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91章 不能坐以待毙
    海浪,在身边不断地冲击着海岸,可是,方希悠的耳畔,却听不到这滔天的浪声,明明她是被海浪包围的,可她,听不到。

    此刻,萦绕着她的脑海和记忆的,只有苏以珩的那些话--阿泉还没有找到,迦因的情况不太好,霍漱清明天启程要去回疆赴任,覃逸飞刚才出了车祸在抢救!

    曾泉走了,不会那么容易被找到,这一点,她很清楚。他既然要躲开,就不会去一个让人容易找到的地方,换做谁都会如此--当然,如果是真的要躲开的话。可是,迦因情况不太好是什么意思?苏凡住院了,她知道,可是住院了能不好到什么地步去?第三条,霍漱清要去回疆赴任,这不是很正常的职位调动吗?尽管这个调动很意外,可是,这有什么可说的?难道是,霍漱清要走,而苏凡的身体不允许她跟着去?不能去就不能去,难道这是问题吗?

    方希悠想不明白苏以珩为什么要这样说。

    但是,真正让她深思的是最后一件事--覃逸飞出了车祸在抢救!

    车祸?他好端端的怎么会出车祸?而且,覃逸飞不是去给苏凡种花去了吗?怎么会出车祸的?在哪里出了车祸?

    车祸车祸,方希悠的脑子里开始打转起来。

    当初小姑夫也是好端端的,突然一场车祸险些要了他的命。虽然后来他被抢救过来了,可是那次意外让他整个人都变了,也同时改变了他和小姑方慕卿的婚姻。以至于在后来好多年里,夫妻两个人完全处于分居状态。

    小姑夫的车祸不是意外,那么,覃逸飞的车祸--

    车祸,每天全国不知道要发生多少起,这很正常,可是,不正常的是,车祸的时间,这个时间,太敏感。覃逸飞的车祸,会牵动很多人的心,会影响许多人的情绪,覃春明不用说,霍漱清也会,被覃逸飞退婚了的叶家肯定也会注意到,如果,再牵扯进了苏凡,那么,这么一个小车祸,就会变成一件大事,天大的,事!

    “希悠--”身后一个男人叫着她,可她听不见。

    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吹动着她的裙摆。

    叶黎见她不说话,而现在海浪这么大--

    一个大浪打来,她的两条腿全湿了,叶黎一把拉过她。

    方希悠木然地回头盯着他,好像在看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希悠,你怎么了?这么危险--”叶黎道。

    “没事,我没事,谢谢!”方希悠说着,推开他的手,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那表情,冷漠至极,如同万年冰窟一样的寒气,叶黎怔在原地。

    刚才,她在露天餐厅那边不是还很热情吗?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回了办公室里那个冷漠淡定的方希悠?

    叶黎回头,看到的只有方希悠的背影,还有朝着方希悠跑来的姬云期。

    冷漠,和热情,到底哪一个才是她?

    叶黎不明白。

    姬云期跑到方希悠身边,看着方希悠从自己身边走过去,愣了下,看了眼远处海边的叶黎,赶紧折身追上了方希悠。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姬云期问。

    “我要回京!”方希悠道。

    “回京?”姬云期愣住了,道,“为什么要回去?你不是来度--”

    猛地,姬云期反应过来,希悠是要去找泉哥吗?

    不会吧!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好,我也跟你走!”姬云期道。

    “不用了,你再玩几天,我一个人回去就好。”方希悠看了姬云期一眼,就已经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给她订今晚的机票。

    姬云期看着远去的方希悠,完全搞不清状况了。

    回去了,应该就没事了吧!她心想。

    方希悠快步走回了房间。

    以珩说颖之去找阿泉了,这是她预料之中的事,颖之一定会去,这对于颖之来说是个好机会,在阿泉最无助绝望伤心的时候,出现在他的身边,绝对会打动他的心,颖之一定会这么做,她猜得到。可是,她呢?她要去吗?

    似乎,她已经没机会了,何况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能继续纠结于自己的儿女私情?

    出了这样的大事,没有人打电话告诉她。办公室那边,因为都知道她在休假,而且不是和夫人有关的事,自然就不会通知她。而家里,父亲对她很生气,其他人自然不会通知她了,除了以珩,这个世上,也只有以珩不会舍弃她,只有以珩才会在任何时候站在她的这一边。

    不管别人怎么做,她不能在这天涯海角待着。

    首长出访了,出了这些事,京城里肯定会有异动,而且,说不定早就开始了。在这样的时刻,她怎么可以继续消沉?

