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71章 我不会为他担心
    曾家大姑和女儿在病房陪了苏凡没一会儿,罗文茵就劝她们回去,毕竟大姑身体也不好,老在这里坐着会不舒服。

    “大姐,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榕城住一阵子,那边空气好。”罗文茵道。

    “过完年了蓉蓉和阿政就会把接我妈去美国,这段时间,倒是真可以去榕城待一下。”张茜道,又对母亲说,“妈,您说呢?榕城的那个疗养院的确是非常好的,二舅妈和江阿姨她们在,你们几个玩牌也有伴儿。”

    “可以啊!哦,文文,彩桦什么时候和那个老师结婚啊?这都两年多了,再说彩桦也是一个人生活了几十年,也该重新有个家庭了。”大姑道。

    “逸秋他们也都劝了,我也劝了,可是我嫂子,她那个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不通。”罗文茵道。

    大姑叹了口气,道:“唉,人啊,老了还是得有个伴儿1

    “您就知道说别人,怎么您不给我们找个后爸?”张茜笑着对母亲道。

    “去,你这没大没小的,我就想给你们看看孩子,看着你们都过的和和美美的,这就够了,找什么老伴儿?”大姑摇头道。

    张茜笑着。

    苏凡看着眼前这一幕,却好像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是啊,只要每个人都过的和和美美就好了,这就足够了。

    就在这时,苏凡的手机响了,秘书孙小姐赶紧给她拿过来。

    曾家大姑和张茜见状,就起身了。

    “是我爸的电话。”苏凡道。

    “你和你爸爸聊会儿,我去送送你大姑和茜茜。”罗文茵道。

    苏凡就和大姑和表姐说了再见,接听了父亲的电话。

    病房里,就只有苏凡一个人。

    “爸--”苏凡叫了声。

    “嗯,你吃饭了没?”父亲问。

    “吃过了。”苏凡道。

    “一切还好吧?我今天下午和你妈一起去看念卿演出,完后再来医院看你。”父亲道。

    “我没事,爸,您不用管,我没事的,您忙您的吧!念卿的演出,您不用管的。”苏凡道。

    曾元进拿着电话,盯着办公桌那红木的桌面,想起刚才霍漱清给他打电话说的事,闭上了双眼。

    霍漱清终究是要走了,可迦因--

    “哦,对了,迦因,你妈说明天带你去榕城的事,你知道了吗?”父亲问。

    “我妈说了。”苏凡应声道。

    “嗯,那你和你妈一起去,我明天还有会,让以珩送你们过去。”父亲道。

    “我知道了,爸。”苏凡道。

    让以珩送,那么,霍漱清呢?

    苏凡心里的问题,不停地打圈。

    “爸--”苏凡问。

    “什么?”

    “霍漱清,他是要去什么地方吗?”苏凡问。

    曾元进愣了下,霍漱清在电话里和他说这件事还没告诉苏凡,那么苏凡这么问--

    “怎么了?”父亲问。

    “呃,没事,我就是问一下。”苏凡道。

    “迦因,”父亲叫了她一声,苏凡“嗯”了一声。

    “去了榕城好好和你妈她们一起待着,需要什么就跟爸爸说,好好玩,什么都不要想,孩子们的事也不要想,你只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孩子?”曾元进这么说,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痛。

    “嗯,我知道,您放心吧,我没事。”苏凡安慰父亲道。

    手机听筒里一片沉默。

    曾元进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儿说,他告诉霍漱清,让霍漱清自己去说,可是,这件事虽然是霍漱清的工作调令,对于这个家来说却是会有重大影响的。身为掌管官员任命大权的人,曾元进却没有办法让自己的女儿拥有一个平静的生活,没有办法让她的丈夫可以在她最需要的时候陪着她。

    “爸--”苏凡听不到父亲的声音,叫了声。

    “嗯,什么?爸爸在听。”曾元进道。

    “不管霍漱清要去哪里,让他去吧!我没事1苏凡道。

    曾元进怔住了。

    “我明白,他是组织的人,只要是组织的命令,他就必须要服从,而且,有您照看着他,我不会担心的。”苏凡道。

    曾元进的双眼模糊了,取下眼镜,闭上眼。

    “爸,那我挂了,您去忙吧1苏凡道。

    “嗯,我知道了。”曾元进道。

    苏凡却没有挂电话,父亲也同样没有。

    “迦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父亲问。

    “爸,对不起1苏凡道。

    “你这傻孩子,什么对不起?你又没做错事!”父亲道。

    说着,父亲拿起办公桌上另一部手机,给秘书发了条信息,让秘书给霍漱清打个电话,问霍漱清到哪里了,给他回个电话。

    “是我给家里添了这么多的麻烦,让大家都--”苏凡道。

    “傻孩子,这不是你的错,不要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知道吗?”父亲劝道。

    苏凡闭上眼,眼泪从眼里涌了出来。

    她努力不想让父亲听见自己哭泣的声音,捂着嘴巴,泪水就从指缝里流了下去。

    即便如此,曾元进还是听见了女儿哭泣的声音。

    “傻孩子,什么都别想了,你好好养身体,其他的,我们从长计议。”父亲劝道。

    “嗯,我知道,爸。”苏凡应声道,“他呢?我哥呢?他,他--”

