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87章 这一切有什么意义
    覃逸飞愣了下,摸着念卿的头,微笑道:“是啊,覃爷爷叫我回家吃饭。”

    “你在我们家吃饭嘛!跟覃爷爷说一下就好了啊!念念好久好久都没有见到小飞叔叔了--”念卿说着,就死死抱住覃逸飞的胳膊不放。

    孙敏珺见状,忙说:“念卿,小飞叔叔回家是有事啊!覃爷爷也是好久没见到小飞叔叔了--”

    “我不管--”念卿抱着就是不撒手。

    孩子的感情是最直接的,覃逸飞对念卿来说是如同父亲一样的人,如同父亲却比真正的父亲要随和太多,更像是朋友一样。孙敏珺也是很清楚这一点。

    覃逸飞的心头,有些苦涩,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欣慰。

    “那,念念跟着小飞叔叔去和覃爷爷一起吃饭好不好?念念是不是也好久没见到覃爷爷了?覃爷爷也是想我们的小美女了啊!”覃逸飞微笑道。

    “好耶好耶!”念卿说着,立刻松开了覃逸飞,对孙敏珺道,“珺姨,珺姨,我要换衣服,我要出门咯!”又怕覃逸飞离开,赶紧补充说,“小飞叔叔,你等我啊,别走啦!一定要等我!”

    “放心,小飞叔叔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等着念念!”覃逸飞微笑着说。

    看着念卿着急离开,覃逸飞的笑容,却渐渐在脸上消失了。

    雪初,你,在哪里?

    雪初,你到底怎么了?

    他盯着手机,翻出她的号码,盯着,手指每次都要碰到那个号码的时候,都不能按下去。

    雪初,我想你,可是,我该怎么见你?

    手机,抵着他的额头,他却一动不动。

    时间,在他的等待中流逝着,悄无声息。

    那一晚,他记得很清楚,就在这个房间里,正是这个房间,他和苏凡,他跟她说了他心里藏了那么多年的话。他说,如果有来生的话,他想要早一点遇上她,在漱清哥之前遇上她,这样,就不会再和她错过了。

    时过境迁,睹物思人,那一晚的情形,越想越心痛。

    会有来生吗?如果真有,他们,是不是就不会错过了?

    和叶敏慧退婚后,他和姐夫罗正刚聊了一次。

    那一次,罗正刚和他说:“你可有第二次选择的机会,可是迦因早就没有了。或者说,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是不是需要第二次选择。她不能再一次选择,那么,你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是啊,他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

    他知道姐夫并非是对他的退婚感到不满,姐夫和姐姐一样都是关心他的幸福的。姐夫的意思,他也明白。姐夫无非就是想让他少受点伤害而已。

    这些日子,他一个人去思考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等到他做好了一切计划,并且去实践的时候,却发现,发现这个世界,她的世界似乎根本不需要他,不需要他为她做什么,她的世界,在旋转着,和他无关地旋转着,她经历着她的一切,痛苦和幸福,这一切,却都和他没有关系。那么,他到底在做什么呢?是不是就真的像姐夫说的那样,他所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他又为什么做这一切?他以为他是为了她,是为了了却心里的一份执念,一份无法实现的爱恋。可是,她需要他做这些吗?

    漱清哥要去回疆了,他升官了,现在他那么年轻就升了回疆的一把手,那么重要的一个地方。将来,他或许,就像父亲说的那样,他会走向很远的地方,他们谁都不知道也无法预料的地方。那么,她呢?她的未来,始终是和漱清哥在一起的,漱清哥的前途决定着她该做什么。而他,他做的这一切,是真的在帮她,还是在给她增加麻烦?

    他现在有点不知道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所做的是正确的,是必须要做的,可现在!

    他们在两个不同的角度旋转着,他们的世界的中心并不是重合的,她的中心是她的家庭,她的漱清哥。而他的中心,是她!

    佛家有句谒语,“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爱,就是让人心变得烦乱的唯一理由!而他的心,真的是,乱极了。

    “小飞叔叔,我们走吧!”念卿的声音,打破了安静,这巨大的几乎要把他吞噬的安静。

    “好了,我们走吧!”覃逸飞愣了下,好像是看清了来的人就是那个小小的念卿,便对她笑了下,起身。

    “覃总,麻烦您了。”孙敏珺礼貌地说。

    “不客气。那我就带念念过去了--”说着,覃逸飞突然想起一件事,对念卿道,“念念,你稍微在这里等一下小飞叔叔,小飞叔叔和孙小姐说句话。”

    念卿很乖地点头,覃逸飞便和孙敏珺走到客厅的厢房。

    “覃总,您有什么吩咐?”孙敏珺礼貌地微笑着,问。

    “谁让你跟着我哥去回疆的?”覃逸飞直接问。

    孙敏珺似乎没有觉得意外,便说:“夫人说霍夫人身体不好,霍书记在那边工作太忙,需要人照顾。”

    覃逸飞的嘴巴张了下,却没有说出来,只说:“那,辛苦你了!”

    “都是我该做的,覃总!”孙敏珺道。

    覃逸飞点点头,走进了客厅。

    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不管是苏凡,还是他,大家都只要接受就好了。

    可是,就在孙敏珺转身跟着他走出来的时候,听见他问了句:“雪初,她怎么了?”

