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69章 他为什么要拒绝
    这个夜,谁都难以入眠。

    而到了天亮,当曾元进和覃春明一起见了领导的时候,事情似乎越来越难了。

    霍漱清的选择,并不多!

    方慕白来到了领导的办公室,看见领导正坐在办公桌前翻阅文件,一名秘书拿着笔在做着记录。

    “慕白来了?”领导问。

    “嗯,您下午就要出访了吗?”方慕白问。

    “是啊,所以,在走之前,我想把这件事都定下来。”领导说,看着方慕白,“刚才是不是碰到他们两个了?”

    “嗯,碰到了。”方慕白道。

    领导起身,示意方慕白坐在沙发上。

    坐在方慕白面前,领导看了看他,道:“昨晚很麻烦?”

    “好像是,我没有过去。”方慕白道。

    “希悠和阿泉呢?”领导问,“这下没可能了?”

    “现在还不清楚,希悠今天和云期去旅行了,阿泉,好像是回去上班了。”方慕白道。

    “刚才他们两个和我说,漱清要继续留在松江省,没念头去边疆了。”领导叹道。

    “您还是想让他去?”方慕白问。

    领导点头。

    “迦因现在这个样子,我听说她又住院了。”方慕白道,“迦因要是身体不好的话,漱清可能很难会离开她去边疆。”

    “是啊,这人啊,不计感情不可能,太重感情,有时候也是很要命。”领导苦笑着道,“漱清这个人呢,做事认真,也果决,这方面,阿泉要差的多,阿泉没漱清那么果断,还是心软了。”

    方慕白听着,点头。

    “边疆的局势,还得要漱清这样的人去。他的年龄也合适,而且,在我身边干过,我了解他,你和元进、春明都清楚他的,可现在--”首长叹道。

    方慕白想了想,道:“要不,您和他谈一下,或许,会让他改变主意呢?”

    首长点头,道:“我也这么想的,我不想逼着他过去。要是迦因没事倒也罢了,现在正好是这个节骨眼上,迦因出了事,这样子肯定是不能跟着过去的,我要是逼着漱清和她分开,耶太不近人情了。”

    “是的,您说的对。”方慕白道。

    “你给漱清打个电话,让他尽快,呃,现在还有多长时间?”首长问秘书。

    “二十分钟。”秘书报告说。

    首长想了下,道:“你去把他接过来,要是时间来不及,直接上车我和他说。”

    秘书领命,赶紧退了出去。

    “您看,这是昨晚送来的紧急报告。”方慕白赶紧把自己拿的报告交给了首长。

    霍漱清并不知道,当苏凡醒来后,在昨晚那样交谈后,两个人居然会无话可说。

    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了,该说的话,他昨晚也说了,还能怎么劝呢?他要好好守着她,保护她,这就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然而,在医院的霍漱清,怎么都没想到病房里会有一位什么样的客人等着他。

    就在霍漱清出去和医生谈话了解苏凡的后续治疗的时候,病房门开了。

    苏凡呆呆地坐在床上,背靠着靠垫,望着窗外那死气沉沉的天空。

    树枝上,树叶已经落光,看起来外面风有点大,干枯的树枝被吹着动了起来。

    “是,霍夫人吗?”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飘进了苏凡的耳朵,苏凡木然地转过头看着他。

    “您,是谁?”她问。

    “我是首长的秘书,过来找漱清书记的。”男人道,“以前,呃,我见过您。”

    “抱歉,我,不记得了。”苏凡道。

    “没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记不得也没事。”男人道。

    “您要找他的话,他好像去医生那边了。”苏凡道。

    “没关系,我等他一下。”男人说着,顿了下,“霍夫人,其实,是有件事,首长让我先跟您说一下。”

    苏凡愣住了。

    “首长很信任漱清书记,这几天有个重要的任命,首长想让漱清书记过去,让覃书记跟漱清书记谈了下,可是漱清书记拒绝了首长--”秘书道。

    苏凡怔住了。

    秘书笑了下,道:“早上曾部长和覃书记去和首长谈了,首长很可惜,所以他让我找漱清书记过去,他亲自谈。”

    “首长,首长要他,他去做什么?”苏凡问。

    “这个,我想还是等漱清书记见过首长了再说吧!组织的纪律,您知道的。”秘书道。

    苏凡看着这个中年男人,心里充满了讶异。

    到底是什么事要让霍漱清去做,而霍漱清拒绝了呢?到底为什么要拒绝呢?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首长要让霍漱清去做什么,霍漱清又为什么拒绝,可是,苏凡很清楚所谓的“组织纪律”,霍漱清身为干部,对于组织的命令必须无条件服从,而不能这样拒绝。这样的拒绝,对于霍漱清来说,很不利!

