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84章 为什么不告诉他
    覃逸秋说不出话来。

    这,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苏凡--

    这时,医生来了,一番检查,跟苏凡问了些问题。不过再怎么查,都是生理性的检查,覃逸秋担心的不行,一颗心真是悬到了嗓子眼里。可是,当着苏凡的面,她根本不能和医生说刚才的事。等到医生检查完离开,覃逸秋就赶紧追了出去。

    “姜大夫--”覃逸秋追上主治医生,问。

    “覃小姐,您好。”姜大夫一直负责苏凡的病例,同时也是好些领导家属的负责医生,覃逸秋是很熟悉的。

    “我们去您办公室谈,可以吗?”覃逸秋道。

    “好的,请1医生请覃逸秋来到办公室,关上门。

    “迦因的检查结果怎么样?”覃逸秋问。

    “呃,这个,我只能和她的家属说,覃小姐,对不起1姜大夫说。

    覃逸秋也知道规矩,便说:“好,那您跟漱清说吧,不过,我想和您说的是,刚才迦因,好像有失忆的症状。”

    姜大夫惊呆了,赶紧打开了自己的检查记录,开始一项项核对。

    “具体是什么样的?”姜大夫问。

    “她好像感觉自己在榕城,好几年前的情形--”覃逸秋便把当初自己开车撞了苏凡,苏凡生了念卿的情形,还有刚才的事告诉了医生。

    “是记忆发生了错乱,是吗?”姜大夫问。

    覃逸秋点头,道:“我不知道,看起来好像是。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姜大夫想了想,道:“我给刘主任打电话汇报一下,进行会诊。”

    “可现在怎么办?她跟我问她的孩子去哪里了。”覃逸秋问。

    “这样吧,我打电话找她的心理医生过去和她聊聊。”姜大夫说完,就立刻开始打电话了,“覃小姐,您别担心,我们来处理,您就和她聊过去的事,暂时先聊过去的事,不要让她发现她失忆了,否则可能会有更深的精神刺激。”

    “好的,我知道了。那我给漱清打电话吧1覃逸秋起身道。

    覃逸秋电话打来的时候,霍漱清的车子,刚停在了总理府的院子里,准备下车去开会。

    手机响了。

    一看是覃逸秋的名字,霍漱清的心就顿了片刻。

    难道是苏凡出事了吗?

    可是,他的一只脚已经下了车,有人已经前来迎接了。

    手机,响着,他摁掉了。

    “霍书记,总理那边要请您等两分钟。”是总理的一位秘书,很年轻的一个男人。

    “嗯嗯,没事,没事。”霍漱清道。

    “您这边请!”秘书领着他,就往办公室走。

    “抱歉,我先打个电话。”霍漱清道。

    “哦哦,没事,霍书记,您请,我在前面等您。”秘书说完,就礼貌地离开了。

    在面见领导前打电话,这事传进领导耳朵里,总会打个圈圈。可是,覃逸秋知道他在处理公事,如果不是特别的事,她是不会打电话的,这点分寸,小秋是很清楚的。

    不管领导怎么想,霍漱清还是给覃逸秋回了电话。

    “嗯,小秋,怎么了?”霍漱清问。

    “漱清,你现在还在忙吗?”覃逸秋明显是压低声音说的。

    “没有,我等会儿就去开会,再过两分钟。”霍漱清道,“你说吧,什么事?”

    覃逸秋抿了下嘴唇,定定神,道:“漱清,迦因醒了。”

    “哦,医生检查了吗?有什么问题吗?”霍漱清问。

    “姜大夫没和我说什么,他说要跟你讲,不过,”覃逸秋顿了下,“漱清,迦因好像,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什么意思?”霍漱清问,他愣了下,却还是说出了自己最不相信的那两个字,“失忆?”

    “我也不知道,感觉不像是完全失忆,好像是她记忆出现了错乱,她以为我们是在榕城,以为她被我撞了的那次,刚刚问我孩子的事。”覃逸秋道。

    霍漱清说不出话来。

    之前苏凡中枪昏迷醒来后,也有这样的情形,选择性的失忆,忘记了他,忘记了中枪。心理医生说她那是ptSd,而且,他记得医生和他说过,这个ptSd会持续很久很久,不知道会有多少年,即便是每个病人的情况不一样,这个病症也不会在短期内消除,而且,要是在这个期间又有什么重大的精神刺激,那么--

    现在,曾泉这件事,就是心理医生说的重大精神刺激,而这个刺激,一次比一次深。

    失忆,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

    霍漱清闭上眼,眉头紧蹙。

    “漱清?”覃逸秋听不到他的声音,担忧地问。

    “嗯,我听见了,没事,你别担心,交给心理医生吧1霍漱清道。

    覃逸秋愣住了,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

    漱清这是怎么了?迦因都这样了,他居然说,没事?

