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89章 他一直都在爱着她
    当霍漱清赶到医院的时候,覃春明和覃逸秋、罗正刚已经在手术室外面的休息室了,罗文茵也在。

    “覃叔叔、妈--”霍漱清道,又跟覃逸秋和罗正刚点点头。

    “你回来了?”罗文茵问霍漱清。

    “嗯,刚刚结束会议。”霍漱清答道。

    罗文茵叹了口气,静静坐着。

    “医生怎么说?”霍漱清问罗正刚。

    罗正刚摇摇头,道:“还不知道,伤的,有点重。”事实上,罗正刚想说“伤的很重”,可是,当着岳父和妻子的面,他说不出来。

    覃逸秋听见丈夫这么说,抱住他的胳膊无声抽泣起来。

    “没事的,小秋,小飞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霍漱清轻轻揽住覃逸秋的肩,安慰道。

    覃逸秋擦着眼泪,摇头不语。

    覃逸飞被送进医院的时候,覃逸秋和丈夫是最早看见的,他们接到电话就冲了出去,看着弟弟浑身是血被推进了手术室。覃逸秋拉住弟弟的手,叫着弟弟的名字,却根本没有回答。

    现在,只要一想到弟弟可能会,会醒不过来,覃逸秋的眼泪就没有办法停下来。

    即便是风风火火,个性坚强的覃逸秋,在自己唯一的弟弟遭遇不幸的时候,依旧是个小女人,靠在丈夫的身边。

    “漱清,你跟我过来。”覃春明起身,对霍漱清道。

    休息室很大,是一间会议室,事实上,覃春明起身,和霍漱清走到了远离家人的角落。

    霍漱清回头看了眼坐在椅子上的三个人,罗文茵和罗正刚夫妇,还有站在他们身边的覃春明的秘书。

    “我已经嘱托他们去调查了,可是,从现在得到的情况来看,只是一场交通事故。”覃春明道。

    “您给以珩说了吗?”霍漱清压低声音问。

    “文茵给以珩打电话了,以珩已经在派人进行秘密调查了。”覃春明低声道。

    “您别担心,只要有以珩去查,一定可以查出真相。”霍漱清道。

    覃春明点头,看了眼霍漱清,却道:“今天,是我把他赶走的--”

    霍漱清望着覃春明,覃春明眼里的悲伤是霍漱清从来没有见过的,他轻轻握住覃春明的手,另一只手拉住覃春明的胳膊,注视着覃春明的双目。

    “不管小飞发生什么事,您不要自责,不管这件事是怎么造成的,我们,都必须挺住。”霍漱清沉声道。

    覃春明看着霍漱清。

    “这里交给我和正刚小秋,您回家等消息。”霍漱清道。

    覃春明点头,道:“你徐阿姨已经在回来的飞机上,我回家守着她。”

    “嗯,您和徐阿姨在家里等消息,医院这边,交给我和正刚,调查有以珩在,一切都会好的!”霍漱清注视着覃春明道。

    即便霍漱清不说,覃春明也知道那些不能说的话。

    这个关键时刻,覃春明和霍漱清都被委以重任火速离京的时候,一个和他们有直接关系的人出了意外,不管这是一个普通的交通事故,还是一个谋杀,覃春明和霍漱清只能以最大的忍耐来面对。

    “你送我上车,等会儿你再过来。”覃春明本来要说什么,张嘴看了眼周围,合上嘴巴,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注意到他的这个动作,点点头,走到覃逸秋几个人身边。

    “妈,我先送覃叔叔上车回家,马上就回来,您回家休息吧,小飞一有消息我就给您打电话。”霍漱清道。

    “等小飞出来我再走,我不放心。”罗文茵道。

    霍漱清本来想问岳母,“苏凡那边怎么样”,却没有问出来。

    小飞突然来到医院,在医院附近出了车祸,在这个屋子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即便车祸是意外,他来医院的目的,大家也都很清楚。现在小飞出了车祸送进手术室抢救,罗文茵身为苏凡的母亲,心里也是充满了内疚的。霍漱清知道这一点,便没有再说了。

    “嗯,那我先送覃叔叔一下。”霍漱清道,对罗正刚和覃春明的秘书使了个眼色,就和覃春明一起离开了。

    两个人走出了休息室,负责的医生刚好从手术室出来,看见覃春明就赶紧跑过来报告情况。

    “还在昏迷,颅内出血严重,内脏--”医生压低声音,简短地说。

    覃春明没有停下去,摆摆手,道:“你们做好自己的工作,尽力抢救就行了。有什么事,跟漱清说。”

