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68章 到底是谁的错
    血,一直不停地往下流,花刺扎进了她的手里,明明很疼,可她好像感觉不到了。

    那种细密的刺痛,在两只手上蔓延着,刺进了她的耳膜。

    她愣愣地坐在沙发上,两只手垂了下来,双眼无神地盯着一片狼藉的屋子和茶几。

    时间,在她手上的鲜血滴下的时候,一分一秒流逝着。

    门,突然开了,一股冷风进来,她木然地望向了门口的方向。

    进来的是,曾泉!

    她没有动,没有说话,在那里坐着,好像没有看见他一样,依旧那么坐着。

    而曾泉,也是什么都没有说,走到柜子边取了医药箱过来,坐在她身边。

    方希悠没有动,他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打开医药箱,取出棉签。

    可是,他毕竟没有什么经验处理这种事,棉签沾到她的伤口沾出了细小的刺,曾泉立刻就愣住了。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拿起电话,给家里的保健室打了过去,护士赶紧接了电话。

    “您好1小护士忙问。

    “我是曾泉,小刘,你到我这边来一下,带上医药箱。”曾泉道。

    “是,我马上就来,曾市长,出了什么事吗?”小护士问。

    “是希悠的手扎破了。”曾泉道。

    小护士一听,赶紧应声挂了电话。

    曾泉看着这一屋子的狼藉,看着失神的妻子,看着她脸上哭花了的妆容,起身走进洗漱间去拿了一块温毛巾过来。

    可是,当毛巾碰到她的脸的时候,她一把扯了下来,把毛巾拿在自己的手里。

    “不用了。”她说着,自己轻轻擦着脸上的泪痕,可是,毛巾又被血染红了。

    “你想吃点什么,我去厨房看看。”他说。

    “谢谢,我不饿。”她说道。

    她的拒绝,是她的坚强,是她的坚持,他看得出来。她是个倔强的人,坚强的人,有时候倔强的让人受不了,从小到大,这只是不是一件两件了。可是,她越是这样倔强,曾泉就越是没办法放心她。

    他,从来都不放心她。虽然她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女强人,可是,只有他知道她是怎样的一个小女人,就像那一晚她光着脚从她家里哭着跑到这里。

    “叶黎--”曾泉突然说,方希悠的手顿住了。

    “他,好像挺热心的。”曾泉道。

    “你想说什么?”方希悠道。

    “没有。”

    “你觉得我会喜欢那种男人吗?”方希悠道。

    “不是。”曾泉道,望着她,曾泉才说,“找一个真心对你好的人吧!”

    “你这是在安慰我,还是安排后事?”方希悠苦笑了下,道。

    “随便你怎么想。”曾泉道。

    “不用你担心,没有男人,我也会活的很好。”方希悠道。

    曾泉刚要说什么,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

    “请进--”曾泉道。

    护士小刘赶紧背着医药箱进来了,一看这屋子里的样子,完全惊呆了,再看方希悠的手,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是怎么了?曾市长和方小姐感情那么好,怎么方小姐--

    一定是有别的事吧!

    不过,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之前霍夫人被送到医院去了,现在方小姐就这样--

    小护士心里再怎么怀疑都没办法开口问,值得赶紧给方希悠处理伤口。

    曾泉坐在一旁,看着这一幕。

    “您的手上有很多的小刺,我去拿个灯过来照一下,要不然看不清楚。”小护士道。

    “我把这个灯调一下。”曾泉说着,就起身把沙发边的落地灯挪了过来,调亮了光线。

    “好了,谢谢曾市长!”小护士道。

    “没事。”曾泉道,“还有什么吗?”

    “我慢慢来弄,您别担心。”小护士微笑道。

    方希悠一直沉默不语,看着曾泉在一旁陪着她,看着小护士给她处理手上的伤口。

    毕竟是被花刺扎到的,伤口并不是很深,小护士很小心地把刺给她取了出来,然后消毒,用绷带缠好她的两只手。等到这一切都做完,小护士的脸上已经满是汗了。

    曾泉给她拿过来一杯酸奶,道:“辛苦你了,小刘。没事了,你就回去休息吧1

    “没关系,曾市长,方小姐的手伤口不深,所以不用太担心,只是现在手上缠着绷带,不能碰水,所以--”小护士道。

    “嗯,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曾泉道。

    小护士微微笑了,接着说:“您要是不放心,明天去医院看一下。”

    “好的,谢谢你,小刘。”曾泉道。

    “这个绷带什么时候可以取掉?我总不能缠着这东西去上班,而且手上绑着绷带,做事业不方便。”方希悠道。

    “三天以后请医生检查一下再决定,方小姐,您别太担心了。”小护士认真地说。

    方希悠不语。

    曾泉便起身把小护士送到门口,除了感谢又说了句“今晚的事,小刘你能保密吗?”