    “漱清?”覃逸秋叫了声。

    “我去开会了,这边的事情忙完我就回去。等会儿我岳母可能就去医院了,暂时你先陪苏凡待一会儿吧1霍漱清道。

    “嗯,好的,我知道了。那你去忙吧!”说完,覃逸秋就听着霍漱清挂了电话。

    覃逸秋站在原地,久久不动。

    漱清,怎么办?

    医院的走廊里,安静极了,感觉一根针掉下去都能听见。

    覃逸秋站在原地,看着那些轻手轻脚走来走去的医护以及病人家属,闭上了双眼。

    霍漱清合上了手机,抬头朝着外面看了眼。

    依旧是阴沉的天空,压在心头,真的,好难受。

    “霍书记--”年轻的秘书走了过来,叫了声。

    “哦哦,可以进去了吗?”霍漱清问。

    “嗯,您请1秘书道。

    双脚踏入办公室的那一刻,霍漱清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覃逸秋站在走廊里,看着护士从苏凡病房里出出进进,他们还在做检查吧!

    可是,覃逸秋觉得自己全身无力,干脆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双手扶着额头低下了头。

    她都没有办法承受这样的现实,何况,何况漱清啊!这让他怎么去回疆?让他怎么--

    眼眶里,噙满了泪水。

    手机,响了起来。

    覃逸秋也没看,打开就接了。

    “喂--”她说。

    “姐,是我!”是覃逸飞的声音。

    “小飞?”覃逸秋叫了声。

    “是啊,你怎么了?声音不对劲,你在哭?”覃逸飞问。

    “哦,哦,没有,没有,我,我这两天有点感冒,鼻子不舒服1覃逸秋忙说,“你怎么打电话来了?”

    覃逸秋有点不放心地看了眼苏凡的病房,起身走向了安全出口。

    “哦,我是想和你说,我到家了,给你带了点好东西,我还以为你在呢1覃逸飞笑着说。

    “到家了?什么家?”覃逸秋愣住了,问。

    “姐,我看你不是感冒了,你是脑子出问题了,哪有什么家啊?就是京里啊1覃逸飞笑着道,“不过我马上要走了,我听说爸在家里,要是他看见我了肯定要骂我了,我跟你打个电话就走。”

    “走?你要去哪里?”覃逸秋愣道。

    “哦,我还不知道,打算我滇省那边看看,或者是福建,我还没想好,票还没买,去机场买到哪里的票就去哪里。”覃逸飞道。

    “你去那里干什么?”覃逸秋问。

    “随便走走啊!反正也闲着没事做。”覃逸飞道。

    覃逸秋“哦”了一声。

    “姐--”覃逸飞叫了声,可覃逸秋还没开口,身后就有小护士叫了她一声--

    “覃小姐,霍夫人在找您!徐医生请您过去--”

    “哦哦,好,我马上--”覃逸秋应声,可话还没说完,脑子里立刻亮了一道光--

    她在打电话啊!在和弟弟通话,弟弟--

    刚想解释,可电话里的覃逸飞开口了。

    “姐,你在哪里?谁病了?是薛阿姨,还是,还是--”覃逸飞说不出那个名字,那个让他魂牵梦绕、想忘都无法忘记的名字,那个人!

    “没,没谁,是你不认识的人,好了,你,你,我先挂了,我还有事。”覃逸秋不知道该怎么和弟弟说,赶紧挂了电话。

    小护士看着她的样子,忙说:“覃小姐,对不起,我,我没注意到您,您在打电话,对不起!”

    “没,没事,霍夫人怎么了?”覃逸秋忙问。

    “徐医生说请您过去陪陪--”小护士道。

    覃逸秋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快步走向了苏凡的病房。

    可是,在覃家,准备去机场的覃逸飞,拿着手机久久不能动。

    姐姐怎么了?是雪初吗?是她生病了吗?姐姐为什么不告诉他?

    覃逸飞的心,扑腾扑腾,根本不能安定下来。

    他该怎么办?

    手机里,有她的号码,可这么久以来,他根本没有办法拨出去。

    每个夜里,想起她的时候,他的心,就如同被思念的虫子啃噬着。越是想要把她的样子从脑子里赶走,心就越疼。

    做完最后一件事,雪初,这是,最后一件事。每次,他总是对自己这么说,可他怎么说服得了自己?

    天空,阴沉着。

    是她生病了吗?她怎么那么不小心?总是把自己的身体弄坏,根本不知道爱惜自己,怎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