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88章 没那么多巧合
    “你的事情忙完了?”父亲问。

    “没有。”覃逸飞坐在沙发上,道。

    “你还要继续吗?”父亲问。

    “我准备去福建云南看看--”覃逸飞道。

    “你觉得你做的这一切,是她想要的吗?”父亲打断他的话,问道。

    覃逸飞不语,闭上眼睛。

    “漱清要去回疆了,迦因身体不好,得去休养一阵子--”父亲道。

    “所以你们才派了一个孙敏珺过去跟着他,是吗?”覃逸飞道。

    父亲看着他。

    覃逸飞苦笑了,道:“是啊,我哥很忙,需要有人照顾,男秘书不如女人细心,孙敏珺在文姨身边多年,是一个得力的助手,又是自己人,什么都可以放心交给她去做,是不是?”

    “难道不对吗?”父亲反问道。

    “是啊,对,很对,你们的决定都很对。我哥很重要,所以必须照顾好他,保证他的需求。可是,雪初呢?你们谁在意过她的感受?你们派个年轻女人代替她去照顾她的丈夫,她该怎么想,该怎么看待她自己?你们这样决定之前,征求过她的意见吗?没有,是不是?你们觉得她的身体不好,不能胜任照顾我哥的工作,所以你们理所当然替她做主。”覃逸飞道。

    “你也知道她有丈夫?”父亲道。

    覃逸飞苦笑了下,道:“是啊,我知道,可是,我们好像所有人明明知道这一点,却总是忘记。都替她做主,我们都以为我们是为了她好,可是,我们,”他说不下去了,心头一阵抽痛,见父亲看着自己,便接着说,“我们都在伤害她,我们,剥夺了她做选择的权利,恰恰用的是爱她的名义。”

    是啊,用爱她的名义做了伤害她的事。覃逸飞也意识到自己就是这样,自己正是这样!

    父亲看着他,道:“那么你呢?你还要继续下去吗?”

    “我不知道,或许,我这么做,就是一个错误。我所做的,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我自己,我却告诉自己这都是为了她,其实,只是为了我自己,让我可以,可以摆脱对她的执念,只是,为了我自己,而不是为了她。”覃逸飞说着,心头一丝丝抽着痛。

    父亲坐在他身边,轻轻拍拍他的背,道:“那就放开吧,彻底放手,不要再去想她了。要是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就去旅行一阵子,换个环境,等你想清楚了,就回来。”

    “我以前也这么做过,可是--”覃逸飞苦笑着叹了口气,“可是,我依旧是今天这个样子。”

    父亲叹了口气,没说话。

    “她,怎么了?能告诉我吗?她怎么又住院了?爸,告诉我吧,好吗?”覃逸飞望着父亲,恳求道。

    父亲无法和他对视,转过头,起身了。

    “我想要放下她,我想要忘记她,可是,如果,如果她一直是这样的痛苦和无助,我又怎么放得开手?我怎么能做到?”覃逸飞起身,盯着父亲,大声道。

    “她的事,不管怎么样,都和你没有关系,你记住这一点。以后,再也不许见她,不许联络她,明白没有?”父亲道。

    “为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覃逸飞冲到父亲面前,抓住父亲的胳膊,追问道。

    覃春明没有办法把曾家发生的事告诉儿子。

    “她的事,和你没关系,你,难道不明白吗?”父亲道。

    “我知道,可是,你们为什么都要这样瞒着我?我姐不说,文姨不说,连您都不说。难道我就是个瘟疫,你们所有人都要躲着吗?”覃逸飞道。

    即便时候雷厉风行、处事果决的覃春明,在面对儿子这些追问的时候,居然也说不出话来。

    保护谁?儿子?还是漱清?

    “你只要知道一点,迦因的事,曾家和漱清会处理,以后,你不要再过问了。”父亲拉开门,往外走,说道。

    “不会眼睁睁看着雪初一个人承受痛苦,你们要怎么决定,是你们的事,你们所有的人都可以去保护我哥,可是,哪怕我没有资格,我也会用全力去保护雪初!”说完,覃逸飞从父亲身边走了过去,大步离开。

    “你给我回来!”父亲喊了一声。

    覃逸飞没有回头。

    “让警卫把他拦住,不要让他出去。”父亲对秘书道。

    秘书赶紧打电话到门口的警卫那里,可是,覃逸飞已经开着车子冲到了门口,车子不停,警卫根本拦不住。

    “他走了--”秘书报告道。

    覃春明深深闭上眼。

    “要不要让交警把他拦下来?”秘书请示道。

    覃春明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兜来转去,到了今天,一切还是这个样子,唉!”

