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83章 无路可退
    没一会儿,霍漱清的秘书李烨就领着松江省省会洛城市市长李漱白来到了苏凡的病房,霍漱清和他说了两句,还没准备走,覃逸秋就赶来了。

    “迦因怎么样了?”覃逸秋一进门,看见霍漱清就问。

    “我们一起进去看看,然后这边就先交给你,小秋,我和漱白一起去部里谈点事。”霍漱清起身,对覃逸秋道。

    说着,霍漱清对李漱白说:“这位是覃小姐,华东省覃书记的女儿,我的朋友。”

    “覃小姐您好!”李漱白忙握手道。

    “你好1覃逸秋道。

    “哦,是松江省的李市长,很快就是李省长了!”霍漱清见覃逸秋盯着自己,补充道。

    “哇,李市长这么年轻就要做省长了?”覃逸秋笑道,“漱清,你落后了啊1

    “哪有哪有,都是霍省长栽培!”李漱白道。

    覃逸秋笑了,道:“你们男人们去谈你们的事,我去看看迦因。”

    说着,覃逸秋就推开了套间门,霍漱清跟着她走了进去。

    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苏凡,覃逸秋叹了口气。

    “怎么会这样?”覃逸秋问。

    “我和她说了曾泉的事,她--”霍漱清道。

    覃逸秋看着霍漱清,他脸上的痛苦神色让她也心疼不已。

    “没事,这些事她迟早都会知道的,你告诉她,比别人和她说更好一点,不要自责了。”覃逸秋轻轻拍拍他的胳膊。

    “现在她这个样子,我真是一点都--”霍漱清道。

    “你别这么想了,你们两个啊,真是,唉,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有那么大的力气去扛吗?既然已经这样了,你该做什么就去做,想多了也没用,迦因不是那么软弱的人!给她一点时间,她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和空间1覃逸秋道。

    霍漱清点点头,走到床边,弯下身,轻轻在妻子的唇上亲了一下,低声说了句“丫头,我先出门一下,很快就回来,现在小秋过来陪你了”。

    覃逸秋看着这样子,心里不禁叹气,这样深爱着的人,为什么要经历那么多的痛苦呢?苍天啊!

    说完,霍漱清走到覃逸秋身边,说道“辛苦你了,小秋”!

    覃逸秋摇摇头,道:“你去吧,这边交给我。”

    于是,霍漱清就拉开门离开了,覃逸秋把他们一行送到了门外,就折身走了进来。

    可苏凡,依旧沉睡着。

    覃逸秋深深叹了口气,坐在床边的沙发上,从手包里掏出一本书看着。

    病房里,安静极了。

    霍漱清和李漱白一行上了车,霍漱清便把这次的事和李漱白说了。

    “您的意思是让我接替您--”李漱白问。

    霍漱清点头,道:“曾部长让我选一个可以接替我的人,我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你了。”

    “可是,我--”李漱白道。

    对于任何一个身处官场的男人来说,做到省会城市的市长已经是祖上有德了,这一下子从市长跃升到省长一职,几乎,真的就是要天天在家里供着玉皇大帝的牌位来拜恩了。而且,李漱白的年纪也不大,比霍漱清小了两岁而已。这样天上掉馅饼的事,哪个男人能不疯狂?可是,李漱白很清楚,这是机会也是压力,天大的压力。

    “我需要有个人来继续我之前留下的工作,把松江省的经济搞上去,不是坐在那个位置上碌碌无为。只有你可以做到这件事,漱白。我相信你的能力,我也相信你会做好这个工作。”霍漱清看着李漱白,道。

    “谢谢您的信任,可是,我,”李漱白顿了下,道,“我在洛城市干了两年,现在突然接替您,省里的、乃至中央肯定都会对这项任命产生各种说法,让您和曾部长为难。”

    霍漱清摇头,道:“曾部长说了,只要你可以肩负起这个使命,其他的问题,他会解决。特事特办,也不是不可能的,是不是?”