    “他去上班了,没事,你不用再想了,本来就没什么事的。”曾元进道。

    苏凡知道父亲这是在安慰自己,可是,言语的安慰,父亲说不是她的错,又有什么用?本来就是她的错,是她害得哥哥嫂子离婚的,是她害得嫂子--

    “嗯。”苏凡应声。

    “那你休息吧,好好休息,什么都别想,下午爸爸妈妈看完演出了带念卿一起来医院。”父亲道。

    苏凡应声,就挂了电话。

    电话挂掉了,她却坐在床上捂着脸流泪,无声流泪。

    而这时,罗文茵正陪着大姑姐和外甥女在病房外间客厅里低声聊天,曾家大姑这才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事。

    这种事,对于曾家是丑事,即便是现在隐瞒着,过不久就都会发现不对劲,自然而然会来问他们。曾家大姑是曾元进的亲姐姐,罗文茵自然也不会瞒着。

    曾家大姑和张茜都惊呆了。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个娇娇,简直,简直是,唉!”罗文茵叹道。

    “希悠呢?”张茜问。

    “今天一大早就不见她的人了,警卫员说她很早就去方家了。”罗文茵道,“我给江敏打电话,问希悠怎么样,她说希悠收拾行李,和云期去三亚了。”

    “那,他们两个,这离婚--”曾家大姑问。

    罗文茵摇头,道:“我不知道,阿泉也是一大早就走了,问他一句,说是要去上班,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问不出来,可是,我觉得这件事,怕是,麻烦了。”

    曾家大姑沉默了。

    张茜看着母亲和二舅妈,道:“他们两个这样,实在过不下去,离了也好。”

    见母亲和二舅妈都盯着自己,张茜道:“我说这话你们也别不高兴,这是明摆着的事,他们两个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不冷不热的,你们还操心他们不生孩子,这样子,怎么生的出孩子?”

    “那也不能就这么离婚了啊!”曾家大姑道。

    “妈,您也想开点,婚姻的基础是爱情,两个人不相爱,怎么过一辈子?就算是真的不离婚,他们以后的几十年还是这样不冷不热,就算有了孩子,孩子也是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您忘了我们小时候您和我爸说二舅和阿泉妈妈的事吗?阿泉去世前两年的那阵子,您和爸爸说,阿泉不爱说话,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您还担心阿泉出事,把他接到咱们家里住过一阵子,难道您都忘了您当初怎么说二舅和阿泉妈妈的事的?这会儿好了,现在阿泉变成了这样,您又说不能离婚。”张茜说母亲道。

    张茜说的是事实,大姑和罗文茵都不说话了。

    “阿泉是个用情至深的人,他喜欢迦因那么多年,现在被娇娇这么戳破,他最怕的是没办法面对迦因,最怕伤害迦因,现在问题是在这里。迦因肯定也是不能见阿泉的,他们两个的脾性,我们都清楚。最麻烦的就是他们两个出什么问题,离婚不离婚的,已经不是问题了。”张茜分析道。

    罗文茵知道张茜说的有道理,便点点头。

    “我怕迦因出事。”罗文茵道。

    “你好好盯着点,明天赶紧带到榕城去--”大姑道,“哦,对了,漱清呢?迦因这个样子,他跟过去吗?他是不是也得陪迦因几天啊!”

    罗文茵摇头。

    “这,都不行?他要干什么去?”大姑问。

    “元进和我说,首长想把漱清从松江省调走,可是他没说是去哪里,不过看着好像很急。他说他今天和春明大哥一起跟首长说说,看能不能换人去,不知道行不行的通。”罗文茵道。

    “怎么可能行得通?”大姑道。

    这也是实话。

    坐了会儿,大姑和张茜就离开了,嘱咐罗文茵好好照顾苏凡。

    而这时,霍漱清已经到了住院部大楼下面,他只要一抬头,就会看到苏凡的病房,甚至,他会感觉到苏凡也在看向窗户外面。

    可是,他的脚步,根本没办法迈过去,没办法走上台阶。

    伸手摸了下衣兜,每个衣兜都摸了一遍,却什么都没有。

    他该怎么和苏凡说,该怎么面对她?

    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

    冷风,吹动着他的碎发,霍漱清的心里,从来没有这样的矛盾,这样的痛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