    “正刚和逸秋还在医院--”秘书道。

    覃春明摇头,坐在沙发上,道:“你给漱清打个电话。”

    当霍漱清接到覃春明电话的时候,还在开会。

    “嗯,我知道了。好在小飞还不知道迦因在什么医院,他这样出去,也未必能找的见。不过,你说的对,让交警把他拦住。”覃春明道。

    “那我立刻去联络。”秘书道。

    “动静小一点。”覃春明道。

    “是,我知道。”秘书领命,便赶紧起身出去了。

    的确,覃逸飞并不知道苏凡在什么医院,他只是猜测可能还是在上一次的那家医院,按照惯例来说应该就是那里。

    夜色,降临了这座城市,覃逸飞的车开的并不快,尽管他想早一点见到她。

    眼看着就要到医院了,却发现前面的路口被警察拦住了,好像是在检查什么。

    覃逸飞直觉这是父亲安排的,父亲不会让他去见苏凡,就一定会设置障碍。

    可是,现在怎么办?他是过不去了,那么,换条路就好了。即使在京城住的时间不长,可周围这一片的道路,他还是很熟悉的。

    于是,覃逸飞调转车头,直接在靠边逆行了,他要在刚刚过去的那个路口转弯,然后去医院。

    马路上突然出现的逆行,让所有的车主都震呆了。虽然这条主干道上的车子和京城其他的街道相比是车流少了许多的,毕竟是重要路段,可现在已经是夜幕降临了,再怎么车流少,这样逆行绝对是危险的事。

    当然,在这条路上行驶的车主也大致会有一个意识,敢在这里逆行的车辆,绝对是不一般的,还是能躲就躲开一点。于是,马路上,给逆行的覃逸飞自然的让开了一个通道。他快速开着车子往前走,警笛声,在身后响了起来,警车闪着灯追了上来。

    然而,没过多久,一阵刺耳的车辆撞击的声音后,警笛声戛然而止,警车闪着灯停了下来,围着那辆在路边不能再动的车子。

    覃逸飞看着眼前那近在咫尺的医院的十字标志,闭上了眼睛。

    鲜血,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去,双手,也从方向盘上垂了下来。

    救护车拉响了鸣笛,快速开了过来把他抬了上去。

    覃家,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家里没有其他人,现在只有覃春明和覃逸秋的女儿娆娆以及念卿,三个人刚坐上餐椅,覃春明的秘书就快步走了过来,在覃春明的耳边低低说了句“逸飞,出事了”,覃春明拿着筷子的手,突然抖了下,筷子掉在了桌上和地板上。

    娆娆和念卿两个人在说说笑笑,完全没有注意到覃春明的异常。

    覃春明看着给自己捡筷子的秘书,顿了下,对外孙女道:“娆娆,姥爷有事出去一下,你陪着妹妹吃饭。”

    “哦,我知道了,姥爷。”娆娆道。

    两个小女孩看着覃春明缓步从她们身边走过,走出了餐厅。

    然而,走出了餐厅的覃春明,猛地伸手扶住了墙,静静站在原地。

    他的逸飞,唯一的儿子--

    怎么会--

    秘书赶紧扶住他,覃春明却推开。

    “不用了,我没事,去医院吧!”覃春明道。

    秘书赶紧指挥警卫去准备车子,给覃春明准备衣服,陪着覃春明去医院。

    覃春明刚坐上车,霍漱清的电话就来了。

    “覃叔叔--”霍漱清叫了声。

    此时的霍漱清已经知道了覃逸飞车祸的事,他刚从会议室出来,领导也知道了。

    “我去医院,你那边忙完了吗?”覃春明问。

    “嗯,我马上就上车了。”霍漱清道。

    “你先陪我看看逸飞。”覃春明道。

    “嗯,我知道,我马上就到。”霍漱清道,覃春明就挂了电话。

    覃逸飞发生车祸的事,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传遍了高层,上次震惊高层的车祸只不过是几年前。而现在,就在覃春明刚刚履任沪城一把手的时候,儿子就出了这样的意外,怎么能不引起注意?何况覃春明的地位在那里摆着,覃逸飞的车祸不被注意也不可能。

    霍漱清赶紧上车,前往医院。

    虽说他还不是很清楚事件的发生,可是,从车祸发生的地点,他已经大致猜到了原委,肯定和苏凡有关。如果他猜的没错,应该是大家对小飞隐瞒了苏凡的事,可小飞放心不下,和覃叔叔争执一番,开车去了医院,结果不小心出了意外。

    应该是意外,应该不会有其他的可能了。

    可是,这个时间点太敏感了。

    如果说纯粹的意外,也--

    当初,纪家制造了一场车祸,让苏以珩的小叔、也就是方希悠的小姑夫险些车毁人亡,最后虽然人活了,可是--

    霍漱清的心里,生出了深深的不安。

    这个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