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12章 不要责怪她
    正如冯继海所担心的,霍漱清前脚去了回疆,江采囡后脚跟到,而身为第一夫人的苏凡居然没有跟过去,这对于以前曾经盛传的霍漱清和江采囡的那些绯闻来说,真的是死灰复燃了。

    罗文茵从自己的朋友那里第一时间得知了江采囡发的那篇报道--罗文茵自然是有帮她关注这件事的朋友的,身为部长夫人、曾家儿媳,这点人脉怎么会没有?而且还是对她忠心耿耿的人,总归是有那么几个的,毕竟罗文茵一天要关注的事情太多,没有办法面面俱到、事事了解,尽管她有孙敏珺那么一个干练的秘书,可是那些帮她留意各方动向和八卦消息的朋友,还是不少的--于是,在得知了消息后,罗文茵立刻就给孙敏珺拨了电话过去。

    而这时,因为霍漱清到达回疆省会乌城市的时候,孙敏珺也立刻被省里的相关人员领去了书记的新宅。这个新房子位于省委大院,当然也是一处独门独院,作为一省最高领导,住所自然是最高规格的,尽管霍漱清并不在乎这些,可是自古以来就有传统如此。省委办公厅的工作人员还是很认真地仔细地为书记布置着新家,而孙敏珺身为书记的家人,发号施令让这些工作人员去为书记家采购一些用品,当然是要符合书记的审美品位和喜好的。孙敏珺在曾家多年,对曾家每个人的喜好都是了如指掌,当然也包括了霍漱清。即便只是和孙敏珺相处了这么一会会儿时间,办公厅的工作人员们已经对这位书记家年轻的美女管家有所了解了,不愧是京里来的,果然是有两把刷子。

    而罗文茵电话打来的时候,孙敏珺也从网上看到了江采囡发表的文章。

    电话一接通,罗文茵也没有问家里布置的怎么样了,就直接说:“你看到那个女人的文章没有?”

    “是的,夫人,我已经看到了。”孙敏珺道。

    “真是想不到那个贱人,居然这么快就跟过去了。”罗文茵道。

    “夫人,您别担心,霍书记是有担当的人,他不会胡来。就算是江采囡发了那篇文章,多半也是工作的缘故,您别太担心了。”孙敏珺劝道。

    “这个我知道,只是现在迦因不在,那个女人追了过去,漱清那边--”罗文茵叹道。

    “夫人,您放心,我会盯着的。霍书记他是有分寸的,就算江采囡死缠烂打,霍书记也不会做出格的事。”孙敏珺道。

    “我是相信漱清的,可是,人言可畏,这一点谁都防不住。”罗文茵揉着太阳穴,道。

    听罗文茵这么说,孙敏珺就知道罗文茵真的是越来越担心了,便说:“夫人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你那边多盯着点,我们都离的远,那边的情况不清楚。江采囡又是个心机很深的女人,万事多加小心。”罗文茵嘱咐道。

    “是,我明白,夫人放心。”孙敏珺道。

    罗文茵便挂了电话。

    虽说把孙敏珺派了过去会让她安心一些,可是,江采囡的手段--

    靠着沙发闭着眼睛休息着,罗文茵听见门响了,却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是丈夫的声音。

    罗文茵睁开眼看着丈夫坐在自己身边,道:“没有,就是,唉,你看到漱清的事没?”

    “漱清什么事?他刚去那边就要忙工作--”曾元进道。

    “江采囡写的文章,还有照片!”罗文茵道。

    “都是工作,你别胡思乱想了。江采囡是回疆站的站长,现在回疆的工作很重,多一点正面的报道,也是应该的。”曾元进往后一躺,闭上眼睛。

    “我也知道啊,可是,江采囡什么心思,你不清楚吗?真是不要脸的女人,真是--”罗文茵道。

    曾元进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你不是让小孙过去了吗?没问题的。漱清的人,你又不是不清楚,不用担心。”

    “我相信漱清,我也相信敏珺会把那边盯紧,可是,人言可畏,迦因听见了怎么想?那丫头,那个一根筋上来,轴的--”罗文茵叹道。

    “迦因有没有消息?”曾元进问。

    “我打电话问她了,说她和颖之一起去了阿泉以前那个镇的一个村子里找了,可是不知道情况怎么样。我就再没问,正好二姐打电话,我就去了妈那边。”罗文茵道。

    “妈怎么了?”曾元进问道。

    “没什么,就是血压有点高,我过去陪了会儿,等她吃了晚饭吃了药,我才回来的。”罗文茵道,说着,罗文茵叹了口气,“幸好她还不知道泉儿的事,要不然,唉,那血压就不知道什么样子了。”

    曾元进没说话,依旧闭着眼睛躺着。

    “你吃了没?要不要吃点东西?”罗文茵问。

    “吃了点,没胃口。”曾元进道,“希悠呢,你们有没有打过电话?”

