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78章 我不适合结婚
    覃逸秋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漱清,我想和你谈谈。”

    霍漱清看了眼车外,问:“你在哪里?”

    “我刚到家。”覃逸秋道,“我爸这边。”

    “那我过来。”说完,霍漱清挂了电话,让司机把车子开向覃春明在京里的住处。

    车子刚开进覃家的院子,覃逸秋就站在屋檐下等着他了。

    霍漱清下了车,覃逸秋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覃叔叔不在吗?”霍漱清问。

    “嗯,他去theStatecouncil开会了。”覃逸秋道。

    霍漱清点点头,他知道覃春明今天是最后一次以华东省委书记的身份出席总理主持的长三角经济工作会议,而这个会议就是这两天。

    “你想喝点什么?”覃逸秋请他在客厅沙发上坐下,屏退了所有人,关上了门,问道。

    “随便都行。”霍漱清说着,上半身往后一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覃逸秋脱掉外套,放在沙发背上,霍漱清泡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

    “把你的风衣脱了吧,家里热,小心出去着凉。”覃逸秋道。

    “哦,我忘了。”霍漱清说着,脱掉了外套,覃逸秋接过来,给他平平整整地铺在了沙发背上。

    “让孙敏珺跟你去,是小姑的主意吧?”覃逸秋直接问。

    “嗯,是她提出来的。”霍漱清打了个呵欠,搓了下脸。

    覃逸秋看出他很疲倦,便说;“你昨晚是不是没休息?”

    “嗯,没怎么睡。她一直昏迷着,我得看着她。”霍漱清道。

    覃逸秋也是能想象那个场景的,霍漱清爱苏凡,苏凡有事,霍漱清怎么可能睡得着?

    “你要不要尝尝我做的桂花糕?”覃逸秋问,“我刚才给迦因带了点。”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你居然还能--”

    “哎,什么叫我居然还能?别小看人!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明白吗?”覃逸秋道。

    霍漱清笑着点头。

    于是,覃逸秋打电话到厨房,让厨房的勤务人员把她早上坐的点心拿过来一些。

    “你这是做了多少?送了还有剩下的?”霍漱清问。

    “我今天是超水平发挥,不过呢,还是受了迦因的启发1覃逸秋道。

    霍漱清淡淡笑了下,道:“怎么突然又说她了?”

    “你担心她,是吗?”覃逸秋问。

    “她那个样子,怎么能不担心?”霍漱清叹道。

    “别想太多了,她不会有事的。”覃逸秋坐在他身边,给他的茶杯里加满了水,霍漱清看着她。

    “这边有我们这么多人在,会好好照顾她的。而且,她是个坚强的人,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倒。”覃逸秋道。

    霍漱清忍不住笑了,道:“你怎么这么有信心?我可真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勤务人员敲门,送来了点心,就关门离开了。

    “她是你娶的人,你还不比我们更了解她?”覃逸秋反问道。

    霍漱清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曾泉失踪了。”

    覃逸秋愣了片刻,问:“是因为昨晚的事?”

    霍漱清点头,道:“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做,现在我岳父把这件事给压下来了,可是,如果不能尽快找到他的话,恐怕就会有麻烦。这次这样大的人事调动,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我们了,要是他们抓住曾泉的事向我岳父发难--”

    说着,霍漱清叹了口气,喝了口茶。

    覃逸秋点头,道:“是啊,我爸去了沪城,华东省的缺又是咱们这边的人,你又空降去了回疆,现在被人盯上的就是小姑夫了。”

    “越是风光的时候,就越是要小心了。曾泉这么一来,很容易就让我岳父和方书记被动了,特别是我岳父。”霍漱清道。

    覃逸秋叹了口气,道:“曾泉也是够苦了,这么多年的话藏在心里不能说,却--唉,他一定是觉得不能面对迦因,不能面对家里人了。”

    霍漱清点头,道:“他是个重感情的人,一直小心翼翼对待苏凡,也就是不想破坏这样的局面,他很清楚一旦事情说破会有什么局面。”顿了下,霍漱清道,“我一直以为会是希悠戳破,没想到居然是曾雨。”

    “希悠--”覃逸秋愣了下,道,“希悠不见了吗?”

    “她和家里人去三亚了。”霍漱清道。

    覃逸秋不可理解,道:“她这个时候去什么三亚?她难道不知道这件事对曾泉是多大的打击?她难道不知道她应该留在曾泉身边让他跨过这个坎儿吗?”

