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15章 霍漱清的这一路
    苏凡和颖之还没有找到曾泉?

    霍漱清的眉头蹙动着。

    这个曾泉,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节骨眼上,怎么就一点都搞不清状况?

    “现在连迦因都找不到,我也想不到阿泉会去哪里。”苏以珩叹道。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道:“我也再想想。哦,对了,小飞的事,查到什么了吗?”

    苏以珩便把情况和霍漱清说了下,霍漱清并没有意外这样的谋杀结论,却是对最后的“证人已死”的结论感到了深深的厌烦。

    每次都是这样,都是把直接证人给杀人灭口了,这样有什么意思?有什么--

    霍漱清真是要气爆了,可他忍住了,一直在忍着没有发作。

    发作也是没用的,发火有什么用?又不能把那些混蛋给收拾了。

    “我会继续追查下去的,绝对不放过他们!”苏以珩道。

    “医院那边你们也要多加小心。”霍漱清道。

    “是,我明白!”苏以珩道。

    “敏慧呢?情况怎么样?”霍漱清问。

    苏以珩叹了口气,道:“守在医院不走,谁都劝不动。我和逸秋姐也说了,让他们都不要管了,她想待就待着去。”

    霍漱清不语。

    叶敏慧对小飞的感情,真的是--唉,但愿这一场浩劫过后,一切都能回到正轨吧!

    和苏以珩聊了一些其他个事,霍漱清就挂了电话。

    静静坐在沙发上,霍漱清端起水杯子喝了口,又想给苏凡打过去,可是,时间--

    她可能已经睡了吧,还是,还是别吵她了,这一天奔波的,她也是很累了,而且跑了那么多地方一无所获,心里才是更累。

    想了想,霍漱清还是给苏凡拨了过去。

    正如霍漱清所想,苏凡的心里,真是难受的不得了。

    飞机飞到了榕城就休息了,孙颖之的警卫连长看着两个女人都累的不行,没办法继续再长途飞行了,就让她们直接去榕城休息。

    而到了榕城,苏凡也知道嘉漱今天和张阿姨一起回了霍家,可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看孩子,心里也是乱的一塌糊涂,谁都不想见,被孙颖之拉着去了酒店住了,一个总统套房,两人每人一间房子,却是谁都睡不着。

    酒店是叶慕辰企业的,苏凡一来,前台经理就立刻报告了叶慕辰的助理,同一时间,叶慕辰就知道了。

    可是,因为苏凡或者霍漱清都没和他说过苏凡来的这件事,叶慕辰也没有去声张,只是叮嘱酒店方面提供最好的服务,甚至把苏凡住的那一层都整个清了出来,以及上下挨着的两层。

    孙颖之的警卫方面得知酒店的安排,也是什么都没说,心领神会了。

    苏凡却是什么都不知道,连泡澡的力气都没有,直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了。

    真是乱极了,乱死了。

    为什么都要这样?一个个都要这样,都--

    蜷缩着身体,紧紧抱着自己,却还是觉得寒气逼心。

    她什么都做不到,没办法找到曾泉,没办法照顾逸飞,什么,什么都做不到!

    泪水,从她的眼角涌了出去。

    曾泉不知道在哪里,逸飞又在医院里生死未卜,都是她害得他们成了这样,可她根本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弥补自己的过错,什么,都做不了!

    整颗心,好像被悔恨的泪水浸透了一样,苏凡再也没有办法在床上躺着了,她坐起身,房间里一片漆黑。

    梳了下头发,擦去脸上的泪痕,苏凡穿上外套,准备走出去。

    不知道孙颖之睡着了没,可她也不想吵人家,背上包包拿着手机走了。

    走出了房门,门外的警卫立刻拦住了她。

    “夫人,您要去哪里?”警卫道。

    “我出去走走。”苏凡道。

    “我去跟连长请示一下,护送您--”警卫忙说。

    “不了,你们保护颖之姐吧,我回趟家!”苏凡说完,就朝着电梯走了。

    警卫一看,赶紧和连长通话请示,警卫连长本来也是休息了,一听苏凡走了,赶紧让下属去追,暗中保护。

    覃书记的公子已经查明是谋杀了,这要是霍夫人在榕城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得了?

    苏凡哪里知道?乘着电梯下了楼,就直接走出了酒店,警卫追出来的时候,她已经上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这是她曾经生活过的城市,她的梦想萌芽和生长的地方,只是,这样的城市,如今在她看来也是异乡了。明明她的孩子和亲人都在这里--

    亲人?

    苏凡的脑子猛地一亮,槐荫巷,槐荫巷,玉湖,曾泉,会不会在那周围?

