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33章 她是多余的
    “我会和她说,只是,我担心她可能未必愿意过去。”霍漱清道。

    苏凡沉默了

    “丫头,对不起,最近发生这么多事,难为你了。你已经很努力了,可是,我们时间不多,我只能这样,强迫你,对不起!”霍漱清道。

    “别这么说,什么对不起的,不要说了。”苏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不管怎么说,曾泉是我哥哥,曾元进是我爸,我不想看着他们出事。而且,这次的事,说到底都是和我有关。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和曾泉开口,可是,你说的对,时间不多了。”

    霍漱清的心头,涌出一股热液。

    “谢谢你,丫头!”他说。

    “这是我家的事,我应该承担的,你不用和我说谢谢。”苏凡道。

    是啊,这是她家的事,她的哥哥,她的父亲。

    “曾家给了我那么多,我爸妈给了我那么多,曾泉,也是,他对我那么好,我不能看着他们有麻烦却置之不理。”苏凡道。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我和以珩说一下。”霍漱清道。

    “呃,明天早上吧,明天早上逸飞应该就会醒来了,到时候我直接从医院去机场。”苏凡道。

    “好,那我给以珩打电话。”霍漱清道。

    “我和以珩哥说吧!你不是还有很多事要处理的吗?你忙你的,这点小事,我自己来。”苏凡道。

    丫头,你长大了!霍漱清想说。

    是啊,她长大了,家族的责任,在她的肩上,她开始承担。虽然霍漱清很不希望她走到这一步,他想要用他的力量保护她,他情愿她永远都是那个小姑娘,可是,很多时候,人是被迫长大的,被迫去承担不愿意承担却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可是,人生就是这样,特别是在这个圈子里,家族的兴衰,关系到每个人。

    “恩,那你打完电话就休息吧!”霍漱清道。

    “我知道,你也是。”苏凡说完,就挂了电话。

    可是,坐在沙发上,苏凡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答应了霍漱清要去见曾泉,可她见了曾泉该怎么说?她是不是也和霍漱清一样劝说他回来?

    苏凡不知道。

    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也得去啊!

    苏凡拨出了苏以珩的电话,给苏以珩说了明天的计划,苏以珩也是愣住了。

    “哦,好的,那明天咱们一起过去。”苏以珩道,“我把手头上的事情安排一下就和你走。”

    “谢谢你,以珩哥。”苏凡道。

    “别客气。”

    “以珩哥,逸飞已经醒了。”苏凡道。

    “醒了?”苏以珩更加震惊,这么快?

    “恩,医生检查过了,他已经有了神经反应,现在只是在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真的醒过来,不过应该快了。”苏凡道。

    “我马上就过来。”苏以珩说着,已经开始走向更衣室去换衣服了。

    虽然今晚回家早了点,可苏以珩还没有睡觉,现在还是他的工作时间。

    “我已经给覃家打电话说了,我嫂子可能也马上就过来了。”苏凡道。

    “恩,我知道了。”苏以珩道。

    “那好,以珩哥,你路上小心,等你过来了我再和你说。”苏凡道。

    说完,就挂了电话。

    是啊,逸飞醒来了,大家都很开心。

    接到苏凡电话的覃逸秋立刻就起床去换衣找父母了,而徐梦华也接到了医生的电话,覃逸秋赶到父母卧室的时候,母亲正在换衣服。

    “妈,迦因说小飞醒了。”覃逸秋道。

    “嗯,医生给我打电话了,咱们两个赶紧走。你看我穿这件行吗?”徐梦华道。

    “可以可以,走吧,小飞随时都会张开眼睛的。”覃逸秋给母亲系着围巾,道。

    “是啊是啊,赶紧走吧!”徐梦华道。

    “我爸还没回来吗?”覃逸秋问。

    “嗯,我给他打电话了,他说他直接去医院。”徐梦华道。

    “妈,有件事--”覃逸秋和母亲往门外走,边说。

    “什么事?”一心都在儿子身上徐梦华快步走着,问道。

    “妈,您见了迦因,能不能,和她说句感谢的话?”覃逸秋道。

    徐梦华猛地停住了脚步,盯着女儿。

    “我,感谢她?”徐梦华道。

    “妈,不管怎么说,小飞能这么快醒来,和迦因有关系吧?”覃逸秋道,“如果不是迦因那么悉心照料--”

    “是,和她有关系,如果不是她,我的小飞也不会出事!”母亲道。

    “妈,您怎么--”覃逸秋道。

    “我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不用你和我说!”徐梦华道。

    “可是,妈,一码归一码,小飞的车祸--”覃逸秋道。

    “我们去医院,现在我不想和你争论这些。”徐梦华说着,就上了车。

    覃逸秋叹了口气,跟着母亲上了车。

    车子,驶向了覃逸飞住的医院。

    苏凡放下了手机,走到了覃逸飞的病床边。

    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她和覃逸飞单独在一起了。

    病房里,护士已经离开了,她静静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注视着他。

    “逸飞,你醒来以后,就请忘了我吧!不要再记着我了吧!”她说。

    他可能听不见。

    “我是个自私的人,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你有你的家人,有爱你的敏慧。是啊,敏慧,她是这个世上最爱你的人,她真的,真的是最爱你的人。你不要辜负了她,好吗?我知道你一定会爱上她的,因为她是个好女孩,她值得你对她好,逸飞。对不起,我不该和你说那些话,让你和她分手,对不起,我太不负责了,那些话,不是我该和你说的,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敏慧,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真的,是我把她的幸福毁了,全都毁了。”苏凡说着,低下头,泪水流了出来。