    孙敏珺抬头,看着的是覃逸飞的背影。

    覃逸飞对苏凡的感情,她是很清楚的,现在,苏凡的情形很不妙,怎么能让覃逸飞知道呢?要是让他知道了,不就更乱了吗?

    可是,这是上司的家事,她不能乱说,不管是隐瞒覃逸飞,还是和覃逸飞实话实说,这个主都不是她孙敏珺可以做的。

    “覃总,这件事,您还是和霍书记谈吧!”孙敏珺道。

    覃逸飞怎么会听不出孙敏珺的意思?

    孙敏珺是个聪明人,不会做任何出格的事,真是,聪明到了极点。多一句话都不说,而且,绝对不会瞎说。

    滴水不漏!

    覃逸飞无奈地笑了下,叹了口气,就离开了。

    “小飞叔叔,我们走吗?”念卿跑了过来,拉住覃逸飞的手,仰起头问。

    “嗯,我们走吧!”覃逸飞道。

    “我马上就去备车--”孙敏珺忙说。

    “不用了,我们走过去。”覃逸飞对念卿道,“念念,要不要跟着小飞叔叔走去覃爷爷家?”

    “好啊好啊,我们走过去!”念卿笑着道。

    孙敏珺看着覃逸飞和念卿大手拉小手,一大一小两个背影离开曾家,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估摸着他们已经离开了胡同,孙敏珺赶紧上了车,前往医院。

    夫人接到电话立刻走了,肯定是苏凡出了事。

    而覃逸飞和念卿,一路说说笑笑,当然是念卿说着笑着,覃逸飞只是听着,附和几句,念卿很开心,好像根本没有觉得父亲离开或者母亲生病对她有什么影响,似乎她已经完全适应了没有父母在身边的生活。

    到了覃家,警卫报告说“首长在等着您”,覃逸飞就和念卿一起走去了后院父亲的书房。

    “晚饭好像还没好,要不要我们先吃点什么?”覃逸飞问念卿。

    “我不饿。”念卿摇头道。

    覃逸飞笑了,牵着她的手一直来到了覃春明的书房。

    门推开的时候,覃春明正在书房的里间和女儿通话,覃逸秋把苏凡的情况告诉了他,覃春明陷入了沉默。

    “逸飞来了?首长正在打电话。”父亲的秘书见状,赶紧对覃逸飞说。

    “哦,那我们,等一下好了。”覃逸飞道,又对念卿说,“想不想找本书看?覃爷爷有很多书。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你喜欢的。”

    “你把手机给我玩一下就好了。”念卿道。

    “不行,小孩子要少玩一点手机,要不然眼睛近视了就不美了。我们的念念是最漂亮的女孩,怎么能戴眼镜呢?”覃逸飞道。

    念卿笑着,就去书架上找书了。

    见父亲不出来,覃逸飞就走进了里间,父亲的秘书便给念卿拿了本书,念卿翻着看着。

    “爸,怎么了?”覃逸飞问父亲道。

    “哦,你回来了?”父亲看了他一眼,把眼镜取下来,把电话也放了,道,“晚饭很快就好了,咱们聊一会儿--”

    “念念过来了。”覃逸飞道。

    覃春明一听,赶紧起身走了出去,叫了念卿一声,念卿立刻放下书,跑到覃春明面前,甜甜地叫了声“覃爷爷”。

    “我们的小美女,啊,又长高了啊!听说你今天下午在大剧院演出?”覃春明弯着腰,面带笑容,对念卿道。

    “是啊,姥姥和姥爷去看了,我爸爸妈妈都没有去。”念卿道。

    “爸爸妈妈都有事嘛,爷爷找机会好好批评他们,真是不像话的父母。”覃春明微笑道。

    念卿却摇头,道:“没关系啦!姥姥姥爷去也是一样的。”

    这么懂事的孩子,让覃春明看着,心里不禁一凉。

    “爷爷,我来您家里吃饭,没有问题吧?”念卿笑着问。

    “当然没问题了,我们家的门,永远向念卿敞开!你什么时候想来,就什么时候来!”覃春明轻轻抚摸着念卿的头,微笑道。

    这时,门上传来了敲门声,秘书赶紧去开门了,进来的是覃逸秋的女儿娆娆!

    “娆娆姐姐!”念卿跑了过去。

    “你爸爸呢?”覃春明问外孙女。

    “爸爸去医院找妈妈了,刚过去。”娆娆拉着念卿的手,对姥爷道,又问候了一声覃逸飞,“舅舅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刚回来一会儿。”覃逸飞道。

    姐夫去医院找姐姐了?姐姐,和雪初在一起。

    覃逸飞想问,却没说出口。

    覃春明看了儿子一眼,对外孙女道:“娆娆,你带着妹妹先去你的房间玩,等会儿饭好了叫你们。”

    “好的,姥爷,我听说妹妹来了,就赶紧过来的。”娆娆笑着说,拉着念卿的手,“走,我那边有好玩的。”

    说着,两个女孩就跑了出去。

    “念念小心--”覃逸飞见她们两个跑的很快,生怕念卿摔倒,赶紧喊了一声。

    “没事的,舅舅,别担心!”娆娆喊了一声,拉着念卿越跑越远。

    父亲看着覃逸飞那担忧的神情,道:“你进来,我和你有话说。”

    秘书主动离开,关上了门。

    书房里,剩下了覃家父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