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和苏以珩一起去机场的路,苏凡一直默不作声,看着窗外那浓浓的夜色、点点的灯光。

    苏以珩在她旁边接打电话,她始终没有插言,只是那么静静坐着。

    寻找曾泉的人,始终没有新的消息传来,只是,他接到了妹妹叶敏慧的电话,叶敏慧正在往回来赶。

    苏凡听见了,等到苏以珩挂了电话,她才开口对苏以珩道:“敏慧要回来了啊!”

    “嗯,顾希给她打电话说了,她就--”苏以珩道。

    “不管逸飞对她怎么样,她始终是爱他的。”苏凡叹道。

    “迦因,上次敏慧的事,实在是对不住你,那丫头,做事没个--”苏以珩道。

    苏凡摇头,道:“没事,我理解她的心情,换做是我,可能看见这样的我,也会很讨厌吧!恨不得想要抽死的那种冲动。”

    “迦因--”苏以珩叫了她一声。

    苏凡摇头,道:“我是挺讨厌我的,事情变成今天这样,真是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说着,苏凡往后依靠,头抬起来望着车顶。

    “很多事情,都不是人力可以控制或者改变的。”苏以珩道,“责备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改观,反而会徒增烦恼。”

    苏凡笑了下,道:“谢谢你安慰我,以珩哥。”

    看着苏凡,苏以珩想起了过去的种种,想了想,才说:“迦因,你愿意听我说几句吗?”

    苏凡望着他。

    “这次的事,我分开来说,先说阿泉的事。阿泉和希悠离婚,甚至他的出走,这些,对于我来说根本不觉得意外。按照他们一直以来的发展,不管有没有你的出现,他们总会走到这样的地步。所以,他们离婚,不是你造成的。”苏以珩说着,苏凡一言不发。

    “不是你的责任,没必要揽到自己的身上。”苏以珩道。

    苏凡笑了下,没说话。

    “至于他的出走,”苏以珩顿了下,沉默良久,他才说,“也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他啊,好像从小到大都在和自己的命运做斗争,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命运,不愿意被进叔安排,而可是,他最终还是接受了,一步步按照进叔的规划走到现在--”

    苏凡脸上的笑容,倏然而逝。

    “这样走了,可能也是他一直梦想的人生,远离自己的家庭,远离这样的纷争,可能也是他一直想要做的事。”苏以珩叹道。

    “你不想找他回来吗?”苏凡问。

    “其实我一直觉得他应该离开这个环境去放松一下,可是他没有机会。而现在根本不是应该走的时候,对不对?”苏以珩看着苏凡,道。

    苏凡没说话。

    “每个人都有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不管他愿意还是不愿意,总是不能彻底舍弃的。只要还在这个人类社会,就不能摆脱这些责任。而阿泉的责任,就是他最不愿意的事,他不想重走他父亲的路,不管是婚姻,还是事业。可是,他的婚姻,很明显已经是重蹈了他父亲的道路,事业也是同样。”苏以珩道。

    “他不想和我嫂子结婚,是吗?”苏凡问苏以珩,道。

    苏以珩点头,道:“这个婚姻,有一部分是进叔逼的,有一部分是,是希悠逼的!”

    苏凡看着苏以珩。

    “所以,他走了也挺好,起码,他终于有机会可以安静下来,安静一点,就会想清楚很多问题,会帮助自己选择更好的未来的道路,做出更正确的选择。”苏以珩道。

    “只是,时机不对,是吗?”苏凡问道。

    苏以珩点头。

    苏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才对苏以珩道:“以珩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你说。”苏以珩道。

    “我想直接去找我哥!”苏凡道。

    苏以珩愣住了,盯着她,道:“你,你不是要去榕城吗?”

    “我不想去榕城,事不宜迟,眼下最重要的是把我哥找回来,能早一分钟找到他,我爸和家里的压力就会少一分,是不是?”苏凡望着苏以珩,道。

    “是这样,没错,可是,霍书记--”苏以珩道。

    “我会和他解释,可是现在,我们要找到我哥,我知道他可能去哪里。”苏凡道。

    苏以珩呆住了,眼里立刻闪烁着欣喜的神色,道:“你知道?在哪里?”

    “扬州,他说他在扬州买了一处庄园,种了很多的梅花,现在,扬州那边的梅花是不是快要开了?他可能就去了那边,你找过那边吗?”苏凡问。

    苏以珩陷入了深思,道:“我没有查到他在扬州买了什么庄园,是他和你说的?”

    “嗯!”苏凡道,“他在京里的那个院子,你去过吧?就是那个有梅花的?”

    苏以珩点头,道:“那里我知道,可是扬州--好,迦因,我们这就去扬州!”于是,苏以珩立刻让助理申请直飞扬州的航线,并让机组做好准备。

    看着苏以珩做着安排,苏凡的头贴着车窗,望着外面那断断续续的灯光。

    曾泉,你会在扬州吗?老天保佑你一定要在啊!

    可是,为什么会是扬州?为什么会是梅花?

    苏凡的脑子里,想起了和曾泉一起去梅园聊到贾宝玉的事。如果他是宝玉,那个最懂他的黛玉又在哪里呢?

    看着苏凡,苏以珩的心里,再次感觉到了曾泉对苏凡的情感,那份特殊的,不同于兄妹、不同于朋友、不同于恋人的情感。曾泉有些话,是没办法对他、对希悠,或者其他的人说的,而苏凡的出现,让他多了一个可以沟通的途径,让他不至于一直处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你说,我们会在扬州找到他吗,以珩哥?”苏凡问道。

    “只能试试了,不管在不在,哪怕有一丝丝的可能,我们都要去。”苏以珩道,说着,苏以珩又说,“为什么是梅花?他为什么又要去扬州种梅花?”

    “我也不知道,他没有说。”苏凡道,“之前孙小姐来找我的时候,其实我应该告诉她的,让她去试一试,可是我--”顿了下,苏凡看着苏以珩,道,“觉得有些对不起她,对她发火什么的,很,很过意不去。”

    苏以珩摇头,道:“她也会理解的。只是--”

    “什么?”苏凡问。

    “要是希悠会去就好了,可惜她,唉!”苏以珩叹了口气。

    “感情的事,不能强求的,是不是?”苏凡道。

    苏以珩点头。

    “每个人内心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区别只是有人能说得出来做的出来,而更多的人什么都不能做不能说,然后就变成了一个让自己都瞧不起的人。”苏凡望着车窗外,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