    他的手,贴着她的额头,她的泪,流到了他的手心。

    “逸飞,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这么好。我和霍漱清之间,我们之间有很多的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才会去找你。你总是为我考虑,我--”苏凡说着,顿了下,“我是个自私的人,我舍不得你离开我,我,舍不得你全心去爱别人,真的,我舍不得。可是,我知道我错了,这些年,我一直都在犯错。我在逃避我和霍漱清之间的问题,我没有勇气去面对,我害怕他不爱我,我害怕失去他,我害怕,我害怕他发现他娶的妻子是个懦弱自私、毫无用处的人,该怎么办?我害怕--”

    额头,突然被什么碰了下,苏凡猛地抬头,泪眼蒙蒙地盯着他。

    他的眼皮,在眨动着,他的手,在颤抖着。

    “逸飞,逸飞?”苏凡忙起身,抓住他的手。

    他的嘴唇,也在颤抖着。

    “雪--”他的声音很轻。

    苏凡听不见他在说什么,赶紧把耳朵贴在他的唇边。

    “逸飞,怎么了?”她问。

    “雪,雪初--”他叫着她的名字。

    泪水,从苏凡的眼里决堤而出。

    她盯着他,看着他慢慢睁开眼,看着他的手指伸向她,看着他颤抖着嘴唇,叫着她的名字。

    逸飞--

    “迦因--”覃春明推门进来了,苏凡赶紧擦去眼泪,站到一旁。

    “覃叔叔,逸飞醒了。他--”苏凡道。

    覃春明赶紧走到儿子身边,拉住儿子的手。

    “小飞,小飞--”覃春明叫着他的名字。

    可是,覃逸飞没有回答,他的嘴唇,依旧在不停地颤抖。

    “迦因,快叫医生,快--”覃春明道,苏凡赶紧按下呼叫器,覃春明的秘书等不及,已经跑出了病房。

    “小飞,小飞,你要说什么?别说了,好好休息,不急不急!”覃春明道。

    可是,覃逸飞身体太虚弱,完全不能发出一个音,他的眼睛,一直盯着苏凡,一直盯着她,不管她走到哪里,他那模糊的视线,始终都在她的身上。

    医生来了,护士也来了,一切都正常,一切都好。

    苏以珩和徐梦华、覃逸秋也都赶到了,病房里,突然人多了起来。

    “迦因,怎么样?”覃逸秋一进来就问苏凡。

    “医生在检查,没事,他什么都正常,就是很虚弱。”苏凡道。

    看见了徐梦华,苏凡刚要问候一声“徐阿姨”,可徐梦华从她身边走了过去,完全没看见她。

    苏凡脸上的肌肉,僵住了。

    覃逸秋拍了拍她的肩,苏凡笑了下。

    “迦因,辛苦你了,这几天--”苏以珩道。

    苏凡摇头,道:“以珩哥,你给敏慧打电话说一下,逸飞醒了。”

    “我在路上已经给她打电话了,她马上就到。”苏以珩道。

    苏凡点点头,挤出一丝笑,道:“恩,那就好,那就好。”

    “哦,明天的事,咱们几点走?”苏以珩问。

    “呃,我想今晚回家去,明天早上,咱们早点走吧,九点?我想稍微睡个懒觉。”苏凡微笑道。

    “好,那就九点,我去你家接你。”苏以珩道。

    苏凡点头,道:“呃,以珩哥,我先回家去,这边,就交给你们了。”

    “现在就走吗?”苏以珩问。

    “嗯,逸飞醒来了,我就该回家了。”苏凡笑了下,看了眼病房里面,道,“现在他们都在忙,我就不进去了,你帮我跟覃叔叔说一下。”

    望着病房里间,苏凡却看不到床上的覃逸飞了。

    他正在被他的家人围着,他,醒了。

    苏凡微微笑了下,回头转身就去拿自己的包包,准备离开。

    “哥--”病房门开了,叶敏慧的声音传了进来,苏凡回头,正好看见叶敏慧也在看着她。

    苏凡,愣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叶敏慧,也是呆住了。

    “迦因要回去。”苏以珩对妹妹道。

    可是,叶敏慧没有说话,看了苏凡一眼,径直走进了病房里面。

    苏以珩走到苏凡身边,道:“对不起,迦因,敏慧这丫头--”

    苏凡摇头,打断苏以珩的话,道:“以珩哥,是我对不起敏慧,可是,我可能没有机会和她说对不起了。我,还是离开比较好一点。再见,以珩哥,晚安,明天早上我在家里等你。”

    “你等一下,迦因。”苏以珩跟着她走出病房,叫了她一声。

    苏凡停住脚步,苏以珩叫自己的保镖护送苏凡,道:“你坐我的车回去,早点休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