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66章 你不恨我吗
    罗文茵喊了一声,立刻就跑来一个年轻的士兵。

    士兵向她行礼,叫了声“夫人”!

    “小赵,你再叫个人过来,守在这个门口,不许小雨出来,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去,明白了没有1罗文茵道。

    “是,夫人。”士兵领命,立刻拿起腰间的对讲机叫了一名战士过来。

    “你要软禁我?”曾雨喊道。

    “李阿姨,你出来,让她一个人待着!”罗文茵回头对李阿姨道。

    李阿姨看着曾雨,又看着罗文茵,还是松开了曾雨。

    “娇娇,你别闹,乖乖听你妈妈的话,你妈--”李阿姨道。

    “你们都走,你们都去守着她好了,不要管我,我不要你们管我1说着,曾雨就抓起屋子里的东西开始砸,朝着门口扔去。

    李阿姨赶紧拉着方希悠出去,罗文茵站在门口,看着曾雨。

    “你最好祈祷你姐姐没事,我告诉你,要是你姐姐这次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1说完,罗文茵转身离开,让李阿姨锁上门。

    方希悠就听见屋子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两名警卫执枪站在门口,李阿姨只好掏出钥匙锁了门。

    “谁都不许进去,不许放她出来1罗文茵又对警卫说了遍。

    “是!”两名士兵应声。

    罗文茵深呼吸几下,对方希悠道:“希悠,你回房去吧!我去医院看看1

    “文姨--”方希悠叫了声。

    她想说“文姨,您别担心,迦因会没事的”,可是,今晚,在看着丈夫当面跟苏凡表白后,方希悠已经没办法这么云淡风轻了。

    罗文茵也想说“希悠,你别多心,泉儿和迦因,没什么的,你别多心”,可是,这样的话,今晚,她也说不出来。

    两个人的尴尬,即便不说,也是在空气中浮着。

    “你去休息吧!我去医院!”罗文茵对方希悠道,她拉着方希悠的手,深深注视着方希悠,却是什么都没办法说。

    罗文茵松开方希悠的手,就快步走出了院子,李阿姨赶紧跟了上去。

    “夫人,部长他们已经过去了。”罗文茵的秘书孙小姐快步走来,报告道。

    “我们赶紧过去。”罗文茵道。

    在医院的这一夜,对于曾元进夫妇来说,也是极为难捱的,似乎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度过这样的夜晚了。说是没有,其实仔细想想,好像也是不久之前,就是覃逸飞退婚后、苏凡在榕城出事的时候。而今天,坐在病房里看着女儿沉睡的样子,曾元进感觉到时间好像没有再移动。

    为什么,会这样?

    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曾元进对女婿道:“漱清,你陪我在这边坐会儿。里面交给你妈和泉儿吧!”

    病房外间的客厅里,霍漱清关上了套间门。

    “漱清,今晚的事,你也都看到了,变成这样的局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我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曾元进说着,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这只是一个意外1霍漱清道。

    “是啊,意外啊!意外,也都是以前种的因得来的!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果。”曾元进道。

    霍漱清不语。

    苏凡没事,医生说身体没事,关键就是她的精神状态。现在她这样沉睡,很大程度是她的精神原因导致的。而这是最麻烦的!经历了接连的意外打击,苏凡脆弱的神经,似乎已经很难承受这一切了。

    “刚才在车上,我就一直在想,如果,如果当初,阿泉和我说要救迦因的时候,我多问一句,多问一句她叫什么名字,或者,我看一眼她的照片,或许,我们一家人早就团聚了,迦因少受苦,事情,也就不会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曾元进说着,香烟夹在指间却不能送进嘴巴抽一口。

    手指颤抖着,他直接将烟蒂摁进了烟灰缸。

    霍漱清看得出曾元进很是心烦意乱。

    别说曾元进了,就连他,心情也都是极难平静的。何况是曾元进呢?

    “很多事都不是人力能够改变的,您别怪自己了。”霍漱清道。

    曾元进却摆手,道:“这件事,变成今天这样,真的,是我的错!我一直以为我可以控制住局面,不让事情发展到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可是,我错了,我错了啊!”

