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17章 都是因为他
    “明天再和你说吧,你早点睡觉,等会儿到酒店了我也就睡了。”苏凡道。

    “哦,那好吧!”霍漱清道。

    其实他还想和她多聊一会儿,可他也拉不下脸和她说“你再陪我聊一会儿吧,我想你”这样的话--当然,要是在她身边,他肯定说得出来,可这是隔着电话,而且他也知道她那边有人,他更加知道她是个不会掩饰的人,要是有什么爱昧的情况,她那边一下子就露馅儿了,他好歹是一员封疆大吏,怎么能让别人知道他这么腻老婆呢?有什么话,还是回家再说吧!

    于是,霍漱清只好和她叮嘱一番,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她突然说:“逸飞,他,怎么样了?”

    逸飞?

    霍漱清愣住了下,他知道她肯定会担心小飞的情况,便说:“我和小秋打电话了,还在昏迷。”

    昏迷--

    苏凡“哦”了一声。

    昏迷要多久啊!她昏迷了半年,而逸飞--

    他会不会失忆?会不会失去行动能力?会不会--

    苏凡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她,什么都不能做,她还想什么?

    听不到她的声音,霍漱清也沉默了片刻,道:“你想去看他吗?”

    苏凡,愣住了。

    看他?逸飞?

    “我,我,我不想。”苏凡道。

    她怎么会不知道现在她要是去看逸飞会让多少人不高兴?霍漱清、覃家、还有,叶敏慧!

    可是--

    霍漱清叹了口气,他怎么会不知道她现在心里有多么担心逸飞?她的顾忌,他也是很清楚。

    于是,霍漱清道:“丫头,天亮了,和孙小姐一起回京,去医院陪陪小飞。”

    苏凡,惊呆了!

    让她,去陪逸飞?

    霍漱清--

    “不,不了,我,我在榕城就好了,我,我不回去了,我--”苏凡忙说。

    现在去京城去陪着逸飞纯粹就是添乱,她就算是再怎么放心不下逸飞,她都不能去啊!

    “丫头,你听我说,”他说着,顿了下,苏凡没有再说话。

    “小飞的情况,我们都不知道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一定要让他尽快康复,尽快回归正轨,你明白吗,丫头?”霍漱清道。

    苏凡怎么会不知道覃逸飞事件的严重性?只是--

    “你说的我知道,我也想去看他,可是,现在要是我去了,我,我不知道--”苏凡道。

    我不知道别人会怎么看待我们,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傻丫头,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你都不用在意,我不会在意,现在最重要的是小飞要快点醒过来,快点康复。我知道现在让你去看他陪他会很为难你,可是,丫头,你要明白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的吧?”霍漱清道。

    “我知道,要让他尽快醒过来,尽快康复,我明白!”苏凡道,“可是,我能做什么?我--”

    是啊,她能做什么?

    霍漱清沉默了一会儿,道:“丫头,你听我说,我知道这么做会让你为难,可是,你要听我的。小飞他心里有你,你比任何人都更能让他苏醒过来--”

    苏凡愣住了。

    “你,你,在说什么?”苏凡道。

    “抱歉,丫头,我知道这么说会让你难堪,我也不想这么说,可是,”霍漱清顿了下,接着道,“在你昏迷的时候,医生和我们说,要每天都和你说话,让你听到我们的声音,特别是你最亲近的人,会让你苏醒过来。那个时候,我们每个人都会和你说话,不管是我,还是曾泉,还是小飞,还是你爸妈,家里人都会和你说话。”

    苏凡转过头,望着车窗外的霓虹。

    也不知道是空气的流动,还是眼里的湿润,让她的视线模糊了。

    “我并不知道你对小飞说话会不会比其他人更管用,可是,我知道你心里也想去陪着他照顾他,就像他在你昏迷的时候做的一样。那么,不管是于公于私,我支持你去医院。”霍漱清道。

    苏凡苦笑了下,道:“难道你不怕会出什么问题吗?”

    霍漱清怎么会不知道呢?

    只是--

    “我想去见他,你说的没错,我也想去陪他照顾他,可是,你知道我不能去,我不能把你的脸面和他们家的名声置之不理,我不能,不能只在乎自己的想法,而不管你们。”苏凡道。

    “丫头--”霍漱清叫了声。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可是--”苏凡道。

    “丫头,你要明白,现在你不止是你一个人,你还是我们整个家族的一员,你的背后有曾家,有我,你的事会影响到我们,而我们的事也会影响到你。”霍漱清耐心地说。

    苏凡听着,没说话。

    “其实,我也不想你和小飞有什么更多的牵扯,可是,丫头,有些时候,我们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感受,自己的得失。小飞的事,已经牵扯了背后太多的利益争斗,他是覃叔叔唯一的儿子,要是他有什么意外--”霍漱清说着,顿了下,压低了声音,“丫头,小飞的车祸,很有可能是一场谋杀!”

