想去碰到她,可是他的手还没碰到她的脸,她就躲开了。

    “我没事,你早点回去上班吧,你出去了那么久,很多工作都在等着你的。”苏凡道。

    说到工作,事实上,今天早上,一夜未眠的曾元进一大早就去了红墙,跟领导汇报人事调动的初步意见,覃春明也随后去了。

    曾元进和覃春明一起说了对于霍漱清和曾泉等人的人事建议,首长陷入了深思。

    “漱清去边疆是最好的,我希望是他去--”首长叹了口气。

    “是的,我们也都是这么认为。”曾元进道。

    说着,曾元进看了眼覃春明,覃春明已经得知了昨晚曾家发生的事,也是大半夜没有睡着。

    “迦因的病情,要是他们夫妻两个分开,怕是很不利的。所以--”覃春明对首长说。

    “是啊,迦因的身体是个问题,可是,那个地方,现在也只有漱清才能去。”首长说道,看着曾元进。

    从首长办公室出来,曾元进抬头望着那阴沉的天空,紧紧闭上了双眼。

    覃春明站在他身边,轻轻拍了下他的肩。

    曾元进看了他一眼,开始慢慢朝前走。

    “迦因怎么安排?漱清看样子是必须要去了。”覃春明问曾元进。

    “我和文文商量一下,让她带着迦因去榕城住吧,那边环境好点。”曾元进道。

    “孩子们呢?”覃春明问。

    “念卿就继续在这边读书,嘉漱嘛,”曾元进顿了下,“回头再说吧,要不一起带去榕城也行。漱清去了那边,总得有个人要照顾他的。”

    “之前他家里的那个阿姨,就是在医院照顾过迦因的那个也不错。”覃春明道。

    “嗯,这个就让漱清自己安排吧!现在最麻烦的是迦因的事!”曾元进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覃春明看了眼曾元进,继续背着手慢慢走着,道:“阿泉呢?你打算怎么办?”

    曾元进摇头,道:“我从没这么麻烦过,直到昨晚,我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有多么失职,对家里,对孩子们,我,唉!”

    “我们都做的不好啊!”覃春明也叹了口气。

    曾元进看了他一眼,道:“逸飞呢?去了江渔还没回来?”

    覃春明苦笑了下,点点头。

    曾元进也不禁笑了下,道:“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都怪你只生了一个迦因,你要是生两个,给我们家再分一个不就天下太平了吗?”覃春明道。

    曾元进却只是苦笑着没说话。

    “等到孩子们出了事,我们才会知道自己一直都做的有多么不好,可是已经晚了啊!”覃春明道。

    “是啊!”曾元进也叹了口气。

    “我家那个傻小子啊,现在迦因出了事,我就怕他连婚都不给我结,让我连孙子都见不到怎么办?”覃春明说着,笑了。

    曾元进也是只有叹气了。

    要是他家里多一个迦因的话--

    可是,即便是来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那也不是她啊!不是他们几个爱过的她!

    人的记忆和感觉,是没办法拷贝的!

    两个人慢慢走着,刚走了没几步,就碰上了疾步而来的方慕白。

    “你们这是--”方慕白看着他们两个,道。

    “哦,我们已经谈完了要走,你去吧!”曾元进道。

    “这么急?”覃春明问方慕白,方慕白点头。

    “希悠怎么样?”曾元进问亲家。

    “在家睡觉呢!跟夫人请假了,下午和云期去三亚。”方慕白道。

    因为方希悠身份特殊,即便是想去南方海岛度假,也只能去海南。

    曾元进点点头,方慕白看着他,道:“泉儿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打电话也关机。”曾元进道。

    都是愁啊!

    “那我先去汇报工作,今天晚上,你们有空吗?去我那边坐坐?”方慕白道。

    曾元进和覃春明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

    三个人就分开了,曾元进和覃春明各自去忙了。

    回去办公室的路上,曾元进坐在车子里闭上了双眼。

    昨晚的情形,又像是电影一样浮出他的脑海。

    曾泉说完那番话,拥着苏凡站在屋子里,他说要她幸福,可是,曾元进注意到,他叫她“苏凡”,而不是“迦因”。虽然称呼不同,可是曾元进很清楚这里面的区别,其他人也都清楚,霍漱清、方希悠都听得出来。那一刻,曾泉是把她当成了曾经喜欢的那个女孩的,而不是妹妹。

    而那一刻,苏凡猛地就晕倒了,晕倒在曾泉的怀里。

    大家都吓到了,霍漱清赶紧抱起她往外冲。

    “快,上医院!”曾元进跟出来,道。

    曾泉赶紧打电话给前院的警卫,准备车子。

    方希悠看到他掏出手机的那一刻,抬手擦了下他的眼角。

    是在为苏凡流泪,还是在为他自己?

    就在这时,方希悠看见罗文茵并没有出来,她回头看见罗文茵关上了门,把自己和女儿关在里面。

    “我去看看文姨!”方希悠对曾泉说完,在曾泉看她的时候,她就赶紧去准备推曾雨的门。

    可是,还没推开门,她就听见罗文茵斥责曾雨的声音--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姐姐身体不好,你是想害死她是不是?”

    “我只是实话实说!我没做错!”曾雨还不承认。

    “实话实说?你知道什么?你这样,让你哥和你姐姐怎么在这个家里过?你是不是想把他们赶走?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罗文茵道。

    “我没想干什么!你们眼里心里就只有他们,只有他们两个才是你们的孩子,我根本就不是!我就是要让你们知道,让那个女人自己知道她是个什么东西!”曾雨道。

    紧接着,方希悠听见“啪”的一声,不用说,是罗文茵打了曾雨。

    这时,李阿姨赶过来了,方希悠便赶紧推开门,和她一道进去了,拉开了罗文茵和曾雨。

    “你打我,连你都打我!你们都打我,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曾雨哭着喊着,李阿姨拉着曾雨,劝着她,可是曾雨怎么会听?

    “我现在恨不得,我,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一个狠毒的女儿?”罗文茵指着曾雨,流泪道。

    方希悠赶紧把纸巾递给罗文茵,罗文茵擦着脸上的泪。

    “你后悔了是吧?好啊,你最好一巴掌打死我,你要是不打死我,我就诅咒她苏凡不得好死,我咒她--”曾雨也是火了,口不择言。

    罗文茵气得不行,又起身要去打女儿,却被方希悠拉住了。

    “好了好了,小祖宗,你别再说了,把你妈气着了。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了。”李阿姨劝曾雨道。

    “李妈妈--”曾雨抱住李阿姨就哭,“他们都欺负我,我爸妈打我不要我,他们都--”

    罗文茵指着女儿,气的说不出话来。

    “文姨,爸爸他们去医院了,您要不要去看看。”方希悠见状,赶紧说。

    是啊,迦因去医院了,迦因--

    罗文茵想起苏凡,一颗心立刻悬了起来,一下就站起身,喃喃自语道:“是啊,迦因,迦因,迦因去医院了,我,我得,我得去医院!”

    说着,罗文茵就快步走到了门口,听见了曾雨在身后大声哭。

    罗文茵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抱着李阿姨的曾雨,拉开门,喊了一声“来人!”

    今天晚上闹的动静这么大,这是这个院子里有史以来第一次,警卫排的士兵便在月洞门口站着等候命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