    霍漱清摇头,道:“她可能也是这么多年压抑的太厉害了吧!现在一下子说破,她也--”

    “我看未必!”覃逸秋道。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拿起点心开始尝了。

    覃逸秋换了个坐姿,看着霍漱清,道:“难道她以为整件事就她一个人委屈压抑?当初,她和曾泉结婚的时候,曾泉就喜欢迦因了吧?就她那个个性,还不把事情查个一清二楚?她什么都知道,还和曾泉结婚,结婚了又觉得自己压抑--那你呢?你不压抑委屈?你整天看着自己的大舅哥和老婆,你难道就心里舒服?怎么她就不能放过曾泉一马?干嘛多少年要揪着这件事不放过?自己心里不舒服,别人也--”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这一点上,我也觉得希悠挺可怜的。”霍漱清道,“所以她离开曾泉,从感情上我也理解,只是我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她这么做了。”

    “我也想不通,我现在有时候觉得她并不是真的爱曾泉了。”覃逸秋叹道。

    “味道的确不错。”霍漱清却道。

    “男人和女人再怎么不一样,可是,既然爱一个人,就不会主动和他分开那么久还觉得理所当然。”覃逸秋道。

    “你不能把你的选择加到她的身上,当然,我知道你是天下难得的好老婆。”霍漱清道。

    覃逸秋笑了,道:“你真的这么觉得?”

    “当然了,我一直都觉得你是最好的老婆,老罗那个傻瓜真是捡了大便宜了。”霍漱清道。

    覃逸秋满意地笑着看着他。

    “以前觉得你是个男人婆,脾气臭死了,不过这几年,呃,女人多了嘛!还会做点心--”霍漱清道,说着,看着覃逸秋,“你这是让老罗拉了多少次肚子才做出来的?”

    “切,你就这么诋毁我吧!哪有那么夸张?我又不是做的毒药,最多就是味道差点,怎么会拉肚子?”覃逸秋道。

    霍漱清笑了,拿着桂花糕吃着,良久,才说:“苏凡啊,以前也做的很好吃。”

    覃逸秋看着他脸上的的笑容凄然,心里不禁疼了。

    “那你就和她一起去啊!虽然她的身体是暂时不能承受那边的环境,可是,她心里想的是你,你心里也是她,不是吗?我们再多少人关心她照顾她,都不及你一个人--”覃逸秋道。

    “你觉得我去了那边,还能有机会照顾她吗?”霍漱清放下点心,望着前方,“首长和我谈了好多,我知道他有多么重视回疆的问题,回疆的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迫在眉睫。首长想要在他的任内完成他的所有设想,时间不等人,回疆的问题不能尽快解决,整个西面的事就要搁置。即便是外部推进了,回疆不稳定,就犹如一颗定时炸弹在那里让人悬着心。整个丝路西线那么长的距离,回疆是重中之重。回疆稳定了,进可攻退可守,即便是中东有些小麻烦,我们自己也有回旋的余地。”说着,霍漱清看着覃逸秋,“我没有时间,小秋,去回疆,我就没有时间好好照顾苏凡,没有精力--”

    覃逸秋坐在他身边,把手放在他的膝盖上,望着他,道:“我明白,我知道你去了那边就身不由己。可是,迦因她,她不能没有你的。特别是眼下这个局面--”

    霍漱清深深叹了口气,苦笑了下,道:“我觉得自己真的,不适合结婚,不应该做她的丈夫。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她真是没有过过几天好日子,我,欠她太多了,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还清这些债--”

    “别这么说,你不要这么责备自己。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从来没想过让她遭遇这些不幸的,对不对?”覃逸秋道。

    霍漱清闭上眼,鼻子里满满的都是酸涩。

    覃逸秋望着他这样痛苦的神情,心里一下下抽着疼,伸手揽住他的胳膊。

    霍漱清低下头,良久不语。

    “她会理解你的,她会理解--”覃逸秋的眼里,也是泪花闪闪。

    她不想看着他这样难受,她怎么舍得他这样难受呢?他是霍漱清啊!

    “小秋,你知道吗?有时候,我觉得当初她选择小飞,可能,比我更好,小飞比我更有机会让她幸福,而我--”他幽幽地说。

    “你瞎说什么呢?”覃逸秋打断他的话,他看着她。

    “这是你该说的话吗,漱清?是你的就是你的,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让给别人?你知道她爱的是你,她一心等着的人是你,别人对她再好,她也不会,不会--”覃逸秋说着,泪水,从眼里涌了出来,她抬手擦去眼泪,道,“你就什么都别想了,别自责了,振作精神去做你的事。首长选中的是你,这是你的光荣,这是他对你工作能力的肯定,你要是因为这些儿女私情而影响了斗志,干扰了你的判断,你怎么对得起首长?怎么对得起为你扛着压力的小姑夫和我爸,还有方书记,还有其他那些支持你的人?怎么对得起霍伯伯?”

    霍漱清,沉默了。

    “自古家国难两全,你很清楚,你选择的就是这样的事业,你早就没有退路了。走到了今天,要是不坚持走下去,你以前的努力不就付诸东流了吗?多少人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现在曾泉这样了,你就得撑下去,也只有你才能撑下去,要不然你让小姑夫和方书记,还有我爸他们怎么办?”覃逸秋抓住霍漱清的手,盯着他,“漱清,不要想迦因的事了,我们会照顾好她,就算是我们这么多人比不了你一个人,可是,我们也会努力让她康复,让她可以早一点去和你团聚。至于现在,”顿了下,覃逸秋道,“我告诉你,就算带着那么一个年轻女人去那边,你也搞清楚分寸,别以为你丈母娘给你派了个暖床丫鬟1

    霍漱清猛地坐正身体,盯着她,道:“你脑子里想什么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