    谋--杀?

    苏凡全身的神经,猛地紧绷了起来。

    怎么会是,谋杀?

    谁,谁会杀,杀逸飞?那么,那么好的,逸飞,怎么会?

    “怎么,怎么回事?”苏凡问。

    车子,行驶到了高架桥上,已经可以看见榕城湾那些酒店的点点灯光了。

    “你快到酒店了吗?”霍漱清却问。

    “快了,可能有五六分钟。”苏凡道。

    “那等你到酒店了给我回个电话,我再跟你说。”霍漱清道。

    苏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车子,朝着酒店开去,车上谁都没有说话。

    远处那漆黑的海面,似乎要将人都吞噬了。

    可苏凡的心,就如同那无法平静的波涛,在汹涌澎湃着。

    逸飞,是被谋杀的?

    为什么会这样?他那么好的一个人,谁会杀他?

    霍漱清说,这件事背后的利益争斗很厉害,那就是说,逸飞是因为别人的缘故而--

    逸飞--

    覃逸飞那温暖的笑容,那温暖的声音,在苏凡的脑海里涌现出来。

    苏凡闭上眼,擦去眼角流出的泪。

    为什么要让那么善良温暖的逸飞遇上这样的不测?为什么那些坏人都活的那么开心?

    车子,静静驶向了酒店,苏凡一直望着窗外。

    念卿小的时候,逸飞经常会开车带着念卿去榕城湾挖沙子、玩水,念卿特别喜欢。苏凡依旧记得刚会走路的念卿,光着脚丫子踩着那松软的沙子摇摇晃晃走来走去的样子,就像小鸭子一样。有时候走不稳了,一下子趴在沙滩上,满嘴都是沙子,然后就哇哇哇哇大哭起来,逸飞就赶紧跑过去抱起她,哄着她,任由念卿把眼泪鼻涕和着沙子抹在逸飞的身上,可他从来都不会觉得脏,还会坐在沙滩上,和念卿一起堆城堡,用他那飞快的速度,拎着小筒子去海边舀水倒进城堡的护城河,然后念卿就会往河里放进去小怪物玩具,开心地笑着。

    往事,如同彩虹那绚烂的色彩,点亮着苏凡的记忆,也让苏凡的内心,更加的痛苦。

    逸飞,用他那温暖的笑容点亮了念卿的童年,让念卿也拥有了一个正常的童年,尽管孩子可能已经忘记了幼时的这些事,可是,这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细节,都深深刻进了她的记忆深处,让她成为了一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

    现在的念卿,是一个让大家都喜欢的孩子,而她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和逸飞有很大的关系。

    苏凡的脑海里,是念卿坐在逸飞的脖子上飞飞飞,她踩着海浪跟着他们,逸飞就扛着念卿在前面飞,等到他们回头的时候,念卿那欢快的笑声,让海浪声都相形见绌。

    逸飞--

    泪水,从苏凡的眼里涌了出来,怎么都擦不干。

    到了酒店,苏凡下了车,警卫一直陪着她上了楼,到了房间门口,苏凡开门进去,对警卫说了句“谢谢你,辛苦了!”

    警卫行了个礼,苏凡就进去了,背靠着门,紧闭着的眼里,泪水涌了出来。

    “你回来了?”孙颖之躺在沙发上,问了她一句。

    苏凡赶紧擦去眼泪,道:“你怎么没睡,颖之姐?”

    “睡不着,来,你要不要喝两杯?”孙颖之道。

    苏凡走过去,发现茶几上放着一瓶红酒,孙颖之半躺在沙发上,已经是醉醺醺了。

    “你别喝了,早点睡吧!”苏凡劝道。

    孙颖之苦笑了,道:“迦因,你说,他到底要干什么啊?他怎么就,怎么就不能和我们好好说说?难道我们不理解他吗?难道我们就这么不值得他依靠吗?”

    苏凡没说话,静静坐着。

    孙颖之看着她,道:“你怎么了?一个人跑出去哭了?”

    “颖之姐,你先坐会儿,我给霍漱清打个电话,打完电话再陪你喝。”苏凡道。

    孙颖之点头,苏凡就走进了一间卧室,给霍漱清拨了出去。

    霍漱清正打开电视在看新闻,手机一响,他就把电视调成了静音,接了电话。

    “回到酒店了吗?”霍漱清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