    “就在医院聊了几句,她也没说什么,就说明天要去上班,今天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别的,我也没问。”罗文茵道,“现在颖之和迦因跑去那么远的地方找泉儿,你说希悠怎么就一点都不动?他们真的就,完了吗?”

    “每个人性格不一样,希悠--”曾元进道。

    “我说句话,你也别不高兴。”罗文茵打断丈夫的话,道,“希悠这孩子的确是什么都好,可是,这次的事,真的,我没办法,没办法觉得她做的对。我知道她心里苦,可是,就算再怎么苦,轻重缓急总得分得清吧?泉儿走了,连颖之都能不管不顾地天南海北地找他,希悠她怎么说都是泉儿的妻子吧,怎么就,就--”

    “希悠心里也是有苦的,你就别怪她了。”曾元进道。

    “我知道她苦,可是你看看她现在的做法,要是她真的爱泉儿,看见颖之去找泉儿,她起码会紧张一下吧!你看她淡定的跟什么一样,真是想不通。”罗文茵道。

    曾元进没说话,罗文茵看了丈夫一眼,道:“我今天一直在想,其实,泉儿和希悠离了,也不见得是坏事,颖之也不错,颖之爱他,他们两个结婚也挺好。起码,颖之是真心对泉儿,能这样到处找,将来结婚了,也不会说和泉儿两地分居。”

    “你这么想想就算了,不要跟别人去说。谁,都不要说。”曾元进叮嘱道。

    “我明白,我也就是这么想想,没说过。希悠是个好孩子,我也喜欢她,她对咱们家里人都好,和每个人都相处的好,就是--”罗文茵道,看着丈夫,顿了下,道,“只是迦因这件事,从昨晚希悠的表现来看,她其实早就知道,可是她一点都没有表现,她--”

    “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心里是另一个女人,却还要在一起,那不是一般的苦。”曾元进道。

    罗文茵看着丈夫,道:“我知道,我知道那样很苦,可是,她这么多年都忍着不发作,好像没事儿人一样,也实在是--”

    “你让她怎么做?离婚?”曾元进打断妻子的话,问。

    “我不知道,只是,我现在才算是明白他们两个人这么多年不冷不热、一直两地分居也不着急的原因了。”罗文茵道,“就算泉儿以前是对迦因有那种念头,可是迦因回来后,我看他很正常,没有一点点问题。希悠怎么就不能放下呢?要是她自己稍微主动一点,泉儿不就不会--”

    “你啊,还是心胸宽广一点,多理解理解希悠吧!你也是做女人的,换做你是希悠,你能怎么做?何况希悠的性子就是那么不冷不热的一个人,你想要她像颖之那么主动,也是不可能的。”曾元进说着,睁开眼看着妻子,道,“这件事,是我们曾家对不起希悠,以后你别说这样的话了,不管泉儿和希悠会做什么决定,你什么都不要说了。”

    “我明白,我就是跟你说说。不管希悠和泉儿结果怎么样,她永远都是咱们家的女儿,我也不会怨她。你说的对,她一直什么都知道还能对迦因那么好,真的是,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我也不该说她什么,是咱们对不起她。”罗文茵道。

    曾元进看着妻子,拉起妻子的手。

    罗文茵愣住了,见丈夫这么认真地看着自己,不禁担忧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曾元进没有回答,却说:“文文,咱们,认识,有多少年了?”

    “你怎么突然说这个?”罗文茵见曾元进如此,心里满满都是担忧。

    “我只是在想,这么多年的时间,转瞬就过去了,不知不觉,我们都是外公外婆了。”曾元进叹道。

    “出什么事了?你--”罗文茵反握住丈夫的手,问。

    曾元进摇头,道:“没什么,我一直都说要带你去走走的,可是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时间。等改天,有时间了,咱们就走,搬到榕城去住,怎么样?迦因和我说江宁的松鸣山特别好,要不咱们两个先去那边--”

    “到底怎么了,元进?”罗文茵盯着曾元进,问。

    “我觉得有点累了。”曾元进叹道。

    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时间,的确是如白驹过隙一般。曾经,他是那么的儒雅俊逸--

    现在还是一样,不是吗?就是多了点白头发而已。

    曾泉离开,没有任何交代,罗文茵怎么会不清楚这里面事情的严重性?如果是平时倒也罢了,现在逸飞还在生死线上徘徊,泉儿的事,怎么不会被人加以利用?

    “你别担心,要是累了,就多休息一会儿。”罗文茵注视着丈夫,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