    霍漱清没说话。

    他知道曾元进是想和他说出自己内心的纠结和悔恨,这个时候,他身为女婿,就应该好好听着,当个听众。

    “人的感情,真的是这个世上最难琢磨的东西,最难琢磨最难控制,也最痛苦的1曾元进道,说着,他看向霍漱清,“漱清,谢谢你能冷静处理,我也有点,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了,真是愧对你1

    “曾泉是最痛苦的一个人,我理解他。如果一切都没有说破,大家维持表面的平静,时间长了,他也就处理好了,而且,这些年,我也能感觉到他其实已经处理好了这件事。可现在变成这样,让他今后很难面对这个家庭,面对迦因。我担心他会做出什么不可想象的事!”霍漱清道,曾元进点头。

    比起找责任,现在最要紧的是想办法善后。而霍漱清和曾元进谈的,也就是善后的问题。继续追究责任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这就是霍漱清的想法。

    “至于迦因,迦因的性格,我们都很清楚。她总是喜欢把一切问题都往自己的身上扛,什么麻烦都是她自己去扛,明明,明明她自己根本无力去承受。我担心的是她自己撑不过去--”霍漱清道。

    曾元进点头,叹了口气,道:“是啊,现在迦因和泉儿都是麻烦1

    “您别担心,迦因这边,我会好好照顾她。天亮后我和省里说一下,晚几天回去,带上迦因一起走。”霍漱清道。

    曾元进望着他,道:“我明白了,首长那边,我去和他说说。家国难两全啊1

    翁婿两个聊了两句,就一起走进了病房里间,罗文茵正拿着毛巾轻轻擦着苏凡额头的汗。曾元进就劝妻子坐下休息会儿,夫妻两个坐在沙发上,霍漱清接过了罗文茵的毛巾。

    病房里,一片安静,没有人开口。

    霍漱清看了眼腕表,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爸、妈,你们回去吧,我在这里陪着她。”他起身对岳父岳母道。

    “我想留在医院。”罗文茵道。

    “没事的,妈,迦因现在只会睡觉,等她醒了我再给家里打电话,您别担心。”霍漱清道。

    罗文茵看着他。

    霍漱清看了眼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曾泉,罗文茵和曾元进都看向了双手支着下巴、视线都在苏凡身上的曾泉。

    曾元进起身,走到儿子身边,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曾泉转过头看向父亲。

    “时间不早了,回家吧!”曾元进道。

    曾泉看着霍漱清,便起身了。

    “爸,文姨,你们先在车上等等我,我和漱清有话说。”曾泉道。

    罗文茵虽然很想陪在女儿身边,可是今晚发生这样的事--家里的还需要处理蔼-便跟着丈夫一起走了。

    “漱清,辛苦你了。”罗文茵道。

    “没事。你们回去休息吧1霍漱清道。

    把罗文茵和曾元进送到电梯口,霍漱清和曾泉就走向病房。

    “你要不要喝点什么?”曾泉看见走廊里的自动贩卖机,问霍漱清。

    “零钱有吗?”霍漱清问他。

    曾泉掏了下外套口袋,拿出钱包。

    “给我一罐乌龙。”霍漱清道。

    曾泉便走过去,掏出钞票。

    等霍漱清回到病房,给苏凡重新压了下被子,曾泉就拿着饮品进来了。

    两个人心有灵犀地走到外面的套间,关上了病房门。

    霍漱清接过曾泉递给他的乌龙茶,打开喝了口。

    “对不起1曾泉道。

    霍漱清看了他一眼,只是拿着手里的茶和曾泉碰了下,什么都没说。

    曾泉为什么说对不起,霍漱清明白,而他现在不需要说什么。这么多年,两个人因为苏凡而建立起来的那种信任,真的是什么都不用多说了。

    “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或许,从一开始就注定会有这一天吧!只是,只是我--”曾泉说着,苦笑着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曾泉的心里,一下下抽痛着。

