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92章 你不要变老了
    “你让迦因现在去哪里?”罗文茵看着霍漱清,问。

    “榕城!”霍漱清道。

    罗文茵和苏以珩都愣住了。

    “可她这个样子,怎么走?”罗文茵道。

    “让徐医生陪她一起过去,可以保证路上的安全。”霍漱清道。

    苏以珩陷入了深思,道:“可以,我再派几个人过去,一路护送。送去榕城哪里?”

    霍漱清想了下,道:“叶慕辰在灵镜山那边有个私人庄园,我给他打电话,先把苏凡安置在那边。”说着,霍漱清就立刻掏出手机,给叶慕辰拨了过去。

    他没有说要让苏凡去灵境山的庄园,只说等会儿苏以珩的飞机去榕城,让他接一下。

    叶慕辰听完,立刻答应了。

    “不要让任何人靠近飞机,你一个人上去接。”霍漱清道。

    事实上,他是想告诉叶慕辰,那座庄园要立刻严密封锁起来,不能让任何人靠近。不过,这些他可以交待徐医生,让徐医生直接转达,这样跟安全,不会走漏风声。那位徐医生就是苏凡的心理医生,自从加入苏凡的治疗组以来,深得罗文茵的信任,成为了罗文茵的亲近之人。

    霍漱清觉得自己这样太过分了,这不是把苏凡关了监牢了吗?难道只有把她关起来才能算是保护她吗?

    即便他没有说出来,可罗文茵和苏以珩都听得出他的言外之意。可是,谁都没有说出来。他们都清楚,就眼下这情形,让苏凡不要接触到外人是最好的安排。

    “那等会儿我和迦因一起走!”罗文茵对霍漱清道。

    “妈,家里这边还需要您,我让小雪过去陪着迦因,您别担心。等到小飞没事了,您再过去,怎么样?”霍漱清问岳母道。

    “也行,等会儿徐大姐也过来--”罗文茵说着,深深叹了口气,“小飞这样了,泉儿又不知去向,这--”

    “文姨,我会派人尽全力找到阿泉,可是,现在没有一点可以用的线索,找到他会比较费劲。”苏以珩道。

    “我知道,交给你就不用担心了。要说他是一个人在外面平平安安的也行,就怕,就怕小飞这样了,万一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对泉儿动手怎么办?”罗文茵道,“泉儿可绝对绝对不能出事啊!”

    说着,罗文茵含泪注视着苏以珩。

    “文姨,您放心,逸飞的事还没有查清楚,您不要想太多了,至于阿泉那边,一个小时前,颖之已经离京去找他了。”苏以珩道。

    罗文茵和霍漱清愣住了,看着苏以珩。

    “希悠,没回来?”罗文茵问苏以珩。

    “我给她打电话说了,不知道--”苏以珩道。

    他总不能把方希悠说的那些话告诉罗文茵吧,要是让罗文茵听见,肯定就伤心死了的。

    “这个节骨眼上,怎么就越来越乱了?”罗文茵道。

    霍漱清没说话,给邵芮雪拨了电话过去,邵芮雪立刻就接听了。

    “霍叔叔,怎么了?”邵芮雪笑着问。

    “小雪,你现在方便吗?”霍漱清道。

    “嗯嗯,没问题,我在家呢!”邵芮雪道。

    “你现在马上去叶慕辰家里--”说着,霍漱清示意苏以珩给叶慕辰打电话,把他说给邵芮雪的事通知叶慕辰,苏以珩便立刻就拨了电话。

    电话里没办法说明让邵芮雪做什么,只要让她去叶慕辰家里,到时候见了徐医生就会知道了。

    一切,都是为了安全。

    “还有,以珩--”霍漱清挂了电话,对苏以珩道。

    “嗯。”苏以珩应声。

    “江采囡那边,江家,继续盯紧。”霍漱清道。

    罗文茵看着霍漱清。

    江采囡和霍漱清的绯闻满天飞,罗文茵一直为了这件事不高兴,可是又不能说什么,即便是她相信霍漱清的人品,可是江采囡不是个善茬,而霍漱清很明显并不会对江采囡彻底断绝来往,即便是霍漱清另有打算。现在听霍漱清这么说,罗文茵倒是安心了。

    看来,小孙去回疆不会那么累了,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总不能剃头刀一头热,只要霍漱清这边按兵不动,江采囡再怎么想办法,都是无济于事的。然后再让孙敏珺盯紧一点,那就不会有事了。嗯,不错,不错,就这样!

    “嗯,我明白。”苏以珩道,“您怀疑这次的事,和那边还是有关系?”

    “江启正能派人杀苏凡,难保他们不会找机会再动手。”霍漱清道。

    “娘的,这帮王八蛋!”苏以珩怒道,“要真是姓江的对逸飞下手,老子炸了江家!”

