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13章 扒了他的皮(上)
    曾元进看着妻子,良久,才说:“这些年,我欠你太多了,总是好像让你在为我做这个做那个,我没有为你做任何事。等我退休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怎么样?”

    罗文茵的鼻头一阵酸,眼眶含泪,却笑了,道:“到时候你可别忘了这话,我可得好好使唤你才行。”

    曾元进揽住妻子,罗文茵伏在他的胸前,泪水从眼里涌了出去。

    多年的夫妻生活,两个人共同经历的风雨,此刻在罗文茵的胸口翻涌着。

    “娇娇呢?”曾元进问妻子。

    “不知道,走了,估计去外面野几天就回来了。”罗文茵坐起身,道。

    “派人找回来,最近有点风声不对劲,小心一点。”曾元进道。

    罗文茵擦去眼泪,望着丈夫,道:“小飞的事,有什么进展吗?”

    曾元进摇头,道:“多加小心,你永远都要记着,越是风光的时候,就越是险恶。泉儿要是能回来,就赶紧把他交给春明书记,我得抓紧时间把漱清推上去。”

    “推上去?他不是已经在回疆--”罗文茵没明白,问道。

    曾元进看着妻子,罗文茵立刻明白了什么。

    “可是,恐怕不容易--”罗文茵道。

    “我会用全力的,不过,文文,迦因这边问题很多,你得好好盯着她。江采囡一直都是在利用迦因的弱点在下手的,迦因能躲过一次不见得能躲过第二次,要是迦因犯了糊涂,漱清那边就被动了--”曾元进道。

    罗文茵点头,道:“这个我明白,现在有敏珺在那边,会方便一些。”

    “你不能指望迦因这一辈子都靠别人来解决自己的问题。”曾元进道。

    “我知道,可是,这些年我也努力去教她了,结果还是--”罗文茵说着,叹了口气,道,“有时候我就想,要是当年一直留着她在身边该多好,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可是,看看娇娇的样子,我又--我觉得自己真不是个好妈妈,我,真是太失败了!”

    “做父母从来都不是简单的事,我们,都没有做好啊!”曾元进叹道。

    “现在看看念卿和嘉漱,我觉得两个孩子真是太可怜了。”罗文茵道,“元进,要不把嘉漱也领过来吧!薛大姐身体也不好,怎么都不方便。”

    “两个孩子的事,你等迦因回来了,交给她自己去解决,孩子还是要自己教。”曾元进道。

    “可是你看迦因那个样子,我真是担心。反正我也没事,就干脆带过来好了。等将来漱清调到京里了,他们再自己管两个孩子去。念卿和嘉漱都是聪明的孩子,迦因怎么教的了?”罗文茵道。

    “这些以后再说吧!”曾元进道,说着就起身了,“和你聊了几句就饿了,你去厨房给我找点吃的,我给春明书记打个电话。”

    罗文茵便离开了房间,曾元进拿起茶几上那支属于妻子的手机,给覃春明打了过去。

    而此时,苏凡和孙颖之已经乘坐飞机离开了那个小村子。

    看着一脸失望的孙颖之和苏凡,警卫连长问道:“孙小姐,我派人再去周围找,您别担心了。”

    孙颖之却摇头,道:“他到底去了哪里?到底,到底要躲到哪里去啊?”

    苏凡静静坐着。

    该怎么办?该去哪里找?她能想到的地方都找遍了,还能去哪里?

    “这个混蛋,等我找到了他,看我不扒了他的皮!”孙颖之道。

    这句话一出来,苏凡和警卫连长都盯着她。

    而孙颖之,双手扶着脸,泪水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苏凡坐在孙颖之身边,轻轻揽住孙颖之的肩,孙颖之一下子抱住苏凡哭了起来。

    “迦因,他到底要干什么?他到底,到底要躲什么?”孙颖之哭道。

    苏凡不语。

    是啊,躲什么?躲她,还是他自己?还是流言蜚语?

    “难道我们这么多人都不能让他依靠,非要一个人跑到一个不知道的地方去躲着?到底为什么--”孙颖之哭道。

    苏凡是从没见过孙颖之哭的,没见过孙颖之流泪的,在她的印象中,孙颖之是一个很特立独行的女孩,很坚强的,可是--

    也许,不管男人还是女人,不流泪不是因为不会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吧!

    “我们,一定会找到他的,一定!”苏凡安慰道。

    “可是我们去哪里找?现在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还能去哪里啊?”孙颖之道。

    “以珩哥不是派人去周围找了吗?还没有消息,我们再等等,再等等。”苏凡道。

    孙颖之擦去眼泪,道:“他最好就别让我们找到,要是找到了--”可是,狠话她再也说不出来了,只想找到他,好好的找到他!