    霍漱清轻轻拍拍曾泉的肩。

    “我害怕她这样,霍漱清,真的1曾泉说着,眼睛不禁模糊了。

    霍漱清的手,在曾泉的肩膀上放着,轻轻捏了下。

    他是在鼓励自己,曾泉明白,可是--

    “我这辈子,最不想的就是伤害她,我不想看见她难过,不想看见她--可是,可是,没想到,有一天居然是我让她这么伤心,我--”曾泉闭上眼,右手扶着额头,强忍着眼中就要涌出来的泪。

    霍漱清没说话,静静坐着,手里的乌龙茶,却是根本不平静。

    “前几天,我看见她闭着眼睛去过马路,我真的,真的,”曾泉说着,睁开眼,右手在眼镜上抹了一把,“逸飞退婚的事,她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现在,现在她这样不醒来,万一,万一她--”

    说着,曾泉看着霍漱清。

    霍漱清明白曾泉没有说出来的话。

    那两个字,曾泉说不出来,他,也说不出来。曾泉担心,他怎么能不担心?

    房间里,一片安静。

    “没事,我来想办法1霍漱清看着曾泉,安慰道。

    曾泉望着他。

    “不管是什么事,都会有解决的办法。在这个时候,我们谁都不要去揣测什么了,也,不要责备自己!总会有办法1霍漱清伸出手,意思是要和曾泉握手,曾泉看着他的手,却迟迟没办法伸出手。

    “你,不恨我吗?”曾泉望着霍漱清,道。

    “为什么要恨你呢?”霍漱清收回手,“如果当初不是你,她还不知道会不会活下来--”

    曾泉苦笑了下,叹道:“我也不是完全没用的人啊!”

    “你对她好,是她的福气,真的。如果不是你在这个家里,我想,她一定没有那么快就融进新环境。她那个人你知道的,真的是,适应环境没那么快。有点傻傻的。”霍漱清说着,不禁笑了,心,却是一丝丝抽痛着。

    “是啊,她真的是好傻。”曾泉道。

    “所以,我很感谢你让她能不那么排斥新家,因为你在这里,她也不会孤独1霍漱清道。

    曾泉摇头。

    “可是,她到现在也不是完全适应她的环境变化,不是吗?”曾泉道。

    霍漱清点头,道:“是啊,她有些,不知所措。我想,这是我的问题,我没有,没有帮助她来改变,我总是把她一个人扔在一个地方,然后自己就去忙。我以为她可以做到,而可是,现在才发现,她真的是做不到!”

    “现在恐怕爸爸就不会让你去边疆了吧!他是不忍心看着迦因的情况继续恶化的。”曾泉道。

    “希望吧!”霍漱清叹了口气。

    曾泉不语。

    “不过,你要非说恨的话,”霍漱清突然说,曾泉看着他,“我也不是恨你,就是有些时候,男人的心--”

    “我明白!所以,对不起1曾泉道。

    “对不起还是什么的话,我们到此为止。你别和我说对不起,我也不会再和你说谢,怎么样?”霍漱清道,曾泉点头。

    “以前,呃,我和希悠因为这件事吵过--”曾泉看着霍漱清,“其实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和迦因的事,她一直都是耿耿于怀,我知道。然后有一次,我们两个吵架了,她说了这件事,我生气就走了。现在想想,我真的,真的就像她说的那样,是个变态1

    “因为你和苏凡那点?”霍漱清问。

    曾泉点头。

    “都是过去的事了,对不对?”霍漱清问。

    “可是--”曾泉道。

    “既然都是过去的事了,就不要再提了。而且,变态什么的,我想你还真的不至于。”霍漱清道。

    曾泉愣住了,盯着霍漱清。

    回家的车上,曾泉紧闭着双眼,眼皮却在不停地跳动着。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苏凡就离开了,而霍漱清和他说“感情是由不得人的,不要那么看待自己”。

    现在,他的脑子里一直都是霍漱清的这句话。

    不要把自己当做一个变态吗?

    他睁开眼,望向车窗外,嘴角露出苦涩的笑。

    霍漱清坐在病床边,静静注视着床上沉睡着的妻子,心情,却完全不像之前那么的平静。

    他可以去安慰别人,帮助别人从这件事的冲击中走出来,可是他自己呢?他是永远都没有办法置身事外的,她是他最爱的小丫头啊!

