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19章 爱就是这么傻
    苏凡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和孙颖之说:“霍漱清和我说,逸飞的车祸,是谋杀!”

    孙颖之愣了下,却没有感觉到多少的意外,道:“哦,是这样啊!”

    苏凡看着孙颖之,孙颖之也看着她。

    “抱歉,迦因,我,不能说这种事见多了还是什么,我,我没有体谅到你的心情。”孙颖之道。

    “没有,颖之姐,你没必要道歉。”苏凡道。

    孙颖之和她碰了下杯子,道:“权利和阴谋总是相伴而行,自古皆然。如果不是为了权利,麦克白夫妇也不会去杀国王。当权利就在你的面前,有多少人可以泰然处之呢?逸飞爸爸现在炙手可热,而你家的霍漱清也是一样。他们要上去,自然别的人就上不去,上不去的人怎么会甘心呢?这一脚踩空,可不是摔一跤擦破皮的事,可能就是再也没有机会,就是要不知道等待多少年,或者说再也等不到这样的机会来临。你想,他们会放过逸飞吗?”

    苏凡点点头,叹了口气,道:“可是逸飞从不踏足政治,甚至对官场的事不闻不问,为什么也要落得这样的下场?”

    孙颖之看着苏凡,道:“那你呢?你是因为去跟别人抢什么了,才差点被开枪打没命了?”

    苏凡不语。

    “我们中国人啊,几千年来把官场争斗演绎的再不能精彩了。敲山震虎、一箭三雕,这些简直就是基础常识。真要动手去除掉谁的话,最好就是和整件事有关系,却又没有完全涉足的人,比如说当初的你,比如说现在的逸飞。你们看起来是边缘人,看起来你们并没有过问官场,可是,你们的存在,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非常好的靶子,牵一发而动全局。很多时候,解决问题,只要抓住关键的节点,就可以事半功倍,比如你和逸飞,就是非常好的节点。即便你们没有妨碍过任何人,可是,你们的存在,就会让一些人不舒服,自然而然,就会惹祸上身。”孙颖之道。

    是啊,是这样啊!苏凡在心里叹息着,却也被孙颖之如此明晰洞察局势,感到由衷的敬佩。

    孙颖之看了苏凡一眼,笑了下,道:“别那么看着我,你在这个圈子里呆的时间久了,你也就什么都看明白了。”

    “我什么都不会,恐怕也--”苏凡道。

    孙颖之摇头,道:“不用你会什么,也不用你懂什么,你和那些人接触的时间长了,他们的每个表情下藏着的什么话,他们想要什么,你只要扫一眼就知道了,不需要他们说出来,他们也根本不会说出来。我,只是比较了解那些人的想法而已。”

    苏凡望着孙颖之,两个人碰了下酒杯。

    良久,孙颖之才开口道:“阿泉、希悠,包括逸飞,他们其实对这样的环境都很熟悉,所以,他们会一眼看穿一个人,可是--”

    “可是什么?”苏凡问。

    孙颖之望着苏凡,道:“可是,你和别的人不一样。”

    苏凡不解。

    “不管是阿泉,还是逸飞,抑或着是我,或者是希悠,我们看见的你和别的人不一样,所以,你才会在我们的眼里感觉与众不同。我可以和你这样推心置腹地聊天而不用担心什么,可阿泉和逸飞,你会让他们感觉眼前一亮,会让他们情不自禁接近你,接近了,就不自觉被你吸引--”孙颖之道。

    苏凡低下头。

    “抱歉,迦因,我没有责备你什么,被人喜欢,不是什么错。”孙颖之道。

    苏凡摇头,道:“你,知道曾泉,那件事?”

    孙颖之点头,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从当初他和希悠结婚,我就知道这件事了,阿泉,他和我说过你。”

    苏凡盯着孙颖之。

    孙颖之笑了下,道:“我很早就知道你,当时阿泉和我说起你的时候,我很好奇,很想见见你是怎样的。直到后来我听说他答应你爸,他要和希悠结婚的事,我还问他,你到底会不会后悔啊?你是不是打算把那个女孩子偷偷藏起来?”

    苏凡一直望着孙颖之,没说话。

    “他啊,当时就和我说,他只想你能够幸福快乐,希望你能够和你爱的那个人好好在一起生活,希望你能嫁给那个人!”孙颖之说着,发现苏凡的眼睛湿润了。

    “我说他真的好傻啊!我和他说,你是不是怕你爸知道你在外面有女人,就收拾你?你又不怕你爸收拾的。”孙颖之说着,苏凡抽出纸巾擦了下眼睛。

    “可是,你知道他和我说什么吗?”孙颖之问苏凡,苏凡摇头。

    “他啊,他说,你根本不爱他,所以,他不会强迫你。可是,如果那个人不能让你快乐,不能给你幸福,他一定会去把你从那个人的手里抢回来!要是那个人敢辜负你,他就--”孙颖之说着,苏凡泪流满面。

    曾泉啊,他一直都是这样为她考虑的,一直都是!哪怕有很多事她都不知道,可是,有一点她是知道的,曾泉,是她这辈子遇到的,最好最好的朋友之一,最好的哥哥!

    孙颖之的眼睛,也湿润了,泪水从眼里涌了出去。

    “爱一个人,只想让她幸福快乐,真的是,好傻啊!”孙颖之道。

    其实,她不也是一样的傻吗?直到,直到兜兜转转再也没办法撑下去的时候才--

    苏凡静静坐着,道:“他是个很不一样的人,有时候还有点讨厌,有点痞,说话不着调--”

    孙颖之听苏凡说着,不禁笑了,道:“他就是那样的。”

    “可是啊,他认真起来,真的,你是根本想象不到他是那样的家庭出来的孩子。”苏凡说着,往事在脑海里浮现了出来,“当初,我和他一起去救灾,我们一组还有一个男的,真的是怕把他自己累着,一点力气都不肯使,可曾泉,他陪着我一起去给村里留守的百姓送--”

    苏凡的眼前,突然亮了。

    孙颖之愣住了,疑惑地看着她。

    “迦因,你,怎么了?”孙颖之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