    小护士愣了下,原以为曾泉和方希悠没什么事,可是现在曾泉这么一说,想想刚才的事,小护士点点头。

    在曾家这样的首长家里工作,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要不然早就被开掉了。

    “谢谢你了,你去休息吧!”曾泉道。

    小护士回去了,可是,在回去宿舍的路上,脑子里无数个问号在跑来跑去,今晚这个院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回到房间里,曾泉看着地上这一片狼藉,道:“你休息吧,这些不用管了。”

    方希悠看着他。

    “哦,你洗漱了没有?用不用我帮你--”曾泉问。

    “不用了,我要睡觉了。”方希悠起身,道。

    曾泉看着她走进里间的卧室关上门,他也走了出去,留下那一盏落地灯一直亮着。

    躺在床上,方希悠看着手上的绷带,捏住了双手,却感觉到了穿心的痛。

    他不是要走吗?他不是不理她了吗?他不是要离婚吗?为什么,为什么又这么,这么温柔体贴?为什么--

    只不过是不想看着我的手流太多血,让别人怀疑吧!

    方希悠这么想着,泪水涌出了眼眶。

    阿泉,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流泪,以后,我不会再为你流一滴泪了!

    夜色深深,曾家的院子里一片寂静,而医院的病房里,苏凡,睁开了眼睛。

    这样漆黑的夜,让苏凡好像又回到了中枪昏迷的那个时候,好像那个时候,她每次醒来都是黑夜,身边没有一个人。又或者,她是一直身处黑暗,从来都没有醒来过。

    如果,她在那个时候不要醒过来,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逸飞会和敏慧如期举行婚礼,而,而哥--

    想到曾泉,苏凡的心,就一丝丝抽痛起来。

    泪水,填满了她的眼眶。

    他是她的哥哥,是她最好的朋友,他们无所不谈,他们惺惺相惜,他们,他们是这个世上最好最好的同父异母的兄妹,可是--

    今晚的情形,在她的脑海里翻涌着。

    如果她不会醒过来,就不会这样了,不是吗?

    他在她面前,在家里人面前,在嫂子面前说了那样的话,嫂子怎么会原谅他?他们还怎么生活啊?怎么--

    苏凡不敢想象现在家里变成了什么样子,不敢想象曾泉变成了什么样子,他--

    她又该怎么办?她能做什么?去和嫂子解释吗?解释说“我哥纯粹是胡说八道,根本没有那么回事”吗?她怎么说,怎么说都没用了,不是吗?谁会信她?

    苏凡苦笑了,泪水从她的眼角流了下去,湿了枕头。

    她什么都做不了,她想帮助逸飞,却让逸飞退婚了,她想帮助哥哥嫂子和好,却,却变成了今天的局面。

    真是没用啊,苏凡,你什么都做不好,你没用啊!你只会添乱,让所有人的生活都变得乱糟糟,你,你就是个废物!

    你--

    泪水,不停地流着,心,也在撕裂着。

    闭着的双眼,突然感觉到一层亮光,苏凡没有睁眼,耳畔却传来一个声音--

    “醒了吗?”是霍漱清的声音。

    她没有回答。

    “爸妈他们都走了,我让他们回去的,太晚了,他们也都年纪大了,在医院里守着会熬不住的,爸爸明天还要开会。”霍漱清道。

    苏凡依旧没说话。

    手,却被他轻轻拉住了,她感觉到了。

    她的手,被他放在唇边,轻轻亲了下。

    “丫头,我们可以谈谈吗?”霍漱清道。

    她没说话,只是静静听着。

    “曾泉的事,你不要太在意,这件事,不是你的错--”霍漱清道。

    “那是谁的错?你告诉我,是,是谁的错?”苏凡打断他的话,流泪道。

    “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他的错。”霍漱清道。

    “那是谁的呢?不是我的错,不是他的错,是谁的错?是谁--”苏凡哭泣道。

    “这,或许就是命运的错。命运让你们身为了兄妹,命运--”霍漱清安慰道。

    苏凡摇头。

    霍漱清拉着她的手,道:“你想说什么?”

    “我不知道,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哭泣道,“我对不起他们,我,我对不起我嫂子,这么多年,她对我那么好,对念卿那么好,可是,我,我怎么面对她,我,我真是,我--”

    “你这个傻丫头,怎么可以这么想?”霍漱清道。

    苏凡不语,低声啜泣着。

    “不要再自责了,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可以改变和决定的。”霍漱清道。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苏凡道。

    是啊,该怎么办?谁又知道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