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01章 他错在哪里了
    苏凡点头,道:“如果不是这个,还能是什么呢?”

    关于这一点,苏以珩倒是没什么可以反驳的,可是,苏凡如此看待自己,的确让人有些寒心和叹息。

    在苏凡和霍漱清的事情上,苏以珩也是有很多不便说什么的。

    望着车窗外的霓虹,苏凡闭上了眼睛。

    这时,苏以珩接到了霍漱清打来的电话,说逸飞已经送出了手术室,一切体征正常,只是人在昏迷,受伤的程度还需要后续的治疗来观察。

    “嗯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苏以珩连连道。

    覃逸飞没有在手术中失去生命,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至于后面的恢复,恢复嘛,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只要人活着,只要活着就好!

    苏以珩只要一想到妹妹在听到覃逸飞出事之后打来电话质问他的那个声音,电话里的那个哭泣的声音,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真的是要感谢祖宗了。

    可是,问题是,覃逸飞伤到了什么程度,万一他很难康复,或者伤到了要害,行动不便,或者--

    苏以珩想到了小叔叔陆允清,万一覃逸飞也变得和小叔叔一样,可怎么办?妹妹怎么办?

    “你们还没到机场吗?”霍漱清问。

    “嗯,我们还在路上,还有十分钟就到了。”苏以珩道。

    “你把手机给她。”霍漱清道。

    她,是苏凡。

    苏以珩便把手机递给苏凡,道:“是霍书记的电话。”

    苏凡接了过来,还没说话,就听见霍漱清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丫头--”他叫道。

    “嗯,我还在路上。”苏凡道。

    “路上要小心。”霍漱清道。

    “我知道,你也是。”苏凡问,“你吃饭了吗?”

    霍漱清愣了下,他以为她会问小飞,可是她没有问。

    “呃,等下吃点--”霍漱清道。

    “别太晚了,要不然你的胃受不了。”苏凡道。

    “嗯,我知道。马上就吃饭!丫头,记住,有事一定记得要告诉我,不管什么时间--”霍漱清道。

    “我知道,你快点去吃饭吧!”苏凡道。

    霍漱清也没有再说什么,就和她说了再见,两人挂了电话。

    苏以珩看着苏凡递过来电话,他也感觉到了苏凡的淡漠,他不知道这是她刻意淡化逸飞的事,还是刻意疏远了霍漱清,总之,苏以珩有种说不出的不安。

    车子,很快就到了机场,苏以珩和苏凡一起上了飞机。

    “你稍等一下,我接个电话。”苏以珩对苏凡道。

    苏凡点点头,就走进了机舱,苏以珩赶紧给霍漱清拨了过去,走下了舷梯。

    “怎么了,以珩?”霍漱清看着苏以珩的电话,愣了下。

    苏以珩又突然来电,说明是有紧急的意外发生,可能是和苏凡有关。

    “我们要去扬州了。”苏以珩道。

    “扬州?”霍漱清愣住了,“为什么去扬州?”

    “刚刚迦因在车上告诉我,阿泉在扬州有个庄园,可是这个地方我一直没有查到,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弄的。”苏以珩说着,顿了下,“看来阿泉只有和迦因一个人说了这件事,我们都不知道。”

    霍漱清听着,良久不语,直到苏以珩说完了话,才“哦”了一声。

    “我们打算直接去扬州看一下,希望在那边能找打阿泉。”苏以珩道。

    “好吧,那你们去吧。”霍漱清道,想起苏以珩刚刚说的话,他又问了句,“苏凡她,怎么样?她怎么突然和你说这件事了?之前孙小姐过来问她,她都什么没说。”

    苏以珩静了下,并没有回答霍漱清,只问:“霍书记,您去过迦因以前在榕城住的房子吗?”

    “我,没有。”霍漱清道。

    “等您有空了去那边看看,其实迦因,她什么都知道,她现在只是需要时间,我们大家也都需要一个时间来重新审视所有的事,她,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脆弱。”苏以珩道。

    霍漱清沉默了。

    苏凡肯定和苏以珩聊了很多,那些本应该是她告诉他的话,她并没有和他说而是和苏以珩--

    她和苏以珩并不是很熟悉,他们的交集,还是在她和曾家相认之后才有的。在苏凡中枪之后,苏以珩一家也很关心她,苏凡清醒后,苏以珩和妻子顾希经常会去医院探望陪同,有时候的康复训练也是顾希在陪着,大家关系很好。可是,再怎么好,也,相识的时间并不长。而她在这样的苏以珩面前说了从没有对他说过的话。

    霍漱清这么想着,心头难免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希望那个让她敞开心扉的人是他,而不是别人。现在,继曾泉、小飞之后,又多了一个苏以珩让她聊。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不是他?为什么总不是他?

    是他做错了什么吗?到底,他错在了哪里?

    徐医生说,他应该给苏凡一点自由和空间,让她可以独立面对所有的问题,而他,总是没有时间,他总是要忙着工作。因为太忙了,所以就对她失去了耐心,放弃了和她好好相处的时间。

    是啊,仔细想想,自从苏凡醒来,或者说结婚以后,这么多年了,他们之间可以敞开心扉聊天的时间,还不如当初在云城。

    云城,为什么他们在云城的时候可以那么快乐,而现在,在她拥有了家族,在他们成为了正式的夫妻,有了孩子之后,他们之间的交流和沟通反倒是变得越来越少?为什么他们会对彼此失去耐心?为什么他们会把原本应该向爱人敞开的心门,对别的人打开了?

    霍漱清这么想着,看着和罗正刚坐在一起的覃逸秋,眉头抽动着。

    是啊,他和小秋可以谈很多,不用忌讳什么,不用考虑什么,可以随便聊,而他和苏凡--而苏凡呢,不也是同样吗?她和别人聊的,比他多,比他深入,比他坦诚。

    为什么,他们会这样渐行渐远?

    婚姻,所谓的婚姻,就是这样吗?

    即便是经历了一场失败的婚姻,拥有了第二场让霍漱清认为是他渴望的美好婚姻,可现实,似乎并不像他想象和期盼的那么好!

    到底,为什么?到底,他该怎么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