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03章 危机来临
    有句话说“否极泰来”,而在现实中,往往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和这句话相反。或许是为了讨吉利,相反的那一句根本不说,而是用“福兮祸所依”来代替。

    今晚,在经历这样剧变的时刻,霍漱清从岳父这里得知了一件可能影响整个曾家的事。

    最近有超过一半的省发生了一把手调换的事,前前后后持续了半个月。如此巨大的一个行动,半个月的时间是极短的。身为吏部尚书的曾元进为了这件事也是碎了心,毕竟他是这一条政令的直接执行者,他所承受的压力和所费的心思,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执行上级的命令,却又要为国聚贤,这中间的一个平衡就需要熟练并很好的掌握。这一场官场的剧变,以覃春明和霍漱清的调动划上了句号,最后的这一笔,才是整个事件中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是最有杀伤力的一笔。

    虽然事情突然,可是在一段时间之前,已经有一些风声传出了,据说是这两个地方的一把手会被调换,可是外界一直猜不透圣心属意何人。自古以来皆是如此,君王的城府,根本不是一般的臣子可以猜测的,也不是可以猜到的。而官场最重要的事就是人事的调动,不管是古代还是现在,因此,各个利益集团为了实现自己的意图,已经运作了不少时间了。曾元进这里也是很清楚动向的,只是他自己也没想到首长会把霍漱清调去回疆,至于覃春明的调动,曾元进是猜出来的,毕竟覃春明的年纪到了那个份儿上,在华东省又布局多年,如今的华东省经济总量和发展势头都是全国佼佼,也是该换个人来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实现政绩了。只不过没有料到覃春明会去沪城!

    沪城的争夺,是所有的调动中最为激烈的。在这个大棋盘上,曾元进一方面选择举荐优秀的人才去往该去的位置,方慕白方面又要把那些不符合的人员从他们的位置上剔出来。平衡,往往会在不经意之间被意外的事件打破。而现在打破了这个平衡的,就是曾泉的离职!

    “你看看这个!”霍漱清一到曾家就被岳父叫去了书房,到了书房就被岳父递过来一份材料。

    霍漱清坐在沙发上打开来,曾元进就对秘书说:“让厨房把漱清的晚饭送过来!”

    秘书领命退出了,霍漱清仔细看着那两张A4纸,内容不多,却让他的眉头紧蹙。

    “这是我最近听到的一些呼声,只不过今天,他们好像更强烈了。”曾元进道。

    “应该只是一些小风浪吧!”霍漱清道。

    “刚才我得到消息,已经有人在二号面前说泉儿的事情了,现在首长不在,要是他们趁着这个机会找我的麻烦--”曾元进说着,叹了口气。

    “只要冀省方面不出动静,这些风吹草动,也不会动到您。”霍漱清道。

    “这个我知道,我已经给那边的人说了,泉儿的辞职信已经在送来的路上了。不出意外的话,一个小时后就会送到我这里。在任何人的手上,都不如自己这里安全。”曾元进道。

    霍漱清点头,陷入了深思。

    刚才岳父给他看的,是一份检举曾泉的密报。当然,这份密报是曾元进花了很大的工夫才弄到的,不过也许是对手故意泄露给他的。在官场沉浮几十年的曾元进,想要被抓住把柄并且是足以致命的把柄是非常难的,而曾泉就是曾元进的短板,曾泉年轻,年轻就容易犯错,即便曾泉在为官方面也是很小心,可是,在面对着拿着放大镜的对手的时候,还是难逃被抓到的命运。而且,曾元进身居高位,对曾元进动手目标太大,而且很难一击而中,相反的,找曾泉就容易一些。当然,还有霍漱清,相对于曾泉,霍漱清也是很难对付的,毕竟霍漱清的资历和能力在那里摆着,而且,霍漱清的行事风格就是很难让对手抓到问题。要说问题,也就是当初他和苏凡的那段不伦恋情,可如今他们都结婚了,两个孩子了,再提这种事完全没有斗争的水平,也根本不可能扳倒霍漱清。因此,这些年里,曾泉就成了对手重点监视的对象。

    “只要辞职信没有泄露出去,曾泉辞职的事,也就不会有真凭实据。想要以此来对付他,是不可能的。”霍漱清道。

    “是的,我给你看的这些,是想让你帮我分析一下,还会有什么问题,我不想让阿泉栽了。等到他回来,一切会恢复正常的。”曾元进道。

    “以珩和苏凡去找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霍漱清道。

    曾元进看着他。

    “刚才以珩给我打电话说了,他们应该会找到。”霍漱清道。

    “那就最好了。”曾元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现在逸飞的车祸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们也是四面受敌啊!”

    霍漱清点点头,门上传来敲门声,霍漱清起身去开门。

    是曾元进的秘书和厨房的工作人员端着餐盘进来了。

    “夫人呢?”曾元进问秘书。

    “夫人在覃家还没过来。要不要我去把夫人接回来?”秘书问曾元进。

    曾元进摇头,道:“不用了,她在那边好点。你们都出去吧!”

    于是,秘书和勤务人员都退了出去。

    “你吃吧,边吃边说。”曾元进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坐在沙发上,打开了餐盘里的菜肴。

    “刚才那封信上写的第一条,我们想想办法解释的过去,毕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不是只有他那边才有,全国其他省市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属于执政的问题,纠错也是他们整个市委常委班子要承担的。麻烦就是第二条,在现如今的反腐力度之下,第二条一旦被举报上去,纪委就必须要派人调查。一旦纪委派人去,就要找中间的第三方来协调,不能让方书记有任何的嫌疑。”霍漱清边吃边说,岳父点头。

    曾泉一个人牵扯的不光是曾家,还有方家。

    在政坛上,敲山震虎或者声东击西的战术,真是屡试不爽!特别是抓住曾泉这样一个关键节点,牵曾泉而动方家和曾家!在涉及到任何可能被纪委质询的事情时,身为曾泉岳父的方慕白就得避嫌。

    “现在我们针对第二条来安排,把曾泉的嫌疑尽量减到最小,尽量不要让他牵扯进去。”霍漱清道。

    “嗯,这一点是我们要认真对待的。”曾元进道,“就目前来说,抓泉儿的问题,也就这些了,其他的根本没有办法影响到他,那些人也是很清楚的。”

    “是的,所以只要我们把第二天解决了,把他的辞职信处理掉,短期内是不会有什么问题。”霍漱清道。

    “你说的没错。”岳父道。

    话音刚落,曾元进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接听,霍漱清继续吃饭,抬头,却发现岳父怔住了。

    “爸--”霍漱清忙叫了声。

    手机,从曾元进的手里掉了下去。

    “辞职信,被劫走了!”曾元进说着,盯着女婿!

    霍漱清愣住了,眉头紧锁。

    曾泉的辞职信一旦泄露,那么,曾泉的仕途就算是终结了,除非是对手提出什么条件来和曾元进,或者方慕白谈。不管是找谁来谈,那么,这个条件绝对不是无足轻重的!而现在的曾元进和方慕白要是为曾泉妥协谈判,那么,损失,不可估量!

    另一方面,辞职信泄露不光会让曾泉的仕途终结,甚至也会让曾元进陷入包庇儿子的丑闻之中,身为吏部尚书,在明知组织纪律的情况下,帮助儿子掩盖错误以逃脱惩罚,这对于执掌官员前途大权的曾元进来说,是个致命的错误!

    霍漱清捡起岳父的手机,合上手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书房里,一片让人不安的安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