    飞机,一直飞到了市区的空军机场。

    毕竟是孙小姐到来,军方秘密接待了她和苏凡一行,把她们安顿在了部队的一个特殊宾馆。

    两个人都冲了澡,才坐在一起吃晚饭了。

    “我给以珩打电话说一下,看看他那边的情况。”孙颖之吃了口菜,拿起了手机。

    苏凡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点了。

    那么,霍漱清那边,就应该才是八点多吧!那么,他在做什么呢?今天才到回疆,可能有很多事要忙,还是,还是不要打扰他吧!

    苏凡猜的没错,霍漱清的确是很忙,下午连着两场会议,晚上又和省里的常委们开会,在会议室吃了个工作餐,开完会回到临时住的酒店,已经是十一点半了。

    因为新家还没有布置妥当,霍漱清暂时住在了官方招待所,而孙敏珺也是一样住在招待所里。

    到了房间,霍漱清换了衣服冲了澡,倒了杯水走到了客厅的窗户边。

    落地窗外,可以看到楼下喷泉依旧亮着彩色的灯,而远处,就是城市的霓虹。

    抬手看了下腕表,已经是第二天了。

    乌城的零点,在苏凡的地方,已经是一点多了。霍漱清拿着手机,想要给她打个电话,却没有拨出去。

    不知道她的情况怎么样了,身体好不好,情绪怎么样,还有,曾泉的下落--

    想到曾泉的下落,霍漱清的心头就轻松不起来。

    那份辞职信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什么人抢了那个,也不知道,根本没有查出来,现在只有几个可能的嫌疑人。可问题是,即便是找到了可能性,对手还没有亮牌,也就只能这样僵持着。麻烦的是,僵持的时间越久,可能就会越失利。

    想到此,霍漱清给苏以珩拨了过去,不管是什么事,只要打给苏以珩就没有问题了。

    而苏以珩向来都是晚睡的人,即便和妻子颠龙倒凤,也基本不会很早睡着,常年的军旅生涯早就让他的睡眠自动减少了。何况覃逸飞出了这样的意外,苏以珩也没心情和妻子乐呵,连家都没有回,一直守在公司里。

    霍漱清电话打来的时候,苏以珩正在练习枪法。

    助理一看是霍漱清的电话,赶紧接听了。

    “霍书记,您好,珩少正在练枪,我去跟他说一下,您稍等。”助理忙说。

    “好的,那谢谢你了。”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等待苏以珩的时候,霍漱清打开了茶几上给他预备着的平板电脑,浏览起今天的新闻来。

    果然,他看见了江采囡第一时间以真名发布的那篇关于回疆的文章,看见了他的照片,各种和各界代表握手言欢的照片。

    江采囡--

    很快的,苏以珩的电话就来了。

    “霍书记,您好!”苏以珩道。

    “以珩,你好,怎么样,这么晚还在练枪法?”霍漱清笑问。

    “没事干,不想回家,就在公司里待着。您忙完了吗?”苏以珩问。

    “恩,刚准备休息。”霍漱清道,“以珩,小飞的情况怎么样?”

    “现在还在昏迷着,敏慧一直在那边守着,我打电话问过了,一切都还算平稳,没有出现什么大的波动。”苏以珩道。

    “恩,那就好,等天亮了我再给覃叔叔打电话问一下。”霍漱清道,“关于小飞的用药方面,你要派人盯紧了,千万别出任何的差错!”

    是啊,有苏凡的前车之鉴在那里摆着,现在覃逸飞车祸昏迷,怎么能不让人担心类似的情况出现呢?

    “这个我一直在派人盯着,所有给逸飞使用的药物,我这边实验室都拿了相同的样品在实验。暂时还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苏以珩道。

    事实上,苏以珩做这个动作,也是为了震慑幕后黑手。即便是苏以珩这边的同步实验没有什么结果,可是他盯的这么紧,幕后主使想要下毒就有所忌惮,不会再像苏凡那时候那么的嚣张!

    所有的前车之鉴,都会为后面留下教训!

    “那就好。还有,曾泉有没有消息?”霍漱清问。

    “这个--”苏以珩顿了下,道,“迦因和颖之都去找了,去了他以前工作的那边,也是费了很多的心思,可是一无所获,我派去那边的手下,也没有发现阿泉的踪迹。”

    霍漱清沉默了。

    “我在想,等天亮了直接派人接她们回来,等我的人有消息再说。”苏以珩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