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27章 撑不下去也得撑着
    “对不起,敏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现在这样,真是,真是太对不起你了!”覃逸秋道。

    叶敏慧完全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躺在病床上那一动不动的覃逸飞,这个让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这个,这个世上伤害她最深的男人!

    泪水,从叶敏慧的眼里涌了出来。

    “敏慧,对不--”覃逸秋说着,赶紧给叶敏慧抽出一张纸巾,叶敏慧却没有接。

    “你别这么说,姐,让她来没错,逸飞心里想的一直都是她,如果他醒来,恐怕第一眼想见的人,也还是她啊!”叶敏慧道。

    覃逸秋嘴巴张开,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叶敏慧对弟弟的心意,她怎么不知道呢?

    可是,话毕,叶敏慧就捂着脸哭了起来。自从来到覃逸飞的病房,叶敏慧的眼泪就没有断过。整天都不吃东西,说她没胃口,结果,这才三天的工夫,整个人就瘦了一圈,明显的瘦了很多。毕竟叶敏慧以前就属于微胖一点的女孩子,特别是这张脸圆圆的,是个娃娃脸,结果这么一瘦,让人感觉脸都小了一圈儿,所有见了的人都心疼的不行。

    覃逸秋拥住叶敏慧,叶敏慧便在她的怀里哭了起来。

    除了这样哭,叶敏慧还能做什么?她那么爱他啊!

    “敏慧,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我知道--”覃逸秋安慰道。

    可是,叶敏慧擦着眼泪坐正了身体,对覃逸秋摇摇头。

    “怎么了?”覃逸秋问。

    “姐,没事,你,不用安慰我,我没事。”叶敏慧道。

    覃逸秋张嘴,却是说不出话。

    她能说什么?安慰,还是,劝说?

    什么,都做不到,不是吗?

    良久,病房里只有叶敏慧的抽泣声,而这声音,也越来越小。

    “姐,我想回去了。”叶敏慧起身道。

    “回去?”覃逸秋也站起身,看着她。

    “我在这里的话,她来了不方便,我们都会尴尬。还不如我回家吧!”叶敏慧道。

    “对不起,敏慧--”覃逸秋很尴尬,也觉得很对不起叶敏慧。

    她原以为叶敏慧会发火什么的,会愤怒,或者等着见到苏凡了发飙,可是,没想到居然会这样安静地离开,而且,并没有人让她走,她--

    叶敏慧收拾着自己的物品,道:“姐,我累了,我想回家去了。你别说了。”

    看着叶敏慧那虚弱的样子,覃逸秋才是真正放心不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把她送到门口,叶敏慧就说“你别送我了,姐,我自己走”。

    可是,覃逸秋根本不放心,跟护工交待了一下,还是把叶敏慧一直送了出去,并且让警卫开车把她送回家。

    “姐,真的不用了,姐--”叶敏慧道。

    “那我打电话给以珩,让他派人过来接你,可以吗?”覃逸秋问。

    叶敏慧点头。

    覃逸秋便给苏以珩打了个电话,苏以珩正在开会,助理接了电话,覃逸秋把事情说了下,助理忙说立刻派人过去接叶敏慧。

    “要不,我们两个在外面走一走?整天待在病房里,我也快憋疯了。”覃逸秋挽着叶敏慧的手,道。

    此时,叶敏慧内心里的悲伤,丝毫不比刚开始听到覃逸飞车祸时的少。悲伤,又绝望!

    “姐--”两个人走到了观景区,叶敏慧问道。

    “嗯,什么?”覃逸秋问。

    叶敏慧却摇头,道:“你那么幸福的,你一定不会明白我的。”

    “傻丫头,你要问什么?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会好好和你说,没有秘密,好吗?”覃逸秋拉住叶敏慧的手,道。

    叶敏慧望着覃逸秋,良久,才说:“姐,我该怎么做才能,才能放下对他的感情?我现在已经不知道我是爱他,还是,我只想嫁给他,还是我--”

    覃逸秋揽住叶敏慧的肩,两个人缓步走着。

    “敏慧,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覃逸秋道。

    叶敏慧看着她。

    “我自己的故事。”覃逸秋道。

    叶敏慧点头。

    “我啊,曾经暗恋漱清,很久很久,他,是我的初恋!”覃逸秋道。

    叶敏慧呆住了,盯着覃逸秋。

    覃逸秋和霍漱清关系非常好,而且很亲密,叶敏慧是知道的。覃家和霍家的关系,叶敏慧也很清楚,可是,可是,初恋--

    覃逸秋微微笑了,道:“可是啊,他不知道,漱清不知道我暗恋他的,他一直都把我当成是好朋友好兄弟,在他面前,我根本连个女人都不是。”

    叶敏慧拉住覃逸秋的手,望着她。

    “姐,我没想到--”叶敏慧道,“那你,后悔过吗?你后悔没有和他在一起吗?”

    覃逸秋苦笑了下,道:“有啊,当初他和刘书雅交往的时候,我真的是很不甘心啊!我想不通他怎么就会那么肤浅,喜欢上那样的人,而且还为了刘书雅和他家里断绝关系,真的是很不甘心。”

    “后来呢?他和刘书雅分手了,你为什么不和他--”叶敏慧问,“是因为有了姐夫吗?”