    “师傅,去槐荫巷!”苏凡对司机道。

    司机立刻把车子开到岔路口调转方向,警卫在后面乘坐的车子也立刻跟上去了。

    苏凡想起她婚礼前夜和曾泉去玉湖的情形,想起了自己在昏迷的时候梦见的和曾泉一起在玉湖玩,还有方希悠,大家一起,还有酒吧--

    不对不对,如果是槐荫巷的话,苏以珩的手下应该会找到的。苏以珩肯定是把槐荫巷周围翻了个遍的,怎么可能会找不到?

    可是,苏凡不甘心,她不想就这样认输,如果找不到曾泉,她怎么回去见父母?怎么见霍漱清?

    而这时,手机在包里响了起来,她一看,是陌生号码,愣了下,接听了。

    “哪位--”苏凡刚开口,对方就说“霍夫人,我是刘政”!

    原来是孙颖之的警卫连长!

    “您好,什么事?”苏凡问。

    “您要去哪里?把您的车牌提供一下,我马上派人过去。”刘连长道。

    苏凡叹了口气,看了眼车窗外面,道:“嗯,我给您发过来。”

    “谢谢霍夫人!”刘连长道。

    “是我该谢谢您才对,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苏凡道。

    “这都是我的职责!”刘连长道。

    苏凡说了“谢谢”就挂了电话,把自己要去的地址发给了刘连长,却没有发车牌号。

    车子,沿着高架一直开到了玉湖边,夜里的交通很是顺畅。

    一路上,司机和苏凡闲聊着,聊起了以前的霍书记。

    “霍书记和他父亲相比,谁的名望更高一些?”苏凡问司机。

    “那还是霍省长!要是没有霍省长,榕城也不会有最开始的发展,不过,霍书记虽然在榕城干的时间短,可是,霍书记在那一年多,榕城的面貌是改变最大的。要不然,现在我们也不能举办那么多的国际省会,也变不成互联网中心。”司机说道。

    苏凡笑了,不语。

    “霍书记是个好官,就是可惜啊!”司机道。

    “可惜什么?”苏凡问。

    “美女你是外地人吧,你是不是没听过我们这里很有名的一次枪击案?”司机问。

    枪击案?

    “哦,是啊,我,我是从外地来的。”苏凡道。

    “那一年啊,霍书记刚结婚没多久,他的前女友就把他的新婚太太给杀了。”司机道。

    是这件事啊!苏凡心想。

    “哦,这个啊!”苏凡道。

    “他夫人啊,听说可漂亮了,也是个苦出身,结果没想到,唉,好日子才开始,就遇上那样的事。”司机叹道。

    “是啊,霍书记还真是,可怜!”苏凡说道,看向车窗外。

    “就是说啊,要不是那次枪击啊,霍书记还能在我们榕城多干几年,榕城的发展也会更好!”司机道。

    都说出租车司机是万事通,苏凡也是体会到了。

    “霍书记是个好官!”苏凡道。

    “美女你也知道啊!”司机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

    “是啊,我以前在霍书记工作的地方工作过。”苏凡道。

    “那你知道霍书记的传说吗?”司机问道。

    “传说?”苏凡愣住了,道,“我没听过。”

    “榕城传说,霍书记在以前工作的地方,就那个江宁省的云城,和一个女下属有什么关系,就那种男女关系。”司机道。

    苏凡脸上的肌肉,僵住了,忙说:“有这样的事啊?我没听过,我也是在云城工作的。”

    “这种事,都是小道消息嘛!”司机笑着说。

    苏凡干笑了下。

    “还有人说,霍书记的太太,就是第二个被枪击的那个,其实啊,是京里一个大领导的女儿,要不然,霍书记怎么一下子就从榕城市的市委书记去了书记处?那可是领袖身边的大人物啊!”司机说道。

    “是吗?还有这样的传闻?”苏凡问。

    “早就传遍了的!”司机笑着道。

    苏凡沉默了。

    担心司机发觉出自己的异样,苏凡忙问:“还有什么传闻啊?我在云城都没听说过。”

    “听说啊,霍太太的枪击,是他们上面的人斗来斗去,才把霍太太给牵扯进去了的。”司机道。

    不会吧,连这种话都有传?苏凡简直不敢相信。

    “美女你在云城没听说过啊?”司机笑着问。

    “我没有,我们那边,没什么传闻。”苏凡道。

    “人家都说,霍书记要是没有那么一个当大官的老丈人,官也升不了这么快。”司机说道,“不过要我说啊,要是霍书记那么为老百姓的官都升不上去的话,这个社会也就没指望了。还好啊!新闻上说,霍书记去了回疆--”

    苏凡笑了下。

    云城,榕城,京城,回疆,霍漱清的路,就这么一路--

    猛地,苏凡的身子一震。

    云城?

    她从云城来的,那么,曾泉呢?她和曾泉在云城认识的,曾泉--

    她不想把曾泉离去的地方和她扯上关系,可是,可是,她,总得去找啊!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找,就算是,没有希望,她也得找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