    “您的身体怎么样?首长说,如果有什么需要的,您就直接跟我说,哦,这是我的电话,我给你拨一个。”秘书说着,就掏出手机按出了苏凡的号码,病房里传来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

    苏凡并不意外这个秘书知道她的号码,甚至,在手机响了之后,苏凡感觉到这个男人和她说话不是那么简单的聊天和问候。

    “谢谢您来看我。”苏凡道。

    “应该的,漱清书记和曾部长一直都对我很好。”男人微笑道。

    “您,还有别的事要和我说吗?”苏凡问。

    “呃,没什么,就是希望您能早点康复,这样漱清书记也会安心一些。”秘书道。

    “嗯,我知道了。”苏凡道。

    这时,病房门开了,霍漱清进来了。

    “是你啊?”霍漱清忙伸手道。

    秘书和他握手,微笑着问候。

    “我们去外面谈。”霍漱清知道这个男人不是来简单探望苏凡的,便说。

    “还是去车上吧!首长在等着您1男人道。

    首长--

    霍漱清愣住了,苏凡也是。

    “首长等会儿要去探望两个人,时间紧迫。”秘书道。

    “好,那我们走吧1霍漱清道。

    “我在外面等您。”秘书说。

    霍漱清点点头,等病房门关上,霍漱清走到苏凡身边。

    “没事,你去吧!不能让首长等。”苏凡道。

    “你等着我回来。”霍漱清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离开了病房。

    苏凡看着他离开,闭上了双眼,嘴角不禁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是不是她拖累了他?是不是她--

    即便首长的秘书没有明说,可是苏凡不是听不出来。

    霍漱清还年轻,虽然四十多了,可在他这个级别来说,他是很年轻的,他还有很远大的前途。这是个伟大的时代,他会有一番伟大的事业。他有能力,他也有机会,不管是爸爸,还是覃书记,还有方书记,还有首长,他们都是很欣赏他的。他有能力去实现他的梦想,他父亲寄托给他的梦想,他自己的梦想,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和伟大的人物一起,并成为一个伟大的人。

    可她呢?她能做什么呢?她什么都做不了,做不了,还要拖累他。

    她怎么可以--

    拿起手机,苏凡给父亲拨了过去。

    曾元进正在会议室和下属们开会,秘书接了电话。

    “您好,我爸爸在吗?”苏凡问。

    “是迦因啊!部长正在开会--”秘书道。

    “还有大概多久?”苏凡问。

    秘书看了下腕表,道:“还有一刻钟就可以结束了。”

    “好,那我等会儿再打过来。”苏凡道。

    望着窗外那凄冷的冬天,苏凡也不禁哆嗦了一下。

    明明房间里的暖气很舒服,可她怎么还会觉得冷呢?

    家里不知道怎么样了,哥哥、嫂子,还有妈妈--

    可是,苏凡还没给母亲把电话打过去,病房门就开了,母亲走了进来。

    “妈--”苏凡问。

    “你醒了?”罗文茵走了过来。

    “嗯。”苏凡道。

    “漱清呢?”母亲问。

    “他刚才有事出去了,首长要见他。”苏凡道。

    罗文茵坐在床边,看着脸色惨白的女儿。

    “你洗漱了没有?你这脸色真不好,让小孙给你画个妆?”母亲的心里,一丝丝抽着通,道。

    “是吗?我没注意到。”苏凡道,便对站在母亲身后的母亲的秘书孙小姐说,“麻烦你了。”

    “没事,你等一下,很快就会好了。”秘书忙说,就从手包里拿出化妆用具。

    “我和医生聊了下,你还是尽快出院吧!榕城有个疗养院,很不错,妈妈带你去那边住些日子。正好你舅妈最近也在那里,我们住过去也有个伴儿。”罗文茵望着女儿,接着道,“我给张阿姨打电话,让她把嘉漱也带过去。今天下午念卿的演出结束,明天就休息了,我们可以把两个孩子都带过去。晚上我再给佳敏打电话说一下,请他们那边帮忙照看一下两个孩子,你婆婆也很想两个孩子了,正好寒假,让孩子们陪陪她。”

    “嗯,好。”苏凡道,“下午是念卿的演出啊,我都忘了。”

    “你就别去了,我和你爸爸说了,让他把工作安排一下,我们两个去。”罗文茵道。

    苏凡“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女儿的演出,正好她在京里,却不能去看--

    好像,念卿从上幼儿园第一天,所有的事都是母亲在照看,她都没有怎么管过孩子,就连演出,都极少去,她真的,她啊,还真是个无用的齿轮啊,在这个世上转着转着,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