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07章 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想起当初曾泉跟她描述那个陌生又让她向往的地方,苏凡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了隐隐的笑容。

    孙颖之看着她。

    苏凡便说:“那个地方,不知道在哪里,我们找一下,看看他是不是去了那里,其他的,他没有提过。”

    孙颖之点头,让警卫立刻去查,然后又对苏凡说:“以前阿泉在这边任职的时候,做过一些基础建设,申请了不少钱来修路架桥啊,修缮学校还有医院什么的,不如,我们再去这些地方找找。”

    “好,他可能会去那些地方看看的。”苏凡忙点头道。

    “让以珩把材料发过来,他对那些很清楚。”孙颖之说着,已经掏出手机给苏以珩打了过去。

    此时,苏以珩去了医院探视覃逸飞的状况,他的妻子顾希和妹妹叶敏慧都在那边。顾希打电话和他说,敏慧心情特别不好,情绪很低落,一直守在重症监护室不出来,抓着覃逸飞的手坐着,谁劝都不离开。

    苏以珩听着,也只有叹气。

    “这已经两个小时了,她就没出来过,我怕她再这样下去出问题了怎么办?”顾希对苏以珩道。

    “没事,暂时就让她在里面守着吧!她能从法国飞过来,你怎么可能把她从病房里拉出来?”苏以珩道。

    顾希叹了口气。

    “我马上就过来了,你不是要去参加发布会吗?赶紧去吧!明天不就是第一场秀吗?你再拖下去,给人家就不好交代了,毕竟是答应过的。”苏以珩道。

    “好吧,我知道了,我已经给那边打电话说了,我会尽量赶过去的。”顾希道。

    刚刚挂了妻子的电话,苏以珩的手机又响了,是负责调查覃逸飞车祸的下属打来的。

    “什么事,敬言?”苏以珩问。

    “你过来看一下,有个问题。”闵敬言道。

    苏以珩的心猛地一顿,赶紧挂了电话起身。

    这时,办公室门口,助理拿着文件过来,苏以珩便说:“五点之后再说。”

    说完,苏以珩就赶紧走进了专用电梯,直接下到了B4的调查室。

    “怎么了,敬言?”苏以珩刚走进闵敬言的办公室,就问。

    “你跟我来!”闵敬言说着,就领着苏以珩走进了对面的一个办公室,对一个手下道,“演示给珩少看!”

    话音刚落,墙上的大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动画模拟车祸的情形。

    “是不是有点奇怪?”闵敬言看着苏以珩。

    苏以珩点头。

    “覃总当时没有喝酒,根据他的身高体重,还有事发时他打方向盘的力量,以及车子的反应情况,现在我们重新演示车祸就看着有点奇怪了。”闵敬言道。

    “现场的那一辆车呢?”苏以珩问。

    “你看,我现在把那辆车的数据加进去。”闵敬言说着,下属就已经快速在键盘上敲下了命令,屏幕上重新出现了一个动画场景。

    苏以珩环抱双臂,双眉紧锁,认真观看着。

    “你再放两遍。”苏以珩道。

    下属便把动画演示重放了两遍。

    “现场摄像头拍到的呢?”苏以珩问。

    闵敬言让下属又把现场的记录放上了屏幕。

    “还有逸飞的行车记录仪--”苏以珩道。

    下属一并把三个视频同时投放在了屏幕上。

    动画和现场拍的是完全重合的,只有行车记录仪的影像出现了一些不连贯,毕竟车子受了伤的。

    屏幕上的影像,同时重复了三遍,苏以珩认真观看着对比着,思考着。

    “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闵敬言对苏以珩道。

    苏以珩点头。

    “那你看这个就明白了。”闵敬言说着,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让苏以珩意外的装置,“在这里加个东西,你看,只有把这个加上,你再看--”

    苏以珩看着闵敬言的演示,道:“你,这什么意思?不是对面那辆车?”

    “是的,对面那辆车是清白的,警察那边的调查没有问题,真正的嫌疑犯是后面的这辆车。”闵敬言道,“从现在的证据来分析,当时覃总应该是看见了对面的车辆,做出了避让的动作,可是,后面这辆车迫使他的车撞上了护栏。”

    “你的意思是,这还是意外?”苏以珩问。

    “我刚刚看了后面那辆车的司机的两份口供,你看,这是警察那边的一份,这是叶首长那边送来的,”闵敬言说着,打开文件夹,递给了苏以珩两份复印件,苏以珩打开认真看着。

    “口供,看起来没有问题,他说他是正常行驶,在看到逸飞的车子出事故后立刻就停下了,可还是被撞到了--”苏以珩对比着两份口供,道。

    “是的,口供没有问题,后面这是警察和叶首长两方面做的事故分析,那辆车的确是停了。”闵敬言说着,又从文件夹里取出一张照片,“你看,这是后面这辆车的轮胎印记--”

