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96章 必须由她承担
    “我带着她去看看小飞!”霍漱清的话一出口,罗文茵震惊的瞳孔都睁大了。

    “为什么?你不怕,不怕这样,会,麻烦吗?”罗文茵道。

    “妈,徐医生说的很对,我也明白,苏凡变成现在这样子,的确和我有脱不开的干系。不管她心里是如何看待小飞,现在小飞遇到了这样的意外,我不能强迫苏凡离开而置小飞于不顾,要是现在让她走了,她的情况,会更加麻烦。”霍漱清道,说着,顿了下,“我不能让她再有什么不测了。”

    “可是--”罗文茵道,“漱清,我知道你心疼迦因,可是,让她去见小飞,这个后果--”

    “妈,谢谢您和爸为我考虑了那么多,可是,如果没有苏凡,不管我走到哪一步,不管我得到了什么,都会没有意义。”霍漱清打断罗文茵的话,道。

    罗文茵愣住了。

    霍漱清说完,就打电话给去了手术室的苏以珩,让他安排一下,苏凡要过去。

    苏以珩也是惊呆了,看了眼覃逸秋和罗正刚,对霍漱清道:“您是要让她去里面看吗?手术还没结束。”

    “嗯,去观摩室看看就可以了,我不会让她进手术室的。”霍漱清道。

    “好,我知道了。”苏以珩道。

    “你把电话给小秋。”霍漱清道。

    苏以珩便起身,走到覃逸秋身边,把手机给了她,覃逸秋愣了下,接过手机,丈夫拿着纸巾擦去她脸颊上的泪滴。

    “小秋,对不起,我要带着苏凡过来看看小飞。”霍漱清道。

    覃逸秋呆住了。

    “等她看完了,我就让以珩送她去榕城。”霍漱清道。

    覃逸秋顿了片刻。

    弟弟对苏凡的感情,她不是不是清楚,而苏凡现在的状况去看弟弟--

    在见到弟弟之前,覃逸秋是和苏凡在一起的,她很清楚苏凡现在的状态,听到曾泉出事都能把她变成那个样子,要是看到--

    “漱清,你想清楚了吗?万一有什么事--”覃逸秋问。

    “我知道,小秋,要是不让她来见一面,她是不会去榕城的。”霍漱清道。

    覃逸秋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好吧,你带着她过来,我和以珩去安排一下。”

    “谢谢你,小秋!”霍漱清道。

    “别客气!”覃逸秋说完就把手机给了苏以珩,苏以珩和霍漱清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覃逸秋知道霍漱清给她打电话,也是为了两家的面子上好过一些,在徐梦华那边好交待一点,因为徐梦华对苏凡很有意见,过去覃逸飞因为苏凡的缘故对叶敏慧不冷不热,后来又和叶敏慧退婚,这让徐梦华对苏凡有种没办法谅解的情绪,碍于两家的情面,还有霍漱清的情分在那里,徐梦华什么都没有再说。可是现在要是让徐梦华知道苏凡在儿子手术抢救的时候去看了他--

    挂了电话的霍漱清,望着一脸担忧的岳母,安慰道:“妈,这些事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想办法处理就好,一味地阻止不能解决问题。”

    “漱清,妈知道你疼迦因,妈也很感激你这样,可是,你不能不想想另一个结果。万一迦因的情绪崩溃了怎么办?可能会比现在更糟。”罗文茵道。

    “嗯,我明白,不过,我们也要相信她,给她一个机会来面对这些事,她并不是完全没有能力来处理这些问题。”霍漱清道。

    “可是,别的时候就罢了,现在她这样子--”罗文茵道。

    “妈,我相信她,也请您相信她!”霍漱清望着岳母,打断岳母的话,道。

    罗文茵盯着他。

    “她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她比任何人都要坚强,可是,她需要机会,需要我们放开手让她自己动脑筋来应对。我们的爱,只会让她越来越没自信,她现在需要的,是自信,也是我们的信任。”霍漱清说着,罗文茵转过头,就看着套间门开了,苏凡站在门口。

    “迦因--”罗文茵赶紧走了过去,拉住苏凡的手。

    “妈,我想见见逸飞。”苏凡望着母亲,道。

    “好,好,你去,妈也一起去,妈和漱清一起陪着你,好吗?”罗文茵道。

    苏凡点头。

    “好孩子,别怕,什么都别怕,小飞他不会有事的,知道吗?”罗文茵道。

    泪水,在苏凡的眼里打转。

    母亲这么说,霍漱清也这么说,可是,她能安心吗?

    只是,任何事,都要亲眼看过了才能确定不是吗?逸飞的情形,她要亲眼看过了,然后再走。

    “等会儿看完小飞,你就跟着以珩走,去榕城,那边慕辰会接应你,你先去他那边住两天,妈妈马上就去陪你,好吗?”罗文茵柔声道。

    “妈,对不起,让您担心了。”苏凡道。

    “傻孩子,你是妈的宝贝,妈就想把这世上最好的一切都给你,说什么对不起呢?”罗文茵落泪道。

    苏凡拥住母亲,一言不发。

    她知道妈妈爱她,可是,她能承受得起这样的爱吗?她让整个家族都陷入了不安,她怎么--

    是啊,整个家族,现在曾泉失踪了,要是家里其他人知道了昨晚的事,不就会怪怨死妈妈吗?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绝对不能!妈妈好不容易才在曾家站稳脚跟的,她怎么能让妈妈因为她的缘故备受指责?绝对不行!

    苏凡的脑子里,一道光猛地闪了一下。

    曾泉,曾泉,他,他会去哪里?

    他--

    整件事都是因她而起,也必须要她来承担,她来解决,她不能牵连了母亲。

    苏凡也是在政府部门工作过的,她很清楚一个市长突然失踪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那几乎是他政治生命的终结。曾泉是父亲和方书记精心培养的人,是他们的希望,这下一走,会让多少人跟着为难?她怎么会不明白呢?曾泉失踪的时间越长,对他的前途影响就越大,父亲的处境也就越艰难。

    那么,现在,曾泉--

    拥着母亲,苏凡轻轻在母亲耳边说了句“妈,您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罗文茵看着她,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有含泪点头。

    是啊,一切都会好的,只要她承担起来,什么都会好的,她要让一切都回归到正常的位置,会到原来的位置,让大家都开开心心的,让大家都满意,让大家,都好!

    于是,等苏以珩电话打来的时候,苏凡和霍漱清,还有罗文茵一起,来到了手术室。

    苏凡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去探望一个亲密好友的抢救过程是什么样的心情,她完全不知道,她也没有心理准备。只是,距离手术室越来越近的时候,脚步,越来越沉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