    “有这个原因!他和刘书雅热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痛苦,又没有勇气和他表白什么的,就一个人经常泡在图书馆里上自习。他为了刘书雅退学、和家里决裂的时候,我实在憋不住,就找到他打工的地方,和他大吵了一架,他就不理我了。”说着,覃逸秋笑了,叶敏慧拉着她的手坐在观景区的沙发上。

    “后来呢?姐夫来找你了吗?”叶敏慧问。

    覃逸秋点头。

    “是啊,那个暑假啊,是我最难过的一个暑假。漱清不理我了,我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都看不到我,却为了那样的一个女人连学都不上,连家人都不要,我真是,真是,没法理解,真的没法理解,更加没法接受。我真是很挫败啊!好像人生啊,活着都没有意义了。”覃逸秋道。

    叶敏慧叹了口气。

    “我没有想到姐姐你也--”叶敏慧道,“我一直以为你是很幸福的。”

    “你说的没错,我是很幸福!”覃逸秋道。

    叶敏慧愣住了,看着覃逸秋。

    “为什么?霍书记他又没有--”叶敏慧不解,道。

    “和嫁给他,却不一定能得到他的爱相比,我宁愿选择和他做朋友,一辈子的朋友。”覃逸秋道。

    叶敏慧不语。

    “敏慧,我们的情况不同,我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你,只是,有时候,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救世主!”覃逸秋道。

    苏以珩的助理亲自带人来接叶敏慧回家,上了车的叶敏慧,一言不发,一直回到了家里。

    母亲苏静听说女儿要回来,赶紧让家里的勤务人员去做了女儿最喜欢的炸春卷,等着女儿回来。

    事实上,因为徐梦华不愿意掺和苏凡这件事,跟叶家解释说明的工作,就交给了覃春明,覃春明只好亲自给苏静打电话解释。苏静也没说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苏静也是很通情理的人,只和覃春明说“小飞醒来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不打紧”。可是,苏静也知道,这么一来,女儿会有多么难受痛苦。因此,一听说女儿回来了,苏静赶紧准备讨好女儿,让女儿可以心里舒服点。只是,苏静没想到女儿这么快就回来,而且,为什么就回来了?

    在叶敏慧回家的路上,覃逸秋给苏静打电话说了一下,没有等苏静问,覃逸秋就把刚才的事和苏静说了。

    “哦,原来是她自己要回来的啊!”苏静道。

    “静姨,要是需要我做什么,您随时和我说。”覃逸秋道。

    “我知道,小秋,没事没事,我会好好陪着敏慧的,现在小飞在医院躺着,你妈妈身体也不好,家里的事就全压在你一个人身上了,累着你了,小秋!”苏静道。

    “谢谢静姨,没事,只要一切早点恢复正常就好了。我,不累。”覃逸秋说着,眼里却闪着泪花。

    是啊,她总是和别人说她不累,家里医院都是她一个人在扛着,可是,她心里,也好难受啊!她也好想有个人让她依靠,有个人替她分担!

    可现在有谁可以替她分担呢?没有人。只有她自己。

    覃逸秋苦笑了,撑不住也得撑啊!

    丈夫罗志刚本来是一直在医院里陪着她的,可是,昨晚一个紧急命令把他叫走了。现在海军工作比以前繁忙了不知道多少倍,部队的组建、士兵军官培训、后勤保障,还有东海南海的巡航,海军真是要忙死了,每个人几乎都是脚步不停,恨不得有份身术的。

    覃家出了这么大的事,罗正刚的同事也都是听说了的,领导们也不愿意叫他去上班,可是任务来了,军令如山,说走就得走。今天上午,在罗正刚走后,罗正刚的领导也来到医院探望了,还和覃逸秋解释了一下罗正刚的事。

    覃逸秋还能说什么呢?家国天下,家里出了大事需要人撑着,国家的事不也需要人去撑着吗?

    擦去眼里的泪,覃逸秋对苏静微微笑了,道:“静姨,我没事,反正我在家里也忙惯了,没事。”

    苏静叹了口气,又叮嘱覃逸秋注意休息,一定要吃好饭什么的,还说她明天再去覃家看看徐梦华,就挂了电话。

    覃逸秋背靠着病房门外的墙站着,闭上眼睛,泪水就流了出来。

    “嫂子--”苏凡的声音,飘入了覃逸秋的耳朵。

    覃逸秋赶紧睁开眼,对苏凡微笑道:“你回来了啊!这么快?去家里了没有?”

    “我在路上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了下,就直接过来了。”苏凡说着,望着覃逸秋脸上泪,“嫂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逸飞,是不是--”

    覃逸秋一愣,见苏凡盯着自己,赶紧擦去脸上的泪,挤出一丝笑,安慰道:“哦,没事,没出事,小飞他,哦,你看,他现在已经到了普通病房了,医生说他的生命体征还都算是正常,就是啊,这家伙,除了不睁眼不动弹,真是一点事都没有。”

    说着,覃逸秋拉着苏凡走进病房。

    苏凡站在床尾,望着病床上那个一动不动的覃逸飞。

    逸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