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94章 我不够了解你
    “丫头,你,怎么了?”霍漱清赶紧走到她身边,紧张地问。

    苏凡抬起自己的双手,湿乎乎的手,还在滴答水,冰凉极了。

    “怎么了?”霍漱清问。

    其他人都走了过来,围住了她。

    苏凡抬起手,左看右看,道:“我要洗脸,可是毛巾不见了,毛巾去哪里了?”

    霍漱清愣住了,抬手一摸她的脸,脸上却是干干的。

    不是要洗脸的吗?怎么--

    罗文茵惊恐地看了眼徐医生,徐医生摇摇头。

    霍漱清握住她的手,赶紧用自己的手擦着她手上的水滴,捂住她冰凉的双手。

    “没事没事,走,我帮你找,没关系,找不到没关系。”霍漱清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说不出的难受。

    他挽着苏凡的手,一直走进了套间里面,直到霍漱清和苏凡离开,苏以珩才说了句“迦因,她,是光着脚出来的吗?”

    罗文茵和徐医生赶紧看去,果然苏凡是光着脚的。

    “夫人--”徐医生叫了罗文茵一声,罗文茵一下子颓然坐在沙发上。

    “以珩,你先去小飞那边看看,漱清,漱清可能,要耽搁一会儿。”罗文茵对苏以珩道。

    “文姨,您,没事儿吧?”苏以珩见罗文茵闭上眼睛,扶着额头,问。

    罗文茵摇头,道:“我没事,你先过去看看,那边,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了。要是有消息,你就立刻打电话过来。迦因的事,我和元进再商量商量。”

    “嗯,我知道了,文姨,您别太担心了。”苏以珩嘴上这么说,可是,他的心里也是非常担心的。

    他都这样了,何况罗文茵和霍漱清?

    难道说,徐医生的判断都是真的?苏以珩走出了病房,走进了电梯。

    阿泉,阿泉,你到底死哪里去了?迦因现在这样了,难道你就不担心吗?

    病房里,徐医生看着罗文茵那样痛苦的表情,给罗文茵倒了杯水。

    “她,真的,没救了吗?”罗文茵问徐医生。

    “夫人,心病还须心药医!”徐医生道。

    罗文茵看着她。

    “霍夫人还年轻,有你们这么多人关心她爱她,一定会让她恢复健康的,只是,她心里的结,必须要她自己主动去解开,不能再继续逃避下去了。”徐医生道。

    罗文茵沉默不语。

    套间里面,霍漱清给苏凡穿上鞋,他不知道她的鞋和袜子去哪里了,可他没有问。他担心自己一开口,就会让她心里更难过。

    “你先休息一会儿,榕城那边,我们等等再去。”霍漱清道。

    “那你呢?”苏凡问。

    霍漱清蹲在她面前,她的眼睛里,只有他,什么都没有,只有她,她那么认真地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是啊,那么你呢,霍漱清?你,去哪里?

    良久,霍漱清说不出一个字,他坐在她的身边,望着她。

    “丫头,你,想去哪里?”他问她。

    “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去,我--”她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才抬头说,“我想见见逸飞!”

    我想见见逸飞?

    霍漱清愣住了,盯着她。

    “逸飞他去哪里了?我,我想,见见他。”她说着,眼里的神情,却让他痛苦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该怎么办?让她见见那个生死未卜的小飞吗?见了之后呢?

    小飞那个样子,她该怎么想,她该怎么办?而他--

    霍漱清抬头,不经意视线飘过套间门。

    徐医生刚才说的话,猛地在他的脑子里闪亮了。

    “嗯,我们一起去看,怎么样?”他轻轻揽住她的肩,道。

    苏凡点头。

    “谢谢你!”她说。

    这三个字,让霍漱清的心头,一下下被刺痛着。

    他抬起手,轻轻梳理着她那散乱的头发,目光,温柔地在她的脸上游弋。

    静静地注视着她,她的目光,让他觉得陌生又熟悉,更加让她心疼。

    “丫头,对不起,这么多年,我--”他开口道。

    苏凡不明白,看着他。

    “对不起,这么多年,我没有,没有认真去聆听你的想法,我没有认真去对待你做的事,我没有,甚至没有认真去了解你--”他说着,鼻头一阵酸涩。

    苏凡愣住了,忙说:“没有,没有,你,你别这么说,没--”

    他想说,我甚至还没有小飞那么了解你,而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个世上最了解你最爱你的人,可是,现在看起来,我根本没有做到,我甚至还不如心理医生!

    苏凡哪里知道他心里想的这些,可是她不想让他这样对自己说,她不想让他自责。

    “你不是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吗?没事的,你,你去忙吧,我--”苏凡说道,她已经忘接了刚才说要去看覃逸飞的事。

    “我们,一起去看小飞,丫头,我们,一起走!”他拉住她的手,认真地说。

    看,小飞?

    苏凡猛地怔住了。

    是啊,要去看逸飞,要看,逸飞--

    她赶紧点点头。

    “来,我帮你换一下衣服,然后呢,我们一起去看看他。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霍漱清道。

    “什么事?”她问。

    “看一眼,然后就走,可以吗?”他问。

    看一眼就走?为什么?

    苏凡盯着他。

    “看他一眼--”霍漱清道。

    “为什么?逸飞他,他怎么了?”苏凡追问道。

    他能和她说什么?他能说,苏凡,我害怕你会受不了?我害怕失去你?

    什么都不能说。

    徐医生说,苏凡的病是心病,覃逸飞的事是其中一件,那么,就先从这件着手。

    只是,让她看一眼能管用吗?能对她的康复起到积极作用吗?

    霍漱清看着她。

    而苏凡,也在等着他的答案。

    他,该说什么?

    苏凡见了覃逸飞之后,万一有什么不可收拾的结果,他该怎么办?可是,如果不让她去--

    去,肯定是要去的,只是,他担心苏凡看到了那样的覃逸飞,精神状况会比现在还糟。

    “霍漱清--”她叫了他一声。

    他,注视着她。

    “让我做一点我能做的事,好吗?”她开口道,嘴唇颤抖着,泪水,也从眼里涌了出来。

    霍漱清,怔住了。

    “我知道你想要保护我,这么多年,不是你不了解我,是你太想保护我,我知道,可是,我是个成年人啊,我也,我也想要做点自己能做的事,我,我不想--”她的手,也在颤抖着,“我不想变成个废物啊,霍漱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