    李漱白沉默了。

    任何位置,都有它对应的使命,这是坐在那张椅子上的人必须要承担的。虽然很多人都把这个使命忘记了,把那张椅子和上面摆着的印章,当成了中饱私欲的工具,可是,李漱白是不一样的。

    “我理解你的担忧,其实,我也是一样的担忧,担心自己的能力能不能胜任那个位置,担心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好工作。”霍漱清道,李漱白望着他,“可是,担心没有用的,是不是?与其担心,与其怀疑自己,不如撸起袖子,踏踏实实去把工作做好,尽全力去做,用自己的努力和实力去证明自己,好像,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李漱白不语。

    “漱白啊,咱们都没有别的路可走。我不能退,你,也不能退,明白吗?”霍漱清道。

    李漱白并不知道,这话,霍漱清也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是啊,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只能一直往前了。

    在路上,霍漱清给曾元进打了电话,曾元进让他们现在办公室等他一下,霍漱清和李漱白就在曾元进办公室等着。等了不到五分钟,曾元进就从外孙女的演出现场赶回了办公室。

    曾元进是见过李漱白的,在霍漱清调任松江省之后,曾元进去松江省好几次检查工作,在霍漱清的私人聚会上见过李漱白,当时还有其他一些霍漱清的亲近下属。而在这些人中,霍漱清对李漱白的评价是最高的,以至于曾元进还笑着说“就因为你们两个名字当中都有一个漱字,你就这么看重他?不过,这也算是条理由吧!”

    “迦因怎么样?”寒暄了两句,曾元进问霍漱清。

    “她睡着了,我让小区过去陪她了。”霍漱清道。

    曾元进点点头,便开始和李漱白谈松江省省长一职的接任问题了。

    三个人谈了一个多小时,曾元进也觉得霍漱清的选择没有错,李漱白虽然年轻,可是在工作方面还是很不错的。

    谈话的结果就是,李漱白市长的命运就在这一刻有了巨大的转折。

    “我给首长打电话汇报一下,你们先等会儿。”曾元进说完,霍漱清就领着李漱白走到了隔壁的办公室。

    组织程序,这是曾元进要考虑的,他不能破坏了规矩,当然,身为吏部尚书多年,这点小事是难不倒曾元进的。

    在给首长的汇报中,曾元进建议让李漱白暂时先继任洛城市市委书记,至于省长一职,暂时找人代两个月,等李漱白在市委书记任上做了两个月,也就是在明年的全国代表大会的时候,就让他以松江省代省长的身份出现,这样对外界也是一个交代。

    得到了首长的首肯,曾元进就让秘书准备会议了。今天真是忙碌的一天!

    “小李,你先等一下,我和漱清还有些事谈谈。”曾元进对李漱白道。

    于是,办公室里,只有翁婿二人了。

    “迦因是不是晕了?”曾元进问霍漱清。

    他已经从医生那里得知了苏凡的情况,很是担心。为了不让罗文茵担忧,他没有把医生告诉自己的事告诉妻子。

    “嗯,是我的错。”霍漱清道。

    “这件事没有什么对错,是怎么回事?”曾元进问。

    霍漱清便把事情告诉了曾元进,曾元进沉默了。

    “你也不要自责了,这件事,也是没办法的。只是我没有料到会到这样的地步1曾元进道。

    “曾泉的事,怎么样了?”霍漱清问。

    “我已经替他给省里请了事假了,人找不到,这个事情不能耽搁。等回头找到他了,再说吧1曾元进叹了口气,道,“漱清,别的事都不要想了,不管是泉儿的还是迦因的,你好好准备准备,明天出发。”

    “嗯,我明白。”霍漱清道。

    就在这时,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

    霍漱清的秘书进来了,道:“霍书记,您的电话。”

    曾元进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听着霍漱清挂了电话,才说:“要去开会了?”

    “嗯,primeminister的电话。”霍漱清道。

    “去吧,你明天要走,两个人都会跟你谈的。”曾元进道。

    曾元进说的两个人当然是两位大人物。

    “爸,您有什么要嘱咐的吗?”霍漱清问。

    “你办事,我放心,不用嘱咐什么了。”曾元进道。

    看着女婿离开,曾元进深深闭上了双眼。

    家国天下,到了现在的地步,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就在霍漱清去总理府觐见的时候,病房里的苏凡醒了过来。

    “迦因?”覃逸秋赶紧扔下手里的书,走到病床边。

    “逸秋姐,你怎么来了?”苏凡问。

    问话的时候,她的眼睛到处看,好像是在找什么。

    “漱清去见你爸了,刚才他打电话说要去总理府开会。”覃逸秋忙说。

    苏凡“哦”了一声。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覃逸秋问着,赶紧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

    苏凡摇头,道:“我怎么,呃,会在这里?”

    覃逸秋,怔住了。

    “逸秋姐,我,是不是生孩子了?我们这是在哪里?”苏凡问道。

    她,是记忆出现错乱了吗?把过去的事和眼前的事交叠在了一起吗?

    “怎么了,逸秋姐?出了什么事?”苏凡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