    苏以珩把照片放在桌子上,认真观察着。

    “没有问题,是不是?”闵敬言看着他,问。

    苏以珩点头,道:“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你再看看我们的动画。”闵敬言说着,拍了下那个演示动画的手下的肩,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动画。

    苏以珩认真看着。

    “这里,放慢一点。”闵敬言让手下把最后相撞的那一刻的过程减慢播放了出来。

    苏以珩,怔住了。

    闵敬言看着苏以珩,苏以珩盯着闵敬言,道:“那辆车,先是冲了过去,可是,在逸飞的车子撞上护栏的时候,他又把车子,后退了?”

    “是,可是,第一次后面那辆车冲过去的时候,并没有撞上覃总的车子,他是在的确看见了对面的车子靠近覃总的车的时候,他主动后退了。”闵敬言道,说着,又从文件夹里取出来两张照片,“你看,这是刚刚,我派人从叶首长那边取来的事故现场的照片,你看,这车痕--”

    苏以珩的手指,顺着照片上的车痕走着,双眉紧锁。

    “你再看,这是我在拿到照片后,让他们在咱们的实验室里模拟的那辆车的情况。”说着,闵敬言让手下继续放视频,苏以珩看着大屏幕。

    “同样的车型,连开车的人,我也选了和那个司机体重一样的。”闵敬言道。

    放完了视频,闵敬言让手下把模拟现场拍的车痕的照片和事故现场的照片,同时放在电脑上,在大屏幕上放出来给苏以珩看。

    “你看,这两张照片,这车痕--”闵敬言道。

    苏以珩,震惊了。

    “一般的车辆,很难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做出那样的反应,这个人,要么是事先知道对面会有车子撞上覃总的车,要么就是,他是个专业赛车手。否则,根本不可能--”闵敬言对苏以珩道。

    “你的意思是,对面来的车辆是误闯进来的--”苏以珩道。

    闵敬言点头,让手下把当时事故现场拍摄的视频重新播放了一遍,用了慢速。

    “你看,后面,后面这里,还有一辆车,这就是那个事故司机说的,他没看见警察的障碍直接开进了巷子,等到他发现了,想要调头,发现后面有车跟进来了,没办法后退。”闵敬言道,“其实,是后面这辆车,挡住了事故车辆,让他不能后退,不能避开,只能往前,却没想到--”

    “这辆车在开向逸飞的车子的时候加速了,怎么解释?”苏以珩道,“他是无辜的话,怎么会在看到对面来车又加速?不是应该--”

    “应该停下来避让,是不是?”闵敬言道,苏以珩点头。

    “可是,那个司机即便是想要停,他也停不下来。”闵敬言道。

    “那辆车的刹车没有问题,警察检查过。”苏以珩道。

    “是的,刹车没问题,可是,如果后面的车加速,或者直逼过来呢?”闵敬言道。

    苏以珩陷入了深思,道:“这就是说,逸飞的车,还有撞上他的那辆车,都被后面的车控制了?”

    “根据目前的证据,应该是这样。”闵敬言道,“我想亲自问一下那三个司机,特别是那个事故司机,我想知道,事故发生的时候,是不是后面的车加速了。”

    “我给你安排去审问。”苏以珩道,“不过,就算后面的车加速了,他也不至于撞上去--”

    闵敬言看了苏以珩一眼,让手下打开了几张照片,投放在大屏幕上。

    “你看,这是那辆事故车的。最左边这张,是事故车辆正常行驶,还没有撞到覃总的车。你挨个看过去,你看这一张张,到了第五张,你看,是不是出现了加速?”闵敬言指着大屏幕,对苏以珩道。

    苏以珩不敢置信,却还是点头了。

    “继续往后看,车子加速了之后,司机意识到了刹车,可是,时间太短,他没有注意到车子加速,他没有反应过来,这和他的口供一致。等到他发现要撞上去的时候,他在使劲踩刹车,可是,他没办法彻底踩住,bang--”闵敬言道,“你再看事故现场的视频。”

    苏以珩看着大屏幕。

    “在撞上去之前的五秒钟,你看,这辆车加速了,可是,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他加速了又立刻减速。如果当时不加速,覃总就不会伤的那么严重。如果事故司机没有减速,那么,覃总,很有可能就--”闵敬言道。

    “如果不减速,逸飞就没有机会从手术室出来!”苏以珩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