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81章 你不也是第三者吗
    香气缭绕,禅音绕耳。

    姬云期却一直不能平静,方希悠是什么态度?难道真的要打算放弃曾泉了吗?

    “希悠姐--”姬云期看着趴在床上闭目享受按摩的方希悠,叫了声。

    “你怎么又叫我姐姐了?你是我嫂子。”方希悠的嘴角弯起一个弧度,道。

    姬云期笑了下,道:“好吧,呃,有件事,我想问你--”

    “如果是和他有关的,就不要问了吧1方希悠打断姬云期的话,道。

    “好,我不提他,不提。呃,”姬云期想了想,问,“我记得,当初我要和长清哥结婚的时候,你和我说不要想着替代紫语姐姐在长清哥心里的位置,你为什么要那么说呢?”

    “你这么聪明的,难道会不明白吗?就算当初你不明白,现在你还不知道吗?看看我的样子--”方希悠叹道,“以为自己能改变他,可是,一切都只不过是想象而已,不管多少年,不管为他付出多少,最后听到的却是他对那个人的告白!唉!世上没有比这更讽刺的事了。”

    姬云期点点头,道:“是啊,这样真的,太痛苦了。”

    “我现在终于明白一个道理。”方希悠道。

    “什么道理?”姬云期问。

    “宁可嫁给一个爱自己的人,也不要嫁给一个自己爱的人。”方希悠叹道。

    姬云期好像是在思考一样,重复了一遍方希悠的话,却道:“这句话,是挺有道理的。嫁给一个爱自己的人,起码会比较轻松一点。那么,你后悔了,是吗?”说话的时候,姬云期看着方希悠,方希悠也看着她。

    “后悔了啊,我后悔了1方希悠道。

    “后悔没有嫁给以珩哥?”姬云期反问道。

    方希悠愣住了。

    姬云期忙笑着说:“对不起,希悠姐,顾希姐姐和以珩哥结婚的时候我不在,不过,我想,你应该没有和她说那句你对我说的话吧!”

    方希悠转过头看向前方,没说话。

    “以珩哥爱你那么多年,看着你嫁给了泉哥,顾希姐姐也是很清楚你们三个人的关系,即便是现在,你和以珩哥那么要好--”姬云期说着,尴尬地笑了下,道,“我想,顾希姐姐心里一定是和自己说过无数遍,别想着替代你在以珩哥心里的位置这样的话吧!”

    方希悠盯着姬云期,道:“你想说什么?”

    “对不起,希悠姐,我只是想和你说,如果不能成为那个男人心里的唯一,就没必要去纠结过去的事了,不是吗?不管是我,还是顾希姐姐,还是,你,既然我们在结婚的时候就知道我们要嫁的那个男人心里有另一个人,有过另外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就自己想办法调整心情。因为如果自己不调整的话,日子就没办法过了,是不是?”姬云期望着方希悠,认真地说。

    这是第一次,姬云期第一次和方希悠这样说话。

    方希悠沉默了。

    “有时候,看着长清哥在那里一个人坐着的时候,我也会想,他是不是在想紫语姐姐,是不是我什么做的不好,让他不喜欢,让他想起了过去。然后自己的心里就会很忐忑,就会难受。你是不是也一样?看着他一个人不说话的时候,就会问自己,是不是他心里在想另外一个人?”姬云期道。

    方希悠依旧沉默不语。

    “有时候,我会特别难受的时候,说不出来,因为我知道不是他的错,是我自己,我想要成为他心里的唯一,可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唯一,我不可能抹去他过去的记忆。不管那些记忆是美好还是痛苦,我都没有办法抹去。即便他对我再好,再疼我,我也--”姬云期道。

    “你想跟我说,我今天这一切都是庸人自扰吗?”方希悠道。

    “不是,我只是想说,你心里的苦,我明白,顾希姐姐也明白,我们都这样经历着。”姬云期道。

    “所以呢?”方希悠看着姬云期道,“你是想说,我也应该和你们两个一样的大度吗?”

    “这个不是大度不大度的问题,你误会我了。我只是说,”姬云期望着方希悠,“过去既然不可更改,那就不要去改了,让它在那里放着。如果他想要缅怀,就陪着他一起缅怀,毕竟,他心里在那个人再怎么让他想念,那个人都不会回来和你争他了,不是吗?长清哥再怎么爱紫语姐姐,紫语姐姐都不可能活过来和我争老公了,是不是?迦因姐也是一样的,她没有机会和你争,她也没有和你争过什么。她有她自己的家庭,她的丈夫和孩子,她是在努力维护她的家庭,可能她做的不那么好,可是她没有去觊觎别人的什么,那么,你还怕什么呢?泉哥也没有什么出轨的举动,你--”

    方希悠却笑了,道:“你以为只要那个人不来和你主动争就好了吗?”