    “静观其变吧!”罗文茵道,“漱清说的对,现在立刻要把迦因转走,不能让她留在医院里。要是小飞的事是刻意做的,那么,那些人肯定会把这个消息传到迦因这里。”

    听到覃逸飞退婚都能出了车祸的苏凡,要是知道覃逸飞出事了,还不得--

    罗文茵没有说,可是大家都很清楚,都很担心。

    “那就这样,以珩,这件事你来办。”霍漱清道。

    “嗯,没问题。”苏以珩道,“我回去马上安排。”苏以珩道。

    “妈,请您和徐医生嘱咐一下,让她告诉叶慕辰,直接送苏凡去灵境山的庄园,派人严密保护,不要让任何人出入那里,除非有您的电话命令。”霍漱清道。

    “好的,我给她打电话,让她过来。”罗文茵道。

    几个人谁都没有注意到,病房套间的门,被打开了,苏凡一直站在门口,静静听着他们说话。

    等到苏以珩起身离开的时候,苏凡,也走了出来。

    “迦因?”苏以珩惊叫道。

    霍漱清和罗文茵立刻起身,霍漱清两步就奔到苏凡面前,苏凡抬头看着他。

    “丫头,你,怎么,怎么起来了?”霍漱清忙问。

    “哦,我睡的时间有点长了,怎么了,你们怎么都在这里?”苏凡看着屋子里的三个人,问。

    因为不知道苏凡是什么时候走出来的,他们都很担心苏凡是不是听见了他们的说话,听见了多少。

    “没什么,我们,随便聊聊,以珩,以珩过来看看你的。”罗文茵忙说。

    “是,我,我来医院看看你,迦因,等会儿,你和徐医生一起先去榕城吧,怎么样?我给你安排飞机。”苏以珩道。

    “现在吗?”苏凡问。

    “嗯,现在就走。”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霍漱清,一颗心,如同刀绞一般痛着,可她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我还想明天送你走,然后再去呢!”

    “没事,等过几个月,那边暖和了,我再接你过去?”霍漱清认真地注视着她,道。

    苏凡笑了下,良久不语。

    霍漱清见状,才说:“咱们去里面聊吧,好吗?”

    苏凡点点头,跟着她走进了病房的里间,霍漱清关上门。

    罗文茵看着他们进去,吓呆了,对苏以珩道:“迦因会不会听见小飞的事了?这下可怎么办?”

    “我们慢慢看,慢慢想办法。”苏以珩劝道。

    病房里间,苏凡坐在从沙发上,霍漱清便坐在她旁边。

    她认真地望着他,视线一寸寸在他的脸上移动着,好像是在记住什么,牢牢地,记住。

    视线,在他的脸上移动着,手指,也在他的脸上移动着,霍漱清看着她,心里一丝丝抽痛,却还是微笑道:“你这个傻丫头,怎么了?难道看了这么多年还没看够?没关系,我们还有一辈子呢,今后的几十年你都得看着我这张越来越老的脸,你可不要抱怨说,霍漱清,我烦死你了!”

    他是在微笑着说这话的,可是苏凡的眼里,忍不住的泪花闪闪。

    “那你可别变老了,要不然我真的会嫌弃的。”苏凡也对他笑了下。

    --霍漱清,我爱你,这一辈子,生生世世,我都爱你!

    “那不行,狗不嫌家贫,妻不嫌夫丑!”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泪水从眼里流了出来。

    “你可别给自己贴金了!”苏凡道。

    他轻轻拥住她,苏凡靠在他的肩头,闭上眼,泪水湿了他的衣服。

    “丫头,乖乖听医生的话,开开心心,等着我回来,知道吗?”他说。

    “嗯,我知道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别太累了,好吗?”苏凡道。

    “放心!”霍漱清道。

    是啊,她怎么会不放心呢?一定会有人替她照顾他的,不是吗?

    “那就好,那就好!”苏凡点点头,道。

    她轻轻推开他,望着自己熟悉的这张脸,这张让她见了一次就迷上的脸,这个让她见了一次就爱上的人。

    一切,究竟是命中注定呢,还是,她的一场梦啊!

    “那你换个衣服,跟着以珩走吧!”霍漱清轻轻吻了下她的唇,道。

    苏凡点头,道:“你要记得回来接我,好吗?”

    “嗯,我一定回来的,你不是想去天山吗,想去喀纳斯吗,回疆有很多美丽的地方,可不止天山和喀纳斯!”霍漱清道。

    苏凡淡淡笑了。

    “到时候我带你去,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他说。

    苏凡点头。

    这时,门上传来敲门声,霍漱清回头,是苏以珩。

    “好了,我帮你换衣服,走吧!”霍漱清道。

    “你吃饭了没有?”苏凡突然问。

    “哦,没有,等会儿再吃,今天一直在忙。”霍漱清道。

    “你以后要记得按时吃饭,不管工作多忙都要好好吃的,要不然你的胃受不了。”苏凡拉着他的手,一只手在他的胃上摸着。

    “傻丫头,我会记得的。”霍漱清微微笑道,“你啊,真是个小老太婆了。”

    苏凡没有笑,只是踮起脚,轻轻亲了下他的唇。

    她的唇,冰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