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08章 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从闵敬言的实验室出来,苏以珩缓步走进电梯。

    他觉得很疲惫,事情调查到了这一步,该怎么后续?

    现在很明显看出来这是一场阴谋,是谋杀。那些人要谋杀覃逸飞,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动手?覃逸飞在江渔待了一个多星期,身边连个保镖都没带,那个时候下手的话,不是更容易吗?何必像现在这么麻烦呢?

    可是,苏以珩怎么会不清楚?他也是熟悉这个行当的人,他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的人。在覃逸飞去江渔的时候动手的话,成功率更高,可是,效果没有现在这么好。而且,那个时候,因为调动的具体结果还没出来,对覃逸飞下手,也实在是有点打草惊蛇,而且,一旦对覃逸飞下了手,那么,就是把自己暴露出来,和覃家决一死战了。那个时候,或许还有一定的回旋余地,还没有走到非要覃逸飞的命不可的地步,所以,一直没有动手。

    而现在,覃春明履新沪城,紧接着调过去的就要是曾泉了,华东省也依旧是覃春明的地盘。如此一来,覃春明的地位越发的稳固,权利,也会越来越大。而覃春明的发展,是和曾元进以及叶家紧密相关的,只有把覃逸飞的死,和曾家和苏凡扯上关系,那么,就会让这个联盟产生重大的嫌隙,最好的结果就是让这个联盟彻底瓦解。覃逸飞和叶敏慧的婚约取消,已经让叶家和覃家有了些小隔阂,好在叶承秉和覃春明夫妇关系依旧很好,这个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所谓的“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覃逸飞的死是一张好牌,那么,这张牌,也要在最合适的时机打出去,要不然就没有效果。就像当初苏凡的枪击案一样,刚好发生在霍漱清和苏凡结婚没多久的时候。现在,就是让覃逸飞死的最好时机。覃逸飞是覃春明的独子,虽说没有从政,也放弃了经商,可是覃逸飞对于覃春明来说,不是事业继承人的存在,而是真正的继承人。霍漱清可以继承覃春明的政治遗产,覃东阳可以继承覃春明的经济遗产,而覃逸飞,才是覃家的太子!才是覃春明真正的继承者!覃逸飞的死,对覃春明的震动,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达到的。

    于是,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苏以珩一拳,重重地捶在了电梯墙上,电梯猛地抖动了一下,苏以珩靠着墙,闭上了眼睛。

    第一次是苏凡,苏凡只是因为身为曾元进的女儿和霍漱清的妻子,就在新婚的时候险些命丧黄泉,后来虽然活了过来,可是,整个人,整个人都--现在又是覃逸飞,那个与世无争,从来都不用父亲权利为自己行方便的覃逸飞!虽然现在覃逸飞也从手术室里出来了,在重症监护室昏迷,可是,谁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来?能不能醒来?

    想想刚才闵敬言给自己看的东西,苏以珩真是恨不得立刻扛着机关枪把那帮混蛋扫了!他紧紧攥着拳头,脑子里却是覃逸飞坐在车里的样子--尽管他没有亲眼看见,可是模拟实验还有车祸现场的一切都让他身临其境!

    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

    车祸--

    想起了车祸,苏以珩想起当初小叔叔出事的情形,那场车祸,他花了八年去调查,却根本没有查出真相,要不是最后--现在这次,居然会这么快!不得不说,这几年京通集团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也招募到了更多的人才。要不然,闵敬言怎么会这么快就给他这样的一个报告。

    那么,接下来就是从那几个现场出现的人身上下手了。

    不过,想要以此去让那些幕后黑手现身,主动承担罪责,基本是不可能,应该说是完全不可能的。就像苏凡的事,都查到了那样的地步,把一个江启正逼到了牢里,还是不能昭告天下说:这个混蛋是雇凶杀人才坐牢的。江启正即便是死了,也不是因为他派刘书雅杀苏凡而获罪,而是其他。那么,覃逸飞的事,也极有可能是这样的结果!

    苏以珩闭上眼,长长地呼了口气。

    就像刚才他在上电梯前对闵敬言说的“我很想回到过去那个时候,可以用自己的枪去把那些十恶不赦的混蛋给剿了,用铁丝把他们绑在一起,堆在沙漠里,直接给--也好过现在这样”,是啊,要是过去,直接就把像是江启正那样的混蛋给哒哒了,而不是,不是用别的罪名抓他!

    离开了公司,苏以珩直接乘车前往医院去探视覃逸飞,再去看看那个被覃逸飞甩了、却又守着覃逸飞的傻妹妹。

    情啊!