    “那还要怎么样呢?”姬云期看着方希悠,道,“没有人可以控制别人的思想,我没有办法不让长清哥想起紫语姐姐,顾希姐姐也没有办法不让以珩哥不想你,不让以珩哥联系你见你,那么,你又为什么非要泉哥不想迦因姐姐呢?你怎么能做到?”

    方希悠不语,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被姬云期给教训了,还真是--

    “既然做不到,那又何必强迫自己、让自己难受?”姬云期道。

    看着方希悠,姬云期把后面的话忍住没说,她想说,你无法原谅泉哥曾经喜欢过迦因姐,一直纠结着这个事,现在这件事暴露了出来,泉哥那么尴尬又痛苦的离开。你为什么不想一想这么多年,顾希姐姐和以珩哥结婚后这么多年里,你和以珩哥又是怎样交往的?你觉得你心里苦,顾希姐姐心里就不苦吗?你觉得你没有办法原谅泉哥,顾希姐姐就必须要原谅你和以珩哥吗?虽然你们大家都是清白的,可是这样揪着不放的话,谁又是无辜的?这也无休止的追讨情债,除了让大家都陷在痛苦的泥沼中走不出来之外,还有什么用?

    可是,姬云期没有说,她也不能说,她不能说方希悠,你觉得迦因姐是你的婚姻的第三者,那么你是不是顾希姐姐和以珩哥的第三者?

    方希悠怎么会不知道姬云期没有说出的这些话?

    她淡淡笑了下,道:“看来这次约你出来玩,真是--”

    “你要是觉得和我没劲的话,我立马可以回京里去,虽然我也很喜欢这里的阳光沙滩。”姬云期道。

    方希悠笑笑不语。

    “而且,我感觉现在我也没必要留在这里陪你了,再待下去,我就变电灯泡了。”姬云期叹道。

    “你这么小气啊?没看出来。”方希悠笑着说。

    “我本来就小气,只不过,我宁可小气一点,也不想让你怨恨我干扰了你。”姬云期道。

    方希悠笑着,没说话。

    “而且,说句实话,看见那种让我倒胃口的人,我会觉得这空气都不好了。”姬云期直白地说。

    也许,方希悠和曾泉会离婚,也许,离婚后的方希悠会和叶黎有什么深层次的交往,那样的话,姬云期就不可避免的要和叶黎有接触,而且,姬云期也很清楚,不要给予和你亲近的女性朋友的男朋友或者可能男朋友任何负面评价,这样会影响你们的友谊。可是,姬云期实在看不下去这个叶黎在方希悠还没离婚的时候就这样纠缠,在京里和红墙里缠着就罢了,还追到天涯海角来,这脸皮得要多厚才能做到?不过,在红墙里纠缠的尽人皆知了,追到这里来,也不算什么意外,很正常了。

    方希悠却只是笑,没说话。

    “好吧,我不想躺着了,我要去晒太阳。最后的太阳,晒完了就回家去。”姬云期说着,让技师停下工作,起身了。

    “你走什么?这么好的天气不就浪费了?”方希悠道。

    “还是走的好,免得被人嫌弃。”姬云期道。

    方希悠笑着道:“好吧,那你先去晒吧,等会儿我去找你。”

    “没事没事,你--”姬云期道,回头看了方希悠一眼,道,“好,那我等你,就在外面。”

    说完,姬云期就出去了。

    方希悠趴在按摩床上,闭上眼睛。

    脑子里,却是刚才姬云期的那些话。

    阿泉,你,这是要做什么?

    她想不通,他为什么又要离开,为什么又--

    方希悠想不通,苏凡,也想不通,当然,还有,孙颖之!

    医院的病房里,霍漱清跟苏凡开口了。

    “曾泉有没有和你提过什么特别的地方?”霍漱清问。

    苏凡愣住了,道:“你问,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呃,就是我们随便聊一聊。”霍漱清说着,赶紧拉住她的手,苏凡却抽出手,盯着他。

    “到底,出了什么事?他,怎么了?”苏凡问。

    “没什么事,我只是在想,曾泉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可能会有一些,呃,特别的想法,我们都想不到--”霍漱清道。

    “他,到底怎么了?你跟我说实话,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说啊--”苏凡拉住他的手,追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