    “是,我知道了,覃书记。”医生应声道。

    “谢谢你们!”覃春明伸手,和医生握了下手,道。

    和覃春明一起离开的这一路,霍漱清感觉覃春明的脚步没有一丝一毫的紊乱,依旧如常稳健。

    好像,里面躺着的那个年轻人,不是他的儿子,他也不是来守着儿子的父亲,而是刚刚慰问了什么一样。

    电梯口的警卫向他们行礼送别,霍漱清就陪着覃春明上了电梯。

    电梯里,警卫护送他们下楼,一直到了覃春明的车上。

    覃逸飞身份特殊,手术室被警戒了起来,一般人根本进不去。

    “覃叔叔,您要和我说什么?”上了车,霍漱清问。

    覃春明让他送自己下楼上车,霍漱清知道这是覃春明有事要和自己叮嘱的,而手术室那边,虽然被戒严了,休息室也只有他们自己人,可是,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地方是绝对安全隐秘的,特别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特别是关于这种可能存在阴谋的事。

    “关于这件事的处理,你的意见是什么?”覃春明道。

    霍漱清思虑片刻,便说:“第一,在官方调查结果出来后,我们承认官方的结果,所有的质疑,都交给以珩去处理。”

    “嗯,这是必须要做。为了安定各方面的心绪,必须这样!”覃春明点头道。

    “第二,不管逸飞结果怎么样,我们,都不能把这件事,和迦因的住院扯上关系,对内对外,都是这一个态度,不能有任何的怀疑!”霍漱清望着覃春明,道。

    覃春明看着他。

    “对不起,覃叔叔。为了不让我们和曾家的关系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只能这么做。现在曾泉失踪,他和方希悠的婚姻濒临崩溃,方家虽然也在努力挽回这桩婚事,可是,就眼下的情势看,我觉得他们两个离婚的可能性非常大。一旦他们离婚,曾家这边会产生动荡,即便只是些微的动荡,即便方家继续和我岳父维持传统联盟,可是,方希悠的那个追求者,叫叶黎的,跟我们并不是一道。如果方希悠因为对曾泉的怨恨而嫁给了外人,那么,方家的态度绝对会受到影响。现在曾家需要我们的支持,我们不能因为这件事和他们有嫌隙。这只是一个意外,他经过这里的时候,恰好发生了意外。”霍漱清神情严肃,解释道。

    “你说的对,现在曾元进才是腹背受敌!”覃春明道。

    “是的,所以,不管小飞的情况如何,我们和曾家,一定要共同面对这件事,一起解决未来可能的变故。”霍漱清道。

    覃春明点点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刚才,我刚到医院的时候,首长从飞机上给我打来电话,他和我谈的,也是你说的这些。最近发生的这些事,会让我们几家的关系失去之前的稳固性,首长也说他担心这是某些人刻意的策划,他们不让我们同进退,就会让他们找到空子钻,从而影响大局。我们,不管是我们,还是曾家,还是方家,我们只能背靠背,一起应对眼下的这些变故。所以,你说的这两点,也是我想的。”

    几个年轻人的感情事,影响着几个家族的分分合合。

    “所谓的家国,就是家事影响着国事,国事,又影响着家事!”覃春明叹了口气。

    霍漱清看着覃春明那隐忍的表情,看着覃春明望向车窗外,良久,才说“覃叔叔,小飞的事,对不起!”

    覃春明摇头,道:“要是迦因知道小飞出车祸的事,就更麻烦了!在她去榕城之前,封锁消息,不要让她知道。”

    霍漱清点头,道:“我会和我岳母说的。”

    “这件事,不怪迦因,也不怪你,要怪谁呢?就怪我那个傻儿子啊,活到现在三十几岁了,还跟个孩子一样的任性!唉!希望经过这次的事,他可以清醒一点吧!”覃春明道。

    霍漱清无话可说。

    小飞是爱苏凡的,即便是现在,他爱的人,一直只有苏凡!

    如果不是因为那么爱苏凡,他也不会在交警的障碍前逆行,不会发生意外。

    “他离开前,和我说,我们都只顾着你,没有人在意迦因的感受,我们只顾着找人照顾你,却根本不知道那个小孙会让迦因多么痛苦。”覃春明叹道。

    车子,开的很慢,很慢,前后左右的警卫车辆,同样的缓慢。

    “他和我说了这些就走了,我想,不管他的结果怎么样,他总归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覃春明说着,看着霍漱清,道,“明天带着那个小孙,准时去回疆,不要耽搁,明白吗?”

    霍漱清轻轻点头。

    “有些牺牲,是必须要付出的。既然已经决定去做,就不要停下来,不能,停下来!”覃春明说完,让司机停下了车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