    俯身闭上眼,霍漱清轻轻吻上她的唇,心,却在一丝丝抽痛着。

    丫头啊,为什么你总是要遇上这样的事呢?为什么--

    无缘无故惹了这么多的桃花,你这辈子,可怎么消停过日子?

    他的手,轻轻在她的脸上抚摸着。即便他的动作再怎么轻柔,可毕竟是在碰着她的,她却一点都没有醒来,依旧闭着眼睛在沉睡。

    有那么一刻,霍漱清的内心里生出深深的恐惧,他生怕她就这样睡着不醒来了怎么办?可是,转念之后,他又为自己这样的恐惧而叹息,真是杯弓蛇影啊!

    守候着妻子的霍漱清并不知道曾家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他此刻根本没有去想。

    曾元进和罗文茵夫妇先回到家,先去看了下熟睡的小外孙女念卿,就直接去了小女儿曾雨的房间。

    而曾雨趴在沙发上玩着手机,似乎根本没有为此时家里的变故担心什么,或者说不安,任何这样的情绪都没有。

    门推开,曾元进和罗文茵看见曾雨的样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曾雨看了眼父母,换了个姿势,却依旧没有放下手机。

    罗文茵气坏了,可是丈夫先说话了。

    “你是不是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曾元进对曾雨道。

    “一般一般。”曾雨道,头都不抬。

    “你怎么不问一下你姐姐怎么了?”曾元进拉着妻子的手,坐在女儿面前的沙发上,道。

    “我就没必要再惺惺作态,装什么好人博好感了吧?反正不管我做什么,你们也不会觉得满意。”曾雨说着,拾起身,背靠着沙发背坐着。

    “你听听你说的什么话?你简直--”罗文茵真是气的说不出话来。

    曾元进拉着她的手,轻轻捏了下手心,对女儿道:“你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没有为什么!”曾雨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心疼你姐姐,所以心里不平衡了?”曾元进问。

    “随便你们干什么,我不关心。”曾雨说着,放下手机,看着父母,“你们这是来给我判刑了吗?请便吧!”

    看着小女儿这个样子,再想想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苏凡,曾元进和罗文茵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伤心。

    罗文茵闭上眼,努力控制着自己时刻就会爆发的怒气。她不知道是在生曾雨的气,还是自己的气。

    “你能告诉爸爸妈妈,今晚为什么要这么做吗?”曾元进问曾雨道。

    曾元进也是极力平复着心情。

    “没什么,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无所谓1曾雨说着,继续拿起手机玩着。

    罗文茵一看,生气极了,走过去抓起女儿的手机就扔到了地上,手机碎了。

    曾雨依旧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可是,她看见母亲那样的生气,看着母亲的嘴唇颤抖,赶紧起身抱住母亲的胳膊,笑嘻嘻地说:“美人妈妈,不要生气嘛!你看看你,一生气就不美了--”

    罗文茵盯着曾雨,良久,才说:“闯下了这么大的祸,你居然一点悔改之心都没有,一点都没觉得自己错--”

    曾雨松开母亲的手,坐在沙发上,两只脚搭在茶几上,翘着。

    “这么多年,我没有好好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职责,没有照顾我的大女儿,却把我的小女儿娇惯成这样一个无法无天、没有是非感,连最基本的人性都丧失了的人,我--”罗文茵指着女儿,道。

    曾元进起身拥住妻子,罗文茵却没有再流泪,盯着曾雨那一副依旧油盐不进的样子,道:“是我的错,今天晚上发生这件事,是我的错。可是,曾雨,在我惩罚自己之前,你最好给我找个地方安静反省,跟你哥哥姐姐认错道歉--”

    “我不会道歉!我做错什么了要我道歉?难道我说出他们的苟且就是我的错了吗?”曾雨起身,盯着父母,道。

    “你--”罗文茵气的牙齿都在颤抖,却是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你们觉得我什么都不好,哥哥比我强,我认了。可是,那个女人,那个苏凡,凭什么她,你们也觉得她比我好?在你们的眼里,只有他们两个才是你们的孩子,我就是个替身,我就是那个苏凡的替身!”曾雨喊道。