    酒店的服务员碰见她纷纷问候,她再也没有对任何人回以笑容,而是疾步走回了客房。

    快速整理着自己的行李,等待车子来送她去机场。

    与此同时,挂了方希悠电话的苏以珩满心失望,颓然地坐在沙发上。

    他没想到希悠会这样,没想到她果真就这样放弃了阿泉,就这样放弃了那么多年的感情,放弃了过去!

    而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接了,听筒里,传来霍漱清的声音。

    “以珩,现在方便吗?”霍漱清问。

    “方便,您说!”苏以珩道。

    “是这样的,你能不能马上来一趟医院,不要让任何人发现,我有紧急事和你说。”霍漱清道。

    “嗯,我马上过来。”苏以珩道,“需要我带什么吗?”

    “不用,让你的飞机准备起飞。”霍漱清道。

    “我知道了。”苏以珩应声,霍漱清就挂了电话。

    苏以珩不知道霍漱清到底要和自己说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在覃逸飞被抢救的紧急关头,霍漱清要让他准备飞机起飞?

    到底,是什么事?

    不管是什么事,霍漱清没有在电话里说,而是要他直接去医院,说明是很重要的事,重要到霍漱清需要当面交待他。电话,也并非是完全安全的,不是么?

    苏以珩跟助理吩咐了一下,就快速离开了公司,前往医院。

    就在苏以珩到达医院之前,霍漱清已经到了手术室外面,那里,覃逸秋和丈夫,还有覃春明的秘书,还有罗文茵在那里。

    “妈,您先回家休息,这边有消息我立刻跟您说。”霍漱清道。

    “我再等等,应该快了,应该,快了。”罗文茵道,“当时迦因出事抢救的时候,医生也是在里面很久很久才出来,迦因就没事了,迦因就康复了,现在医生也不出来,肯定还在里面抢救小飞,小飞也会没事的,是不是?”

    罗文茵说着,望着霍漱清。

    霍漱清点头,安慰道:“小飞从小就是心地善良的人,上天一定不会那么残忍对待他的。”

    罗文茵却摇头,流泪道:“上天算是什么?根本就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让那些坏人在外面继续为非作歹,而小飞这么好的孩子,却--”

    霍漱清知道,罗文茵不光是为了覃逸飞流泪,也是为了苏凡。

    世上的事,就是这样,上天怎么会懂得人的悲伤?如果懂了,就不会让那些被牵挂的亲人离去,就不会让相爱的人分离!

    “小姑,没事的,小飞会没事的,没事的。”覃逸秋为罗文茵擦着眼泪,劝慰道。

    是啊,希望他会没事。

    霍漱清看向了手术室的方向。

    很快的,他的手机响了,苏以珩已经到了。

    “妈,我送您下去吧!”霍漱清直接摁掉苏以珩的电话,对罗文茵道。

    罗文茵点点头,起身对覃逸秋道:“小秋,辛苦你了。”

    覃逸秋摇头,罗文茵叮嘱侄子照顾好覃逸秋,就和霍漱清一起离开了。

    “我马上就来。”霍漱清对覃逸秋和罗正刚道,说完就和罗文茵一起走了出去。

    罗文茵一路无话,和霍漱清一起走着,进了电梯,罗文茵才说“我去迦因那边看看,等会儿就直接去覃家,唉,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徐大姐--”

    “妈--”霍漱清叫了罗文茵一声,罗文茵看着他。

    “这件事,是个意外,和苏凡没有关系,和您也没有关系。”说着,霍漱清也盯着罗文茵。

    罗文茵愣了下,却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小飞一定会没事的,您放心。”霍漱清道。

    “希望如此!”罗文茵叹了口气。

    两个人来到了苏凡住的那一层楼,走向了苏凡的病房。

    走进了病房,苏以珩已经在客厅里面等了。

    见霍漱清和罗文茵进来,苏以珩赶紧起身。

    “你坐,以珩。”罗文茵道,“你们两个谈,我去看看迦因。”

    “妈,等会儿再进去,这些事,请您一起听。”霍漱清对罗文茵道。

    罗文茵愣住了,看着霍漱清,坐在沙发上。

    霍漱清坐在了他们对面,问苏以珩,道:“飞机准备好了吗?”

    “嗯,随时可以起飞。”苏以珩道。

    罗文茵看着霍漱清。

    “那就好!”霍漱清道,“等会儿,你带着苏凡从电梯走--”

    “让迦因--”罗文茵盯着霍漱清,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