    就在去医院的路上,苏以珩接到了孙颖之的电话。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苏以珩问孙颖之。

    “我和迦因准备去其他地方找,镇上这边没有人注意到他来了,我们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时间长了引起注意就不好了。”孙颖之道。

    孙颖之的警觉性很强,苏以珩是知道的。

    对于危险会从何而来,因何而来,孙颖之是很清楚的。

    “你们打算去哪里?”苏以珩问道。

    因为是加密线路,孙颖之不用担心谈话会泄露的。

    “迦因说阿泉以前和她说过一个什么村子,我已经查到是哪里了,我们打算先去那里,马上就出发了。你把当时阿泉所有参与过的基建项目的地点都发给我,如果那个村子里他不在,我们就去他的那些个项目的地点挨个找--”孙颖之道。

    “那边下雪了,你们注意安全!”苏以珩道。

    “嗯,你放心,我会小心的。”孙颖之道。

    “你们两个先去那个村子找,其他的地方,我先派我的人过去看看。我们都抓紧时间!”苏以珩道。

    “嗯,我知道。”孙颖之说着,看了眼苏凡,问道,“覃逸飞怎么样了?你去看了吗?”

    苏凡听见孙颖之说“覃逸飞”这三个字,心头猛地一紧。

    “我这就去医院,敏慧在那边,顾希说还是老样子,没醒,我过去看看。”苏以珩道。

    “敏慧回来了?”孙颖之愣住了。

    “嗯,已经在医院里好一会儿了。”苏以珩道。

    “有什么消息你就跟我们说,我先挂了。”说完,孙颖之就挂了电话。

    苏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对孙颖之笑了下。

    “敏慧回来了。”孙颖之对苏凡道。

    “嗯,我听见了。”苏凡道。

    “我没想到--”孙颖之叹道。

    “她还是那么爱逸飞啊!”苏凡道。

    孙颖之看着苏凡,见苏凡脸上是若有似无的笑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迦因,你是不是觉得敏慧这样太、太傻了?”

    “在面对自己爱的那个人的时候,有多少女人是不傻的呢?”苏凡说着,望着孙颖之,沉默片刻,道,“颖之姐,你,爱我哥,是吗?”

    孙颖之脸上的表情猛地一顿,道:“你,是不是觉得,我,错了?”

    苏凡望着孙颖之,孙颖之苦笑了一下,道:“他和希悠还没离婚,我不能这样做,是不是?我也不知不觉--”顿了下,孙颖之道,“可是我没办法再在原地等着他了啊!我,不想,再--”

    孙颖之没办法说下去,望着苏凡,道:“你,会理解我的,是吗?迦因?”

    “凡事,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了,何必去在意别人的眼光呢?这个世上,不是所有人都会想的和你一样--”苏凡这么说着,脑子里猛地一顿。

    是啊,何必在乎别人的眼光?就像所有人都觉得她除了出身配得上霍漱清之外,她还有什么配得上做的妻子的?虽然不说,心里那么想的人,肯定是不少的。就像江采囡说的那样,她对霍漱清唯一的用处就是,她是曾元进的女儿!

    “当初,你和霍书记在一起的时候,我说是在云城的时候,你,知道他有妻子,是吗?”孙颖之问。

    苏凡点头。

    “知道他有妻子,还是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和他在一起,是不是?”孙颖之道。

    苏凡点头,她望着孙颖之,道:“可是,这样的路,真的很苦的,那个人,不是完全属于你的,他有他的家,有另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可以合法的拥有他的一切,可以和他一起站在阳光下,而你,只能,只能--”

    孙颖之苦笑了下,苏凡就没有再说下去。

    “是啊,我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啊!”孙颖之说着,往后一靠,望着前方。

    现在他们走的这条路,在曾泉来了之后才花钱修平整了,所以,现在车子走在上面根本感觉不到颠簸。

    “我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我只有看着他和希悠一起走在人群里,他们总是一起出现,不管什么时候,大家看到的他们就是情侣,而我,”孙颖之看着苏凡,“就是看着他们走在阳光下,而我,只有看着他们。”

    苏凡不知道说什么。

    孙颖之爱曾泉,爱了很多年,这份爱,即便她没有经历,她也知道那有多苦。

    “可是,我现在感觉还是过去好,还是看着他们在阳光下,比现在这样好。”苏凡苦笑了下,道。

    “为什么?”孙颖之不解,“你嫁给你爱的人了,不是很幸福吗?不是--”

    苏凡摇摇头,道:“是啊,应该是很幸福啊!终于嫁给自己爱的人了,可是,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中间会改变了很多东西,让我想起来,反倒是觉得以前在云城的日子最幸福快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