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32章 一定会为他报仇
    “是啊,他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说话--”苏凡道。

    霍漱清的心头,一块巨石轰然落地。

    逸飞醒了,那就好了,好了,逸飞,不管怎么样,不管康复的结果怎么样,他都会活着。

    究竟是什么时候,活着变成了一个奢望了?

    霍漱清坐在沙发上。

    “丫头,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做的这一切,我都会好好记着,谢谢你!”霍漱清道。

    苏凡愣了下,道:“你干嘛这样说?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

    是啊,一家人,一家人不该这样。

    “霍漱清--”苏凡叫了声。

    “恩,什么?”他问。

    “等逸飞醒来了,我就想回家了。”苏凡道。

    “回家?”霍漱清没明白她的意思,便说,“这几天你累了,是该回家好好休息--”

    “我不是那个意思,霍漱清,我想回家了,我觉得可能,他醒来以后,不要看见我比较好一点。”苏凡道。

    霍漱清,愣住了。

    苏凡的意思,他好像明白了。

    她是不想让小飞知道在他昏迷的这些日子里,是苏凡在照顾他。如果小飞知道了,可能就真的再也没办法放下她了。

    可是,这样的话--

    “你想好了吗?”霍漱清问。

    “恩,我想好了。”苏凡道。

    那些解释的话,她不想和他说,越是解释,大家就越是尴尬。现在,不管怎么说,终于得到了大家想要的结果了,不是吗?逸飞醒来了,逸飞会康复,会好转,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尽管他要康复会很困难,会很累,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对于他的心理和生理都是极为严苛的挑战,可是,他会康复的,只要他活着,他就会康复!

    苏凡这么想着,捂住了脸,泪水,从指缝间流了下来。

    只要逸飞醒来,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的!

    霍漱清怎么会不知道苏凡的这些想法?可是,正如她不能说出口一样,他也不能说。

    “恩,那你就回家吧!好好休息几天,你的身体也不好,好好休息吧!”霍漱清道。

    苏凡擦去泪,道:“恩,那,以珩哥那边的调查有结果吗?是不是查到什么人干的了?”

    “还没有,这件事有点复杂,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霍漱清道。

    “这帮混蛋!”苏凡不由得说了句。

    霍漱清从没听过她骂人,这,算是在骂人了吧!

    即便只是这个程度,他也听得出来苏凡心里的愤恨。

    谁不恨呢?好端端的一个覃逸飞变成了现在这样,谁能看得下去?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为小飞报仇的,一定,我跟你保证!”霍漱清道。

    “我知道,我相信你,我,相信。”苏凡道。

    是啊,她对覃逸飞的感情深厚,霍漱清对覃逸飞的感情那是更加深厚的,从小在一起长大,亲如兄弟的人。

    “好,那你,呃,今晚还要在医院守着吗?”霍漱清问她。

    “嗯,等会儿我给嫂子打电话说一下这件事,不过今晚我还是守一晚吧,免得有别的什么事。”苏凡道,“要是没事的话,我天亮就回家。”

    “好,那你要注意休息,别太累着自己了,知道吗?”霍漱清道。

    “嗯,我知道,你也早点休息。”苏凡说完,就准备说晚安挂电话了。

    “丫头--”霍漱清猛地叫了她一声。

    “什么?”她问。

    霍漱清想了想,道:“你,能不能去看看曾泉?”

    “曾--”苏凡愣住了。

    好一会儿,她都说不出话,嘴巴张着,望着前方。

    “对不起,丫头,现在遇到了一些麻烦,曾泉必须要回来,必须要去他的岗位--”霍漱清道。

    “颖之姐去找他了,应该快回来了吧!”苏凡道。

    “丫头,他必须,尽快回来,否则,你爸爸这里,会有很大的压力,你明白吗?”霍漱清道。

    苏凡陷入了深思,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道:“我哥,是辞职了吧?”

    “是的,因为他辞职的事才引来了麻烦,必须让他尽快回来去他的岗位,消除这次事件的影响,否则,他的前途毁了不说,你爸爸也会有很大的麻烦。”霍漱清道。

    “可是,市长是可以辞职的吧?”苏凡问。

    “是可以,可是,你爸爸担心曾泉辞职会让他以后没办法返回官场,就把他的辞职信给扣住了,结果现在有些人在找你爸爸的麻烦,可能会逼迫他辞去现在的职位。”霍漱清把实情告诉了苏凡。

    苏凡,愣住了。

    “你爸爸是主管组织人事的,一位市长辞职的消息他隐瞒不报,这就是违反组织纪律的事,更加因为他自己的身份,这件事就会变得非同小可。现在顾问委员会在追查他的渎职事件,要是处理不好,他就只能放弃部长的位置。”霍漱清道。

    爸爸的希望都在曾泉的身上,爸爸培养了曾泉那么多年,不管是曾泉的仕途,还是婚姻,都是爸爸一手安排的,爸爸希望曾泉可以走到他没有走到的位置,可以成为一代伟人。而现在,出现了这样的意外,非但爸爸的努力会付诸东流,而且,还连爸爸都自身难保!

    苏凡也不是不懂这些组织纪律,只是,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她还是很难接受。

    “可是,他现在,不一定会想见我,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霍漱清。”苏凡很老实地说。

    和孙颖之一起去寻找曾泉,她可以做到,她想的是,只要找到了曾泉,她就走,她不见他,大家都不会尴尬,只要找到他就可以了。

    而现在,他在哪里已经知道了,孙颖之也和他在一起,可是,让她去劝他回来--

    霍漱清的意思是让她去劝曾泉,不是吗?他就是这个意思啊!让她去看看曾泉,不就是劝他吗?

    可他怎么见她?她又怎么见他呢?

    还能像过去那样吗?在发生了这样尴尬的事情之后,还能像过去一样吗?

    苏凡,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你,和我嫂子说过吗?她去,不是更--”苏凡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