    罗文茵嘴唇发青,曾元进紧紧把她拥入怀里。

    “这就是你的反思?”曾元进对女儿道。

    “我没有错,我反思什么?错的是你们,是他们两个,是苏凡!真是好笑,居然,哈哈,我哥哥,爱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居然,居然还要为了妹妹离婚,哈哈,真是太好笑了!这个世上,再也没有这么好笑的事情了1曾雨说着,仰天笑了起来。

    罗文茵的脸,贴在丈夫的怀里,紧紧闭上双眼。

    “原来,你是这么看待这件事的1曾元进叹了口气。

    曾雨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看着自己的父母。

    “是,我就是这么想的。自从那个女人来到这家里,你们的眼里,就再也看不到我,只有她才是你们的女儿。她真的是你们的好女儿,不光让姐夫对她死心塌地,还让覃逸飞对她魂不守舍,光是这样还不算,居然连自己的亲哥哥都对她--哈哈,我真是不懂,她到底有什么本事--”曾雨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母亲开口了。

    “没关系,你不用懂了。”母亲道。

    曾雨望着母亲。

    罗文茵从丈夫怀里离开,看着女儿。

    “你没有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一员,以后也不用在家里待了。”罗文茵道。

    曾雨愣住了。

    曾元进看着妻子,虽然意外,却没有阻止她。

    “收拾好你的东西,从家里搬走,你不是在外面有房子吗?搬出去,什么时候想通了知错了再回来,要是你一辈子都想不明白,一辈子都不用回来!至于给你的钱,你已经毕业好几年了,我们供你读书就是让你有本事养活自己,可是这几年你什么正经事都不做,花销都是家里给,现在也不用给了。你是我的女儿,我就有义务养活你。可现在你这样对待你的哥哥姐姐,对待我们这个家,你也不配花曾家的钱。从今天开始,早上银行上班后我就会冻结你的卡,要吃饭你就自己想办法,不要指望我们会养活你,不管你在外面闯了什么祸,也不要指望我们会管你。”罗文茵的声音冷冽至极,表情也是极为决绝的。

    曾雨惊呆了。

    “听清楚了没有?”罗文茵问女儿道。

    曾雨怎么会没听清楚?母亲的意思是要和她断绝关系了!

    “好,搬就搬!我也不需要你们养活!”曾雨说着,就去找自己的包包,“我现在就走,这个家,我一分钟都不想待了!”

    曾元进看着妻子,见妻子闭上了眼睛,轻轻捏捏她的肩。

    罗文茵望着丈夫,听着女儿噼里啪啦收拾东西,却不去看。

    “我走了,以后,我再也不会来了1说完,曾雨就从父母身边走了。

    门,狠狠地被曾雨关上了,罗文茵闭上眼睛。

    曾元进拥住她。

    “我是不是做错了?”罗文茵问丈夫道。

    “没事,没事的。”曾元进安慰道。

    “要是我对她稍微严格一点,也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罗文茵道。

    “但愿她这次会吸取教训。”曾元进道。

    “可是,迦因和泉儿怎么办?他们两个--”罗文茵深深叹息道。

    “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丈夫道。

    “我真是,真是后悔啊!迦因那么好的孩子,我刚开始的时候还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我真是,唉,总是看不惯她,如果,如果我一开始,一开始就能好好接纳她,不那么苛刻,也许,也许她就不会,不会,没办法应对这些事,不会--”罗文茵说着,泪水从眼里流了出来。

    曾元进拥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

    “事情既然这样了,我们就想办法慢慢解决,这个,需要时间。”曾元进道,罗文茵点头。

    “你说你后悔,其实,我也很后悔啊1曾元进道,“可是,再怎么后悔,我们也得继续生活下去,解决现在的问题。”

    罗文茵擦去眼泪,点头道:“泉儿和希悠怎么办?”

    曾元进不语。

    答案,其实两个人都心里清楚,只是,谁都说不出来。

    就在曾雨被父母赶出家门的时候,曾泉和方希悠,也在他们的客厅里,坐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